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甜妻在上:总裁老公超厉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孩他爸

夏琪红着眼,一步步的后退。

“方清阎,当初是我耍小性子害的你车祸,失了记忆忘记我。是我活该,我喜欢你,所以愿意照顾你。”

夏琪伸出双手,现在的她,这双手长了肉,肥嘟嘟。

没了当初照顾方清阎时的伤痕,那时候为了学做熬鱼汤给他喝,每天几乎都要被鱼鳞刮伤。

那时候的十根手指,没一处好的地方。

方清阎大步上前,刚要来搂抱住她,却听到了夏琪厉声喝道:“你站住,方清阎,容我说完。”

“你不知道,我在酒店门口听着你跟安美玉在里面逍遥快活的声音,那时候的心碎成什么样。为了逼我跟你离婚,还扣了我的奖金,那么厌恶我,现在跟我说,和好。呵呵!”

夏琪眼眶红了,眼泪在眼眶里面打着转,没有流出来。

她一步步的退到了门口,而方清阎摇着头,他解释道:“琪琪,那些都是做戏,我跟安美玉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无所谓了,真的,无所谓了,方清阎,有没有关系都无所谓。我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无论你们方家辉煌也好,破产也罢。我夏琪都不想再跟你扯上任何关系。”

夏琪拉开门,但她却被一只大手拉住,紧接着,方清阎从背后抱住她。

方清阎蹭着她后颈,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得,声音低沉而带着一丝哭腔。

“对不起,对不起,琪琪,是我的错。你别走,求你别走!”

夏琪只觉得好笑,她心软,但她向来倔强,从她决定同意离婚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想过要重新回头。

她没有挣扎,其实,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方清阎,她心底深处时不时还是怀念他温暖的怀抱。

这个温暖,就让她最后贪恋一会儿。

“怎么?方少有兴趣养别人的孩子吗?”

夏琪转身,回望着方清阎,她红唇一张一合:“我肚子里的孩子,方少不想知道,是谁的吗?”

方清阎颤着声音问道:“是谁的?”

“是……阿迟的。”

倘若说是林峰的,方清阎指不定会找林峰麻烦,说是方清迟的,他才会彻底的死心。

大哥的,琪琪肚子里的孩子,是大哥的。

这个消息,震惊了方清阎,他有着一瞬间的错愕。

眼中的不可置信,还有愤怒,悲伤……多种复杂的眼神一一闪过。

夏琪趁着这个空隙,拉开门,走了出去。

等方清阎出来,她已经进了电梯。

方清阎立马往楼梯那边跑去,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琪琪,不能就这样让她走了。

夏琪打了车就回了苏家别院,这时候,别院没人。

大家都还没有回来,夏琪刚松了口气。

方清阎出现在门口,她刚刚忘记了关门。

“你你你,出去。”

夏琪过来要关上门,方清阎却快速的进来。

方清阎望着夏琪眼里又有了当初那种害怕自己的眼神。

他没有步步紧逼,而是声音尽量温和:“你别怕,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不喜欢做的事情。”

“肚子里的孩子,我也有份。”

方清阎让幕安查看了夏琪的每一份产检,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一切都好。

而且月份上算,就是他的孩子。

夏琪咬咬唇,还是嘴硬:“那又怎么样?离婚协议书都已经给你了。还有,是你先逼我离开,孩子你别想抢走。”

“我不是来抢孩子,琪琪,之前你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你。”

“不用,这里有的是人照顾我。”

夏琪坚定的拒绝,她还是担心方清阎会抢孩子,现在语气这么好,不过是因为孩子还在自己肚子里。

万一生出来了,方清阎把孩子抱走,她一定会疯得。

夏琪心里七上八下,她现在已经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方清阎晃了晃手中的袋子,他现在说什么,夏琪都不一定能够消除怀疑,所以他不想过多的口舌之争。

“厨房在哪里?”

“那里就是……不对,你要干嘛?”

夏琪只是下意识的给方清阎指了指厨房的位置,忽然想起她是要把人赶走。

但是方清阎已经越过夏琪,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夏琪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起往厨房走去。

只是夏琪一直在阻止:“方清阎你自己家里没有厨房吗?这是苏家的地方,你……。”

“我老婆孩子都在这里,苏家,大哥,还有林峰,个个合起伙来把我老婆孩子藏起来,你说,我要是报警,警察会怎么处理?”

方清阎一本正经的说,表情略微严肃,他脚下不停,只是扭脸看着夏琪。

“这个这个,我们都要离婚了,他们不算犯罪,只是为了帮我,哎,方清阎我跟你说话,你不可以报警。”

“听到没有……。”

夏琪追着方清阎进了厨房,她被方清阎的话吓到了。

方清阎勾勾薄唇,进了厨房就开始忙碌起来。

“你先出去坐着等,做好了我会喊你。不报警可以,但是,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不可以说不!”

方清阎一边洗着砧板,一边不容置喙的道。

夏琪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站在那里一会儿功夫,然后夏琪跺跺脚,走出了厨房。

方清阎薄唇勾起一抹弧度,傻老婆,心软!

他找到了琪琪,干起活来自然格外的给力,他向来不喜欢下厨,但是为了琪琪,他愿意洗手作羹汤。

厨房门口,夏琪偷偷的看着厨房里面忙碌的方清阎。

他杀鱼的时候,明明也是笨手笨脚,好几次都伤到了手。

这个样子像极了当初自己学杀鱼的时候,夏琪看着认真的方清阎,摸着自己的肚子。

宝宝啊宝宝,你说,你爸爸心里到底有没有妈妈?

肚子里的孩子像是回应似得踢了下,夏琪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一顿饭做好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饭桌上,一桌人都注视着方清阎,而夏琪坐在奶奶身边,另外一边则是林峰。

苏晚晚、苏雨萱、方清迟和阿一,都直勾勾的盯着方清阎。

“这就是方少做出来的晚餐,除了这道鱼汤,其他的跟黑暗料理差不多。”

林峰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菜,其实没有他说的这么夸赞。

菜肴做的很好,看上去就是色香味俱全的。

苏晚晚附和的说道:“就是,还说什么你能照顾好琪琪,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方少现在身上还有酒气,这段时间天天抽烟喝酒,怕是戒不掉了。”

“偶像现在可是孕妇,再说了,我姐也是孕妇。这里不适合酒鬼和烟鬼。”

“小阎,奶奶这次也不站你这边。毕竟当初你可是做出了种种,要逼着琪琪跟你离婚。现在又要她回你身边,奶奶实在是不放心。”

夏奶奶话说的已经足够客气,她比谁都清楚,自家孙女心底深处,怕是肯定还有方清阎的存在。

她不好把话说的太绝对,只是这些话也确确实实是她所担心的事情。

“小阎,大哥没有办法帮你说话。”

方清阎面对着众人的质问和怀疑,他略微紧张的看着夏琪。

“琪琪,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在你身边。我想在你和孩子身边,起码,在你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不想继续缺席。”

方清阎望着夏琪,他黑眸带着一丝哀求。

夏琪却没有开口说话,她现在乱的很,说实话,她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的拒绝方清阎。

偶遇的时候,看到方清阎那一副落魄的样子,那一刻,所有的埋怨和恨意都消失,剩下的是惊喜和满满的心疼。

只是她也实在没有勇气,面对着从今往后,方清阎会真的出轨。

她那一晚,在酒店门口听到的声音,成为了她心底的阴影,短时间肯定挥之不去。

她沉默,却也没有开口直接拒绝,林峰和夏奶奶已经大致猜到了。

她心里,还是有方清阎!

林峰和夏奶奶互相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暗暗的叹了口气。

方清迟清澈如星的眼眸,看着自家弟弟,然后目光落在了夏琪身上。

苏雨萱却沉默不说话,只是咬了咬唇,看着夏琪,然后再看看方清阎。

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众人,苏雨萱肚子已经很大,她快要临盆了。

“琪琪,你能出来吗?我想单独跟你聊几句。”

苏雨萱忽然出声,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夏琪。

夏琪起身,跟着苏雨萱出去。

饭桌上彻底的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方清阎心里七上八上。

他坐立不安,而林峰这时候眼神冷冰冰的盯着他。

“方少,借一步说话。”

林峰也走出座位,方清阎虽然疑惑,但他跟随而去。

“奶奶,方大哥,他们不会打起来吧?”苏晚晚有些担心林峰。

林峰不是方清阎对手,万一真的动起手来,林峰要吃亏。

夏奶奶和方清迟同时笑了笑,异口同声的道:“不会!”

院子里的长椅上,苏雨萱和夏琪一同挨着坐。

苏雨萱一手摸着自己肚子,一手摸着夏琪的肚子。

“你想跟我说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还要背着其他人。”

夏琪很是奇怪,苏雨萱有什么话非要出来单独说。

说是要单独说,现在又沉默着不说话。

“你还爱方清阎,我看得出来。”

夏琪皱眉:“然后呢?”

“孩子爸爸,还是亲生的好。其实,你不知道,方少找不到你,才喝酒抽烟。晚晚有医院的朋友,意外得知,方少喝的酒里面加了致幻的药物,好几次都被幕安送去医院。医生说,每次到了医院,他嘴里都是喊着琪琪……。”

苏雨萱缓了口气,眼神带着羡慕的看着夏琪。

夏琪震惊,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着苏雨萱,眼神中还透着一丝不相信。

苏雨萱了然,继续道:“他为了找你,还重金悬赏,赏金高达二十个亿。报纸、广告牌、电视等等,都张贴了你的照片,但方清迟和林峰,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每每都能够撤销。”

“我听晚晚说,方清迟动手了军方的力量去阻拦。”

夏琪眼眶含着眼泪,嘴唇颤抖着问:“真的假的?”

“今天的悬赏全部都撤了,不过,我保存了之前的,你可以自己看看。”

苏雨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夏琪,她起身,要离开,但是又停住脚步。

“如果,如果林天昊愿意回头,当个好爸爸,我想,我会给他一个机会!”

说完这话,苏雨萱头也不回的离开。

长椅上,只有夏琪在,她打开手机,屏幕上面就是那一则悬赏二十亿寻找自己的报道……。

划拉着手机,夏琪眼泪出来了,她在苏雨萱手机里面还看到了两个视频。

拍的是方清阎疯疯癫癫在大街上抓住人问琪琪在哪里的画面。

夏琪看完,脸上全是泪痕。

夜风拂来,轮椅的声音响起,等她顺着声音来源看了过去。

方清迟笑的一脸春风,温润而让人暖洋洋。

“琪琪,倘若你先遇上我,会不会……。”

“阿迟,对不起!”

方清迟的爱,她夏琪给不了任何一丝的回应。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你看,你多么干脆的一个人,何必纠结?还爱的话,还有什么顾虑?如果有天他对你不好,你记得,还有我!”

方清迟推动着轮椅走远,夜风拂过,吹散了他的发,不知道为什么,夏琪这一刻,觉得他身上有种光芒。

夏琪独自坐在长椅上,不知道坐了多久,忽然觉得有点冷。

这时候,大衣披上来,方清阎挨着她坐下。

夏琪扭脸看过去,看到方清阎嘴角的血丝,微微皱眉,“谁打你了?”

“林峰!”

“老婆,你要为我做主啊,林峰他打我。”

方清阎撒娇,双手圈住夏琪,她没有第一时间挣扎和推开。

方清阎心里乐开了花儿,继续撒娇道:“老婆,他说,我要是再敢让你伤心难过,受到一点点委屈,就要直接打死我,然后他再去自首。”

夏琪笑了,指着方清阎额头:“活该!”

“老婆,我疼……。”

“我看看,哪里疼?”

夏琪以为方清阎被打到了其他地方,有些紧张的查看着。

这时候,方清阎一本正经的握住夏琪的手,往他心房那里去。

“这里疼,你不在的每一分钟,这里,都疼!每天,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得到你,一醒来你又不见了……”

黑眸灼灼,仿佛有火苗在跳动。那是极致害怕的火苗,那种害怕,让他生不如死。

夏琪忽然想起苏雨萱说的,他喝的酒里,加了致幻的药物……

方清阎深情款款的黑眸,只有夏琪一人的身影。

夏琪抽回自己的手,她起身就要走。

“老婆……。”方清阎大声喊,琪琪这是不肯原谅他,还要继续走开。

方清阎心里很慌,声音大的整个别院都能够听得到。

“别喊,孩他爸……。”

“哎,在,孩他妈,有什么吩咐?”方清阎应得迅速,薄唇上扬。

黑眸噙着晶莹,方清阎嘴唇都在颤动。

“我饿了,还不快去把鱼汤重新给我热去?”

“好,孩他妈,我现在就去!”方清阎跑的飞快,脸庞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