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有凤来仪 > 929章 有个消遣(大结局)

有凤来仪 929章 有个消遣(大结局)

作者:一个女人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2:48:39

 “皇上真得料对了。不过王叔回不回头本宫并不意,本宫只想问一件事——武家只是和长公主有些误会,你为什么要放水淹死那么多人?”红鸾真得不懂,惠王为什么要害她父母:“就算你想杀我父母,为什么要害死那么多无辜之人?”

惠王哼了一声:“你一个女子懂什么叫做大事吗?一将功成万骨枯,当年你父母不那里住,那场大水也是肯定会有,因为本王需要那附近大山,那山里有铁矿啊,铁矿你懂吗?但是此事不能让朝廷人知道,而本王还需要有人做工,只有一场大水才会不留痕迹,有谁会知道那里少了多少壮年之人?想不到,居然会让你坏了我大事。”

“本王并没有想害死你父母,只能说你父母倒霉非要住那里,而本王事后知道也就顺水推舟给长公主一个人情罢了。你父母死只能说是天意,可是你这个该死蝼蚁却毁了本王一生心血,哄得王妃这个笨人后关头翻脸相向;本王,誓要杀你。”他指着红鸾厉声喝道:“就算是死,也要先杀了你。”

“为了你大事,你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红鸾全身都抖个不停,指着惠王喝道:“现你居然无丝毫悔意,还要怪我坏了你好事。我告诉你,这是天意,你这种倒行逆施之人,是老天看不过去,才通过我手坏了你事。你要杀我,来啊,看看老天会不会让你如愿。”

她转头看向孟统领:“杀了他,孟大哥。”她环顾厅上众人:“杀了他!杀了他,本宫让你们官升三级。”

如果惠王和她父母有仇,如果惠王和武家有仇,红鸾都容易接受;可是无仇,惠王只是需要那里人、需要那里大山,所以就一场大水淹死了她父母、她乡亲!没有人招惹过惠王,那里人祖辈都是勤恳耕作,努力过活着,没有想过会和高高上亲王有什么关系;他们,却都死那场大水中,因为惠王他要成他大业。

她父母死得如此不明不白,这让红鸾恨有种无处发泄感觉;她是报仇,可是这仇人可恶让她哪怕亲手杀了他也不能解恨:她原以为会有原因,哪怕只是惠王为了讨好长公主呢;可是,没有。

那场大水,死得那些百姓,只是因为惠王想要附近山,想要他们那里青壮年去做苦工!和他们任何一个人无仇无怨——这些人命惠王看来就如同草芥一样。这样惠王加可恶,加该死。

现,红鸾只想杀人,把惠王碎尸万段也对不起那些死去百姓。

孟统领还没有动,惠王却已经扑了过来;虽然他手中并无刀剑,可是想杀手无寸铁、不懂功夫红鸾是轻而易举。孟统领马上挡红鸾面前,挺剑就刺出去,不过他这一剑只为逼开惠王。

只有让惠王离红鸾远了,红鸾才能真得安全;孟统领不想红鸾出丁点问题,他首先要保证就是红鸾安全,然后才是诛敌。

惠王身半空忽然甩出暗器刺中大殿上柱子,那暗器有着长长细链,而他脚细链上一踏手同时松开不再理会那荡开细链,身子半空转了方向直直扑向呆傻中惠王妃,一掌重重击她头顶。

惠王妃七窍都流出血来,可是她却抱了儿子还温热尸身:“儿,母亲来陪你了。”她死前并没有看杀她惠王一眼。惠王生死与她生死都已经不重要,因为她儿子死掉了,现她死掉反而能去另外一世界陪儿子——死了好。她死得没有怨恨。

惠王杀掉王妃后马上一脚踏椅子上翻身后退,躲过了侍卫刺过来长剑;他扬手对红鸾狠狠扔出一物:“要兵符?本王给你,只是你却要拿命来换才成。本王兵符,出则要见血。”他扔出东西并不是很大,急奔红鸾头飞过来。

如果他不是要杀惠王妃,孟统领也不会侧过身子来,那他现掷出东西也不可能会伤到红鸾;他暴起杀人到现掷出所为兵符,每一步显然都是想好。

孟统领马上出剑去拦,而惠王却又掷过了暗器来,依然不攻孟统领而攻向红鸾;第二暗器之后接着又是第三枚和第四枚,后他扬手向四周打出是两把暗器,伸手抓过秀兰来,长臂揽着她腰腾身而起,就向门外奔去。

他杀惠王妃是不杀她难以泄愤,同时也能吸引殿上众人注意力,接着他翻身再偷袭红鸾能绊住武功高孟统领,如此他才能逃离这里:他身上全是血但并不是他,他长公府并没有受伤,那些血是他刺死一名侍卫喷他身上。

惠王大姨娘三儿见惠王带着秀兰走,急得追上前去大喊:“王爷,不要带秀兰贱……”她要对惠王示警。

可是惠王却以为她要跟上来,一面喝令他死士做后盾拦下孟统领人,一面抖手给了三儿一枚暗器:那枚三角锋利棱子深深刺入三儿咽喉,使得她后半句话全化成“咯咯”之声,看着惠王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带着恨与不解倒了地上。

她至死也不能相信惠王会对她如此绝情,这些年来惠王待她可谓是极好;她倒地上时候,一双眼睛正对着眼睛,嘴边那抹诡异笑意依然还;而三儿也终于咽下了后一口气,但她好像是安心了,居然是合着眼睛离开人世。

惠王抱着秀兰连杀几个宫中侍卫冲出殿门,回手一抖手腕这次却是启动了袖箭,一排箭矢射出后他还有暇看向怀中秀兰:“怎么样?这不算是厉害,真正厉害是那些完整弓弩;只要我们离开这里带上兵马,肯定能一路上势如破竹重回这京城。”

“到时我就会成为……”他挥手立时又冲出四名死士来封住殿口阻住追上来宫中侍卫,而他抱起秀兰再次腾身而起。

此时殿上红鸾轻轻一叹,叹息声很轻但是孟统领听到了。孟统领并没有追出去,而是护着红鸾一步一步走向殿门,他们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

惠王话只说了半句,然后一掌把怀中秀兰击飞,而他心口正插着一柄小巧匕首:“你个贱妇,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时候本王能带你离开,你日后就会是皇后,为什么要暗害本王?”

嘴角流血秀兰咳了几声猛得吐出一口血来,并没有说话;她不是不想说,而是已经无力说话了,惠王刚刚那一掌几乎要了她命。

红鸾步出大殿同时,惠王府这层院落马上亮如白昼。看着伤重站立不稳惠王她轻轻道:“我来替她答你。她不肯跟你走,是因为她姓武,和我一样,都姓武。那些被你杀掉武姓人,都是她和我至亲之人,你说她怎么肯和你走?”

惠王闻言看过去,此时孟统领已经命人过去给秀兰疗伤,但是已经太迟了,只能是强拍她几处穴道,让她死前不那么痛苦罢了。

“就算你姓武,可是本王这些年来如何待你?这种情形下本王都不能舍你而你,你、你……”惠王想掷暗器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被封住穴道秀兰终于有了点力气抬头,看着惠王她笑了,笑得极为妩媚妖娆:“您不过是想带上一个肉盾罢了;如果有追兵放箭正好可以用我来挡,如果没有追兵那就是我运气,且我头脑于你来说也有些用处。”

惠王跌倒地上“嘿嘿”笑了两声:“原来懂本王人是你,有你陪着本王上路也不算寂寞了。”

“王叔,其实你有机会可以避开,因为秀兰姓武一事并不是无人知道,就你没有回来时候,你妻妾都已经知道她姓武了;而临死前想说得一句话,还有被你用暗器杀掉姨娘,她们都是想告诉你——她姓武。”红鸾看着惠王说得很平静。

惠王听完猛得抬起上身来,看着红鸾大口大口喘着气,恶狠狠盯着红鸾,开始是不相信红鸾话,可是他细细一想就知道红鸾话没有骗他:“你,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王叔你于我有天高地厚‘恩德’,让你就这样平静去了,岂不是对不起我父母,我乡亲!”红鸾咬牙:“王叔是聪明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做个糊涂鬼。”

惠王瞪着红鸾,心中涌上来悔意就算是他想压也压不住,因为不管是还是三儿能说完她们要说得话,他现早已经马背上了:而那两个能救他性命人,都是他亲手所杀,连她们说完一句话时间他都没有给。

“王叔,你有今天不能怨王妃,不能怨武家,只能怨你自己心太狠了,就是你把你自己害死。”红鸾看着他眼睛:“见到阎王后,记得要说清楚不要乱冤枉人。”

一口血喷出来,惠王倒地上抽搐几下死掉了;他是被他自己活生生气死。

红鸾看着他半晌身子摇晃了几下要摔倒时,孟统领刚要伸手,她已经稳稳落入皇帝怀里:“孟爱卿,你有大功。”

皇帝抱起红鸾来向外就走:“这里,麻烦你了。”他好像没有看到孟统领眼中刚刚一闪而没担忧与心疼。

孟统领躬身答应下来,没有再抬头看一眼红鸾;因为他知道,红鸾安全了。

又是春暖花开时候,太皇贵妃正被小公主追得气喘吁吁、一身大汗,不小心之下还被小公主撞倒地上;她却及时抱住小公主,一大一小两张脸贴一起笑得很开心,完全不意是躺地上。

红鸾远处赶紧过来,让人扶起太皇贵妃来还没有嗔小公主,太皇贵妃已经把孩子抱起塞进她怀里却没有完全放开孩子:“我不小心跌倒,你不要乱怪人;来,我们小公主,亲亲你母后。”

小公主当下用力亲红鸾脸,然后举起两只小手来:“母后,人家下次会小心啦,老天爷爷会做证。”

“太皇贵妃,你把她宠得太过了。”红鸾瞪小公主一眼却换来又一个亲亲,挺着肚子不便她也拿眼前两人无法,便由着太皇贵妃把孩子再抱走,她要看太皇贵妃跌伤没有,却被太皇贵妃把手拍开。

“你小心自己,”太皇贵妃嗔她:“跑这么过来做什么,怎么也是五个月身子了,真是不让人安心。”现换她训人了,训完又附耳道:“边关大捷是好事儿,不过那几个邻国送了几个女人入宫,其中一个还是位公主,你可要上心些。”

她眼珠一转:“不过,有我你放心。”她看一眼小公主笑得慈祥:“我想着,公主要多几个兄弟姐妹做帮衬才好,当然是一母同袍才叫人放心。”

红鸾笑着拍拍她:“放心好了,我又不是那面人儿可以随人揉捏。”听到二丫提醒她抬头看向东面,那边皇帝徐徐行来:“我自省得,太皇贵妃只要不太宠她就好。”

叮嘱太皇贵妃后,她迎向皇帝还没有见礼就被皇帝拉了起来:“怎么,朕公主又淘气了?朕看她乖得很,你不要管得太多了,太皇贵妃知道管教她,小孩子管得太严很可怜。”他先担心自己女儿遭受了严厉母后惩戒。

红鸾翻白眼:“你们不怕她以后拆了皇宫,我才懒得管呢。”她看一眼皇帝:“你不会是赶来为你女儿求情吧?”这种事情常常发生,只是今天应该不是,因为她都没有训女儿一句呢。

皇帝看看红鸾摒退了左右:“皇后,朕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咳咳,就是那个,今天天气不错啊,我们这里小酌几杯如何?”

福王和福王妃不远处偷偷往这边看,跟他们身边乖巧小世子去寻公主了,虽然常被这个堂妹欺负,可是他却护这个妹妹护得紧——他们夫妻都没有发现儿子不见,只管瞅着帝后二人不放。

福王看到卿卿我我皇帝和红鸾:“王妃,你说皇兄是不是不敢说?”

“应该不会吧?”韩氏不太确定便又加了一句:“皇上又不是你,他有什么不敢?”

福王看韩氏一眼,一把揽过来亲了大大一口才道:“你是不知道,皇上怕人就是皇后娘娘了。我敢打赌他不敢说,这次我赢定了;王妃,那个皇庄到手,我们家就又可以多养十个女兵了,你可高兴?”

皇帝和红鸾不知道福王夫妻偷看,正谈得很投机。

“皇上,是不是有几个外邦女人,其中还有个公主要进宫了?”红鸾问得时候眉毛挑起来。

“是。啊,今儿还有进贡鲜玩意儿,朕这就叫人……”皇帝有些心虚胆颤,目光四处乱瞄,完全没有金殿之上八面雄风;要知道,现他只要懒洋洋“嗯”一声,也能让文武百官腿肚子转筋。

倒也因此,红鸾这个皇后行情是越来越好:大臣们有什么事儿求到皇后面前,只要皇后肯开口,皇帝那里也就好说话了。

“你打算封个什么位份啊?”红鸾问得漫不经心。

皇帝忽然间有些不满了,一把捉过红鸾来搂怀里:“就这样?”

“怎么了?妾不够贤良淑德?”红鸾一脸不解。

“去他贤良淑德,朕和你第二个孩子都要有了,你就不能吃点醋?还是你真得没有把朕放心里?”皇帝又开始闹脾气了,这种事情近来一个月总要有那么一两次。

红鸾笑着轻轻亲一下皇帝,可是这次皇帝不那么好对付,亲了一下他依然瞪着红鸾:“说吧,你倒底有没有把朕放心里?有话,为什么朕多了几个女人你都不意?”

“妾这不是相信皇上嘛,相信皇上能够坐怀不乱啊;”红鸾轻轻一句话就让皇帝心情好转不少:“你还没有说要册封她们什么位份呢。”

皇帝搓把脸无奈转过头去:“你说一句你把朕放心上会怎么样?哄朕开心不成啊?”抱怨两句后他认真回头:“朕不想弄很多女人来宫里,朕只想和你、和我们孩子这里能舒服活到老;可是朕是一国之君,有些时候……”他真得不想有其他女人了,但是有些时候国和国之间总是需要联姻,而不能总把人推到他皇弟、皇叔那里。

红鸾笑着扯扯他衣领:“你就照单全收呗,推不掉有什么办法?”

“但是她们进了宫总是有些心思,你知道她们出身不同,说不定其中还有些奸细之类也说不定。”皇帝抱起红鸾来:“刚刚清静些日子,真得不想这宫里又乌烟瘴气让你不开心。算了,这些本就是我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去想法子。”

红鸾拦住他:“清静是清静了,不过你没感觉有些无聊?这日子里有几个虫儿叫几声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是个消遣啊;除非皇上你心……”她假装哀伤叹气:“那妾只好去早备好冷宫了。”

皇帝瞪她:“哪里也不许去,晚上等朕;你可以先睡下等朕,不要太辛苦。”这叫做等吗?

红鸾眨眼:“让她们进宫吧。你是皇帝我是皇后,总有些事情是免不了,反正长日漫漫,消磨一下时光也免得你上朝后我没有事情做不是?”

皇帝看着她摸摸下巴:“可是——?”他真心不想红鸾烦心。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怕什么?我信得你,你反而信不过自己?”红鸾斜睨他:“让她们管放马过来,有奸细不是好,让她们见识见识我们夫妻手段。”

皇帝大笑起来:“也是,坤宁宫里福王妃送得那些女兵也烦得很吧?你是出不得宫,想找人宫里练练啊。成,朕会仔细挑选人进宫。”他抱起红鸾来,两个人开始琢磨着怎么迎接那些入宫宫妃们。

《有凤》一文结局了,谢谢亲们一直以来支持与鼓励,谢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