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封魔师 > 第十三章

封魔师 第十三章

作者:我叫不呆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3:02:30

一间黑暗潮湿的山洞,曲径的小道不知通往何处,没有阳光,没有温度,没有声音,就连时间都几乎要被这里深邃的黑暗给吞噬。

而在山洞的最尽头,沉寂的世界忽然被一声哇啼声打破,清脆的哭声在黑暗中荡漾,原来是一名新生儿诞生。

黑暗中能够模糊看到,一名脸色苍白的女人,双手沾满了鲜血,紧紧而又不敢用力,双手颤颤巍巍的守护住怀中的新生命,只是双手和全身的骨骼都被粗大的铁链给死死地锁住,再拼命的挣扎,也撼动不了丝毫。

而且一旦挣扎,铁链中浮现出来的红色咒印就如同一个个噬人的虫子一般,开始蠕动,从全身的皮肤钻进身体……

女人如同看到了那些可恶的咒印吞噬血肉的场面,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和恐惧让她本能的嚎叫,拼命的想要挣脱这些束缚,那样的痛苦,她永生难忘。

随即,黑暗中有着鬼魅般的人影出现,他们动作敏捷,初啼声还未继续,就如同被黑暗包裹一般,无影无踪,世界再一次回归黑暗。

隐约中,可以听见无力挣扎的叹息和粗大铁链的碰撞声。

山洞中有着血腥味传出,味道刺鼻,同时血腥味中仿佛有着一股奇异的诱惑,能够让人着迷,能够让人疯狂,能够让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走向黑暗。

此时从黑暗中走出两个红袍男子,有一人的怀中抱着一个浑身浴血的新生儿,而另个人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对于他们来说,空气中弥漫的鲜血的味道,太为致命了。

“你不想活了!”抱着小孩的那个人低声吼了一声,随即另一人浑身一颤,强行将心中的念头死死地摁下,再无杂念。

……

而这样的山洞,不计其数。

在山洞之下,是一座巍峨庞大的地下宫殿,宫殿的正中央,是一座练武场。

此时在练武场,一个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小女孩此时扎着马步,挥舞着拳头,笔直坚挺的身躯和熟练的招式以及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朝气,和宫殿上面冰冷黑暗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

他们都在期待今天的开脉仪式。

从他们开始练武,就被告知唯有在八岁的时候将身体中的九条灵脉找到,才能在这里继续生存下来,才可以修炼,成为像他们老师,长老以及宫主一般的存在,而没有九脉就意味着不可以修行,等待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亡。

人体中有九道最重要的灵脉,叫做九脉,每打通一道,境界提升一级,唯有九脉打通,踏足九脉境,身体才会变得足够的强大,才可以有资格修炼更加强大的功法!

而功法,才能让一个个修炼者变得更加的强大!

而且其中一些孩子知道的更多一些,九脉的等级划分也很重要,只有更高级的灵脉,才可以有更快的修炼速度!

所以今天的开脉仪式,他们必须全力以赴。

一个个孩子眼神狂热的看着练武场前方的一座石碑,只有通过这座石碑的检测,能够发现他们体内的九脉,他们才有资格继续留在这里,学习功法,修炼身体,一步步变强。

九脉,是他们能够修炼的根基,唯有检测出来九脉,他们才可以踏入修炼之途,而唯有修炼到九脉境,他们的身体才可以变得更加的强大。

而同样都具有九脉体质,那么九脉的品级不同对于修炼的加速也就不一样,九条灵脉的等级越高,修炼越快!

整个封魔大陆人数万亿,能够修炼的不足万分之一,可见能够检测出九脉,就已经极为不易,而其中每一位拥有高级灵脉的修炼者,更是罕见。

但是想要修炼到九脉境又谈何容易,所以在这里,他们唯有抢夺资源,只有证明自己的天赋,才能拿到更多的资源。

仅仅是有九脉还是不够的,他们还要证明自己的灵脉更加出众,更加优秀,才可以在众多人数中脱颖而出!

一个小男孩此时拳头紧握,在努力的克制自己,因为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体内有着微弱的气流在流动,这些气流虽然很少,可是却能够感受到心田间涌出的温暖,他确信,他那就是经脉!

有一个小女孩此时满脸的紧张,眼神左右来回扫动,她祈祷千万不要第一个上去,因为她害怕,害怕没有检测出来身体的九脉,那么面临她的,… …

哪怕是最低级的九脉,也可以呀!

“蓝可儿!”

小女孩浑身一个哆嗦差一点跌倒,脸色霎时间苍白到了极点,如同白纸一般没有丝毫血色,她极力的克制自己,可是双腿颤颤巍巍… …

“倒霉鬼!”众人一看第一个上去的是那个一直就被欺凌的丫头,也暗暗舒了一口气,虽然每个人都期待着这场测试,希望在这场测试中一飞冲天,获得更好的待遇和资源,可是他们毕竟是七八岁的孩子,不想第一个就被检测出来没有九脉。

蓝可儿颤颤的小手不敢碰触石碑,结果身后猛然传来一股大力,身体向前扑了过去,双手结结实实的按在了石碑上面。

蓝可儿后腰处传来巨痛,小女孩还未来及的做出反应,就看见石碑上有着光芒浮现,机械一般的声音随即传入蓝可儿的耳中,她旋即不敢相信一般,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原本害怕恐惧的眼中有着惊喜的神色浮现,小脸上面梨花带雨,不顾一切的站起来,她检测通过了!

“检测通过,高级灵脉!”

“哗!”练武场顿时涌出不小的骚动,检测通过都已经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而且还是高级灵脉品质,哪能不让他们羡慕?

而在宫殿的最上方,一位巍峨的男子身穿红袍,看着第一位检测就出现了高级灵脉,刚毅的脸庞没有任何的表情。

高大男子的红袍上面有着殷红的血海,血海并不似男子的表情一般波澜不惊,当听到高级灵脉的时候,血海翻腾,隐约还有咆哮声传出来… …

通过秘法降生的孩子,资质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呀!

蓝可儿扭头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男孩的身前,脚步放慢,似乎在喃喃自语,但是却尽数落在刚才踹她那一脚的男孩耳中,“祈祷自己的灵脉吧,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的… …”

… …

宫殿中正举行着开脉仪式,此时在宫殿上一间山洞中,就连冰冷的石壁,都可以看到有着殷红色的咒印不断地湮灭重生,而随着黑暗越发的深邃,在山洞的尽头,可以看到四条无比粗大的铁链自虚空中延伸下来,最终锁住的只是一位瘦弱的身躯,在这些铁链面前,她的身影如同蚂蚁一般弱小,而偏偏是这弱小的身躯,却引得这些铁链中的咒印不敢乱动丝毫。

而此时,这位瘦小的身躯眼神柔和,在这个时间都如同不存在的山洞中,她的目光从未从眼前这个小家伙身上移开丝毫,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个孩子;仿佛眼前的这个孩子,就已经是她全部的世界了。

这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没有哭,她遮盖住了小家伙的气息,目前还没有惊动任何人,但是她知道,瞒不了多久。

但是她还是想尽可能多的看看这个孩子,随即,她纤细的手掌轻轻地按住眼前这个孩子的胸膛,然后这个女人眼中骤然暗淡了下来,仿佛一身的力气全都被抽光了一般。

铁链中的血咒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血光大盛,密密麻麻的咒印一股脑的朝着她娇小的身躯拥挤而来。

“血咒… …”

“血咒… …”

“血咒还是留在了你的身上了么?”

女人喃喃,早已经泪流满面,那些噬人骨髓的咒印她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但是此刻她的心像是猛然被扎了一刀一般,心悸般的痛苦让她的手掌被自己的指甲给扎破,一滴滴的鲜血流淌在孩子的身上。

“白沐,如果你拼着肚中孩子的性命,或许还真没有人能够拦着你,可是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了,你就再也没有一点机会了!”深邃的虚空被撕裂,黑暗中倏然浮现一位红袍男子,而红袍中如同有着血海翻腾,男子脸庞刚毅,声音洪亮如雷声一般在山洞中响起。

名叫白沐的女子没有抬头,眼神依旧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孩子,她没有任何的后悔,哪怕孩子来到世界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刻,她也不后悔。

鲜血依旧一滴滴的落在婴儿的胸膛,她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刚才探查孩子身体的时候发现的密密麻麻的如同蜘蛛网一般遍布全身的血色咒印,白沐的心就忍不住的剧痛。

那道血咒原本是用来对付她的,阴差阳错之下却来到了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身上。

白沐终于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狠毒的男子,说道,“终有一天,你将付出代价,叶皇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早就知道眼前这个女子的来历,但是当他再一次听到叶皇两个字的时候,红袍男子还是忍不住的后背发凉,那个不过短短几十年就依靠自己的修炼站在最巅峰男人,在封魔大陆留下了太多无人可以超越的奇迹。

不过这么多年来的与人斗狠斗辣,他怎么可能被白沐一句话给吓住,说道,“如果说叶皇为了你,即便把整个封魔大陆给掀翻我都信,不过可惜,即便他把整个封魔大陆给掀翻,也找不到你!”

红袍男子衣袍中血海翻滚,声音如雷,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来自燎原之森,叶皇的师妹,名叫白沐的女人。

“哦,忘了告诉你,燎原之森已经彻底从封魔大陆上面消失,至于你最后的希望,叶皇,已经陨落!”

“不可能!”白沐本能的不相信这个结果!

可是这句话却不断地在白沐耳边徘徊,挥之不去。

“不可能,绝不可能!”

红袍男子似乎很享受此时看着白沐落魄无助的神情,眼神中流露出精芒,如果能够借此将白沐的神志击垮,那将是最好的结果。

白沐此时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不敢相信燎原之森竟然彻底的消失,不敢相信叶皇已经陨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白沐低声自语,可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因为她内心深处,已经想到了这种情况。

她想起来师哥最终将他送走的时候,将一叶之森送给她的时候,她就明白了,师哥将要殊死一搏!

都怪她!要不然也不会连累整个燎原之森,也不会把师哥逼入以命相搏的险境之中。

可惜最终,师哥千辛万苦送她出来,却落入了眼前这个混蛋的手中!

她的指甲越扎越深,血液不断地流淌,她如同没有发觉一般,她最亲爱的孩子浑身沐浴着鲜血,从出生到现在,一声没哭。

“留给你的时间够多了!”男子一声冷喝,只见血海从红袍上翻腾而出,然后将白沐怀中的孩子卷走,身影随之不见。

“靠着你的心血淋浴洗骨伐髓,我越发期待这个孩子带给我的惊喜,哈哈!”如有雷声回荡,黑暗再一次回归静寂,只留下了一道瘦弱的身影。

深邃的黑暗之中,白沐的眼神再一次明亮起来,因为她必须要活下去,为了这个孩子。

钻入身体中的那些咒语,如临大敌,只是还未来得及退出来,就湮灭无踪迹。

… …

还留在血海之中的那个男孩,陡然嚎啕大哭,清脆的声音穿过血海,穿过虚空,不知传向何处。

只是就连红袍男子,殷红血海的主人,都没有发现,淋浴鲜血的男孩,有一滴鲜血,悄然消失,隐于身体之中,再无半点气息。

转眼六年过去。

那个出生之时就一声不哭的男孩,那个刚出生就被母亲以心血洗骨伐髓的男孩,今年就六岁了。

一个孩童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已经在开始锻炼,沿着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不断的奔跑,对于这段路他早已经轻车熟路,可是对他的挑战依旧无比巨大,他今天要尝试两个时辰跑完这段路!

虽然早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没一次可以在两个时辰内跑完,可是这个少年没有一点气馁和放弃,每天都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虽然没一次成功,可是距离成功越来越近的快感和喜悦,让他孜孜不倦。

少年的额头早已经汗珠密布,每一步都是沉重的脚步与意志力的抗争的结果,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前方的路了。大口的喘着粗气,嗓子处如同一台超负荷运转的齿轮一般滚烫极了,他满脸通红,可是始终提着一口气,他今天一定要跑完这段路!

少年感觉到大脑还是变得空白,眼前灰蒙蒙的一片,只有双脚不知疲倦的还往前走了,黄豆一般的汗珠顺着脸颊流入胸膛和后背,蛰的眼睛火辣辣的。

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少年猛然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巨疼让他自己清醒了很多,他预估了一下时间,终于决定将腿上绑的碎石袋解开。

他的双腿瞬时得到解放,然后猛跺地面,轻灵的身体开始快速朝着路的尽头冲刺!这次一定要成功!

“尧封!”

忽然少年的身前出现了一位巍峨的身躯,殷红的血海在红袍中翻滚。

“宫主!”少年稳住身形,对这个巍峨的男人行礼。

“不错,看来今天是能够在两个时辰内跑完这段路。”巍峨的男子声音依旧洪亮如雷,却罕见的有一丝柔和的感情在里面。

虽然这样说,可是今天少年被这样一耽搁,无论如何是跑不完了。少年却没有一点的埋怨,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和多么狠毒手段。

名叫尧封的少年正是六年前出生的那个孩子,此时已经有了比较强壮的身体和远超同龄人的力量,而他的名字,尧封,仿佛印在灵魂深处一般,自他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尧封。

他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没有父母,一出生就呆在这座庞大的宫殿之中,等待着宿命的选择。

“今天正好举行开脉仪式,你也去参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