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一念起宸浮 > 第248章 番外(5)千年前神族太子

一念起宸浮 第248章 番外(5)千年前神族太子

作者:森屿小哥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3:09:29

打着照顾病号的旗子,念笑同志美滋滋的穿梭在地府与皇子府邸之间,小日子过的十分有趣。

帝宸端坐在书案前,目光凝聚在信纸上,神情淡漠。过分白皙的手指骨节明朗握着一把劣质毛笔一笔一划的在纸上写字。

“嘎吱——”门推开,念笑走进来便看见这一幕。

白衣锦袍衬得帝宸身长如玉,俊逸的面庞薄唇微抿,坐在书案前的他整个人透着一种沉稳内敛的文艺气质,举手投足间却果决有力,尽显冷峻凌然。

颇有种岁月静好安然若素的感觉。

听见开门声,帝宸抬眸看去,见来人后,眉宇间划过一抹无奈,“你怎么又来了?难道鬼族都没有事情做吗?”

念笑撇撇嘴,将手中餐盒放在书案上,“本王怕你饿死,等你内伤都好了,本王就不来了。”

好心当成驴肝肺,本王也是有脾气的人。

帝宸抿嘴,默不作声,握着毛笔的指尖微微用力。

这些时日他的衣食住行都是念笑在照顾,堂堂鬼王给自己当小厮,虽然不知他对自己什么目的,但起码这偌大的府邸不再是自己一人生活。

“阿宸,你又心思什么呢?赶紧把汤喝了。”念笑眼角微微弯了弯,似乎在笑。

伸手接过念笑递来的鸡汤,帝宸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念笑眼底染笑,嘴欠道:“这么干脆的喝下去,你就不怕本王给你下毒吗?”

闻言,帝宸身子一顿,放下汤碗后,深邃的双眸盯着念笑,“你不会的,若是想要杀我,你有很多次机会。”

他重伤之时,念笑没有杀他。之后他卧床休养,念笑还没有杀他。

帝宸不认为一个想杀自己的人,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念笑勾唇一笑,随意的坐在书案上,手指挑起帝宸的下颚,讪笑道:“本王怎么会杀你,心疼你都来不及。”

话落,他俯身在帝宸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帝宸瞳孔猛地一缩,连忙别过脸,紧攥着袖口,冷声道:“鬼王自重!本殿下就算在不受宠,也是神族的七皇子!”

念笑的眸光轻扫而过帝宸,眸底无波无澜,语气平平道:“帝宸,你觉得我念笑是在玩弄你,折辱你,对吗?”

“我若是有心羞辱你,大可用摄魂术控制你,或者将你带回鬼族。天帝绝不会因一个不受重视的皇子而向鬼族开战。可我念笑什么都没做,只是天天守着你照顾你!”

念笑没有自称本王,而是说了自己名字。

帝宸转头,一双眼紧紧盯着念笑,嘴巴抿成一条直线,倔强的让人心疼。

沉默许久后,沙哑着嗓子开口道:“承蒙鬼王抬爱,帝宸无福享受,你我两族终有一战。”

念笑脸色倏地一黑,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磨牙嚯嚯道:“帝宸你这榆木脑袋!”

说完,他转身消失在书房里。

帝宸紧抿着唇,目光落在鸡汤碗上,眸光幽深。

念笑黑着一张脸回到地府,嘴里骂骂咧咧,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

“王,您这什么怎么了?”宝蓝色少年小心翼翼的凑上前,身后还跟着一条大狗。

“哟,郁郁你怎么来了?今天功课做完了?”念笑压下心底情绪,笑眯眯的摸着大狗的头。

郁荼脸颊微红,点头道:“嗯,都做完了,刚刚本想去找王吃午饭,但是没在内殿看到您。”

念笑随意道:“哦,这样啊!以后午饭不用等本王,你自己吃就行,多和大家交流,一起吃饭也能增进感情。”

郁荼眼底划过一抹失望,小声的“嗯”一下,随后不死心的继续问:“这一阵,王经常不在族内,是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帮上忙吗?”

闻言,念笑蹙眉,他不喜欢被人管着,哪怕旁敲侧击也有些不悦,道:“郁郁,本王带你回鬼族,希望你能成为鬼族的一份子,你的好意本王心领了,但下次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听话,下去和八尺玩吧!”

郁荼低头,怯生生道:“好。”

然后带着八尺离开鬼王殿,在转身瞬间,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戾气。

念笑坐在大殿左思右想,心情仍旧很烦躁,他起身离开鬼族去往天山。

天山。

“散人,菩提,本王来了!快出来迎接啊!”念笑扯着大嗓门子,嗷嗷的叫唤。

“吵死了,师傅正在诵经,赶紧将你的破锣嗓子闭了!”一位身穿金色锦袍的清秀少年将大门打开,一脸不爽的看着念笑。

“小屁孩,你那是什么鬼畜表情,不服打一架!”念笑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内,一屁股坐在石凳上,两条大长腿伸直,一副快要死的咸鱼模样。

散人挑眉,随意坐在念笑对面,掏出一把瓜子,边嗑边说:“大兄弟,我观你面相,有失恋之兆!”

“……”念笑斜睨一眼,恶狠狠道:“本王观你面相,有血光之灾!”

散人“啧——”了一声,撇撇嘴,继续说:“咋的了,你家小孩向你告白了?还是你心上人拒绝你了?”

“我家小孩?你说谁啊?”念笑有些懵逼,他一个三界钻石级单身汉,对象都没整明白呢,哪里来的孩子?

散人嫌弃丢下一颗瓜子皮,“就你百年前捡回来那小孩,叫什么郁的。”

“你说郁荼?”念笑嘴角狂抽,恨不得直接拍死散人,“你是不是疯了,他只是个孩子,本王将他当左右手培养。”

散人耸耸肩,“你把人家当兄弟,人家把你当媳妇,啧啧,到时候你两再整出来个深情虐恋,哎呦我擦,可真有的看了!”

念笑手扶额头,无奈道:“滚滚滚,别扯皮,他就一个小屁孩,还没你大呢!”

散人“咔嚓咔嚓”的嗑瓜子,微抬下颚问:“我师傅说你最近总往神族跑,生怕你要搞事情,但是我觉得你这状态不像是要搞事情。”

闻言,念笑饶有兴趣的抬眸,似笑非笑的问:“那你觉得本王去神族干什么?”

散人放下瓜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你今日的模样,像是失恋一样,我猜你应该是看上谁了!然后被对方拒绝了,哈哈哈~”

念笑:“……”

我艹了。

“怎么,被我说对了?”散人递给念笑一杯茶水,然后笑盈盈的看念笑,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臭屁模样。

念笑垂眸,如玉的手指间晃着杯茶杯,手指似白玉般漂亮。他没承认也没否认,反问道:“如何哄人开心?”

散人心思一沉,草,这是真让他蒙对了,念笑看上神族的人了,哎呀妈这该死的缘分。

死对头相爱,不用猜都是一段深情虐恋的小话本段子。

他咽了口唾沫,试探性的说:“那啥,大哥你要不要在考虑一下,你老可是鬼族的王,自古神鬼就不太合…”

念笑勾唇浅笑,静静的看着散人没有说话。

散人被看的心底发毛,他摸了摸鼻子,小声逼逼道:“哄人吧…基本就是男的送权,女的送钱,要是在深层一点的哄发,那就只能来一炮了,没有什么是床上解决不了的。”

念笑低低笑了一声,喝了口茶水,“看不出来啊!散人,原来你在这方面是个王者,牛逼了!”

散人轻咳一声,小声道:“低调低调!被师傅听见我就死定了。”

念笑勾唇浅笑,没再说话。他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垂眸沉思一会儿,开口问道:“神族太子是谁?”

散人蹙眉,“神族没有太子,天帝还没有立太子,不过据说他有意立五皇子为太子。”

他停顿一下,有些错愕的看向念笑,“我擦,你不会看上五皇子那逼了吧?”

念笑疑惑:“五皇子是谁?长得好看吗?”

散人手摸着下巴,娓娓道来:“这五皇子叫帝天屹,是神族中非常受宠的,不过为人嚣张,脾气残暴,爱出风头野心很大。从面相来看,这人不咋地。”

念笑不动声色的问道:“哦!这样,天帝生了一堆儿子,你觉得哪一位好点?”

散人一脸坏笑:“别套我话,你是不是看上哪位神族皇子了?我可不说,要是说的和你心里想的不一样,那岂不是要挨打。”

念笑耸耸肩,站起身道:“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走了,本来还心思告诉你的,哎~”

“诶诶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散人拉住念笑袖子,将人又拽了回来,“我说还不行吗?你这人心真黑!”

念笑将自己袖子扯了出来,不禁感叹,这三界敢拽自己袖子的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也就眼前这小屁孩胆子大,嘴还毒,却意外很对自己胃口。

散人:“提前说好,这事你不能告诉我师傅,否则我就去鬼族教书!”

念笑嘴角一抽,想想几个月前散人去道观与人辩论的场面,连忙点头同意,他可不想让鬼族老家伙们被这货活活气死。

散人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来天山之前,曾经与一位神族皇子意外结识,若说神族的众多皇子,我只待见他一人,为人正直,踏实能干,思维敏捷,是个可塑之才,但是他话很少,在神族不受宠。”

念笑越听越觉得这人有点熟悉,直接问:“谁?”

散人:“你应该不认识,他叫帝宸,是神族的七皇子。”

念笑:“……”

不好意思,本王认识,还很熟!

“鬼族还有事要处理,本王先走了,回头聊!”念笑起身,随后消失在天山庭院里。

独留下一脸懵的散人,还有一地瓜子皮。

他还没问念笑看上谁了呢!这货居然跑了,还能不能有点一方大佬的模样,说好的成熟稳重都喂了狗吗?

————

离开天山顶部,念笑回到地府,通知众鬼将他要闭关修炼三日,不得打扰。

然后自己一个人在大殿内画这奇奇怪怪的符文,不眠不休的作了两天两夜。

中途还溜出去给帝宸送了两次饭,但每次都是将饭递给对方,转身就走。

第三天,念笑坐在一堆符文中,嘴里嘀嘀咕咕念叨,随即一道金光送符文中生出,眨眼间又消失在殿内。

念笑翘着二郎腿,美滋滋的看着一个道又一道金光出现,然后再消失,直到所有符文都变幻成虚无,他才安心的站起身,心情大好的打开殿门。

于此同时,神族发生了一件大事,天帝从午睡中惊醒,满头大汗的去往藏书阁,并且召集各族长老。

天帝满头白发的坐在高位上,道:“刚才,本帝做了个梦。”

他话音刚落,外面护卫传来急报。

“回禀天帝大人,神族南边天生异象!”

“什么!”天帝闻言,神情大变,与众长老连忙走出殿门观看。

果然,南边的天空惊现万丈光芒,七彩祥云高升,无数鸟儿环绕,此乃祥瑞之兆。

天帝连忙说:“刚才,本帝梦里就是这般惊现,而且还有一道金龙盘绕在南边的屋顶上,这是预知的梦啊!快,快去看看,这南边住的何人?”

一位长老战战兢兢地道:“回禀天帝,这南边住的是七皇子。”

“居然是本帝的皇子!”天帝大悦,连连称赞道:“好好好!立即传召立七皇子为太子!”

这是天意,更是表明神族将要一统三界的象征!

众长老面面相觑,天帝这样的决定太过于武断,但他们又不能反驳,这可如何是好?

天帝见众人没有动,当即大怒:“怎么,你们觉得本帝说的是假话?还是觉得本帝的儿子就不是真龙?”

众长老诚惶诚恐道:“不,天帝误会了,我们这就去。”

正可谓,人在家中坐,福从天上来。

帝宸刚吃完念笑送来的饭,心里还在琢磨对方临走时说的话,“阿宸,我是第一个恭喜你的人。”

他有什么可值得恭喜的事情吗?

思索间,门外传来脚步声,帝宸蹙眉,心道:许久没有兄弟来闹事了,如今又是哪位来闹?

“七皇子可在?”

帝宸闻言,从屋内走出,见外面浩浩荡荡的人,心里咯噔一下。

语气淡漠,道:“敢问各位这般阵仗,所谓何事?”

长老笑盈盈的回道:“恭喜太子殿下,天帝请殿下去大殿加封。”

帝宸有些懵,袖子下的手攥紧,心底有些忐忑,不敢贸然开口,生怕中了对方的圈套。

他思索半天,正开口之际,耳边响起某人的传音:「阿宸别怕,去吧。若有人敢欺负你,本王就端了他老巢。」

原本忐忑的心情,被念笑的传音搅乱,意外的冷静下来,对着长老道:“请带路。”

长老看着处事不惊的七皇子,有些诧异。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摇身一变成为太子殿下,任谁得知后都会惊慌,可这位殿下却无悲无喜,神情淡然。

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

神族大殿上。

帝宸孑然一身的站在殿中,清尘无双的容颜上没有任何表情,不卑不亢的接受了天帝加封,在众多皇子的嫉妒下成为神族太子。

天帝:“小宸,如今是神族太子殿下,以后每日都要在大殿与众人一同议事。”

“是!”

帝宸始终是最初云淡风轻的模样,一双眼澄净透明,却又像是能看透世间一切般地,被扫到的人都是心头一跳。

帝天屹双眸死死盯着帝宸,那是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凭什么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顶替!

妒火在胸腔熊熊点燃,理智被瞬间吞灭,帝天屹大步上前,直言道:“启禀天帝,本殿下对太子殿下有意见!”

天帝不悦,呵斥道:“屹儿,是质疑本帝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本帝在梦中所见场景与刚刚异象一摸一样,难道还有假不成?”

帝天屹道:“七弟幼年不在天帝身边教导,如今刚做太子,肯定有许多不足之处,神族太子需服众。”

天帝一听这话,更生气了,“帝天屹,你的意思是本帝将真龙太子丢在外面多年,老天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托梦给本帝的吗?”

帝天屹一惊,心道:坏了。

他连忙跪在地上,道:“不,天帝息怒,我…我绝无此意。”

帝宸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只是神情淡漠的站在原地,安静看着他们的闹剧,将殿内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

在告别天帝后,帝宸淡然的往府邸走,路过红日殿时,被拦下。

红日真君眉飞色舞的说道:“恭喜七娃,如今你母妃肯定高兴坏了。”

帝宸淡淡一笑,并未附和。

红日真君笑容一僵,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嘴角苦涩道:“七娃,你也别怪你母妃,她也是为了活着,一个女人在神族无依无靠不容易。”

“嗯,再会。”帝宸点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是啊,他的母妃不容易。

从生下他后便再也没来看过自己,只在受宠的兄弟面前徘徊,每每从远处看见母妃都是一副慈母的形象,可惜他却半点都没感受过。

年幼时,他曾多次希望在寒冷的冬季,能躲在母亲的怀里,不过也就只是想想罢了。

现实会教你,什么是人情冷暖。

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帝宸不禁想到念笑,他有什么目的?为何提前知道自己成为太子?

难道想要通过自己控制神族?

帝宸一路思考,一路走回府邸。

“太子殿下回来了!”门口小厮高声呼喊。

帝宸站在门口,仰头看着府匾,他的七皇子府摇身一变成为太子府,衣食住行与往日截然不同。

……..

日子过得很快,帝宸每日在神殿,太子府,两点一线,忙碌又充实的生活着。

但,从册封那日后,他就再也没见到那个人….

帝宸端坐在书案上,目光落手中书上,心思却早已飞了。

最近鬼族的事情很多吗?

念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

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帝宸不禁有些懊恼,他这是怎么了,难道忘记两人之间的身份了吗?

想到这,帝宸不由的嗤鼻一笑,神情带着一丝嘲讽。

“啧啧啧,一来就看见你这表情,阿宸可是有烦心事?”语调轻浮,嗓音夹杂一丝戏谑。

帝宸感觉耳边温热,身子不自觉的偏移,下一秒肩膀上就多了一分重量。

念笑将脑袋搭在帝宸肩上,哀怨道:“我刚能下地就跑来看你,感动不?想我不?”

将肩膀上的头推开,帝宸侧身看向身后人,见原本精致的容颜有些苍白,忍不住问道:“怎么了?谁伤了你?”

话一出口,帝宸就有些后悔,他为什么要问,他和念笑连朋友都算不上!

念笑神色散漫的挑了下眼眸,动作风流肆意,艳气十足。

“阿宸是要替我报仇吗?”

帝宸:“不说就算了。”

念笑垂眸,手里把玩着一个扇子,嗓音清润道:“我今日来是想与你解释一下,你是七皇子也好,太子也好,对我而言只要你能过得好,就行!”

“你心思重,我担心你怀疑我接近你的目的,索性直说了。要是没有你的存在,也许我会与神族争个高低,但现在神族有你,我念笑可以向你承诺,只要神族不犯鬼族,不辱你,我有生之年不会率先攻打神族。”

帝宸抬眸,眼底充溢着惊讶,他不认为自己魅力大到可以魅惑鬼王。

嗓音颤抖道:“你这是何意?为何要这么说?”

念笑伸手抚在帝宸脸颊上,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道:“我就是想对你好,不图什么,若要非说图什么,那也就是图你这个人。”

帝宸啪开他的手,异常冷静问:“我成为太子之事,可是你的手笔?说实话!”

念笑眼神无辜清澈,大方承认道:“我想哄你开心,但是我不会哄人,所以就去问了散人。”

帝宸蹙眉:“散人?”

念笑杏眸亮晶晶地闪着光:“对,就是你认识的那个散人,他还向我夸你来着,不过他不知道你我认识。他告诉我哄男人用权,用女人用钱。”

帝宸淡漠的脸寸寸龟裂,嘴角微抽道:“所以,我就成神族太子?”

念笑点点头,期期艾艾看着某人,萌萌哒眨眼道:“对啊!这样就没人欺负你了,以后也不用出去涉险了,我担心自己疏忽的时候,你会没人照顾,听说神族太子待遇不错。”

帝宸闻言,心里有些堵得慌,语气不善道:“既然你都知道神族太子有人照顾,还来干什么?鬼王日理万机,何必屈尊前来!”

念笑眨眨眼,对于眼前情况有些蒙,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怒就怒。

见对方没说话,帝宸心里更加不悦,白皙的手指握着书,指尖贴在书页上被压扁,微微泛着白。

“鬼王还有何事?若没事,还是早点离开吧!”

念笑:“……”

最后蔫哒哒的鬼王大人,唉声叹气的从太子府离开,拖着还未复原的身子,去往天山。

喜欢一念起宸浮请大家收藏:()一念起宸浮热门吧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