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诛苍天 > 本人新作《我会看官气》已签约;新马甲【我从起点来】

第一章天劫

问世间谁人无忧,唯神仙逍遥无忧。

天边“轰隆隆”的闷雷声越来越发响亮,雷霆之声越发越来密集,一道道闪电如云层里暗藏着一条条飞腾的巨龙,天空随着闪电的变化一阵漆黑一阵发白,似乎一把把“电剑”随时都有可能击打下来,惊雷就像发出天地间的“怒吼”,对人世间的一切不满做出惩罚。

仙境极乐没有忧愁和烦恼,能够跳出五行之外、长生不死,红尘俗世凡人居于地界,众生顺应生死繁衍不息。

而修真界就在于“霞光万道”的仙界和“云朝雨露”红尘界两者之间,它是有一方独立的世界汇聚而成的,里面充满了“丹霞千里”一般的浓郁灵气,虽然不能够和仙界的修仙者相媲美,但比起红尘界的凡人那是要好上无数倍了。

天劫雷霆就是一个如同“天狗初亏”一般无法躲避和避免的劫数,当一个人做了违背天理、逆天而行的事后,上天会用天劫的“滚滚雷霆”来给予他惩罚或者降下无穷的灾难。

就如修真者都在争夺世间丰富的资源一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对老天爷而言可以说是无伤大雅,丝毫不能动摇它的根本,也不能令它伤筋动骨,但当修真者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却暗中隐藏实力、伺机而动、秘而不发,打算逆天而行吸取宇宙的“本源能量”,妄图以修真者之身强行修得真仙,上天就会降下“滚滚雷霆”、“电光熠熠”的天劫进行惩罚和制约。

“又是一次老天爷考验的时候到了,不过对眼下的本尊而言,这一切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区区几重天劫也太没有什么挑战了,估计也就是热一下身的效果,真是不爽利!”神色笑吟吟的鸿蒙道人目光炯炯、从容不迫的喃喃自语,此生他就愿成真仙,破虚空,戏云海,照古今,行走在高高的诸天之上。

随着天劫巨雷的徐徐将至,鸿蒙道人周身百里之内已经汇聚起“万丈虹霞”的灵气,从第一次进入练气期就开始面对天劫的巨雷,当时也不过才筑基期实力,自然是十分险要、惊险万分的侥幸渡过;而且每进入一个大的境界,随之而来的天劫惊雷威力就越发强大,现如今已经经过了八次天劫雷霆,鸿蒙道人也大致的摸索出了一些天劫的规律:

第一次的练气期天劫,仅仅只有一重“闪闪”天雷;第二次的筑基期天劫,就提升为连续历经两重“隆隆”天雷;第三次的金丹期天劫,更是提升为连续历经三重“滚滚”天雷;以此类推……第八次的练虚期天劫,更是达到连续历经八重“霹雳”天雷;这一次大乘期天劫是第九次天劫了,按照前面的经验和规律来看,这第九次的大乘期天劫,应该会连续历经九重“震天”天雷。

只要顺利抗下这第九次的大乘期天劫,一共连续九重“震天”天雷的话,历经“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练虚——大乘”九大境界的鸿蒙道人,就能从“丹霞千里”的修真界顺利飞升到“霞光万道”的仙界了。

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修真界第一高手鸿蒙道人而言,世间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甚至修真界的叱咤风云、翻云覆雨,在宇宙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不过是“过往云烟”、“昙花一现”而已。人生只有三天,活在昨天的人迷惑;活在明天的人等待;活在今天的人最踏实。或许只有飞升紫府、位列仙班,那才是作为修真界绝世强者的他,真正的永恒追求。

不过漫长修仙长生之旅,是“夺天地造化”之能的逆天而行的举动,其中涉及到天地宇宙奥秘的“本源能量”,会受到天劫“雷霆”的制衡考验,飞升之路极为崎岖难行,不是普通修真者能够勇于尝试的,大多数时候连一道天劫“巨雷”都无法承受,转眼间就是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作为轻松抗下前面八次“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练虚”天劫的“雷霆万钧”,总共一到八次大大小小的天劫,逐渐历经合计36重天雷的鸿蒙道人来说,这第九次天劫的“霹雳雷霆”自然不在什么话下。

虽然每一次天劫“巨雷滚滚”的威力越发强大,但每一次的天劫鸿蒙道人都经历过天劫的洗礼蜕变,吸收了天劫过后铺天盖地,“如染丹霞”一般的浓郁灵气,那磅礴无比、移山倒海的能量让鸿蒙道人的实力变得更加越发强大,如磐石般稳固。

前面八次“大大小小”的天劫,合计历经36重“滚滚天雷”在其他修真者眼中确实是一道无法渡过的劫难和命数,但对“强悍如斯”的鸿蒙道人而言,连他的一半实力都没有显示和发挥出来,夸张一点似乎连赛前热身都算不上,简直顺利的太轻松不过了,甚至连早年的一些突发的恶战,都要比这些个“电火惊雷”般的天劫来的凶险一些。

当年“巨雷滚滚”威力最大的第八次的渡劫期天劫,也就是那次天劫威力最大的第八重“霹雳”天雷,鸿蒙道人连五层实力都没有用到,“声势浩大”的天劫就这样风平浪静、和风细雨的消散一净,让他轻松顺利的渡过了“隆隆”天劫的制衡考验。

不过!

“道心坚定”的鸿蒙道人丝毫没有大意,还是细心的挑选了这处位置比较偏僻的“八荒之地”进行渡劫,这里属于“丹霞千里”的修真界和“云朝雨露”的红尘界两者交界相汇之处,修真界和红尘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进出的,一般很少有强大的修真者会来这里。

两者交界相汇之处的“时空缝隙”并不是很稳固,一个不小心就连修真强者都会无辜损落在这里,也就鸿蒙道人这样的修真界“擎天巨臂”才能够安然无恙、如履平地,至于红尘界凡人这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更是不会突破进入这方“诡异至极”的地界,这样就完美的避开了在渡劫中出现人为的干扰,将人劫降到最低。

“雷声震天”的天劫不可怕,可“和风细雨”的人劫就不好说了!就像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一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手拿的“菜刀柄”居然不是“木头”做的,而是金属做的。

天边雷声乌云凝聚几近墨黑之色层层叠叠的压在天上,压抑的气氛笼罩着这片天地,一道耀眼的白光霎那间出现,又霎那间湮灭无声无息。“轰隆隆”的闷雷声越发密集,震耳欲聋的雷声“隆隆响”,一声比一声更为沉闷,似乎在不断的凝聚着更为强大的法则能量,准备倾尽全力的给予出致命的雷霆一击。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电火惊雷。

一瞬间,乌云密布,黑云压著天空,云层里暗藏着的一道闪电如一条飞腾的“巨蟒”朝着下方的鸿蒙道人飞扑过来,只见那道粗壮的“电光闪闪”向鸿蒙道人快速劈过来“呲呲”作响,往日里像这样威力巨大的“电蛇”不要说是劈在人的身躯上,就算是劈到下方的大地上,仿佛也能将大地一分为二一般,劈成两半似的。

接着听到了连绵不断的“轰隆隆”声,雷声震天的闷雷声,犹如冷兵器战场的“鼓声阵阵”,似乎是百万大军压境,更加增添了那道“霹雳巨雷”天劫的威势。

在听见巨雷声的同时,雨悄悄的来了,如同和风细雨再到狂风暴雨一般转换,似乎作为千军万马的无名小卒前来为“雷霆万钧”的天劫助威而至。

这次天劫的第一重“闪闪”天雷打了下来,还如同往常一般,并不是马上一触即收的,而是“呲呲”作响的接连攻击,就像从天空中射出的是一道又粗又长的激光,只有当鸿蒙道人承受住“霹雳雷霆”持续的攻击,才能算是第一重“闪闪”天雷的结束。

对于第一重“闪闪”天雷,早有准备的鸿蒙道人连一件防御型法宝都没有使用,仅仅风轻云淡、泰然自若,面不改色的以金刚铁骨、血肉之躯强行直接抵抗。

随着“闪闪”天雷的“呲呲”作响,鸿蒙道人的全身上下一阵酥麻颤栗,浑身发痒,神识上看去表情十分的惬意,就像是无数小手在给全身上下温柔的按摩一样,简直就是天劫版的“霹雳电疗”。

哦!

忘了说了,他身上的那件衣服也不是普通的衣服,是“金冠紫雷蟒”的蟒皮炼制而成灵器级别的法宝,当年鸿蒙道人屠杀这条即将化为龙形的“金冠紫雷蟒”,也是他漫长人生中一件喜闻乐见、津津乐道的趣事。

“雷霆”天劫是自然界对修真者、妖兽在内的强横生命的一种“限制性”的制约,只有经历过大大小小天劫的洗礼蜕变,才能炼就神体超然于五行之外,但若是渡不过者,则化为劫灰重归于天地本源。

在天地中,各种生灵都在不断调整进化,它们为了生存而不断努力奋斗拼搏着,适者生存,命运不停交织,形成各种扯不断,理不清的因果,随着无数“强横生命”的快速繁衍,这种生存和斗争也越来越激烈,矛盾在某个因素的诱导下就会突然爆发,谓之劫数,劫有大有小,并不是每一次都是“雷霆”天雷的制约和考验。

对“金冠紫雷蟒”而言,天劫只是其中的一种“天雷滚滚”的劫难,除了“雷霆万钧”的天劫之外,还有突发的人劫也要渡,当年的鸿蒙道人和“金冠紫雷蟒”意外的两强相遇,对“金冠紫雷蟒”来说也算是命中的一种劫数,渡过此劫,则为龙;渡不过,则灰飞烟灭。

当然!

对当年的鸿蒙道人而言,同样也可以说是一次“生死相搏”的劫数,两强相遇,强者生存,在修真界和妖兽界唯有强者,才能够活得更久远,只不过鸿蒙道人将“妖劫”顺利渡过罢了!

渡劫失败的“金冠紫雷蟒”除了化为天地本源之外,像其它的皮、胆、筋骨之类的一些可利用的资源就被鸿蒙道人所得,用来加强自身的实力。而鸿蒙道人不过是替天行道、执掌天罚,暂时的被这方天地意志挑选为在修真界的“代言人”,渡化一些实力强大无比的妖兽,也好赚取一些无量功德,用来抵消一些他曾经无意中犯下的“孽障”。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也好;天心慈悲,蛊惑天下苍生也罢!都是某一段时间内各种生灵的心态问题,但上天之道,有一点是基本上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对万事万物,对所有天下苍生,乃至神仙佛魔道,包括修真者和妖兽,它虽然不能做到真正的“绝对”公平,但表面上最少都是“相对”公平的。

“金冠紫雷蟒”经不起“人劫”的制衡考验,所以最终只能落得个化身为灵器级别的宝衣,用来帮助鸿蒙道人渡劫,宝衣用来抗衡无上天劫的效果,对鸿蒙道人来说还算很不错的。

就算“滚滚”天雷再怎么“呲呲”作响,他还是很顺利的渡过了八道“霹雳”天雷,就连现在第九道的“震天”天雷还在“呲呲”作响,但看上去应该很快就会接近尾声顺利结束了。

“这次大乘期的天劫似乎太简单了一些,一点压力都没有,真是太令人失望了!”满面红光的鸿蒙道人好不容易按下了心中的沾沾自喜,很多年没有这样喜闻乐见的开心了,一直都是过着心平气和、清心寡欲的生活,就如湖水中的一道“涟漪”在他的心中渐渐的波动起来。

天空中忽然闪出了一瞬银色而又刺眼的白光,眨眼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把鸿蒙道人从沉迷中拉了出来,天雷的“呲呲”声小了下来,渐渐朝着天空收缩了回去,雨声渐渐的变小了,最终消失,天又放晴了。

红彤彤的太阳艳阳当空,上方长虹悬挂,第九道“震天”天雷就这样风平浪静、悄声无息的消散而去,莫非顺利渡过了天劫的制衡考验,鸿蒙道人心中一喜,整个人都变得乐滋滋起来:“看来是飞升在即,要尽快考虑将修真界的一些事情处理好了,免得门下弟子没有本尊的压制,仓促间乱了门派的根基。”

突然!

一道闪电耀眼的划破了天空的沉寂,一声刺耳的“隆隆”闷雷搅醒了大地上的一切苍生,转眼间!狂风暴雨、风雨交加,如根根银剑疾射而下,狂猛暴唳的射向世间的每个角落,似乎在这一刻要把上天的怒意洗净,要把苍生的愤懑填平。

“咦!”

神色略微诧异的鸿蒙道人抬头朝天空看去,只见太阳还是依然日悬中天,万里无云,白虹贯日,并没有“阴云蔽日”的情况,居然产生了天地异象,不知道这是大吉之相,还是大凶之兆,双眉紧皱喃喃自语道:“怪事,居然是晴天下雨,难道要本尊直接飞升仙界么?”

忽然,眼前一暗!

刚才还是霞光万丈,日悬中天,白虹贯日的,转眼间却被乌云“阴云蔽日”的笼罩着天空,眼前瞬间一片昏暗,只有在闪电时划出一线亮光,扫去昏暗带来的沉闷。闪电过后便是隆隆的闷雷声,从头顶滚过,然后重重地一响,炸了开来,好怕人。

陡然间!

远处接连传来了几声低沉的雷鸣声,“轰隆隆!”

鸿蒙道人急忙抬头向远处望去,只见风云变色,闷雷滚滚,口中不由惊呼道:“一线天,居然是该死的一线天,麻烦大了!难道天劫还在酝酿威力更大的天雷不成?”远远看去,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界限,而是完美无缺的融合在一起了,分辨不出一点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了。

道心不稳的鸿蒙道人心中一慌,急忙抬起手指“掐指”一算,口中惊叫一声:“糟糕!居然是大凶之兆,那岂不是说天劫还没完全消散,还有第十重威力更为惊人的天劫,莫非此次‘大乘期’天劫是本尊命中的劫数不成?”

就在这说话之间,天说变就变,乌云“浩浩荡荡”地从天边飘来,一道闪电划过,接着“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云霄,徐徐由远而至的逼近,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的从天而降。

倾刻间!

闪电四处乱挥,这儿一道银蛇乱舞的电闪,那儿一道“电光闪闪”的雷鸣,煞是让人感到担心害怕、心慌意乱,沉闷的巨雷声就像是爆炸在地底层似的“噗、噗”地直响,云层中似乎渐渐凝聚起威力更加强劲的“震天”雷劫。

“难了!只是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圣贤。”压抑紧张的气氛让鸿蒙道人更加忧心忡忡,道心不稳起来,徘徊百千的他心中很清楚,接下来的“霹雳”雷劫将会来的更加凶悍猛烈,甚至远超第九重天劫的凶残,它的雷霆威力更是达到的数倍之强。

如果仅仅这样还算勉强能够抵挡,怕就怕除了第十重“万钧”天雷之外,还有第十一重“震天”天雷,甚至第十二重“熠熠”天雷,要说鸿蒙道人不担忧那绝对是假的,若是能够逃跑躲开“滚滚”天雷的话,鸿蒙道人现在能躲开多远就躲开多远。

可惜天劫这玩意代表的是上天的意志,并不是简单一两道“天雷轰顶”,所以不管应劫之人躲到哪里,藏在什么地方都是无效的,甚至反而带来更大的滔天大祸,就算是藏到“九地之下”也难逃天意的“狂轰乱炸”,威力反而只强不弱,所以说逃避天劫对鸿蒙道人一点用处都没有。

现在鸿蒙道人只能侥幸希望这第十重“万钧”天劫是最后一重了,若不然接下来危险之极,甚至还有灭顶之灾的大祸临头。

顷刻间!

滂沱的大雨已覆盖了整个修真界,整个巍巍青山,倾盆大雨越下越大,越来越密,好似断了线的大珍珠,不停地“哒哒”的撒向修真界,撒向整个巍巍青山,无数耸立的树木也开始“咔啦啦”的疯狂摇摆起来,层峦耸翠中妖兽也顶着狂风,冒着暴雨,双眼迷茫的艰难地前进着。

眼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第十重“万钧”天劫即将从天而降,鸿蒙道人顾不得矫情,左手一抬,手上的“须弥戒”中自行飞出一件仙器级法宝“金甲混元盾”,他凝聚全身灵气涌向“金甲混元盾”上,“金甲混元盾”瞬间飞起,迎面朝着高空中击下的天雷冲去。

“轰隆隆!”一声炸雷使大地在磅礴中震荡了,不远处娇嫩的花颤抖起来,脆弱的花瓣败狼狈地摔在地面上,无力的呻吟着。

“滚滚”天雷从天而降和迎面而上的“金甲混元盾”两向相撞,顿时就爆发出“咚!”的一声惊天巨响,让身处下方应劫的鸿蒙道人一阵头晕眼花,耳朵“嗡嗡”直响,细细看去只见他双耳和双眼中隐隐有数滴血丝掉下。

“不好!”早已和“金甲混元盾”心神相连的鸿蒙道人发出一声惊叫,这种等级的仙器级别的法宝唯有滴血认主了之后,方能够心神合一的更好使用,他心中很清楚,看上去“金甲混元盾”要抵挡不住天雷了。

只见天雷“呲呲”直响,接一连二的朝着下方的鸿蒙道人攻去,而顶在头顶上方的“金甲混元盾”“咔啦,咔啦!”眼看着即将碎裂,若是在不想办法,“金甲混元盾”恐怕就要被天雷击的粉碎了。

不等鸿蒙道人有所动作,只听“咔啦!”一声,那“金甲混元盾”就粉身碎骨化为飞尘消散在天空中,好在第十重“万钧”天雷也万分侥幸的消散开来。

“这可如何是好,现在连防御最强的“金甲混元盾”都没有了,接下来该怎么办?这可是仙器级别的法宝,比起身上这件“金冠紫雷蟒”的蟒皮炼制而成的宝衣还要强上许多!”鸿蒙道人顿时就焦虑了起来。

这件宝衣也不过是灵器级别的法宝,和仙器级别的“金甲混元盾”相差甚远,就连仙器级别的“金甲混元盾”都消散在第十重“万钧”天雷的攻击当中,接下来的第十一重“震天”天雷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挡了。

虽说他随身的“须弥戒”中藏了不少防御类型的法宝,不过大多数的法宝级别也就不过是“灵器级”,不能够和仙器级别的“金甲混元盾”相比,若是如此,如何能够和接下来的更为强横的天劫相抗,难道真的要身死道消在此么?

鸿蒙道人身上不是没有比“仙器”级别高的法宝,在他手上的那只须弥戒最少是“神器”级别的法宝,他甚至也想过用须弥戒去抵挡“滚滚”天劫,可惜只是空间类的法宝,对于防御天劫的意义不大。

紧接着!

不等鸿蒙道人多做准备,浓云蔽日的天空“轰隆隆”又是一道滚雷从天而降,“这老天爷,也不怕大伤元气!”鸿蒙道人心中忍不住埋怨一声。“须弥戒”里的各种斗篷、宝剑、宝刀等等法宝武器,开始陆陆续续的“漫天飞舞”出来,被他快速的激发朝天而上,顺着空中的第十一重“震天”雷劫冲去,看看能不能将这次的天劫给抵消了。

这第十一重天雷果然不同寻常,比起第十重“震天”天雷还要强上许多,转眼间这些法宝瞬间遇到天雷的刹那间,犹如冰块遇到超级大火炉一般,快速消融的一干二净,连一点影子也看不到,而且最可怕居然这还不算,这第十一重“震天”天雷仍是“呲呲”直响的朝着鸿蒙道人轰杀过去。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就在天雷击向下的瞬间,粉身碎骨的鸿蒙道人就如同冰雪融化一般消失的一干二净,连那一丝粉末也被天雷的“电网”给击的粉碎,丝毫不给鸿蒙道人一点修复肉身的机会。

作为修真界第一高手的鸿蒙道人也不是这么能够轻易灭杀的,虽然肉身尽毁,不过“元神”还在,他的“魂魄”还在!早在很多年前,鸿蒙道人就将他的“魂魄”修炼形成了强大的“元神”。

普通人的“魂魄”世代异变,死后大部分会留守在世间,日久天长之后也会自然消散,但一旦修炼成“元神”就永恒真存,修到一定程度,能够在一定的机缘条件下“夺舍”重生了!

看到第十一重“震天”天雷退了回去,雷劫消散开来之时,鸿蒙道人的“元神”自然十分的庆幸,虽然肉身尽毁,但总算是“元神”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只要“元神”还在,一切还能够从头再来,从零开始,白手起家,对于他这样的绝世高手“夺舍”重生之后,简直就是开了金手指,这一切没有多大的困难。

何况须弥戒还在,作为“神器”级别的法宝,虽然不能够用来抵挡“滚滚”天雷来渡劫,但在刚才那瞬间它还是完美无缺的保存了下来,只要有了须弥戒,不说里面的价值连城的宝物,就算是里面一样物品都没有,只要有着须弥戒能够存放无数物品的空间,都是无数修真者羡慕的事情。

不等鸿蒙道人的“元神”庆幸多久,天空中“雷声震天”,在别人耳中或许最多是“震耳欲聋”,但在鸿蒙道人的“元神”心中却犹如“晴天霹雳”,第十二重“熠熠”天雷已经在凝聚满天能量了,威势之强盛更是远超之前。

若仅仅如此,作为一道虚影的元神似乎无需伤神害怕,只是第十二重“熠熠”天雷似乎就是专门用来对付灵魂能量的,专门克制“元神”的虚影,天上每一次沉闷的天雷轰鸣声,都让鸿蒙道人的元神一阵胆颤心惊,犹如“雷霆万钧”一般的气势随时从天而降。

乌云翻滚之间“轰隆”一声电光闪闪,虽然声势浩大,但当降下第十二重“熠熠”天雷之时,却显得有些雷声大雨点小,实际上却不尽然,“熠熠之光”电火惊雷之间,一丝电剑气贯长虹的从天而降。

鸿蒙道人自然不是束手就擒之辈,这天劫可不会客气,不生即灭,总不能自缚其手,送上门去自杀吧!“拼了!”鸿蒙道人咬紧牙关暗道一声,同时凝聚全身灵气集中到脑海中,朝着天空从天而降那丝“熠熠”天雷,激发施展了一道“精神攻击波”,希望能够阻挡对方进攻的脚步。

“熠熠”天雷似乎受到了“精神攻击波”的冲击,果然略微缓了一缓,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停顿了连“万分之一妙”的时间都不到,继续朝着鸿蒙道人的元神瞬间“秒”击而来,令他的元神噤若寒蝉,动弹不得,丝毫没能起一点反应,那道元神的虚影之上,就猛地冒出一股“青烟”。

转眼间!

灰飞烟灭,一切如过往云烟……

天空中蓝天飞虹、彩虹高挂、光芒万丈,天地间一片祥和,所有的电闪雷鸣似乎在这一刻早已不见了踪迹,同样!“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修真界第一高手鸿蒙道人也消失在了这片偏僻的八荒之地。

————

第二章魂飞魄散

一处“黑咕隆咚”的地方,满眼一片漆黑,见不到一点光亮,鸿蒙道人的“神识”似乎清醒了过来:“咦!我怎么好像没事?怪事,天怎么会这么黑?不会是睡了一个白天,现在已经是夜晚了吧!唔,还是我的眼睛在天劫中受损了?”

突然!

“不是你的眼睛受损,也不是你没事,而是你在我的‘须弥戒’里面,自然是漆黑一片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办法,早点逃生为妙。”一缕意识‘悄然无息’的传了过来。

“你是‘须弥戒’的器灵?难道是你在天劫中拯救了我?太感谢了!”鸿蒙道人的“神识”万分欣喜起来,不知道是获得了前因后果的缘故,还是因为多了一个可以说话聊天的同伴,顿时,整个‘人’感到生机盎然起来。

“不敢当!可以说是我救了你,但也可以说没有!救了你是因为,你现在的灵魂意识确实是活着的;没救你是因为外面的天劫太强大,根本不是我一个器灵可以救得了你的!”‘须弥戒’的器灵含糊其辞,又有些闷闷不乐、没精打采的说道。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得云里雾里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鸿蒙道人的“神识”转眼间变得有些迷糊起来,搞不清楚什么和什么了,怎么弄得这么复杂起来?

实际上!

漫漫人生路,总会错几步。就在修真界第一高手鸿蒙道人的元神消失的瞬间,须弥戒中的那滴滴血认主的“精血”就产生了自我意识,完成了“分身”转化为本尊“意识”的进化,可以说在这刹那间,鸿蒙道人就是那一滴“精血”产生的灵魂意识。

‘须弥戒’的强大,它并不是简单的神器级别法宝,也只有它才能够在当年鸿蒙道人“滴血认主”的刹那间,须弥戒的器灵自动的抽取了鸿蒙道人微薄的一丝灵魂。

这一丝灵魂对于强大如斯的鸿蒙道人而言,是忽略不计的,可以说连他当时都没有察觉自己那么一丝的灵魂被‘须弥戒’的器灵偷偷窃取保存了下来。

人千方百计的学习,来认知世界,知晓规则,就是要利用规则。若是被规则牵绊,反而因为自身所学而束手束脚,当年若是被鸿蒙道人察觉到了,恐怕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壮大,那一滴“精血”在须弥戒内休息养性,在器灵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精血”内的那一丝灵魂渐渐茁壮成长,终于达到一缕“灵魂分身”的实力,而“意识”是根据灵魂的强大程度而来转换的。

哪一个本尊的灵魂强大,“意识”就会切换到最强大的灵魂上去,当分身的灵魂太过强大的时候,就会和本尊的灵魂产生冲突,甚至还会不断的争抢“意识”的主导权。

在鸿蒙道人本尊灵魂被天劫灭杀的刹那间,“意识”就察觉到这方世界最强大的本尊灵魂不存在了,反而在须弥戒中存在着一缕“灵魂分身”。

于是就开始全部朝着须弥戒中的那滴滴血认主的“精血”中的灵魂灌输而去,让原本无法获得“意识”的灵魂,转眼间获得了“灵魂状态”下的新生。

“你其实就是主人的分身,在当年滴血认主的时候,被我一不小心带到了‘须弥戒’内,本打算‘孤独终老’的我可以有一个玩伴,结果就是现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了……”须弥戒的器灵‘喋喋不休’、‘寥寥而谈’的将大致情况解释道。

“你是说我从本尊身上获得了‘意识’,完成了分身到本尊的‘进化’,那也就是说我复活了,太好了!我还以为渡劫失败了呢!没想到居然还能够以这样的方式活了下来,不过还是要好好的感谢‘器灵’你当年的无意之举,若不是你,就不会有今天的我!”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装模装样、若无其事,暗中却在心底不住鼓舞自己,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哼哼,你可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真让我恶心,不就是从‘分身’转正成为‘本尊’么,有什么好得意的,何况你以为便宜是这么好捡的么?”须弥戒的器灵显得不屑一顾、大肆叫嚣道。

“哎哎,你怎么说话的?什么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就是没有一个玩伴么?至于么?难道从‘分身’转正成为‘本尊’还不值得高兴?你要是真的觉得没有玩伴孤单的话,等我恢复了元气,再给你弄两丝灵魂就是,难道我还能够亏待你这个救命恩人不成!”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不甘示弱,同时满口忽悠保证道。

“话到说得好听,就是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命了,这雷劫让你侥幸渡过了,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人劫能不能渡过?若是渡不过的话,看来我还是只能重新找个主人了!”须弥戒的器灵反唇相讥、摇唇鼓舌道。

“别啊!我们有话好好说,怎么除了雷劫之外,还会有人劫?不就是一次天劫么,怎么弄得那么复杂?难道‘我’这样凄惨,还要面对其他的修真强者的追杀么?”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理屈词穷、强词夺理的卖可怜道。

“那是自然,这八荒之地虽然偏僻,但‘天生异象,霞光万丈、彩霞满天’,如何能够不引人瞩目,何况还是从未出现过的十二重“熠熠”天雷,这样强大的声势,怎么能够不察觉是绝世强者在渡劫,自然会引起有心人前来查看一二,若是发觉你这位天下第一高手渡劫失败,如何还能不过来查探一番。”须弥戒的器灵危言耸听、巧言善辩道。

“惨了!岂不是说唯一遗落在渡劫现场的须弥戒,会引起修真界一场‘腥风血雨’的追逐,最后你这个器灵就会被获得者发觉,而惨遭毒手?”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心慌意乱、心急如焚道。

“这你到不用担心,须弥戒有‘器灵’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被发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说不定还会担心没有了‘器灵’,反而会让须弥戒损坏和降低了品质,何况我有足够掩盖气息的能力,就像当年的你都无法察觉我的存在,其他的修真者实力都比当年的你弱上很多,如何能够察觉我的存在,到是你这样虚弱的一缕灵魂被人察觉了,恐怕才是危险至极吧!”须弥戒的器灵泰然自若、心平气和道。

“这倒也是,以我现在这具‘灵魂分身’的实力,确实十分的虚弱,恐怕修真界大部分的高手都足矣轻易将现在的我抹杀,那不知道‘器灵’有何可以帮我的呢?”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坐卧不安、怅然若失道。

“我如何帮你?呵呵,其实我现在真在帮你,我将外面被屏蔽的声音放开来,你可以好好听听外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须弥戒的器灵神采飞扬、眉开眼笑道。

“如此这等异宝,果然不是平常人能够得到的,居然还能够自动飞行。”须弥戒外传来一众修真强者的大声喧哗。

“有德者居之,此等宝物一定能够拥有自我意识,方才能够自动认主的能力!”

“天劫既至,必有妖孽出世!为了避免妖孽横行,我看这等宝物还是我来替鸿蒙道人‘保管’一段时日好了!”

“追!如此重宝,岂能落到他人手中,要知道这可是修真界第一高手鸿蒙道人用过的空间戒指,若是能够被我等所得,岂不是也能够如同鸿蒙道人一般,称霸横行整个修真界……”

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听到‘须弥戒’外面陆陆续续吵杂的声音,感觉十分的尴尬,无意识的随口驳斥道:“这些人也真是的,想当初我可是天赋异禀,属于万年难得一出的天才级人物,岂能简单的依靠‘须弥戒’就有所成就的么!”

说完之后好像有些不对,感觉到‘须弥戒’仿佛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盯着他一般,顿时发觉自己说错话了,如何能够贬低自己的救命恩人么?只听‘须弥戒’的器灵不耻下问道:“你不依靠须弥戒的话,那么现在你是靠什么和我沟通说话的么?”

这器灵也真是的,怎么能够这样刨根问底么?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只好急忙面红耳赤的继续弥补道:“当然了!‘须弥戒’还是帮了我很多忙的,以‘须弥戒’这样神器级别的法宝,肯定是不屑帮助外面这些人的,就算要帮助也要最少帮助我这样万年难得一出的天才!”

“你知道就好,若非本器灵为了救你,岂能需要这么狼狈不堪的被人追逐,只需要静下心来看场好戏就好,他们一个个你争我夺的场面一定很有意思,不过你就惨了——直接被抹杀!”须弥戒的器灵得意洋洋道。

“那不知道现在该如何是好,我们能不能从外面这些人手中逃脱呢?你总不能看着我最后一点意识,被他们给抹杀吧!如今我这么凄惨,也只能靠你了!”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愁眉苦脸、精神恍惚道。

“虽然我也不想看你被抹杀,可你也知道这次天劫的威力有多强,就算我没有在这次天劫当中灰飞烟灭,但也损伤不小,就算逃得了一时,难逃一世!为今之计也就只能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偷偷将你放下来,然后我将他们引开,然后过上一段时间等我的伤势‘自我修复’的差不多了,就偷偷循着你的气息过来找你!”须弥戒的器灵灵机一动道。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既然这样,那你就靠近红尘界的八荒之地的方向,将我偷偷放下来,我打算先去红尘界躲上一段时间,等修养一些时日再进入修真界慢慢恢复了!”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苦想冥思道。

“也好!虽然红尘界的灵气不够充足,但那里胜在比较安全,没人能够对你的‘灵魂分身’造成伤害,不过看你现在虚弱的样子,连重塑肉身都做不到,就算是‘夺舍重生’都很难成功,也不知道你该怎么修养恢复了!”须弥戒的器灵愤愤不平道。

“放心吧!我可是你挑选的主人,岂能没有那么一点能耐?其实早在我渡劫之前就准备好了后手,虽然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我会渡劫失败,不过既然渡劫失败,那我们就老实承认‘从零开始’,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后来居上’,再次回到修真界叱咤风云的。”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欢欣鼓舞道。

“话虽如此!可咱们话还是先说好了,若是你在红尘界混的连‘人模狗样’都不如,那我可是会自行离开的,要知道如今你的那滴‘精血’可是不存在,对我没有索博的能力了!”须弥戒的器灵道。

“那是肯定!若是我混的连人都不是,岂能有脸当你的主人!不过你可要早日恢复,也好早点来红尘界帮我一把,顺便将强迫你认主的混蛋坑上一把,将对方的宝物给我多带一些过来……”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意犹未尽、垂涎三尺道。

————————

第三章逃离

“唰!”

一缕灵魂无声无息的飘然落下,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快速的朝着‘八荒之地’的边缘地带焦急的飞去,不是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要这么着急的进入‘红尘界’,实在是身后不少修真高手还在追来。

若是其中有一两人掉队,没有追上前方引诱的‘须弥戒’,岂不是有很大的几率察觉到‘他’这缕灵魂的存在,现如今的他可是万分的虚弱,任何修真高手都能够轻易将他抹杀。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已经考虑清楚了,就算是进入了‘红尘界’,也先低调一点,‘小隐隐于野’恢复了一点元气再说,至于‘夺舍重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到不着急。

虽然凡人的‘灵魂意识’很坚固,以他现在这么虚弱的实力,确实难以‘夺舍重生’成功,但婴儿的‘灵魂意识’还不是很完整,特别是娘肚子里‘懵懵懂懂’的胎儿,恐怕连‘灵魂意识’都没有,如何能够产生抵抗的想法?

眼看着即将顺利偷渡进入红尘界,“嗷呜!”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声传来,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心神大震,好不容易在‘须弥戒’器灵的帮助下,骗过了人劫,转眼间还没到红尘界,居然又来了妖劫,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以他目前这么‘虚弱’的实力,看来也要骗过眼前虎视眈眈的‘妖劫’才行,若不然就只能以身喂虎、割肉喂鹰了。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在察觉对面是一头‘虎妖’之后,反而镇静了许多。

“八荒之地”作为修真界和红尘界交界之处,可以说是修真界最边缘的地带,这里的妖兽也是比较弱的,同样一头边缘地带和山林深处的‘虎妖’体格和实力相差甚大,也要像修真者一样不断的提高修为,而‘虎妖’也要不断的进化,才能够成为山林中的强者。

对方不过是妖兽最低等的“一级妖兽”,若是换成平日里鸿蒙道人打个喷嚏就能将它震死,但现如今对方的实力虽小,甚至还狂妄的发出一声‘虎啸’来威慑,无非是提前发现一缕弱小灵魂,可以当做一餐美食来享用。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不得不把此事当做“大患降临”来看待,或许以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现如今却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眼前这头“斑纹虎妖”身上只有一条斑纹是特别醒目的,另外一条斑纹也若隐若显即将清晰起来,眼看着不用多久就能成为二级妖兽,或许只要吞噬了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就能够完美进化为二级妖兽,这对“斑纹虎妖”而言也是一次天大的机缘。

只要能够成功“吞噬”那一缕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这头目前仅仅一级妖兽的斑纹虎妖,不说能够顺利进入圣兽,但成为八级、九级这种高等级的妖兽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这一缕“灵魂分身”可是有着鸿蒙道人‘本尊’的神识,一旦吞噬就几乎能够获得鸿蒙道人的很多修行经验。

九级妖兽相当于修真者大乘期的实力,也就是鸿蒙道人渡劫失败前的实力,对于一头“一级妖兽”的斑纹虎妖来说,真的可以说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只是眼下虎视眈眈的“斑纹虎妖”觉得不远处有一餐美食在等着它前去享用,隐约觉得那一缕“灵魂”对它有着极其大的帮助,一声‘虎啸’之后,在草丛中露出了“斑纹虎妖”那健壮的身体,一对虎视眈眈的眼睛,锋利的爪牙和威风凛凛的样子,迈开大步,一步一凝视的朝着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而来,贪婪凶恶的眼神中无不显示出对“猎物”如饥似渴的那种渴望。

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很清楚,这个时候可不是逃跑的时候,一旦逃跑反而会弱了气势,原本“斑纹虎妖”看到眼前“不知名”的猎物,实际上心里是没有底气的。

它之所以“踱着方步”缓缓前进,除了不断给“不知名”的猎物施加压力之外,也是能够提前有个心底准备,若是察觉对方是不好惹的强敌,反而会“摇着尾巴”落荒而逃。

但若是猎物自己受不了虎视眈眈的压力转身而逃,那反倒让它心中有了底气,使它充满了**而变得凶猛,残暴起来紧追不舍了!就算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不怕被罡风吹散飞上高空,“斑纹虎妖”有着快如闪电的速度,一定会紧追不舍,反倒会引起那些追踪‘须弥戒’的修真者引来。

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也有些头大了,这真是七仙女嫁出去一个——六神无主啊!逃跑?就会将其他追踪‘须弥戒’的修真者引来;不逃?就将面对“斑纹虎妖”的血盆大口。看来逃是逃不了了,只能勇敢的面对,诈一下对方了!

鸿蒙道人的灵魂分身虽然没有“渡劫”前那般强大的实力,但对于“临摹”出之前一些低等级境界的气场,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只是对他的灵魂之力有一定的消耗,一旦弥补不及时还会造成沉重的损伤。

随即!

鸿蒙道人的那一缕“灵魂分身”渐渐散发一股隐形的神秘能量,对面的“斑纹虎妖”虎步一顿,看上去对面的神秘猎物也有点实力的,不过看上去不是太强,继续一步一凝视的踱着方步前行,实际上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看到“斑纹虎妖”行动起来是更加小心翼翼了!

“轰!”

一瞬间,鸿蒙道人的那一缕“灵魂分身”的气势涨到“练气期巅峰”,“斑纹虎妖”心中一慌,对方的实力不弱于它啊!居然也有着一级妖兽的实力,不过对“斑纹虎妖”没有太大的压迫感,所以并没有停顿下来,而是左移一步,右移一步的加长了前进的路程,延缓了进攻的速度。

很快!

“灵魂分身”高涨的气势突破到了筑基期,同样也进入了巅峰状态,前行的“斑纹虎妖”猛的一顿,一惊之下前行的双爪急忙后退,泥土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爪影。

“斑纹虎妖”贪婪凶恶的双眼“咕噜噜”的直打转,怎么眼前的“神秘”猎物变得这么强大了,居然有二级妖兽的实力,似乎比它还要强上那么一点,不过贪婪的**,让它并没有完全放弃眼前猎物,而是趴在草丛中“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行。

鸿蒙道人的那一缕“灵魂分身”看到对方还不肯退却,心中一冷,他可是没时间浪费在这里,前面发觉不对劲的那些追踪‘须弥戒’的修真者,随时都有可能会返回来。

“灵魂分身”心中一狠,真想来点猛的,将对面这头讨厌的“斑纹虎妖”给吓瘫了,不过他也不敢将气势弄得太惊人,那样也会将其他的修真者给吸引过来查探一番。

不等“斑纹虎妖”上前两步,“灵魂分身”再次释放出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势,一举上涨到了“金丹期巅峰”,早就胆颤心惊的“斑纹虎妖”顿时就感应到了对面神秘猎物释放出来的惊人气势,匍匐前行瞬间一个转身虎扑,“摇着尾巴”向身后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了!

“斑纹虎妖”落荒而逃的瞬间,它心中不由埋怨起来:“这他N的,居然是三级妖兽,这也太坑‘人’了。哼!尽然想引诱‘本王’前去送死,没门!”同时也很庆幸的补上一句:“幸好‘本王’逃跑的快,若不然就成了那‘怪物’的美餐了!”

鸿蒙道人的那一缕“灵魂分身”虽然临摹出“金丹期巅峰”的气场,消耗还是很大的,不过此时也顾不得多休息,急忙向“八荒之地”红尘界飞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