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滇南鬼话 > 第九十一回 三英鏖战虎牢关,赤兔奔逃不敢留

守一听着这话,不由得一阵无名火动,这分明就是调戏呀,都把自己弄出血了,还如此的作态,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不由得冷笑两声:“哼哼!是吗,喜欢就好,等会让你更喜欢,让你彻底迷上我的拳头,今天要是不把你揍成猪头,也算我没本事了。”说完将手中的法剑一丢,使劲攥着自己的拳头,一边悄悄跟身边的菁骐说道:“菁骐哥,那根鞭子甚是阴毒,上面满是怨气和诅咒,您看……”

自守一丢掉自己的法剑,菁骐大概其也就能猜到守一要干嘛了。听罢守一的话,菁骐也是苦笑一声,同时摇了摇头,似乎对于守一很是无奈。而另一边的秀英则愣愣看着一切,不知道守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同时也在戒备可以和自己拉开距离的那疯婆子。只见菁骐拿拇指压住了自己的中指,放到嘴中就是一嗑,一瞬间,鲜血汩汩流了出来。左手提着尝羌定国剑,走到守一身边。而守一也是赶紧将自己捏紧的拳头伸了出来,菁骐闭目冥思片刻,就赶紧在守一的拳头上画了起来。

菁骐边画,口中还念念有词。远处的那女人看到这一幕,虽然不知道两个小伙子是在干什么,但是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反正不会是有什么好事,早点阻止才好。想到这里,一抖手中的鞭子,向前发足狂奔,同时又是一阵身体的扭曲,像是又要消失在空中一般。秀英虽然也不知道守一菁骐二人是在干嘛,但下意识也知道一定是在为什么在做准备,又如何能够让人打断。当下将手中的竹杖一横,就在守一身边戒备起来。

但是敌在暗我在明,就算是再怎么戒备,又如何能保证万无一失。只见一条鞭子斜斜抽了过来,正正就要打在守一的身上。看到这一幕,秀英心中一万个焦急,也顾不得怎么去破,当然,就算是去接招,也是来不及了,只能自己斜飞了出去,那本来要打在守一身上的鞭子却扎扎实实打在了秀英的身上。而且堪堪就要打到了脸。

守一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当下更是震怒,过度的愤怒却让守一更加平静,只见他脸色阴沉,双眼睁得极大,紧咬牙关。终于菁骐一声大喝,只见守一的手上沾满了鲜血,那鲜血画出了一条条线条,就好像是蕴藏着某种法则或者巨大的能量似的。看着就不一般。守一冷笑一声:“哼!浪货!”说着就往前冲,同时闭住了眼睛,那忽然在远方又出现的女子一声冷笑:“哈哈,我就不相信还能反了天了,小丫头还挺痴心的,你们两真适合双修,不过还得成为我的欢喜功的一部分!”

守一自然闭着眼睛,权当是听不到一样,菁骐提着自己的尝羌定国剑,秀英拿着竹杖,各自戒备,不是不想出击。而是那娘们儿实在是太狡猾了,功法也太诡异了,只能强自保持守势,说实话,三人已经是非常的被动了。那女的不断变幻着,收益似乎被重点关注了,试想菁骐和秀英手中都有家伙事,而且看起来都不是好相与的,只有守一像是个二货一样,还主动丢了自己手中的法剑。

只是一刻钟的时间,守一已经被抽打了不下十几下,每抽打一次,守一的脸色都更加阴沉了一些,心中的压抑和愤怒更是层层叠加。又是一阵破空声响,似乎是抽向秀英,秀英赶紧架起竹杖就要准备迎战,可是半天也没有个动静,秀英赶紧四处张望了起来。入目的一切让她简直啧舌。只见守一在一边笑眯眯的,手中居然已经流血,而手上紧紧捏着一个鞭子的头。只见他赶紧在自己的手中缠绕了两圈,彻底拉住了那根鞭子,然后顺势一扯:“死婆娘,这下看你怎么猖狂。”

那女子虽然厉害,但走的是阴柔狠毒的路子,又如何能够和守一争衡,只觉得一阵巨力拉扯,那女子马上就跌跌撞撞被拉了出来。出来的时候脸上居然还有些发红:“哼!兔崽子,我劝你赶紧放手,或许还能两清,我们各自离开,你知道这鞭子是什么嘛,这可是陶老大亲自赐给我的,我劝你赶紧放手,镇英帮可不是你们这些小猫小狗能够动得了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威胁,好像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是胜利者一样。

守一历来最是讨厌这样的居高临下的口气,况且还是让自己受了那么多窝囊气的人呢,当下更是冷笑一声:“嘿嘿!是吗,我还就动了怎么样,我黄大牙就没怕过任何人!你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那个什么陶然给你这鞭子,难道你们还能有一腿?是你的姘头?我天呀,那还不得被你吸干了。”守一要是不正经起来,那简直就是流氓都得甘拜下风一番话说得那女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小兔崽子,神马东西,今天非得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否则也就丢了我们镇英帮的脸面了!”说完一扯手中的鞭子,就想把鞭子给抽了回去,可是好不容易守一才逮到,又如何能够轻而易举地放开,也是大喊一声:“去你奶奶个孙子!”身边的菁骐和秀英刚才是是在觉得那女子太过于诡异,如今被揪住了尾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的时机。纷纷提上自己的兵刃,向前飞奔,仿佛就要取了那女子的头。

眼看着两人越来越近,那女子一咬牙:“哼!居然还一群人欺负人家!”说完一扭腰肢,胸前的大白兔一跳一跳的,秀英不由得有些鬼火:“贱人,你在那发浪给谁看呢!”不由得脚下更加使劲。眼看两人越来越近,那女子一咬银牙,眉头一蹙:“哼,咱们青山不改,今天在你们这里丢的我一定加倍找回来。有本事这辈子就躲起来,只要让我找到……”一句话还没说完,就丢下自己的鞭子,扭头就跑,本来还在和守一较劲呢,一下子放手,守一差点栽一个跟头。

秀英提着竹杖就往前冲,菁骐赶忙错身上前,跳到秀英的身边:“秀英!穷寇莫追!那女子自称是什么镇英帮的师爷,绝对是不可能莫名其妙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要么他跑的方向有她的援军,要么她还有别的招数,总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扯呼。再说这一趟也算是小有收获!”也是菁骐看得透彻,秀英这才停住脚步:“便宜了这个死女人,哎,真是这叫什么事呀,打了那么一大半天,对手叫什么都不知道!还放过了这个贱人,我们么一身的伤!”

菁骐笑了笑:“走吧,回去,受伤重的还在那边呢,我们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呀,只知道个黄大牙,呵呵呵,找死她也别想找到。我们以后得小心点了。”说着就往回转,秀英赶紧跟上,不断靠近守一,只见守一咧着嘴站在原地,嘴中骂骂咧咧:“这个臭婆娘!弄老子一身的伤,幸好没有伤到脸呀,要不然,可就找不到媳妇了。”秀英听见这话扑哧一笑,但又马上改扮娇嗔的样子:“哼,刚才还被迷个五迷三道的,现在又骂开了。对了,那鞭子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鞭子,当然是我们的战利品了,也是该我们发财,只是这一身的伤,回去还得去去除咒诅,在昭阳区就被那小脚老太弄一身还没清楚,现在又添上这些,也还真是虱子多了不痒了。我看那死婆娘那么在意这鞭子,想来一定时有大大的用处的,如果稍加修改的话,说不定还能成为小颖的利器呢。”听到秀英的话,守一忽然又豁然了,这才侃侃而谈。菁骐也不忘赶紧接上两句:“是呀,得回去慢慢琢磨了,不过么现在么,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里实在是个是非地,想来要不了多久,这里一定会发生大事情,先回去,问问小颖怎么回事。”说着深深皱起了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两人都觉得菁骐的话甚有道理,而且菁骐想来心思缜密,说是有问题,那就一定是有问题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走才是上计。守一赶紧将手中的鞭子挽了起来,递给了菁骐,菁骐接过那鞭子,轻轻咦了一声,仿佛是有些出乎意料一般。但也只是一刹那,便赶紧将鞭子放到了自己所背的背包之中,同时将法剑、尝羌定国剑装到了乾坤袋之中。又是叹了一口气:“哎,一哥呀,什么时候能够给你找个趁手的家伙什才是正事呢!”说完这句,自己又摇摇头,仿佛是十分无奈,本来也是,这种事情,只可遇不可求,那是那么容易的。

反倒是守一,摇了摇头,又咧嘴一笑:“哎,无所谓,我就喜欢肉搏。哎,秀英有没有伤到,看给我心疼的。”岔开话题,三人笑笑闹闹,赶紧离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