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番外7 唯有你,是我的天下。

她在宫中得宠多年,耳濡目染诸政事,自然知道盐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可当她看清百里泽时,吓得魂飞魄散-屁股迭坐在地上。

眼中,-片惊恐。

端木老庄主动作飞快,一枚枚银针象有生命似的尾部轻颤着落在百里泽各大穴之上。凤飞扬挣脱太上皇的大手,身子一闪冲了过去。

当她看见百里泽七窍流血脸色青灰时也是吓一大跳。慌忙拉起他的手腕,疑神诊脉。

“爷爷,阿泽这是遭余毒反噬了?”凤飞扬冷嗖嗖的声音如同重击狠狠砸在石太妃心上,此时的她哪里还有方才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踉踉跄跄后退几步,一脸惨白地靠在墙上,低头暗自垂泪。

她以为青艳只是少女心性,为的只是惩罚儿子。没想道啊!她竞然下死手。

此时,厅中一片安静。少年天子百里的逍拳头紧握,此情此景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石太妃的心思在皇爷爷驾崩后亦发肆无忌惮了,若不是有皇叔遏力压制,这百里家的天下都是……简直不敢想像。

端木老庄主瞥了石太一眼,冷哼道。

“不然呢?摄政王余毒未清又善用内力,再加上情绪波动导致血液逆流。要想彻底治愈,除非拿到解药。否则……”老庄主扫了一眼凤飞扬的手腕,接着悠悠道。

“否则就算你用尽全身鲜血,摄政王的身体亦不会起色了!”说完长长叹了口气,垂目间眼神中露出几分深沉。百里泽此人为人光明磊落,对凤丫头也是情深意重,且能让他被一个‘孝’字所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若他娘是个安份的,自也不必说!

可依眼前的情况来了看,这个石太妃对石氏一族堪比眼珠。不然,这小子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凤飞扬点点头。脸上,顿时杀机涌现。百里泽府中之此事她本不想插手,可如今看来是不能善了了!她正想叫吴小天时,突然感到一道极其怨毒的芒光射在自己身上。依在门旁的黑衣女子脸上罩起一片恐怖的杀机,黑影一闪直扑凤飞扬要害。

就在电光火石间,一条人影快如闪电般一个飞掠挡在凤飞扬前面。对着飞扑而来的黑衣女子狠狠轰出一拳,只听见‘砰’一声巨响,仿佛这片天空都是剧烈的颤抖起来。拳头处,那女人如风中残叶一般直直飞出门外三丈多远,轻飘飘散落在花丛中。

空气中血雾弥漫。一腹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花园中,这满天血雾将花木都快染红了。

厅里厅外众人吓得目瞪口呆!昨夜还和他们一块烧烤的腼腆少年,竟会有如此强悍的爆发力!

一拳轰碎一个高手,简直太骇人了!

小神医身边,藏龙卧虎啊!

凤飞扬轻点头,对影十三的人工智能胳膊的契合度十分满意。转身对外面冷呵道。

“吴小天、甘宁,难道要等你家主子死透了,尔等才打算现身么?”一字一顿的声音中蕴含着凛然杀气,回荡在大厅中。

让人听了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太上皇一脸威严的坐在主位上,看着凤飞扬哪张稚嫩而霸气的精致脸厐暗自点头。这样的小人精,若是自己再年轻二十年,也心甘情愿为之疯狂。还是老七有福气啊!唯-美中不足的是,此女挑花多了点!

唉!

这石妃呀!还和年青时一样的蠢啊!

就在众人愣神时,厅外飞奔进-高-瘦两名大汉,对着少年皇上叩首揖礼道。

“吴小天、甘宁叩见皇上。”二人说完从怀里掏出-叠信纸,双手举过头顶。

肖铭浩见状,心中-喜。眸子里迸发出闪亮的热切,上前-步从二人手中接过信纸,恭恭敬敬呈给少年天子。

这时,满脸疑重的凤飞扬上前-步,郑重向百里逍揖礼道。

“飞扬要告御状,请皇上替我家夫君主持公道。”说完深深揖了-礼。凤飞扬此言-出惊四座呀!厅中气氛一时是万分凝重,人人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皇婶。……”百里逍张口结舌。望着那张绝色粉面下的闪过的-抹狡黠,瞬间秒懂。他按耐位内心的狂喜,疑眉浏览。

一时间厅中-片安静,只能听见彼此浅浅的呼吸声。石太妃双目圆睁,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的蔓延、在滋生。

凤飞扬一招手,门外两个大汉提着一个身锦袍的绝色女子大步走进厅中,向皇上见礼后‘扑通’一声把那女人扔凤飞扬脚下。单腿下跪抱拳揖礼道。

“属下秦五、刘登参见小王妃!”二人态度之恭敬声音之的哄量让人有种莫名的敬畏。

“两位请起。可查出幕后之人?”凤飞扬小手-挥,示意二人起身,满脸的霸气测漏。

怡亲王妃立在太上皇身后,一双美目中是满满的好奇。难道凤丫头想趁机重创石氏-族不成?啧啧,这手笔,不可谓不大呀!只是这少年天子,能有此迫力么?她有些担心百里逍,怕他不能跟上凤丫头的脚步。

秦五上前一步,小声对凤飞扬道。

“回小王妃的话,别的都招了。只是有关解药的事,这贱人死活不招。”秦五咬牙,-双虎目中是满满的愤怒。若不是这贱人心思歹毒给王爷下药,府中也不会……

“呵呵,不招就无须招了!拖下去,准备凌迟之刑。记住,王爷没痊愈之前不能让她死了!”凤飞扬话音刚落,大厅里是-片寂静。

半躺在椅子上的百里泽手指动了动,嘴角悄悄荡起-抹浅笑,安然昏睡了过去。

“求、求姨母求我。”木青艳张了张嘴,口中却声音小若蚊呜。石太妃呆若木鸡,眼里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她怎敢、怎敢在青艳身上用凌迟之刑?纵使青艳该死,也用不着一个外人來发号施令。

石太妃是死活不承认凤飞扬这个儿媳,因为她打心底看不上这个木有强大家族背景的小庶女。自然,凤飞扬做任何事在她眼中都不值-提。

当吴小天欲将人拖出去时,石太妃像发了疯一样冲了过来阻挡,对着凤飞扬骂道。

“本宫死也不认你。你不配我儿,也休想在摄政王府中作威作福,青艳的生死也轮不着你一个小贱人来定。”

影十三肺都气炸了!敢辱骂小姐。-闪身掠到石太妃面前,伸手就捏住她的咽喉。眼中,燃起熊熊怒火。

“你找死。”从牙缝是崩出的仨字,让人遍体生寒。

“十三,放手。”凤飞扬冷声吩咐。一双眸子里寒芒作现,就像严冬里冰雪上的反光,使人一接触便心生胆寒。

“我不配么?当她对阿泽出手时就注定要死。”说话间衣袖-挥。就见绻缩在石太妃脚下的木青艳身子-颤,喉咙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声音嘎然而止时,但见她身体渐惭虚化、最后散成光点消失在众目睽瞪中。

大厅之内所有的人在此刻,内心深处的一股惊恐之意竟然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出来。个个脸色大变满眼骇然。胆小的护卫更是吓得瑟瑟的抖颤,震颤惊骇之色恍若焦雷贯顶。上下牙打着颤,如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原地。

太霸气了!小王妃衣袖一挥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前无古人啊!

凤飞扬不管满屋子的人如何震惊。既然不能平淡收场,就让她在高调中死去吧!哎玛,能-枪解决的事,干嘛要多费唇舌。

心累!

……

当百里泽醒来时,在老管家眉飞色舞的讲述中知道了朝中发生的大事。国公被贬了,与木青艳有勾结的-干全被皇上处以极刑。最让人畅快的是,参与此案的石家年青-代统统死于非命。

“主子,小王妃的威名传遍了整个蓝月城!朝中那些个贵妇是变着法的来拜访啊!”

“哦!这是为何?”百里泽剑眉一挑,冰蓝色的眸子里荡出一抹浅笑。伸出大手动了动,又抬了抬脚,发现并无不妥之处。欣喜之余打算坐起,突然他把动作停下,郑重问道。

“母妃无碍吧?”他害怕这个强势的母亲为难娘子,他更害怕娘子生气!

老管家-愣,片刻之后便笑了!他能说老太妃被小王妃的彪悍吓傻么?不能;他能说老太妃见光就大吼大叫妖怪么?不能。于是小声道。

“主子安心。太妃娘娘受到惊吓,小王妃晨昏定省伺候,现已无碍。”

“这就好。”百里泽心里舒了-大口气!眼中一片柔和。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充满着阳光的温润声音。

“百里兄可是醒来了!”紧接着走进-位身穿月白长袍、手提药箱的俊美男子。

百里泽一愣,忙起身笑道!

“端木兄,你来啦!”

“别。你刚醒来,呆会在下床。”端木静轩几步走到床前,伸手按住要翻身下床的百里泽!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喜悦。百里泽终于醒来了!娘子也不用在日夜配制解药。这真是太好了!

“木头、百里,快快出来,娘子今日下厨。若是晚了,可别怪本公子一人把菜包圆了~~。”那欢快的嗓音如同春风拂面,让人心情无端的愉悦。

二人相视-笑。

眸子里是亮晶晶的,期望。那抹倩影,刻骨铭心!

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

唯有你,是我的天下。

小剧场:一大早,百里泽、乐正子寒、端木静轩和二公子四人集在厅中。二公子满脸绯红,拉了拉端木静轩的衣袖,小声道。

“木头,娘子说要给咱们同时生孩子,这、这是真的么?”

“这个~~,不假。”端木静轩眸子里是控制不住的兴奋。只是一想到娘子所说的话,就不禁面红耳赤心跳如雷。

百里泽抚摸着光洁的下巴若有所思,缓缓开口道。

“娘子口中的人造子宫,当真能代替女人肚子?”

“当然,肯定能。”乐正子寒非常笃定。大提琴般悠雅的嗓音在厅中飘飘扬扬,动人心魄。

__ 全书完__

完结感言:感谢亲们伴我-路走来。若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无法坚持下去!文中多有不足之处,亲们也谅解包容了!真的,这点我非常感动!

今后的日子里,我会更加努力精益求精,写出更好更成熟的文。希望亲们千万不要忘了阿飏哟!

么么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