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穿越之先生 > 第四十二章 职业思考和借据

穿越之先生 第四十二章 职业思考和借据

作者:紫色荆棘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1 22:00:29

第四十二章职业思考和借据

第二天, 元安平起床时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没一会儿喷嚏就接二连三的打了起来,用手帕揉了揉鼻子,遗憾一下这里买不到卫生纸。鼻塞、流涕, 明显的感冒症状。他伸手摸了下额头, 感觉有点热, 唯一庆幸点的是,不头疼。捏了捏好像塞住了的鼻子, 心中暗忖:“只不过在外面冻了那么一会儿,没想到那么轻易的就感冒了。我以前大冬天洗冷水澡都没什么问题, 这身体真不行。以后得加强锻炼, 争取长成跟上一世一样的体格。”

倒回到床上,偷摸着用温度计量了一下-体温。他看着温度计上面的数字,心想:“三十七度三, 真发烧了。算不上多大的问题。不过, 我是吃西药呢, 还是让洪大夫给我开中药?”想到霍小寒喝的那些散发着浓重药味颜色黑漆漆的汤药, 他心里有点排斥, 毕竟药片吃起来更方便些。不过犹豫再三, 他还是决定去找洪大夫。他担心吃那些西药,使得身体产生抗药性, 这里又不是什么药都有的现代,以防万一,小感冒, 又不是什么紧急情况,还是吃中药吧。虽然苦点,忍忍就过去了。

拿定主意,元安平起了床,抽了抽鼻子,正想着出门去洗漱,房间门被推开了。见霍小寒端着水进了,他开口问:“你今天好多了?”

霍小寒边把水盆放到架子上边回复他:“嗯,早上起来觉得好多了,头也不疼了。”

元安平看了看他的脸色,看起来确是好多了:“有没有觉得没力气?”刚问完,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霍小寒把盆放好,见他打喷嚏,声音好像也有些不对,忙关心的问道:“安平哥,你是不是也得了风寒?”

元安平擦了擦鼻子:“可能是昨天吹了冷风,不是什么大问题。”

霍小寒想到自己也就是得了风寒,却那么凶险,觉得不能那么大意,忙说道:“还是赶紧让洪大夫给瞧瞧才行。”

元安平来到洗脸架前:“我也是打算让洪大夫给拿些药,等吃了早饭洪大夫坐堂的时候再去。”

霍小寒想了下,跟他说:“这个时间洪大夫应该已经去坐堂了。我去厨房拿饭来,你早点吃了,赶紧去让洪大夫诊病。”

元安平听后,说道:“行。”他往门外看了下天色,“洪大夫都已经去坐堂看诊了,看来我今天起得有些晚了。”

霍小寒跟他说:“早上看你睡的熟没叫你。想着你这两天受累了,让你多睡会儿。王婶给你留了早饭,在锅里温着呢。”

吃了早饭,两人去了前面医馆。

元安平一手用手帕捂着鼻子,一手伸出让洪大夫诊脉。霍小寒则站在旁边担心的看着。

洪大夫认真把脉,没一会儿,收起手,跟元安平说:“你只是受了寒,不严重,吃几副药就好了。”

元安平起身,跟洪大夫道谢:“多谢洪大夫。”

洪大夫写了个方子递给一旁的伙计,然后捋着胡须笑着跟元安平说:“年轻人,就是想不开,非要大晚上的在院子里挨冻。”

元安平忍不住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没想到竟然被洪大夫看到了,那么晚了也不知道对方起来干什么。想到昨晚自己在院子里想东想西的,神色忍不住有些不自然。

霍小寒听了则有些好奇的看向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元安平,有些想不明白洪大夫话中的意思。

洪大夫笑着跟霍小寒招了招手:“来,霍小哥,我给你把脉。”

霍小寒听话的走了过去,等洪大夫把脉之后,心里有些紧张的看向对方,就怕大夫说病还严重,他想早点好。

洪大夫见他紧张,便笑着宽慰说:“别担心,你恢复的挺好,看样子,不出三天,就能痊愈了。”

霍小寒听后,心里猛松了口气,忍不住高兴起来。早点好,能少花点钱。

元安平听了也挺高兴的,心里想着,洪大夫医术确实了得,普通感冒都得差不多一周能好,霍小寒的病开始那么凶险,一周竟然也能痊愈。

提着伙计给包好的药,两人又回了后院。

霍小寒接过元安平的药,跟他说:“这药我拿去煎吧,不好总劳烦药童。”

元安平觉得煎药倒没什么,可也不是什么人都会的,便问道:“你会煎药吗?不行的话还是让药童煎吧,也不是没给他钱,他来做咱们也省事。”

霍小寒说道:“不会我可以跟他学,应该不难的。”何况,钱能省一点是一点。

元安平见他这么说,也没什么意见:“好,实在不行的话,就让药童来做。”

霍小寒笑着说:“好。”

见霍小寒提着药出门了,元安平准备躺一会儿,感冒不是大病,但确实不舒服。鼻子喉咙都难受,呼吸都觉得困难。

结果,还没在床上躺一会儿呢,就有人来拍门。心里好奇怎么煎药那么快就好了,结果打开门一看,门前一共五个老人,好些都是陌生人,不过,领头的则是他认识的高老头,帮他家做炕床的那位。

高老头笑着跟元安平说道:“听明娃子说你在仁和医馆,想着怎么着也得来拜会一下才是,这几位硬是要跟着一起来,希望元先生别怪罪小老儿我。”

元安平看着来的人手里都带着礼物,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想想自己能被人求到的也就那么点事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不至于为此生气,不过从床上起来对于感冒的他来说确实不算是件愉悦的事情。

元安平笑着道:“您说笑了,大家来看我也是有心了,我怎么会怪罪。各位,快请进来坐。”

高老头见他确实没有不悦的样子,心里便松了口气,五个人便走了进去。

元安平略显歉意的说:“抱歉,这不是自己的地方,做事多有不便,几位来看我,连口热水都没有。几位稍等,我去后厨看看。”

高老头忙拦住他说道:“元先生,不用麻烦你了,我们也不渴。”

其他几位也纷纷应和:“对对对,不渴不渴,元先生别麻烦了。”

元安平心想,这个时候厨房也不太可能有热水,要是新烧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见他们都表示不要喝水,便顺水推舟的留下了。跟着坐下。

高老头见元安平气色不佳,便关心的问道:“元先生脸色不太好,可是病了?”

元安平笑着说:“昨天着了凉,得了风寒,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冬日里冷的厉害,元先生可要注意保重身体。”

“劳您挂心了。”

…………

跟几人扯了会儿闲篇,见他们一个个的心里都有事要说却又不好开口的样子,正想直截了当的点明时,霍小寒端着药回来了。

元安平看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汁,真是捏着鼻子硬灌下去的,刚一喝完,便忙用清水漱口,一连费了一碗水,嘴里的苦味才减轻些。擦去眼角不受控制流下的生理性盐水后,转头跟几位老人家说道:“我知道你们来应该是想让我也收你们家孩子做学生。”

几人见元安平说的直接,忙点头。

“元先生,之前高老头送孩子去你那里学字,我是不知道啊,后来听说了消息,可是羡慕死了。”

“是啊,是啊,所以想问问先生你还收不收学生,我们家娃子也是很好的。”

“我们家娃子也是,聪明着呢,只可惜了,被我家的户籍给耽误了。我们这样的人家也不指望后辈能考功名去当官,就是想着不能做个睁眼瞎。”

“谁说不是呢,我们家娃也是被户籍给连累了,可没这户籍,再养不起孩子,真是难呢。一听您跟别的先生不一样,不在意这点事儿,我们心里那个高兴啊!就是可惜当初不知道,没能跟着一起去。错失了那么好的机会,心里那个悔!所以想来求求您,看能不能把我们家孩子也收了。”

元安平擦了擦鼻涕,略表遗憾的说:“真是对不住你们了。我也理解你们做长辈对小辈们的期盼。只是可惜现在真收不了了,不是我不想收,我那小屋高老爷子也知道,是真的再塞不下人了。”

高老头听元安平这么说,忙跟其他几位说道:“元先生说的是真的,他那屋子不大,五十几个孩子挤得满当当的。”

几个老人一听,忙问元安平:“元先生,我们也不能做强人所难的事。就是想问问,那您以后还收学生不?”

“这……”元安平有些拿不到注意,毕竟教孩子认字这事,真是突发奇想的结果。他本来想着就教这一个冬天,最多是把千字文给教完了,如果再继续收,这教书事业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只是看着这几位的殷切期盼,他真不好直接断了这些人的念想,想想都觉得有点残忍。

几个老爷子见他神情犹豫,想着他应该是不再收了。对此,他们也能理解。毕竟,一般人家,可不收匠人的孩子,他破例收了几个,如果还继续收,这事可就不好刹住了。

一个老人家叹了口气:“元先生,您也别为难了,是我们家娃子没福气。”

其他几人也脸带失望的点头。

“说的是,这事也不好强求。”

元安平看着有些于心不忍,毕竟都是些面容沧桑的老人。想了想,下了下决心说:“要不这样,等来年吧,来年我翻修院子,有了空间,也能再收些孩子。”

几人一听,连忙高兴的道谢。一旁看着的高老头则心里感叹:“这元先生就是心软啊。”

送走几人之后,霍小寒忍不住问:“安平哥是不是打算以后就当先生了?”之前对方跟他讲过,只教一个冬天。现在这情况,看起来是没办法收手的样子。

元安平叹了口气,有些纠结的说:“我得再想想。”抽了抽鼻子,“不行,我得去床上躺会儿。”

霍小寒见他不舒服,忙帮着把被子掀开:“你快睡会儿吧,睡着了就不难受了。”

元安平走过去躺下,盖好被子时,霍小寒把屏风移了过来。

为了避免进门见床,讲究点的人家都会用上屏风。霍小寒把屏风立好后,跟元安平说:“你放心的睡吧,我去给王婶帮个忙。”

“好。”

闭着眼窝在被窝里,听着房门被关好。整个房间里都安静了下来。

元安平侧躺着,头枕在被角上让自己舒服些。想到那几个老人的请求,他忍不住沉思。他之前是真的没想过要当老师,先不说他自己的性格适不适合当老师,会不会误人子弟,何况,他一直都觉得老师是个很无聊的职业。他小时候就曾经问过一个教他的老师:“一直就教那么几本书,不觉得无聊吗?”不过,当时因为其他事而岔过去了,他并没有听到那个老师的回答。不过在他看来,当老师一定是件很无聊的事。

说到职业,因为来这里时间尚短,了解不多,他还没有认真的考虑过。士农工商,这个世界有着十分分明的等级观念。说起来,当官在众人眼中自然是上上之选。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可以说是一步登天的真实写照。

只是,他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做官。他玩不来阴谋诡计,玩阳谋又不一定有那个智商,官场规则他也玩不转,而且,他还没有什么背景。最关键的是,他有点愤青。就算现代都有很多官场黑幕,更何况古代。看到不平的事,为了怕麻烦,他虽然不会说,但不代表他不会生气,不会郁闷,不会觉得太过无力。

他不觉得在现代只是个普通人的他,一朝穿越就能大杀四方,让众人拜服。真实的生活不能当YY来过,否则怎么把脑袋给玩没的都不知道,毕竟,这可是一句话就能决定人生死的时代。元安平觉得,自己真的跑去当官了,以他的智商和情商来说,最多也就是个小官。一旦成了官员,那么接触官员的机会会更多,迫不得已需要卑躬屈膝的机会自然更多,这绝对不符合他想要自在生活的意愿。更何况,他还极有可能考不上!

作为一个现代人,即使读了十几二十年的书,很少有人敢说自己能通读文言文的。更何况,考功名要考的还是更加有深度的经义。他要是真想去考,就得找个先生去请教。可他自以为先生和什么孩子都收的所作所为,恐怕很难有先生会收他。而且,这个朝代的情况还是一旦拜了先生,就跟站了队一样,绝对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士农工商,他无意入朝为官,而务农他也做不来。在没有化肥农药和机器,产量极低的年代,全凭人力的时候,想要产量高,务农也是个技术活。至于工,想当工匠他也没有手艺。作为最后的商,看起来作为一个现代人,商业理念很前卫的穿越者,或许很能从商业中获利。其实不然。现代讲究背景和实力,古代更甚。你要是把生意做的太好,没有背景的话,会被那些有背景的用各种手段给吞没。所谓商场如战场正是如此。当然,有人会想,没有背景可以去结交人脉啊。但是,交情需要有来有往,你欠了人情,就得付出等量的代价还回去,做生意又不是靠义气就能做成的。当然,做个小生意自然成。但劳心劳力的一年赚不了多少银子,还为此搭上了户籍,反而有些不值当了。

他想来想去,觉得做个先生其实也不错。桃李满天下这么有难度的事他不敢想,但教那些孩子识字很轻松,还算做好事,自己心里也舒坦。但由于他收孩子不论出身的关系,能收到的也就是些穷苦人家和被户籍所牵累的人家的孩子,所以,想靠教孩子挣钱是没什么可能的。挣点口粮倒是可以。不过,他现在也不太缺钱,自然不用太过计较这些。

正儿八经的当教书先生,就得好好谋划一下了。既然是要当先生,是不是要去考个秀才回来?还有就是教书场地,需要建几间教室,盖多大房子,他有能力教多少孩子;孩子的束脩怎么收,收多少合适,反正多少他都得收点,就算只收点红薯面他也得收,不能让那些孩子的家长把他教孩子事看成理所当然的事……等等许多问题。他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三天之后。

风寒差不多好了的元安平和已经痊愈了的霍小寒,收拾好要带走的东西后,待在屋子里等着接他们的人。

元安平递给霍小寒一个苹果,想到对方断了亲暂时没地方住,得想办法安置他才行。但毕竟对方以后要一个人生活了,他也没什么名义去包揽霍小寒的一切,便问道:“断了亲你就不能再回家住了,对于以后你有什么想法吗?”

霍小寒听他这么问,忙点头。这几天他也想了很多,正好也想让元安平帮他参谋一下:“我肯定是不再回那个家了。我也想好了以后该怎么过日子。我得先找个住的地方,这个我想好了,咱们村东头不是有个小院子吗,那是咱村元有财他们家的。元有财他们家搬进了城里以后,他们家的房子就闲着没人住,说是让里正增爷爷家帮忙照看着。我就想着去找里正增爷爷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让我先住那院子,等来年我有了钱再付钱。”

元安平想了想霍小寒所说的那个小院子,他好像是见过:“那院子是不是离我大奶奶家不远,土堆的院墙还缺了些口子的那个?”

霍小寒:“就是那家。房子闲置了五、六年,才会显得有些破败。”

元安平忍不住皱眉:“我看那房子挺破的,不会是危房……危险的房子,会不会太破旧了倒塌下来?”

霍小寒忙笑着说:“不会的,虽然院墙看起来破,但里面房子没怎么坏,屋顶修一修就能住了。”他好几次路过的时候都曾想过,如果自己能离开那个家,自己一个人住个破旧的小院子他也愿意,现在看来可以实现了,他没什么觉得不满意的:“我还想着来年开两亩荒地,虽说开荒地要交钱,但也可以推迟一些交。开始几年产量可能不好,不过我就一个人,只要能吃饱就行,我用心养个几年,把地养肥了就好了。我来年还想养一头猪,咱们村子一向都是先抓猪崽,养一年,等过年的时候才给猪崽钱的,我也可以。我还可以再养只羊,虽然咱们这边的人不太爱吃羊肉,但总有人吃的,羊可以只喂草,还不费粮食。我还可以养几只鸡仔,养大了留着下蛋吃。”他以前偶尔想自己有个家时该怎么过日子时,他就这么想过。

元安平见他说的满脸笑意的样子,可见他对将来是充满希望的。只是一个人生活,受累是肯定的。想到自己那晚想过的事,他很认真的跟霍小寒说:“我得跟你道歉,是因为我做事想得太过片面,才给你带来这场灾难,还连累的你差点丢了性命。”

霍小寒忙止住他的话:“安平哥,你别这么说!我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你好心帮我却受到牵连,该愧疚的是我。”说着顿了顿道:“安平哥,我知道你是怎么想得。觉得要不是你给我吃的,我也不会遭这场罪,觉得自己是好心办了坏事。其实不是……”他垂下眼眸:“小时候我一直不明白村里人为什么用怜悯或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家里人也都不喜欢我。直到我明白因为我命硬,克着家里人,被厌恶是应该的。命硬的人不招人喜欢也是应该的。”

元安平皱眉道:“你不用相信什么克亲命硬的话。”

霍小寒抬头对他笑了笑,眼睛里满是无奈:“可这么玄乎的事,谁也说不准不是?兴许我不克亲,兴许我就克着自家人呢。后来……又传出连对我好的人都会倒霉。”霍小寒低下眼眸想到那些过往,声音带着些悲凉:“谁有那个闲心思去追究到底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他倒霉的,只是为了别被传了霉运而避着我躲着我。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村里人好些人像是觉得我是瘟神一样,看到我就躲开,要么当是没看到的样子。我那个时候就特别想有个人,能不在意那些传言,像对一般人一样笑着跟我打个招呼……没有人。”霍小寒抬起头,眼里带着水光,微笑着说:“安平哥,你是这么多年来,唯一真正对我好,还不怕被我家里人找麻烦的人。也不像曾经的……带着算计接近我。”他笑了笑,眼里散发着微光:“你让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厌恶我的,其实还是有人会真心对我好。”他知道元安平对他好是因为可怜他,但他依然很感激。因为这份好是很纯粹的,没有目的,没有算计,不在意他不好的名声,也不担心被他所连累,不怕那个对他好就会倒霉的传言。而且,他从没从元安平眼中看到过怜悯,没从对方口中听到过“你真可怜”,即使对方给他东西,他所能体会到的是满满的关心,而不是因怜悯而给的一点施舍。

元安平听他这么说后,忍不住问道:“有人算计过你?”

“都是以前的事了。”霍小寒并不想再提那件对他打击很大的往事。

元安平见他不想再说,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想到村里人对霍小寒的态度,便建议说道:“其实村里人不理你,你可以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你只要学着见到人就笑着打招呼,试着跟他们说说话,多接触一下他们。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们即使心里不待见你,也不好直接甩脸子。就算有人不搭理你也没关系,你也不是银子,肯定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其实跟村里人的关系也不用太好,只要大家面儿上处的还行就可以,别你做个什么事他们都觉得排斥就好。我知道这事开始做起来肯定不容易,也可能受到打击,不过你可以尝试一下。”他知道霍小寒不擅长和人交谈,十分内向。其实是因为太脆弱了,害怕受伤害。他也能理解,毕竟有那个样的家庭环境,还被村里人所排斥,这种情况下还能长成乐观开朗坚韧的样子,他倒会怀疑一下这人是不是跟他一样是穿越的。

霍小寒相信元安平是对的,便点点头:“嗯,我会试试。”

元安平想到这次自己的所作所为对霍小寒的名声肯定有很大的影响,村里肯定不少人会以为他们是一对,这件事他得问一下霍小寒的态度。元安平看向霍小寒很认真的说:“小寒,因为之前你娘他们跑我那里去闹,再加上我又出头给你断了亲,村里人肯定会有些想法。我坏了你的名声,所以……”他想要说负责的事,该他担的责任,他绝对不会逃避。

霍小寒忙阻断他的话:“安平哥,你别这么想。其实名声不名声的,我一点都不在意。”为了让元安平别内疚,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想有个好名声,还不是为了嫁个好人家,这些我都不在意了。其实以前觉得太苦了的时候,我也想过成亲的事。觉得成亲能离开那个家,赌赌运气,或许能过的好点。只是,我也知道我娘他们的打算,我想嫁个好人家,有个好结果,不太可能。其实,如果我能自己做主的话,我不想成亲。”

对于霍小寒不想成亲的想法,元安平有些意外,这里人应该很少会有这种想法,他没插嘴,等着霍小寒说原因。

霍小寒停顿了下,继续说道:“我背着克亲的名声,不管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名声我是背定了。成了亲,如果一辈子过的顺遂的话还好说。可谁能保证一辈子日子一定过的顺心,我就怕有个什么不好的事就往我身上栽。那样的话,我过的可能比在家的时候还苦。”他娘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大大小小的不好的事都怪是他害的,对于这种事他心有余悸,“我听说临县有个女人,因为她出生后没两年她爹就死了,人家就传她命硬,克死她爹。后来她嫁了人,有个儿子病死了,明明是那家人舍不得太多钱给孩子治病给拖的,硬是怪那个女人命硬,克死了孩子。女人最后被逼的跳河死了。当时我听了这事特别害怕,我想要是我遇到那种事我也活不成,就算死了连个替我出头的人都没有。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我能给自己做主,就不成亲了。咱们村以前有个水爷爷,他也是个双儿,因为长得不好,一辈子都没成亲。可我看他一个人过日子挺好,整天乐呵呵的,日子过的挺高兴。”说着他想到自己以后可以自己过日子了,能像水爷爷那样,他也不怕吃苦不怕累,总不用再受别人的气,心里舒坦了,就算饿肚子也高兴,他觉得以后的日子还是很值得期待的:“我以后也能自己过日子了,断了亲以后也没人能逼我成亲,现在想想我挺高兴。我又不是个懒的,日子总能过的比在家的时候好。”

看着一心想要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的霍小寒,说什么不成亲,还是怕因为名声而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觉得自己住要保险些。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孩,他觉得没必要这么悲观,便说道:“你也不用把事情总往坏处想,总有不信你克亲的人,或许你的霉运在霍家的时候都用完了,或许你以后会变成一个幸运的人,日子也会过的好起来。”

霍小寒摇了摇头,他知道肯定会有人不在意他克亲的名声,就像元安平一样,但他不敢冒险。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是个幸运的人,不想去奢想什么更好的生活。他也知道元安平话中的意味是想对他负责,只是:“我还是怕,万一我要是真的克亲呢,那不是害了别人吗?还是我自己过,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最省事。”

元安平皱眉:“以后别想什么克亲不克亲的事!你都长到十六岁了,你娘没死,你爹也活的好好的,你家也不是村子里日子过的最差的,你克着他们什么了?!反倒是你,饿的皮包骨头不说,还差点死了!”

见元安平生气了,霍小寒低头小声咕哝:“我娘说,要不是因为我,家里能比现在过的好很多很多,都是我克的。”

元安平听了:“这话你也信啊!”

见元安平好像更生气了些,霍小寒忙摇头:“不信,不信。”

元安平深呼吸,把脾气压下去,让自己别那么暴躁,对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小孩,他不能要求太多。这事搁在现代,信息爆炸的年代,哪有这样好忽悠的小孩!

霍小寒偷偷瞄了一眼,见元安平不生气了,便小心的说道:“安平哥,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元安平狠狠咬了口苹果,想着别太跟他一般见识:“说!”

霍小寒忙说道:“帮我写张借据吧?”

元安平疑惑:“什么借据?”

霍小寒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你看,你花了五两银子帮我断亲,肯定花了不少钱钱帮我治病,我也不能装着不知道,总不能白白占你那么些的便宜,我想着这些钱我得还你。你放心,我以后能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了,也有机会攒钱了,我肯定能把钱给还上的。”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可能还的有些慢,但我一定能还上。”说完期待的看着元安平。

元安平见他这么说,也比较欣慰。见他对将来生活又这么有希望的样子,想着要是不答应,对方肯定会心里不舒服,也会总觉得比他矮一头。他不想打击霍小寒的自信心,自然也不想他有不平等的感觉,想了想便道:“行,断亲五两,给你治病花了八两,一共十三两银子。为了表示对你新生活的支持,我再借你三两银子,一共十六两。”治病自然不止花了八两银子,而是二十五两。但说太低霍小寒肯定不信,说多了,担心这孩子为了赚钱累垮自己。

霍小寒忙说:“你不用借钱给我了。安平哥,我知道你得了不少银子,可也得节省些,你做先生也挣不到钱,以后那些银子就是你的根本。我觉得你可以买些地,自己不种租出去也成。有地,有粮,心里不慌。”

元安平笑了笑,作为一个现代人,他没有土地是根本的想法。不过,买些地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在古代,粮食和布匹才是硬通货:“放心吧,我有打算的。再借你些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毕竟,你又不是不还我。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洪大夫那里借纸笔把借据写了。”元安平去找洪大夫,一是去拿药,二是去找洪大夫串通一下,免得治病花的钱漏了馅。

看着元安平把借据放在怀里,霍小寒心里踏实了很多。想着以后努力想法子攒钱,一定要把钱还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