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侯门锦商 > 第497章 结局

侯门锦商 第497章 结局

作者:金镶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5-31 02:56:52

春寒料峭。

又是一年年关。

京城白雪皑皑,处处点缀着红灯笼,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这是端木景登基的第三年,皇朝的局势一年比一年安稳,百姓们安居乐业,边境防线稳固,大臣们又可以高枕无忧地过一个好年。

将军府。

这是顾瑾臻早就在京城置办好的宅子,三年前,乔藴曦生下哥儿后,在镇远侯府坐完月子,他们就搬进来了。

那个时候,京城的人们再一次刷新了对顾瑾臻的认知。

这人,绝对不是空有一身肌肉的武夫,不管是谋略还是手段,都是朝堂上那些老匹夫望尘莫及的,更不用他说在同龄人中的地位了。

这几年,沈家军依旧镇守在南疆,其他几条防线稳固后,镇远侯撤回了暂时“帮忙”的沈家军,大权归还给端木景。

比起老皇帝强势的手段,端木景就要怀柔得多。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端木景与顾瑾臻保持着良好的君臣关系,没有过分的宠信,也没有无谓的防备。

皇朝这几年能有如此稳定的发展,与这两人关系的和睦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就是先前不看好端木景的那些大臣们,也不得不佩服端木景高瞻远瞩的目光。

镇远侯已经将爵位传给了沈怀灏,只不过这两年沈怀灏与黄筝游山玩水,丝毫没有要回来的念头。

沈家军现在在顾瑾臻的手里,沈怀灏没什么需要操心的,自然乐不思蜀。

顾瑾臻黑着脸,放下手里的信。

三年的时间不长不短,足以让他成长到一个新高度。

外表愈发成熟的男人,到哪里都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乔藴曦侧目,看着顾瑾臻的侧脸。

冬日的暖阳斜照进书房,将坐在窗边的顾瑾臻整个人都笼进去了。

褪去青涩,却稍显稚嫩的脸庞,介于少年与成熟之间,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没有成熟的市侩,也没有幼稚的无知。

本就精致的五官,因为渲染上了成熟的气息,愈发的璀璨生辉,难怪京城里那么多姑娘想使劲往他身边挤。

乔藴曦吃味地撇嘴。

若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身上煞气太重,又是不苟言笑的模样,谁知道她要收拾多少烂摊子?

“在想什么?”不知何时,顾瑾臻已经坐到了乔藴曦面前,似乎是不满乔藴曦的分神,刮了刮她的鼻子。

“我在想啊,我男人还是辣么帅!”双手环上顾瑾臻的脖子,乔藴曦俏皮地皱了皱鼻子。

顾瑾臻只觉得下腹一紧,看向乔藴曦的目光带上了深邃和……哀怨。

“乔乔,你是在玩火!”咬牙切齿的声音。

乔藴曦一点也不害怕,相反,还得寸进尺地靠近了些,“那又怎样?”

“你……”

“父亲!”一稚嫩的声音,带着故作老成的成熟稳重,与发自内心的不满,一道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门边。

迈着小短腿进来,先是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乔藴曦微微隆起的腹部,小家伙放心地松了口气,看向顾瑾臻的目光愈加责备,“母亲身子重,父亲您还是克制一下自己的**。”

“我……”

“父亲,母亲怀着妹妹,您还是小心点好,您一时冲动,会成为众矢之的。”

顾瑾臻气得说不出话来。

乔藴曦冲哥儿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

小家伙犹豫了一下,慢慢靠了过去,小心地避开了乔藴曦的肚子。

“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如顾瑾臻所言,小家伙三岁就被扔进军营了,由汤圆和元宵看着,跟着师傅习武、学兵法。

倒不是顾瑾臻不愿亲自教他,而是希望小家伙能从不同的人身上汲取不同的东西,自己去分辨贯通,各取所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希望小家伙能有自己的判断力。

再者,他与外祖父一直都有教导这孩子,就是游山玩水的小舅舅,也时不时地会布置一些功课,小家伙身边可是聚集了最好的资源。

“师娘今儿要回娘家,师傅就提前下课了。”小家伙一板一眼地说道。

背在身后的手指捻了捻,眼睛滴溜溜地盯着乔藴曦的腹部。

乔藴曦朝顾瑾臻看去,顾瑾臻说道,“哥儿今儿学马术,是潘昊松在教他。”

乔藴曦了然地点头。

潘昊松有一半胡人血统,马上功夫是沈家军,乃至整个皇朝最好的。

“累不累?娘让人煮了羊奶,一起喝点。”

小家伙老成地点头,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乔藴曦失笑地摇头。

到底只是个孩子,再怎么老成,骨子里还是有孩童的天真。

接过面巾,帮小家伙擦了擦脸,又让他自己擦了手,枸杞端上了羊奶。

枸杞与黄芩都嫁人了,现在是乔藴曦身边的管事嬷嬷,两人没事的时候还是会到乔藴曦身边伺候,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每到这个时候,院子里的丫鬟们都羡慕得不得了,这样的主仆情分,真的是一辈子的情谊。

小家伙板着脸,认真喝着羊奶,乔藴曦坐在一边,将点心切成小块,插上牙签,递到小家伙的面前。

小家伙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可在乔藴曦投喂了两块后,张嘴张得越来越顺口。

顾瑾臻坐在小家伙的对面,全程黑脸。

死小子!

果然是生下来讨债的!

这才三岁,就知道用手段和他争宠了,长大了还了得!

顾瑾臻微微紧眼,琢磨着:要不要年后把小家伙送到南疆,放养个三五年,等岁数大了,回来也过了撒娇的年纪,直接扔到外院!

顾瑾臻的小算盘啪啪作响,那边,小家伙“酒足饭饱”后,终于到了外院。

顾瑾臻气呼呼地坐在对面,见乔藴曦没有要安抚他的意思,左手握拳,放在了嘴边,“咳咳咳……”

没动静?

“咳咳咳、咳咳咳……”

还没动静?

顾瑾臻这下更气了,就在他要暴走的时候,一杯热茶终于放到了他面前。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和自己的儿子吃醋。”

“儿子了不起啊?儿子就能和老子对着来?”

面对顾瑾臻的嚣张,乔藴曦好笑地说道:“你可别得意,将来,你还要儿子养老。”

“我又不是没银子,没下人,靠他做什么?而且,我还有女儿!”边说,边得意地朝乔藴曦的小腹瞟去。

乔藴曦哭笑不得,“女儿总会长大,总会嫁人,她可没能力养你。”

“谁说的?”顾瑾臻立即瞪了过去,“我们的那些,将来都是女儿的,再给女儿招个上门女婿,怕什么?”

“那儿子呢?”

“儿子?”顾瑾臻奸笑,“军营里包吃包住,还有饷银拿,他自己攒就行了,将来取了媳妇,直接搬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乔藴曦挑眉,“合着,儿子在你心里就什么都不是?”

“谁让他在你肚子里的时候,一点也不老实,让你受了那么多罪?我没把他扔出去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还想怎样?”

得,这是个说不通的。

乔藴曦将手里的单子递到顾瑾臻面前。

顾瑾臻皱眉,“这些事让沈嬷嬷处理就行了,你何必自己操劳。”

“一年一次的年夜饭,大家都要回来,我也想热热闹闹的。”

顾瑾臻还是不满意。

乔藴曦继续说道:“今年大家都会回来,金胖子和俞姐姐也会带着俊哥儿回来,说来,那孩子快两岁了,我还是去年夏天的时候见过,不知道现在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肯定没我们的好。”

乔藴曦一脸鄙夷,“我看你那么嫌弃你儿子,原来,儿子在你心里分量还是足足的。”

“那是和外人比!”顾瑾臻嘴硬地说道。

乔藴曦笑了笑,“祖父和祖母在朝天门玩了大半年,信上说,他们这两日就会进京,爹和娘下午会来帮着我准备,金胖子好像也是这两日进京。对了,钟成霖的船队快回来了吧?说好了,今年的年夜饭在我们这里。锦城那边,乔三爷也让人送年礼来了。”

顾瑾臻轻哼。

乔老三倒是聪明。

自从乔家分家后就单独留在锦城,本分地做生意。

凭着前些年自己积攒下的人脉和关系,不仅能维持三房的生计,还能发展自己的事业。

张太姨娘回到锦城后,就被乔三爷软禁了。

好吃好睡地伺候着,却不让她插手任何三房的事,三房唯一的嫡子乔晋,这些年在乔三爷的教导下,逐渐接手乔家三房的生意,乔家蜀锦的秘方,现在是乔家三房的传家宝了。这是张太姨娘一直谋划的事,所以,有了这个结果,她也可以安心地修身养性了。

这几年,三房与乔藴曦保持着理解性地往来,乔老三很懂得分寸,他也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帮衬一把,至少,乔家三房在锦城商会的位置是稳固的。

乔藴曦生下哥儿不久,金柏金与俞柔也在京城成亲了,十个月后,生下了俊哥儿。

这两年,金柏金与乔乔合作的生意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大,不过,除了酒楼、京锦和药铺,没有再涉及其他产业。

这样可以避免树大招风的悲剧。

谷家依旧在朝天门独霸一方。

蜀道虽然一直在推广,可蜀州的人还是喜欢用船出川,端木景没有要与老镇远侯争蜀州的意思,已经默许了老镇远侯对蜀州的独霸。

这两年,端木景对老镇远侯和顾瑾臻的依赖颇多,他看得比老皇帝清楚,这两人,是真的一心为百姓。

他们甚至不关心谁做皇帝,他们只在意皇朝的安稳。

所以,在军事方面,这两年端木景对两人颇为依赖,直到今年,老镇远侯让世子袭爵,彻底交回了手里的兵权,而沈怀灏又是个游山玩水的,只剩下顾瑾臻一人在沈家军中。

沈家军今年没有扩招,而是用端木景手里的士兵填充了在南疆的人数。

这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朝堂上的大臣们密切注意着顾瑾臻这边的动向。

“对了,这是小舅舅和小舅母的信,他们会赶在年夜饭的时候回来。”

“哟,他还知道回来?”吃味到发酸的声音。

乔藴曦倒是蛮高兴的,“这几年,小舅舅带着小舅母在外面游山玩水,心情不错,身子骨也恢复了不少,前儿,机缘巧合从土匪窝救回一名隐世神医。为了报答救命之恩,神医一直在给小舅舅医治双腿,现在都能站起来了!”

乔藴曦美滋滋地说道:“我想啊,你很快就能有表弟了。”

切!

顾瑾臻嗤之以鼻。

“对了,我大舅舅和小舅舅他们今年也会赶回来,两个舅母昨儿就到庄子上了,昨儿太晚,我没去拜访,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过去。”见顾瑾臻皱眉,乔藴曦安慰道:“我让人看过了,路面的积雪不多,马车做好防滑准备,是不会有事的。”

到底是长辈,看看也是应该的,而且,一同来的,还有两个表哥的妻儿,两大家子人,得尽量做到面面俱到。

乔藴曦的小嘴还在一张一翕地念叨着这几日陆续收到的消息,将会见到的人,突然眼前一黑,唇上一凉。

惊讶上挑的眼角缓缓下落。

“乔乔,我曾经失去太多,我恨过很多人,也恨过这世道,唯独你,唯独你的存在,冲散了我所有的愤怒,填补了我所有的遗憾。”

前世所吃过的苦,所遭遇的不幸,都是为了让他遇到乔乔,遇到更好的自己吧。

乔藴曦安抚地拍着顾瑾臻的后背,抬头,看着门外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

耀眼的红。

预示着……一世安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