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神魔释厄录 > 鹄苍死,犬戎生。

神魔释厄录 鹄苍死,犬戎生。

作者:王吉晨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5-31 03:23:40

雪狮叼着重伤的儒道生来到了豺舅峰,众犬兵将雪狮给拦了下来,对着雪狮道:“何人,竟敢擅闯豺舅峰?”

“紧急事情,还请放开一条道。”那儒道生对着众犬兵们道。

众犬兵看着儒道生,一副重伤的模样,便上前去询问儒道生:“不是十二大王如何伤的这般严重?”

“出大事了,若在不急事让开,恐怕老祖宗会有生命危险。”儒道生心急如焚的对众犬兵道,众犬兵们看着儒道生的模样,也不像开玩笑,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便不在多言,给儒道生让开了一条道路。

雪狮直向獠戌洞内跃去,此刻炎舞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众犬王们商议着,是否趁着炎舞昏睡的时候杀了炎舞,也有犬王反对这种行为,一是怕炎舞故意假睡,故意引导他们出手,毕竟炎舞的修为太强悍,他们也不敢冒犯行动,也有不屑与这种卑鄙手段的,反正,众犬王也只是想想,也不敢对熟睡的炎舞动手,只是在一旁,也不敢发声,生怕打扰到炎舞的熟睡。

而雪狮的到来,将儒道生抛在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却让很多犬王很是不满,当他们看着受了重伤的十二弟,便感觉不对劲了。

“怎么回事?”金翅猃向儒道生询问道,虽然众犬王对着十二弟很是疏离,但毕竟是犬戎一族,他们的弟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在怎么不是,也看不惯有人欺负自己的弟弟,所以犬王们看到儒道生的模样,很是愤怒。

“我们遭受了埋伏,老祖宗中了一个女人的毒,现在正被一伙人围攻,他们非常强大,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老祖宗为了拖住他们,却让我们先走,我们得赶快前去救老祖宗啊。”儒道生对着众犬王道。

“不可能,老祖宗修为这么高,怎么中别人的毒?”斑锦彪根本不相信老祖宗会出事。

“是暗算,老祖宗徒手接住那人暗器,却不知那暗气竟然是淬了毒的,故此老祖宗才中了毒,加上那一伙人还有北斗七怪的围攻,老祖宗早已毒入心脉了,纵然老祖宗修为在高,面对他们卑劣的行径,也无济于事啊。”儒道生对着众犬王道。

众犬王听后,很是震惊,很不愿意接受这个消息,但老祖宗的安危,才是最为重要的,不管如何,他们还是会相信十二弟的,因为他们是兄弟,而儒道生也没有什么理由骗他们。

“兄弟们,我们召集兵马,一起去七星山救老祖宗,让那些人知道,惹了我们恶狗岭的人,必以死谢罪!”众犬王很是愤怒,同样也在为老祖宗的安危担忧,他们想法一致,那便是离开獠戌洞回去召集兵马,必要将伤害老祖宗的人杀的片甲不留。

“现在召集兵马,太费时间,肯定来不及,如今老祖宗是否能撑得住,若不是为了我,以老祖宗的修为,便是中了毒,也能安然的逃生。”想到这里,儒道生懊恼不已,恨不得被抛下的是自己。

“十二弟,这怎么能怪你,你没有修为,纵然是我,也不会让你担着,我们离开的道理。”睒星狼对儒道生道:“所以说,这件事不怪你,你也无需自责。”

“四哥说的没错,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在说,老祖宗的脾气,我们是了解的,纵然是我们任何一人,老祖宗都不会弃之不顾,自己先走的,毕竟老祖宗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想想万年前的那一场战争,便是老祖宗奋不顾身的救下了自己,双腿才残废的,想到这里苍水虬是一阵心痛,如今的自己也是像儒道生这般的自责。

漆点猣对着众兄弟们道:“事到如今,我们不要在想那些有的没的,必须赶紧去营救老祖宗。”

“我觉得,修为高的人先去营救,就算不敌,也可以拖着,另外,留下一个道行浅的,先去招兵兵马,现在刻不容缓,我觉得,应该将我们所有的兵符,交托给那人,现在刻不容缓,不容有闪失。”霜花鹞说完,将手中的兵符交给了蓦空鹊,比起这些人,霜花鹞更信任蓦空鹊。

蓦空鹊看着霜花鹞心中很是感动,没想到,九哥竟然会这般信任自己,眼下蓦空鹊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会办的妥妥的。”眼下时候,蓦空鹊也不会丧心病狂的贪图霜花鹞的这点兵力。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是要团结起来,儒道生对众人道:“我手中,还有一些偃甲兵,只要需要,我相信这些偃甲兵不会弱与你们手中的兵马。”儒道生对着诸位兄长们道。

就在他们赶去救戌魔鹄苍的时候,炎舞带着重伤的鹄苍来到了獠戌洞内,当众犬王看着重伤,被撤下双臂的戌魔鹄苍,众犬王很是心疼和愤怒。而当他们看着是炎舞将戌魔鹄苍给救下的时候,又看了看沉睡在一旁的炎舞,不由的惊住了。

“梦该醒了。”说着,炎舞将鹄苍放了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看看在对面沉睡的炎舞,伸起双手打了一个哈欠,已经清醒了过来。

“神游太虚。”儒道生看了一眼炎舞,很是惊讶的道。

“啊。”炎舞揉了揉眼睛向众犬王走了过去,道:“哎呀,刚才在梦中,梦见你家老祖宗有危险,顺便出手救了他一下。”

众犬王看着伤痕累累的鹄苍,尤其是看着那断臂的伤口,那是被硬生生给撕掉的,众犬王顿时湿了眸,红了眼。

“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众犬王向着戌魔询问道。

“落的这般下场,也怨不得他人。”鹄苍对众犬王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心中万般的难过,敌人已走,

“老祖宗!”众犬王怎能甘心,他们视为最亲最尊重的人,却被人害成这般模样,他们又怎能咽的下着一口气。

“所幸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中。”鹄苍对众犬王们微微一笑,见众妖孙还要想说些什么,便直接向炎舞说道:“多谢上神救命之恩,原谅我不能起身相谢。”说着,便对众犬孙道:“儒孙,还不替我谢谢上神。”

众犬孙儿们,并非无情无义之辈,听到老祖宗这般说了,自然也要感谢炎舞,救老祖宗之恩德,故,向炎舞跪拜道:“感谢上神救命之恩。”

“诸位不必客气。”炎舞看着在场的犬王,将他们给扶了起来。

“我恶狗岭,能有今天,皆逃不过奸人的算计,当然,也逃不开利欲熏心的贪婪。”戌魔鹄苍对炎舞道:“天庭的那些人,我信不过,但我却信得过你。”

炎舞对鹄苍道:“戌魔老祖,有什么嘱咐的,说出来便是,我一定竭尽所能的帮你完成。”

“我想将我恶狗岭的势力,归于你的麾下,希望你能够善待与我的孙儿们。”鹄苍对炎舞道。

炎舞看了鹄苍一眼,没想到鹄苍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炎舞有些不解的看着鹄苍,对鹄苍疑惑道:“为什么选我?”

“就凭你救了我。”鹄苍对炎舞微微一笑。

“就凭这个?”炎舞眉头紧锁。

“就凭这个。”鹄苍对炎舞点了点头。

“你这么相信我?”炎舞对鹄苍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鹄苍知道,炎舞这般强大的修为,根本就不屑骗自己,更何况,通过救自己,他能感觉到炎舞很注重情义,或许,犬孙儿们跟随炎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炎舞心里想着,难怪四目会选择我来,因为他知晓,鹄苍挥选择自己当做靠山,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炎舞不在矫情,直接对鹄苍道:“既然,你将他们托付与我,那我便不在矫情了,我会替你照顾他们的。”

“如此,我便放心了。”鹄苍对着众犬孙儿们道:“还不快点拜见炎主!”

“老祖宗!”众犬王很是不解,但看着鹄苍的眼神之后,却不得不妥协了,众犬王向炎舞拱了拱手,道:“拜见炎主!”

“日后,我若不在,你们便视炎主为主,不得背叛,炎主也会永生永世保佑你们的,咳咳咳!”鹄苍对众犬孙儿们道。

“不,老祖宗不会不在的。”众犬王听到老祖宗说出这番话后,各个都伤心的落下了眼泪,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答应我!”鹄苍对众犬王命令着,而化作三头犬的墨玉璃,直接向鹄苍走了过去,眼眸中泪水早已模糊不清。

鹄苍看了一眼化作三头犬的墨玉璃,还有儒道生,很是不舍的对二人道:“在众犬孙中,你们是我最最放心不下的,我若离去了,你们好好照顾自己,相信我,加入炎主麾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从他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责任。”

“老祖宗,我们答应你。”众犬王们,向炎舞走了过去,向炎舞恳求道:“炎主,还请炎主手下我等,我等至死不会背叛炎主。”而那化作三头犬的墨玉璃,也咬了咬炎舞的裤角,恳求着炎舞。

炎舞手一挥,便将墨玉璃化作了人形,墨玉璃立马跪在在地上,哭着对炎舞道:“还请炎主收留。”为了让老祖宗安心,墨玉璃只有恳求炎舞收留,墨玉璃最在乎的就是颜面,很少给人跪下,但为了让老祖宗安心,他却跪拜了炎舞。

不仅如此,众犬王都纷纷跪拜与炎舞,恳求炎舞收留。

“各位都请起来吧,我没说不收留你们。”炎舞为难的看着他们后,转身看了一眼鹄苍,对鹄苍道:“戌魔老祖,你这让我为难。”

见炎舞收留了他们,众犬王对视一眼,对炎舞道:“还请炎主,救我家老祖宗一命,我等自誓死不会背叛炎主。”

炎舞不由气笑,心想着,这些人是有目的的,其实炎舞也没说不救鹄苍,也笑他们没必要这般,不过他们都是重情重义之人,既然都说了,自誓死不会背叛。炎舞对众犬王道:“我又没说不救他,你们不必这般,快快起来。”说着,炎舞将众犬王一个个的扶了起来。

炎舞向戌魔老祖鹄苍走了过去,对戌魔鹄苍道:“你放心,我自然说救你,便会祛除你体内的毒,必会让你活着。”

“我的生死命数,我早已知晓,你不必救我。”戌魔鹄苍对炎舞道。

“老祖宗!”众犬王很为难的看着戌魔老祖鹄苍。

“这是我的命数,尔等不必伤心,生死自有命数,你我终经历此劫。”戌魔鹄苍对着众人道:“向着这般残废,就算能救得活?又能怎样?还不是一个老残废。”说着,鹄苍转了转头,对儒道生道:“儒孙儿,一直以来,我亏欠你太多太多,你可还记恨与我?”

儒道生摇了摇头,对鹄苍道:“老祖宗,犬戎和猫狄向来水火不容,我不怪你,我早已不怪你了。”说着,儒道生眼泪止不住的流出,哭的就想一个小孩子一般,站在他身边的雪狮女从来没见过儒道生哭的这般伤心。

“素霓生,你别怪他,当初是我反对你们在一起的,是我要挟与他,一切的因果我来承受。”说着,鹄苍流下了眼泪,对着雪狮女道:“如果我们两族不是世敌,我一直愧对你们,所以一直不敢面对儒孙儿。”原来,并非鹄苍对儒道生不理不问,而是因为这件事一直对儒道生愧疚与心,不敢面对与他,今日说了这番话后,儒道生才知道自己多么愚蠢,一直以来,自己都是鹄苍最最疼爱的孙儿。

“我错了,老祖宗,我错了。”儒道生哭着对鹄苍道。

雪狮女对鹄苍道:“老前辈,我不怪你。”看着鹄苍如今的模样,雪狮女不忍心拒绝与他。

“谢......谢......。”说着,鹄苍嘴角露出了微笑,闭上了眼睛,在没有任何气息。

“老祖宗!”恶狗岭传遍了众犬王的哭呐声,可见鹄苍死后,他们是多么的伤心,多么的悲痛,炎舞燃气一团火,将鹄苍化作了一坛骨灰,众妖披麻戴孝的在鹄苍的陵前伤心欲绝,便是炎舞这般,也是诸多不忍。

一杯烈酒挥撒在鹄苍坟前,炎舞在鹄苍陵墓处,道:“其实,我救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啼烽的转世祸斗,乃是我的结义兄弟,因这个缘故,我不得不插手你的事。”

炎舞叹息一声,道:“我能够救活一个不想死的人,却救不活一个想死之人,我知道,你不想这般窝囊的活着,你的性格便是如此。”摇了摇头,有倒了一杯酒,叹道:“一生沙场似风光,谁晓英雄暗自伤。世人都羡英雄好,谁晓英雄多烦恼。刀剑生死不由命,戎马一生傲气凌。雾须幻影白蛇舞,法外化身猃狁鹄。众犬奉其尊为祖,占据恶岭遗犬戎。血染山河威严尽,屠戮西戎万古名。”

“血(xue)染血(xie),屠无尽,承犬王,傲气扬!不畏生死,气节不折,宁死亡!泪叹息,陵归处,一杯清酒,魂暗伤!”炎舞三杯酒撒下,独自饮了一杯伤心的酒,这是炎舞有史以来,喝过最难喝,最苦的酒。

喝完了酒,炎舞便去找了墨玉璃等人,商议释放二十万天兵天将的事情,墨玉璃等人既以奉炎舞为主,自不敢违逆炎舞的命令,二十多万天兵天将尽数的放了回去,本来,帝释天还想与墨玉璃等人不死不休,却被炎舞给拦了下来。

被放出来之后,帝释天等人一直心有怒火,难以发泄,尤其是小火神重黎,帝释天见炎舞拦了下来,顿时便不敢吭声,毕竟自己为成神以来,帝释天与众龙族奉炎舞为主,当然,帝释天也很感激炎舞,自不愿违背炎舞的命令。

而小火神重黎则不同,他可不是白白吃亏的性格,直接对着炎舞道:“给我让开,今我非得教训教训他们!”

“来啊,怕你不成,今日,我便要为我八弟报仇!”墨玉璃直接冲了出来,誓要与小火神重黎不死不休。

说着,二人便打了起来,此刻的炎舞是极为的生气,不由纷说,一个闪身便来到了二人的身旁。

“你们都给我住手!”炎舞阴沉着脸,一手一个,死死的抓着二人,便将二人硬生生给按在了地上。

炎舞对小火神重黎怒斥道:“他们以招降与我,你就算有在多不满,也得给我压着,此事,纵然是神帝少昊,也不敢过问,你如果在无理取闹,便休怪我不客气。”说着,直接松开小火神重黎的手,此刻小火神心中那个气啊,奈何又不敢发作。

墨玉璃看了一眼小火神重黎,不由一丝轻笑,此刻,炎舞转身便对墨玉璃道:“为你八弟报仇?墨玉璃我告诉你,先前你们有错在先,两兵交战,死伤在所难免,既以归属与我,便不要在提报仇二字!”

“炎主,对不起,我错了。”墨玉璃对着炎舞道。

炎舞知道,墨玉璃并非真心的,只是碍于对戌魔鹄苍的承诺,相信这些犬王都是这般想法,当然,此刻也无法左右,也占时没有时间感化他们,唯一做的,便是要磨平他们心中的那份仇恨。

“帝释天,带着你的兵马,会天庭复命,并告知神帝,说恶狗岭一势,已经归降与我,让他不必在为此担忧!”炎舞对帝释天道。

帝释天点了点头,对炎舞道:“炎帝保重!”说着,便带着二十万天兵天将打道回府,临走的时候,小火神重黎狠狠的瞪了一眼炎舞,心中满满的怒火。

墨玉璃看着离去的帝释天等人,对炎舞道:“炎主,这些人可都非善类。”

“说说看。”炎舞对墨玉璃道。

“那重黎,虽傲慢,但没有头脑,却不足为据,但是那帝释天,我看不透他。”墨玉璃对炎舞道。

炎舞对墨玉璃道:“越是看不透的人,其城府越深。”

“原来炎主心中早已有了数。”墨玉璃看了一眼炎舞,心中不由觉得,跟随他,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唯一的一点不好,那就是以后无法再吃荤食了,想想,墨玉璃便感觉一阵沮丧。

墨玉璃等人,按照炎舞的要求,遣送那些抓来的婢女奴隶们,放他们自由,还有那些品相不好的两脚羊,让他们寄居在恶狗岭生存,并警告手底下的犬兵,以后不能在以人为食,若是发现严惩不贷。

不得不说,各个犬王都是好样的,虽埋怨炎主不让吃荤,但碍于老祖宗的承诺,他们也只能戒掉荤食改其食素食,以身作则,给众犬兵起到了一个带头作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