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游戏 > 无限神装十三法则 > 第三十七章 史上最猥琐的主角出场

打遍南北无敌手,天下第一张弘范!

这不是用嘴吹出来的,而是用一双肉掌打出来的!

襄阳城一千二百七十三掌击毙北侠郭靖,这赫赫战绩奠定了张弘范的威名!

虽然郭靖垂垂老矣,虽然郭靖已然负伤,虽然郭靖深陷重围,

但天下人不得不承认,

张弘范有资格称为天下第一!

距离襄阳大战已然四年,自得到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后,有霸绝无双的霸秦五岳神功护体的张弘范武功大有进境,张弘范自问,此时此刻的他,即便遇上全盛时期的北侠,也有着绝对的胜算!

但是!

但是!

半年前,

那个脸上写着杀字的疯魔,

让张弘范再也不敢提天下第一四字!

万军丛中,第七杀拳!

轰天碎地,绝灭苍生!

若不是那一记杀拳被副官拼死挡住,若不是万箭胁迫,若不是关键时刻七恨道人走火入魔,

或许张弘范已然成为地府之中的一缕亡魂!

那邋遢的道袍,脸上的杀字,成为了张弘范最大的梦魇!

七恨道人用一双拳打出了张弘范的心理阴影,每每见到邋遢的道袍,张弘范都会不自觉地想起万千鬼哭和那恍如实质的蓬勃杀气,被杀拳擦过的胸口隐隐作痛!

此时此刻,

看着张三那一席邋遢的道袍,

张弘范的胸口又忍不住隐隐作痛起来!

深知郭襄斤两的张弘范能够确定,那一记集合两股九阳内力的亢龙有悔已经有了杀他的资格,而这浑厚的内力非郭襄所有,完全来自这个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的惫懒青年!

“来者何人?”

轻轻放下怀里的郭襄,大袖一挥负于身后。

“真武大帝座下弟子...邋遢道人...张三...丰!”

张弘范运转内力,强行压下刚刚那计亢龙有悔带来的血脉沸腾,吐出一大口浊气。

“阁下好内力!”

“你也不错。”

张弘范一脸凝重地望着面前的张三,暗暗调息,来者是敌非友,武功深不可测,即便是张弘范也不得不重视。

张三微微一笑,表面风轻云淡,内心其实慌的一批!

刚在山壁之上观战的时候张三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论武功高出自己不知道多少级,手段残忍,内功深厚,掌力无双,轻功也是天下一绝,天知道张三刚刚哪里来的自信给郭襄传输内力打出那一掌。

也许是一腔热血,也许是想同生共死,

但是此时冷静下来...

(我勒个擦!咋特么整?!这货太狠了,完全刚不过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张弘范眯着眼睛看向满脸自信的张三,刚刚那一掌实在过于惊世骇俗,张弘范虽然有着一身霸道的武功,但是性格谨小慎微,也就是多疑,好听了说就是三思而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难听了说就是猥琐发育,不打没把握的仗。

当年与郭靖一战,若不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以他的性子是万万不敢和郭靖单挑的。

如果不是这个性格,张弘范早就死在刀光剑影之下了!

所以见到来路不明的张三,张弘范第一个反应不是硬刚,而是先做试探。

“你到底是谁?”

张三淡淡地看着张弘范,脑海里满是之前与丁宁闲聊的一幕。

“宁哥宁哥,你真不是仙人?你那个剑法太特么帅了!教教我呗?”

“教你?不行不行,我要是教你的话,无限神就判定你是我弟子了!”

“那...师尊在上...”

“停!我的弟子名额很宝贵的!你别瞎咧咧,你叫张三,邋里邋遢的,长得还磕碜,一看就是活不过两集的龙套,不能教不能教!”

一把抱住大腿嚎啕大哭。

“宁哥!!我好惨啊!!我还没出世双亲就去世了,是师父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喂大的,你...”

“停停停停!别赖叽,信不信我砍你!”

“宁哥!!”

“算我怕了你了,我就演示一遍,你要是学不会就是你资质愚钝,明白了吗?看好了,这叫做...真武登云步!”

“好的宁哥,不过宁哥,你能不能教我那个剑法呀,真武登云步虽然帅,不过直上直下的没啥卵用啊...”

“去你的没啥卵用,这一招是联合我最强本事用的终极技能!”

“宁哥!收下小弟的膝盖!求请最强本事!!”

“嘿嘿嘿,你想学啊...”

“嗯嗯!”

“好!我就把我最强的本事教给你!!这叫做...”

装哔!

张三微微一笑,风吹开散落的发丝,眼里满是牛哔哄哄的沧桑与唏嘘。

假面,掩藏真理之虚!

没有假面,那就用头发掩住半边面孔,这股小歪风正好!

战衣,承载英雄之志!

邋邋遢遢的道袍,与七恨大魔王同款,就是俺张三的信仰!

pose,妆点英雄之魂!

双手微开,在胸前缓缓划开,环臂抱月,身子一抖,摆出阴阳。

口癖,传播正义之理!

“黑芝麻哇,白芝麻发,黑芝麻白芝麻哇发哈!人生乏味...我欲令之张三三三三三丰!”

看着眼前傲然装哔的张三,张弘范虎躯大震,忍不住下意识地倒退一步。

(什么个玩应?!)

“阁下师承何派?”

看到张弘范倒退,张三眼中划过一丝欣喜。

(哎卧槽!特么的有门!)

丁宁的话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装哔的精髓就是胡说八道,遇到强敌就装!给我使劲装!装得对面怀疑人生!

“贫道...结庐武当山,师承天庭上仙真武大帝,修得太清妙微显化真经,吾师修行造化,剑术通玄,化身千万,道法自然,监巡天地,惩...恶除奸!”

意思就是我师父老牛逼了,你要是不服就出来削你。

张弘范默默地看着满嘴跑火车的张三,满脸的不相信。

“仙人?阁下意欲何为?”

接触到张弘范锐利如刀的眼神,张三心下一颤,不知不觉地执了个佛礼。

“阿米...无量!上天有好生之德,张施主煞气太重,那个...贫道不忍见生灵涂炭,今日特来化解一段因果。“

“看来道长慈悲为怀了?哈哈哈哈哈哈...”

“善哉,张施主可愿...”

“我且问你,何为善?”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不争则是善,施主一生争强斗胜,杀戮天下,还请施主放下屠刀。”

“去你娘的善,老子要杀人,你能救得了?我且问你,你既然慈悲,可愿为他人而死?”

看着眼前的盖世魔王,张三收去轻浮,缓缓点头。

“愿。”

嘴角上扬。

“哼!鬼话连篇!你想救郭家这几个人?那就来问问张某的降龙十八掌同不同意。”

张三强忍住吞口水的**,看着张弘范缓缓扬起大手摆出战斗姿态,内心里翻江倒海。

(哎卧槽,没信啊!看来老子的修行还不够啊啊啊啊!咋个整?!)

丁宁的话响彻脑海:装哔失败的话,就用真武登天步撤退,这招叫做装完哔就跑!

(那就赶紧撩!再不撤就来不及了!只能带着二小姐跑了,郭大侠对不住,这个情况要是不卖队友就等于送人头啊!)

就在张三左脚深深踩进大地,准备扬起砂子抱着郭襄跑路的时候,张弘范的身后突然窜起一道黑影,玉掌狠狠击向张弘范的后脑,正是砸向头马生死不知的小青!

“狗贼!本姑娘今天就替天行道!!”

张弘范轻轻歪头避过直击天灵的一掌,大手往后一撩,一把扼住小青的咽喉。

“愚蠢!既然是偷袭,就不要喊出来啊!”

鬓发纷乱,满头是血的小青发出凄厉的惨叫,这叫声惊醒了本来瘫倒在地陷入昏迷的郭破虏,迷迷瞪瞪睁开眼,一眼就看到了好像一条蛆虫一般在张弘范手下蜷缩的小青。

“小青!狗贼!你做什么?!放开她!!”

捡起长刀,发出一声怒吼,疯狂地冲向张弘范。

看到小青被挟持,张三本就是个心地善良的热血青年,哪里还有逃命的想法,身子不由自主紧跟着郭破虏窜了出去。

张弘范眼中冷芒一扫而过,大脚狠狠地踹在郭破虏胸口,将这个敦实的汉子一脚踹开,

“来,让张某看看狗屁的太清妙微显化真经,让张某看看仙人的手段!让老子看看你的善!”

仰天大笑着一把将小青甩向身侧。

那里...

正是悬崖!

张三瞳孔一缩,身子如疾电般窜出直扑悬崖,伸手抓向半空中的小青。

指尖相触,

一触即分!

张弘范的笑声响彻天际。

“仙人?呸!”

眼睁睁地看着小青惊叫着落了下去,

张三睚眦欲裂,热血在筋脉之中汹涌滚动如长江大河,猛地冲向天灵!

“吼!”

没有任何迟疑,一记虎吼惊天,张三一脚踏在悬崖边上,借助冲力窜下悬崖,一把将下坠的小青揽入怀中!

眼下万丈深渊,心内玄妙通明!

丁宁的身形在脑海里越发清晰。

“这套身法是我真武门的最高轻功秘传,我也就懂一丢丢。”

“难?当然难了!普通人想学会,至少要三四十年苦修!”

“口诀什么的,我师父倒是说了一句,天道有常人道远,梯云为纵恨天低!

“说好了,就演示一次!真武登云步!”

左脚踏碎山壁!

身子如陀螺般旋转,化解坠力,

右脚踏在左脚脚背之上!

看着张三跳下悬崖,张弘范微微一笑。

这个道人,心地倒是不错,但未必也太蠢了,善有何用?你的善送了你的命!

如此深崖,跳崖救人?

不是蠢蛋,

就是...

“梯!云!为!纵!”

山涧之下传来清亮的啸声,

一道人影猛地跃上山崖!

破旧道袍排开清风,身形如大鹏展翅,怀中紧抱着娇俏的少女,大袖翩翩若谪仙临尘!

张弘范瞪圆了鹰目,忍不住惊吼出声。

“不可能!”

当初张三看到扶摇直上地丁宁有多么震惊,如今的张弘范就有多震惊!

绝处逢生的小青傻傻地看着张三的侧脸,忍不住在那宽阔的胸怀里缩了缩身子。

“仙...仙人?!”

郭破虏强撑起身子,本以为小青会葬身悬崖,此刻竟然被那个年轻的道人救下,大悲大喜,让这憨厚敦实的汉子忍不住泪目。

“小青...太好了...真的有仙人...”

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张三身上之时,一道狼狈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出现在树林中,正是一路尾随而来的丁宁!

丁宁擦擦额角的汗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哎我去,这帮捋真特么能撩,可尼玛赶上了!”

抬起头望向场中,大袖翩翩抱着小青傲立于山巅之上的张三最为引人注目。

“我靠!张三你真是条汉子!跟那个大魔头正面刚!小雪小爱在哪?”

高大如魔神的张弘范,强撑着身体的郭破虏,晕倒的郭襄,手脚折断伏在地上的小雪偏偏被一辆马车挡住,并没有被丁宁看见。

“那个用刀的老哥,还有那个用剑的小姐姐怎么都躺了?白瞎了看起来就很吊的装备了...靠,能不能等等老子,别一个一个送啊!人不齐怎么打啊?!”

丁宁吞吞口水,一把抓过一根狗尾巴草挡在脸前,伏下身子满脸猥琐地挪动起来,心里暗暗盘算。

即便丁宁心中中二之魂熊熊燃烧,但是经历过跟九龙雷神的战斗,他就算再愣头青也有所长进了。

早就看到张弘范的魔威,他有自知之明。

若论修为,以他今日的武功,比起郭襄郭破虏可能还要差不少,若论兵器,真武剑虽然锋利,但也就强出倚天

剑屠龙刀一线,若论传承,真武门的功夫虽然精深,但未必及得上天下第一阳刚的降龙十八掌,当然真武七截剑和真武登云步另当别论。

而张弘范的武功好像没有极限一样,此刻综合实力完爆丁宁的郭襄郭破虏都被“大伯kill”了,就算丁宁上也不过是送张弘范“吹伯kill”,再加上张三和小青,分分钟是“盘他kill诶死团灭”。

眼前局势,张弘范势必超神不可阻挡。

丁宁虽然智力属性不高,但是不代表他是排队送人头的坑比,此时此刻,正面硬刚明显是不成了,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丁宁伏在地上看着场内,目光紧紧锁定在张弘范身上,此时的张弘范面色严肃,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张三,肩头肌肉微耸,一双大手分明摆好了出击的架势,左脚却微微偏侧。

“奇怪?那个大魔王...怎么不上去拍死张三?不就是真武登云步嘛...难道说...”

眼睛一亮,立刻明白了张三的意图。

“张三在装哔...把他吓尿了?!”

张三紧紧抱着小青,心有余悸地微微侧过头看向山涧,忍不住一阵眩晕,只觉得手脚冰冷,身体都不是自己的。

(我...我做到了?)

“你...你怎么做到的?”

张弘范戒备地看着张三,忍不住微微后退一步。

回过头看到张弘范的表情,张三一瞬间就明白了,刚刚这超出认知的真武登云步震慑住了这个大魔王!

(乘胜追击,大力装哔!没错!就要这个效果!老子能活了!!)

脸上云淡风轻,好似刚刚登天直上跟站着尿尿一样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咳咳,张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提议,你就此罢手如何?”

“道长...”

张弘范一脸忌惮地看着张三,刚要开口,身后传来郭破虏浑厚的声音。

“万万不可!张弘范你今日非死不可!道长!你我联手,一定能拿下这个祸乱苍生的魔头!为天下洗冤!!”

张三面色不变,心里嗷嗷痛骂了起来。

(你姥姥的!打你妹!老子吓住他容易吗?!)

怀里的小青紧紧抓着张三的衣袖,大眼睛轻眨,泫然欲滴。

“道长,求求你帮帮我们,我外公外婆,爹爹妈妈都死在这个大魔王手上,还有我大宋,我大宋的万千百姓,请道长斩妖除魔!”

还没等张三回话,郭破虏心急着大吼出声,屠龙刀狠狠劈向张弘范,张弘范虽然忌惮张三,但也不可能任由郭破虏就这样斩去自己的大好头颅,轻使六分力,大手往后一探,一掌拍在屠龙刀的刀背上。

郭破虏势如猛虎,大刀连连劈斩,引得张弘范左支右绌。

“道长!斩妖除魔就在今朝!!”

张三放下小青,心里面七上八下,他深知他就是个纸老虎,如果他一出手,张弘范就会发现他的猫腻,全力施展武功杀超神,到时候一个也活不了。

纵观一切的丁宁也恨得牙直痒痒。

(猪队友啊猪队友!哪里来的自信能反杀?!)

张弘范一直留有余力防备着张三,毕竟刚刚的真武登云步实在太过惊世骇俗,这让多疑的张弘范不得不戒备,一身武功十成发挥不出三成,郭破虏却毫无察觉,大刀舞成一片残影,只觉得此时此刻打得那叫一个过瘾,就好像开了作弊器,就差来上一句“whos your daddy”了。

终于,长刀割破了张弘范的左臂,鲜血流淌,也引起了这个盖世魔王的凶性!

“好胆!”

隐隐龙吼传彻天际,大手如魔神一般探出,一把拍在屠龙刀刀脊处,如洪钟大吕一般的声响传来,郭破虏虎口炸裂,再握不住刀柄,大刀砸落在地!

张弘范铁青着脸,高大的魔躯好像遁入黑暗,磅礴的气势就好像无形的泰山压在郭破虏的头顶。

“闹够了没有?!”

右手高举,沸腾的内力恍如实质!

“不好!”

张三瞳孔一缩,双手摆出最擅长的罗汉拳架势,猛地窜了上去。

“展脚冲拳!”

张弘范猛地回过身来,大手引动张三的身子,避开张三,让他扑了个空,

张三双手拍地,双脚交错踹向张弘范胸口,被张弘范如门扉一般的大手一一挡下,

张三紧咬牙关,将身体转成一个陀螺,一拳轰出!

“倒步推掌!”

张弘范微微一愣,鹰目里闪过凶光,一脚甩向张三的拳头,与那颗拳头狠狠对在一起。

拳脚相交!

下一刻张三有如滚地葫芦一般被踹飞,狠狠砸进了树林!

张弘范缓缓收回修长的大腿,站定身体。

“少林罗汉拳?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仙人的武术?原来只是个纸老虎!狗屁的仙人!去你娘的真武大帝座下弟子!给老子死来!!”

双手开天,龙吼响彻云霄,降龙十八掌不再犹豫,毅然决然地轰向撞倒了大树,捂着胸口咳出鲜血的张三!

“履霜冰至!”

磅礴的内劲扑面而来,张三暗自叹息,瞥向郭襄的方向,微微一笑。

“郭二小姐...当日华山疗伤之恩...我还了...”

就在张三闭目待死之际,背后忽然亮起一束光,伴随着一个缥缈莫测,故作苍老的声音。

“本座的弟子,岂是你想杀便杀的?真武七截剑...截一命!”

凌厉的剑气擦过张三肩头,直指张弘范的面门!

诸天传奇剑道,以剑衍化死亡法则的截一命,突破世界封锁,打出凌空剑气,这一剑之中蕴含的凛冽杀意,与那七恨道人的第七杀拳如出一辙!这一剑足以让张弘范色变!

“传说中的剑气?!!”

张弘范瞳孔微微缩紧,猛地翻转身体避开那凌厉的一剑,面色苍白地后退了好几步,大喝出声。

“谁?!你在哪?!来者何人?!”

甩完剑气就蹲下身子的丁宁猥琐地举着狗尾巴草,脑子里努力地想着各路骚话,运转内力悠悠叹道:“本座...真武大帝...对本座的弟子出手...你这是自寻死路!”

妙书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