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仙妃媚骨 > 第078章、生死场(七)

仙妃媚骨 第078章、生死场(七)

作者:五月云心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3:10:21

杀人,对于邪灵太子来说早,就已经麻木了,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作为魔珏**的统帅,邪灵太子,那是整个魔域大陆传奇和神话。

他的特点在于,别人做恶总会心有余悸。

而对于他,他不会,他只会心有灵犀。

记得,他那个自认为是正义化身的姐姐被俘后,刚刚重新成立的魔珏军不过只有十个人而已,魔域大陆诸**队的圈子里根本就微不足道。自从三年前,他坐上了恶魔队的队长后,魔珏军的势力迅速的扩张,嫣然已经成为其中佼佼者。

特别是一年前的一战,彻底的瓦解了曾经号称魔域大陆王者的护**,登上了这霸主之位。

城门之上,魔镜仍旧高悬。

城门楼上凄黑一片,暗哑无声。

这几名抵抗者对陈瑞祥来说,不过只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而已,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次入侵天元国本是只想着小试牛刀,找寻一下王者的感觉,所以本想不动神色的进来,没想到这几个货色本已是囊中之物,手下败将,濒死之际还要垂死挣扎,好啊,你们既然爱玩,好的,本来不过就是速速变了僵尸了事,那么猫捉老鼠,咱们可以多玩会儿,凌迟处事这个什么“陈钟和”就好。

他只所以能记得他名字,不过恰恰是因为他也始陈而已。

他只好出手。毕竟,像邪灵太子这样的人物,他的资料早就已经摆放在各国的皇室档案室里了。

护国公应该猫在城楼之上的某个角落,一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边。

他必须给魔域大陆诸国一个下马威,那么以后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一役,顺利的解决这两个之后,他夺过身旁那名巫傩手中的柳叶刀,“砰”的一声甩了出去。

那个柳叶刀,刚刚转过身来,准确无误的射进了他的肩膀。刮躁的很,这厮满嘴里喷粪。

“杀人如麻……”

“心智不全……”

“不能人事……”

“这陈钟和虽行伍出身,骂人的话如此文诌诌,不成个体统——”陈瑞祥有几份恼羞成怒,他最见不得这种人,人都要死了,还自认为自己有多清高,有多了不起。

他迎来了史无前列的挑战,拎着的柳叶刀掌上转了数圈,从陈钟和肩上剜下一刀肉来。

“你个王八蛋,我操你娘……”陈钟和皱着眉头,一口血喷了面前这个魔鬼一脸。

“好,我喜欢这句,你骂得终于有点儿意思了!”陈瑞祥兴趣昂扬接了一个巫傩递过来的一扇毛巾,擦了脸上血迹。

“你安抚他们……”陈瑞祥对刚才那名巫傩交代了一句,拎着刀又踱回陈钟和这边,经过花粥身边时,顺手拿柳叶刀挑了挑花粥的肺泡,又把插在她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

他的刀身上,竟然没有沾有一丝的血迹。

陈瑞祥偷偷的朝内侧城墙看了看,城墙黑暗中默默无言静立,回身见陈钟和竟然悠然自得瞇眼站着,肩膀上的肌健组织较多,似乎也并不是太流血的地方。

无邪尽可能弓下身子,看着她娇好的面容扭曲变形,心荡起伏,自己太过无能,权力能力似乎都没有。

他心愧无比,第一次感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是自己认为的那般了不起而已。自己最嫌弃的就是父帝,可无奈最终却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他的手指犹犹豫豫,仍余悸在心,唯恐自己不定期的悲哀恐惧症爆发,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自己连一个这样的女孩子都保护不了,一个小小的一团,却要遭受如此荼毒,他仰望苍穹,如果说有一个姜央神存在的话,他倒要问上一问,你凭什么让花粥遭受这些。

“求你了,姜央神!”

“其他的竞可以拿去,金钱,太子,蛊王,还有其他……”

“只要你让花粥活着就行……”

他被绑在柱子上,心里跌宕起伏,一个巨大的轰鸣声惊涛骇浪般的涌出来,如同当时陀陀山上娘亲的离开,如同姐姐一团血肉模糊间发出来的最后一声叹息。

命运总是如此出其不意的,攻其不备。

刚才他的手划过她皱紧的眉头,挺拔的小葱鼻子,白皙嫩粉的肌肤,然后俯身在她的嘴唇上血痕轻轻地印上自己真正的痕迹。

“粥儿,我知道我们,你一定要忍住,心里默念五十下。五十下,一定要慢慢数,慢慢调整呼吸……从此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傲无邪一滴泪划过夜空滴在了花粥的鼻尖儿上。

她被这轻轻一吻触碰到痛点,醒了,醒来看到无邪如同一只霜打的茄子,近在咫尺的好看俊脸不由地吓了一大跳。

她身体卷缩,在地面之上一直以距离往内缩;眼光逡巡数遍,他的剑眉皱成了一条好看的柳叶眉,嘴唇皱成一个好看的棱角,两条卧蚕一紧紧抿着。

“无邪哥哥,粥儿,不疼——”…

“不疼,无邪哥哥知道——”

陈瑞祥有些不耐烦了,他伸个懒腰,然后站起来,一瘸一拐朝另一边走去,显然,他直接把要捡一个软柿子捏。

他的后背对着花粥和无邪这面站了很久,空气越来越冷!他的身上发出一阵令人恐惧的煞气,可以直透人心脏,他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面那个陈钟和,又站了仿佛数个世纪。

他一瘸一拐,辗转良久才返过身来,走到一半,却又折回来,花粥一个哆嗦,惧意全无。

“贤内弟……?”无邪摆摆头,又有些懵懂不清:“小舅子,你过来,小舅子!”

“我永远是……你姐夫。小舅子,你不怪姐夫吧?”邪灵太子个子矮,只能到了无邪的肩下,他表情一片木然,盯着地上莫名的地方,一时间不知道这蛊王又要耍什么花招。

“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没办法,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他拎着那把柳叶刀,一时间在研究从哪个入手。

“我他妈……就是个畜生!”猛地,陈瑞祥爆发出一声怒吼,然后把花粥的绑带胡乱扯下来,拎她起来,重又直接把她摔在地上。

“扑嗞咝——”

那个面口袋发出沉闷的撞击地面的声音,花粥的魂已经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疼,已经不是问题了。

因为浑身上下颠倒,胸部肺部被胡乱纠结成一团,自己痛不欲生,眼泪,鼻涕和口水,一起大江般涌流出来,重新被呛回了肺里……

“疼……?”陈瑞祥回了一下头,点头示意那个最近的巫傩过去接着拎,无奈那巫傩却被花粥喷了一脸血沫子。

“嘶……”那巫傩嘶吼一声,双手就往脸上去抹一把,结果就发现双手之上的血似乎比想象的要多,他哈哈一笑:“你个女奴,怎么这血倒要比别人多些——”

“你怎么样?”无邪先细声细语悄悄问了一句,后来见她没了动静,他混身肌肉炸裂,绳子早就被蹦断了,按说这绳子本就不是个事。

天下谁人不识君,对于蛊王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一开始他不敢再激动那个邪灵太子,今天的他确是让自己刮目相看。

他天真无邪地,如同烧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那个曾经是他姐姐的花粥。

陈钟和疑惑地看着他,一双有神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泪水流着,骂到:“陈瑞祥,你不该叫花瑞祥吗?你是不是妒忌人家恩爱,你两腿间是空的的——”

陈钟和目光正对着花粥,他嘴里竭尽所所能开始骂人,他此时真是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这骂人的词汇真是理屈词穷的很。

市井小民骂人,也有那几个字,我必须另劈蹊径才好。

无邪蹲步向下上前,一双手拉住粥儿双手。把它们按在自己胸口,他的眼里柔情蜜意似水,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和羞愧难当。

花粥醒来大惊,她使劲地推开傲无邪,然后直接跑到地面的另外一头去了,她满脸的惊恐和疑问。

“你,你不准过来!”

傲无邪知道,失血和缺氧已经让花粥神智不清了;他才不管,换起袖子,伸手一捞,无处可逃的花粥只能乖乖地落在他手里。

“你,放开我!”花粥在无邪的怀里,一阵乱踢乱蹦,活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兔子,随时准备疯狂噬咬。

无邪只能从背后抱住她,脸上满是圣洁的光芒:“乖乖的,陈钟和已经顶不住了。”

“你就不必内疚,幸福的过一辈子吧。你不欠我一个伍长的……”陈钟和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临别赠言。

“将来有一天,如果魔域回归太平,你们可以把我安葬回魔珏,告慰我的爹娘。就说钟和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花将军,属下奉您为神灵,根本不敢于你有丝毫亵渎之心……”

“花将军,魔域就靠你了……!”

陈瑞祥刀刀致命,但是完全没有设及要害,他嘴里念叨:“一百零八刀,我绝不会少一刀,反之亦然!”

围观者众多,但大多年轻,从未见过如此酷刑,却好似被震慑到发了呆,有人掩目而泣,有人抖成筛子,有人两股战战,扭身想逃——

无耐,梵铃四起,魂幡飘动,瘟疫鬼以排山倒海之势压过来,将为数万人团团围住,只等邪灵太子一声令下,不消一刻钟,咬脖诱惑已经是不二法门了吧。

“我爱死你了……你真是蠢得一匹!”

“汝等随之,如孤魂随鬼乎……魔诶之后,鼠辈邪灵护国公接蹱而至。因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䘵。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吾素知汝所行:荒淫无耻而不知,行同畜牲妄为人,逆贼簒位,罪恶滔天。天下之人,愿食汝肉,上吐下泄,不入轮回是也——”

无邪原本只是怀疑,现在更能确定花粥的症状。

“如今情急,顾不了许多,快去拿个取水袋过来。”无邪见四下无人应答,方才回过神来:“蛋壳儿,今日,你也吓傻了?!”

几番观察,再加之刚才完全是关心则乱,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心理限制了手脚。

那边的陈钟和破口大骂的语言完全变了风格。

大好时机是陈钟和用命换来的。

本打算用嘴吸的,无奈花粥神智恍惚也不完全配合。

在一旁簌簌发抖的女子闻言愣了下,紧接着还是跑开了。

很快,女子拿着和蛋壳儿跑了回来,俯身下去,距离这么近,甚至都能听到花粥急促的心跳声和喘息声。

无邪知道,她脸色僵紫,手脚抽搐,但更多的可能,即将昏厥过去,死亡临近。

这时无邪手中变魔术似得多出一根竹笛,找准位置猛地扎近花粥身侧,同时用水囊另一端。

水囊渐渐鼓起来,花粥脸色也逐渐泛了过来,贪婪的吮吸。

无邪直接用脚踢开地上一堆东西,俯身过来,把住她的双肩,把她挶在一个位置不能动。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条腿搭上另一条腿,扭动身姿,仰脸堆出笑容,拙劣地吐出一个声音。

“什么?你说什么呢?”

“无邪哥哥,救他!”

此时的傲无邪早已被愤怒点燃,他眸中充血盯住花粥的唇,像一只嗜血的怪物,他嘶哑着,一口咬上去——

“第三次了。你诱惑我!”惹怒了他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无非是因为爱上你程灵儿。不得不说,爱上你,一辈子很倒霉。”

“傲无邪,你疯了!”伴随着一种很陌生的疼痛,嘴巴里充满了血腥的气息,嘶着嗓子尖叫着,“你个混蛋。大敌当前,你却冷酷至此……”

听到这,无邪满脸红赤,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身下坚硬,脸上露出一丝拧笑,说:“好。好歹,我也给你盖个章,证明我来过。”就像是临死前最好的微笑,痛苦的,悲伤的,还有,莫名的告别的惨笑!

花粥一口利齿直接咬了无邪的舌头,血腥之中,鲜血淋漓了一脸,瞳孔在慢慢地放大,无邪睁眝面目可憎模糊了,花粥意识开始模糊不清,昏了过去……

“哈哈——那两个终于打起来了!”陈瑞祥终于宰杀完毕,苍穹之下:“一百零七刀,不多也不少——”

……傲无邪看着粥儿就这么晕过去了,心里一紧,伸出两手糊了自己嘴巴上的液体来看,吓得自己一大跳。

他起身,迎着陈瑞祥的身躯扑过去,那厮见他画风一转,凛冽寒风中瑟瑟发抖,抖成了三团,朝无邪扑过来。

“不怕你蹦得欢,蛊王大人,不过耳耳……”

即使为了柱上的陈钟和,他受尽了苦,哭干了眼泪,这条命都是他的;傲无邪对花粥的爱深入肌肤,透进骨髓,早已是此生不可更改的宿命了吧……

她怜惜陈鈡和,自己因而也更加怜惜陈钟和。

因为一吻之间,他具有了她同样的血液……

就在陈瑞祥背后,陈钟和和无邪两个亲眼眼睁睁验证了那个传说……

从魔诶之乱后仙雨儿开始到花粥,她们具有了同样的灵血。被花粥的血喷了一脸的巫傩瞬间皮肉滋滋作响,融噬了头脸,再之后便灰飞烟灭了。

没有第三个人看到。陈钟和笑了。

“嗡嗡嗡……”一群莫名的乌云翻滚,人们仓皇间望向天空,却是一群蚊子铺天盖地而来,途经无邪手掌,沾染而去……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