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乱扯西游释厄传 > 第十一回 州官也放火 四圣却试心

乱扯西游释厄传 第十一回 州官也放火 四圣却试心

作者:凯撒说书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1 22:11:44

孙大圣解缰牵马,引唐僧入林寻看。却说那三人找见呆子绷在树上叫喊,行者抢白着羞,沙僧挺会办事,便见了老大不忍,上前解了绳索救下。

(不管怎么说,朱瞻基对自己的爷爷朱棣,那是盲目的崇拜,仅次于太爷爷朱元璋。所以,明宣宗很多地方都效仿明太宗。尽管如此,朱瞻基也没好意思将朱棣给更改庙号。后来被朱厚熜将朱棣给改作了明成祖,其实他自己有另外的小九九,典型的以“公”谋“私”。)

呆子对他们只是磕头礼拜,羞耻难当。有《西江月》为证,色乃伤身之剑,贪之必定遭殃。佳人二八好容妆,更比夜叉凶壮。只有一个原本,再无微利添囊。好将资本谨收藏,坚守休教放荡。这个明显是老吴劝谏皇帝的,色是头上一把刀啊。

(明朝皇帝朱元璋、朱允炆、朱棣和朱瞻基,虽说人无完人,但在这方面做得其实还算不错罢,总算都能够分清主次,以江山为重。只是从明仁宗、明英宗开始,就逐渐差得远了呀。当然朱棣是有些自己的歪心思;朱瞻基是看到了父皇的下场,心生恐惧便反其道而行之,然也仅活了38岁,或许死于庸医之手,十分惋惜;朱祐樘却是有众多的难言之隐,旁人看来其做得倒也还算可以。吴承恩老爷子,对朱棣的看法太大,从“磕头礼拜”就能分析出来。)

(果然)沙僧很是得意,笑道,“二哥有这般好处哩,感得四位菩萨来与你做亲!”八戒道,“兄弟再莫题起,从今后,再也不敢妄为。就是累折骨头,也只是摩肩压担,随师父西域去也。”三藏道,“既如此说才是。”

这八戒现在忽然明白了,这是佛家给自己的惩罚,不是因为自己好色,而是谁让自己一路上总是抱怨挑担子的呢,那些守护神们肯定听见上报了,才有自己的更多一些的劫难。现在得表个态,挑担子啊没问题,有的是力气。但是以后该怎么着,还怎么办。吃喝财色都不误,看势不妙就散伙。

(明孝宗朱祐樘一生只有一个注册的老婆皇后张氏,但是据明实录记载,弘治皇帝可不甘心啊。于是有太监给张罗着,打算选秀扩充后宫来着。结果被谢迁等人给发觉了,于是便轮番给皇帝上了几课,您还得遵守诺言,给您爸爸朱见深守孝哩,您怎么能好意思这么干呢?甭管怎么着吧,反正朱祐樘直到驾崩,都没有得偿心愿。)

四圣考验唐僧几个的内容就是财色富贵,在这里出现这一难,肯定老吴有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们返回去分析。猪八戒是因为在天上犯“色”了,被贬下来的。但其后来对财色那是依然痴心依旧啊,虽然进步甚大;沙僧说是打破了琉璃盏被贬,但都太荒谬了。

这俩人都在有些说慌罢了,或是隐瞒了一些内情,应该是撞破了大人物关于财色的**,被找个由头给扔下来的。可人家沙僧却是吸取了这个教训的,对色恐惧的很,此后便相当的谨慎从事。

猪八戒的身世,本是天河里的天蓬元帅。只因带酒戏弄嫦娥,太白金星(此时隐指了李景隆,李文忠的儿子,1402年因对朱允炆不满,遂私开金川门迎接朱棣入南京,立下大功。同年六月,燕王即位后对其很器重,李景隆便在朝廷上位于班首,却招来了靖难诸功臣的嫉恨。1404年朱棣将其软禁在家,后不详。只是知道,李景隆曾经绝食十天,都没有饿死。客观的说,老李更适合做个文官,而不是武将。)给说好话,玉帝将老猪给打了二千锤,贬下尘凡,一灵真性错投在猪胎里。大家包括如来也都这么认为的。在福陵山云栈洞的夘二姐,招了其做倒插门一年;他再后来高老庄混了三年,做了公野猪嘛,喜好女人就可以理解一些的。

但仔细分析,调戏嫦娥这一段可疑。从书里第八十三回凤仙郡那里可以看出,猪八戒虽然没有再回去过天庭,但是他竟然敢提出让悟空带着去!那么“罪犯”们一般都怵犯事地点的,是不愿意再回忆并亲身再重游犯罪地点的。可老猪不怕!而且在第五十回的时候,见到死去的一位凡人元帅将军的遗骨时,不禁定了性,止不住腮边泪落。说明对于英雄惨痛遭遇,自己刻骨铭心,感同身受,悲从中来。猪八戒的内心世界,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高老庄三年,八戒还挺注意遵守法律,并未有伤风化,说明没有用强,后来是对高翠兰动了真感情的。高翠兰虽然被软禁起来,可从猴儿的嘴里,还是能看出,他们夫妻感情良好。从高家父女的反馈来看,夘二姐下凡陪了一年来分析,大胆推测一下,那调戏嫦娥另有别人,却是老猪撞到并破坏了别人美事的。但是老猪知道这个不能说破,打死也不敢说,那个另有别人的地位太高了,至少和观音的地位差不多。这才是夘二姐愿意感恩的原因,以身相许,送给金银若干,但也不敢陪的时间太长。那么夘二姐为何要如此做,只能说明这个“别人”在天庭的地位至高无上,掌握生杀大权。

沙僧的身世,也不是妖邪,是灵霄殿下侍銮舆的卷帘大将。蟠桃会上,失手打碎了玻璃盏,玉帝打了八百,还是赤脚大仙求情,才贬下界流沙河来。又教七日一次,将飞剑来穿胸胁百余下方回,但好在却是保留了全身才下界的。

观音不怕沙僧罪上加罪,仍然收沙和尚入我门来。但是老沙提到九个取经人的骷髅,“以为异物,将索儿穿在一处,闲时拿来顽耍。这去,但恐取经人不得到此,却不是反误了自己的前程也?”

菩萨曰,“岂有不到之理?你可将骷髅儿挂在头项下,等候取经人,自有用处。”怪物道,“既然如此,愿领教诲。”

这里大大不解啊,怎么也没有得出合理的解释,前后都莫名其妙的呀。沙僧见多识广,断然不会公开场合不小心打破器皿。除非给某个地位颇高女神仙敬酒的时候,心里有鬼,才会如此。唯有这样推测,才能解释为什么沙僧后来惧怕女色。

而且沙僧对于九个骷髅头,明显是知道一些隐情的。至少是明白了,赤脚大仙将自己安排在流沙河,有个目的就是要吃过河之取经人,而且被吃掉的九个取经人身份肯定不简单。

但是还有个重要问题,就是沙僧对“骷髅”极其在意和紧张,根本不是自己所说“闲时拿来顽耍”那么轻描淡写。那么沙和尚其实是个聪明人,他猜测出来这九个骷髅头,肯定有用场,到底是何用场还不清楚。于是他才穿了起来,每日里琢磨一番,但不得要领。菩萨来了后,沙僧便拿着骷髅头来试探一番,说不定它就是个讨价还价的砝码。不过沙和尚内心也有点担心,自己吃“取经人”吃得对不对呢?佛家会不会因此对自己生出怨愤哩?然而观音却说了,“你可将骷髅儿挂在头项下”,“自有用处”。于是老沙就忽然意识到了,原来这是佛门让金蝉子在“人为操纵下”早日顺利完成了九世轮回,给最后一世的唐僧创造最佳环境。那么自己多年在此杀人吃肉,不但无罪,却反而还有功哩。于是沙僧才放下心来,决定听从菩萨的安排,要想再度风光,只有加入释教做和尚喽。心里却是有点失落,看来那九个取经人要是还活着的话,或许作为筹码价值更高;可惜让自己贪图口欲都给吃了,成了骷髅头后的实际用处并不大(当然后来唐僧收沙和尚,并渡过流沙河,就是用骷髅头做成了九宫筏子,还是菩萨红葫芦的辅助器械。难道没有这骷髅头,唐僧就过不了河么?观音的法宝就那么没用吗?决计不是,观音的用意既是超度冤魂,也是给沙僧、唐僧他们一个台阶而已。否则的话,难保这些人心里没有一丝阴影存在)。

在第四十九回,八戒和沙僧见到没穿多少衣裳光着脚的观音匆匆而来。马上二人同时就心有灵犀,下拜说自己擅干,有罪。明显通过判断知道了,观音这么在意那妖怪,想来这金鱼精肯定和菩萨有渊源的。这两个家伙没一个真傻真呆的,全是表面上的假象。

那么从布局来说,唐僧、悟空肯定是佛家安排好的人选;八戒、沙僧是犯了忌讳给本来要宰了灭口的,而这忌讳的源头,都指向了玉帝。但这太白金星和赤脚大仙那是和佛家勾搭已久的,便竭力求情,顺便给运作将二人分别给贬到唐僧西天必经之路上的;玉龙也是龙王储君争斗的牺牲品,玉帝肯定是并没打算给杀了,而且是一点也没有,绝对不会在龙王的佛道之争中主动去偏向佛门的。只是顺水推舟,用来验证情报的,是天庭方面针对佛教强势反攻采取的第一步措施。

此时的赤脚大仙应该是临时映射了1399-1402年靖难之役的时候,安南陈朝末代国王陈安。因为此际安南也正处于动乱之际,本是陈朝的天下,国王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赤脚大仙陈日煃的后裔。在1370年左右,大权逐渐落入到了大将黎季犛的手中。黎季犛的先祖胡兴逸是中国浙江人,辗转来到安南,后人胡廉因为做了当地人黎训的义子,遂改为姓黎。再后来到了黎季犛的时候,他的两个姑姑嫁给陈明宗,便以外戚起家逐渐成事,做了宰相。1397年前后废除了陈日炜,迁都并改立陈顺宗。1398年再度拥立少帝陈安登基,1400年黎季犛又废陈少帝,自立为国主。黎季犛那自然就恢复胡姓了,说自个儿乃是虞舜之子胡公满的后裔,建国号“大虞”。该年却禅位于其子胡汉苍,做了太上皇(这是安南的太上皇制度,也就是太上皇掌握实权,国王只是名义元首,拥有外交权,相当于外相。这其实是安南人的伎俩,因为安南长久以来虽然独立了,但是几乎始终都奉中国为宗主。宗主国对安南的国王,还拥有赐名权。这安南的实际掌权人肯定不愿意让自己如此“丢脸、掉价”,于是借鉴中国的“太上皇”,也别出心裁,设立了太上皇制度。凡是自己的政权地位稳固下来之后,就禅位给儿子,自己当太上皇,其实是让儿子安南国王去直接面对和应付宗主国,自个儿可以避免引发尴尬)。

说来话长,安南者,古称交阯。在秦始皇的时候,交阯并入秦朝国土;在汉朝时设置了日南郡地;唐朝高宗年间改安南都护府,安南的名字由此而来;五代十国时期在930年安南归为南汉政权之内,被设置为交州;交阯人吴权在西元937年自立为节度使,939年吴权称王;945年吴权去世,部下杨延艺篡权,驱逐吴权长子吴昌岌;950年,吴昌岌的弟弟吴昌文击败杨延艺夺回政权,951年自称南晋王,哥哥吴昌岌称天策王,继续向南汉称臣;960年赵匡胤建立北宋,吴昌文则在965年战死,安南遂陷入分裂;968年,吴昌文手下大将丁部领统一安南,建立丁朝,国号“大瞿越”。969年南汉封其长子丁琏为南越王;970年赵匡胤平定南汉,丁部领在该年向北宋称臣,并开始正式设立纪年,以971年为太平元年;973年宋太祖册封丁部领为交趾郡王,丁琏为安南都护,安南正式成为中国的“列藩”。丁琏在975年被赵匡胤封为交趾郡王,丁部领退居幕后指挥,外交权归属丁琏处理,这就是安南最初的“上皇制度”;979年丁部领想改立小儿子丁项郎接班,并立丁项郎为皇太子。结果丁部领、丁琏父子反目,却均被宦官杜释给借机杀害。大将黎桓先立丁璇为王,后在980年篡位,建立前黎朝;西元1009年,前黎朝陷入宗室内斗,李公蕴(其先祖乃福建人,后迁徙安南定居)则篡位建立李朝,北宋真宗赵恒封其为交阯郡王。1017年,李公蕴被进封南平王,此后此爵位世袭。1054年,南平王李圣宗改国号为“大越”;1174年南宋孝宗封南平王李天祚为安南国王,赐国名“安南”,第二年赐其“安南国王印”,“安南国”之称呼由此而来;1224年李旵退位做了“太上皇”(1226年去世),因其无子便由年仅七岁的公主李佛金继位。1225年权臣陈守度让八岁的侄子陈煚“嫁给”了李昭皇为“夫”,1226年陈煚接受李昭皇的禅位,建立陈朝,政权落到了陈守度手中。1231年,南宋理宗正式承认安南陈朝,赐陈煚名为陈日煚;宋理宗赵昀于1362年封陈日煚为太王,以其子陈暠(赵昀赐陈暠名为陈威暠,后改赐为陈日烜)为国王,此际成为安南“太上皇”制度的正式确立,就是上皇主政,国王仅负责外交事务。另,从陈日烜正式开始,陈朝的历代国王起名字也有了制度规定,就是“陈日某”。对国内则宣布自己的姓名为“陈某”;应付宗主国则是由中国皇帝(宋、元和明朝都如此)赐名。以安南陈朝开国君主陈蒲为例,他是1218-1277年人,1225年在叔父权臣陈守度的一手精心策划下登基,取代前朝女主李佛金。安南对宋称臣,于是南宋皇帝将其赐名“煚”,此后“火”字部首就成了陈朝名字中不可缺少的了;不想后来蒙古入侵,于是陈煚也对蒙古称臣,蒙古人给其也赐名叫“光昺”。后来明朝朱元璋的时候,安南向大明称臣。明太祖便给其国王赐名,也还沿袭宋例,但是却给中间填上了一个固定字“日”,所以陈煚也被追赐为“陈日煚”。陈朝例外的只有末代国王陈安,1398-1400年在位,朱允炆还来不及给其赐名)。

或许安南国王的名字之说法,就是“赤脚大仙”的由来,有“日”有“火”当然就是热的不行,遂“赤脚”也。

陈朝相继为宋、元、明的藩国,直到1400年灭亡,继之黎季犛建立短暂的胡朝。朱棣登基后,以只承认陈朝为由,出兵灭胡朝,在安南一度建立交阯司。

安南在1399-1402年肯定顾不上帮助朱允炆或者朱棣,那赤脚大仙求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注意看,1400年的黎季犛废陈少帝而篡位自立。恐怕就是老吴“指东打西”实际在映射指朱棣也是如此,在1402年攻入南京后,朱允炆纵火自尽,却留下了7岁的太子朱文奎和幼子朱文圭。那么朱棣真是纯粹以清君侧的名义起兵,此时也应该由朱文奎或者朱文圭登基。那明太宗肯啊,因此就极有可能秘密诛杀了七岁的朱文奎;朱文圭由于才两三岁躲过一劫,也被监禁在凤阳几乎终生。

卷帘大将者,朱文奎也。但是这么小的岁数能干啥呢,倒是可以自己独立捧着饭碗进食了。那么他吃饭喝水的时候,就容易打破打翻杯子碗的,也就是打破“琉璃盏”,所以玉帝大怒,非要斩杀不可。荒唐啊,不过朱棣恐怕也实在是找不到一个杀朱文奎的理由吧,结果还是设法给灭了(朱文奎当然也可能是随着朱允炆逃离了南京,从此隐居)!

所以说,蟠桃会上打破“琉璃盏”,只是在映射了朱棣当年必欲致朱文奎于死地,明太宗这是赤果果的“篡位”罢了。此时说的蟠桃会就不是单纯的隐指蒙古忽里台大会了,而是还包括了朱棣的“谋逆”,也就是所谓的“靖难”。因为在1402年,蒙古也发生了部落首领弑杀大汗,自立为非黄金家族出身的可汗;同年,朱棣攻克南京登基。南京城易守难攻,虽然有李景隆的叛变因素,但肯定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隐秘,肯定和朱允炆的生母吕氏有关。应该是吕氏出卖了儿子建文帝,和朱棣达成了某种协议,却被朱棣后来给不认账了。

那么这个琉璃盏,必定有其隐含的深意,它显然引用自蒙古习俗忽里台大会上“质孙宴”的“喝盏”礼仪。大臣给可汗敬酒表示拥护效忠,那么如果此时杯子落地,会有什么后果?答案可想而知。

然而在西游记书里,为何赤脚大仙要为卷帘大将求情?不过是在描述,安南在1400年黎季犛废陈少帝自立为王。老吴是在拿“赤脚大仙”(此时为陈安)在此既是做了历史记录,也顺便作为个提醒。提醒什么,自然是1402年即使朱允炆再不遵守祖训,也应该让人家的儿子朱文奎(或是朱文圭)登基,或者朱棣先即位但是太子却是朱文奎(圭)吧。朱棣哪里肯这么做,他对朱元璋的祖训断章取义,只是用来作为自己的工具而已,于是将朱文奎给弄死,且将朱文圭给圈禁在凤阳长达五十多年。那么朱文奎和陈安的情况显然有点类似,故被吴老爷子拿来引用。

朱文奎若真是随着父亲逃亡的话,其最后落脚点很可能就是安南?

沙僧手里的九个骷髅头,却肯定是在指朱瞻基杀害了自己的叔叔朱高煦及其后人(朱高煦或许死有余辜,毕竟有谋反的嫌疑和动机,说话不注意被人告发成了口实。但其一共有11个儿子,其中大儿子朱瞻壑应该是在永乐年间已经过世;次子朱瞻圻,曾经封世子,在洪熙元年二月被朱高炽废为庶人,凤阳监禁,一年后死去;他们两人的死亡和朱瞻基没有任何关联,但还剩下朱瞻坦、朱瞻垐、朱瞻域、朱瞻垶、朱瞻墿、朱瞻坪、朱瞻壔、朱瞻?和朱瞻垹兄弟恰好九个,则被朱瞻基后来在1426年一网打尽。这九个也算是“取经人”吧,从老沙“喜爱”厨艺会做鮓酱来看,或许真是将叔叔给烤了,将堂兄弟们给活生生煮了。这个朱高煦文武双全,很受朱棣喜爱。差点就做了太子,也就是正牌候选“取经人”。自然这个朱高煦也是很想亲自“取经”的,可惜全家包括自己的老婆韦氏、郭氏等人却均惨死于侄子手中)。尽管明宣宗整体上是个贤君,但其宗室相残的污点,也是在明朝皇帝中最大的,甚至超过了朱棣可能杀害朱文奎和朱允熙。不过凯撒还是坚持认为,朱高炽的驾崩倒是真和朱瞻基没有一点儿直接关系。

在流沙河的沙僧,先映射了朱文圭,后来是朱瞻基。在西游记第八回书,观音和木叉来到流沙河,“惠岸道,‘师父,你看河有多远?’那菩萨停云步看时,只见-东连沙碛,西抵诸番;南达乌戈,北通鞑靼。径过有八百里遥.上下有千万里远。水流一似地翻身,浪滚却如山耸背。洋洋浩浩,漠漠茫茫,十里遥闻万丈洪”;在西游记第二十二回书中,沙僧曾经自称,“自从遭贬下天门,任意纵横游海外”。那么这个流沙河,其实就是说的“海外”,无疑就是主要在指西洋和南洋(沙碛,古契丹地;诸番,天竺、斯里兰卡等国;乌戈,缅甸;鞑靼,北元分裂后的蒙古)。

“取经人”者,主要是朱棣的后人,是指继承或意图觊觎明朝江山的诸多后人,包括诸位皇帝和打算造反称帝的王以及其子们。明太宗是“篡位”得来的皇帝,所以老吴才将其映射为最初的佛祖,也就是西游记第七、八回中的如来。在安天大会上,寿星给如来送礼,有诗一首,其中有“清平永乐三乘锦”和“乾坤大地皆称祖”的内容。那么“永乐”及“称祖”,肯定是在说永乐大帝也就是明太宗后来又谥号明成祖的朱棣。在西游记第八十六回中,孙悟空对着妖怪说到,“……佛如来是治世之尊……”那当然朱棣肯定得算是治世之尊了,永乐大帝么。如来者,和玉帝还不一样,他主要映射了朱棣及其相对主要信佛的继承人。书里面还有个治世之尊,就是东来佛祖弥勒,他映射了却是朱厚照,以后还要专门分析。这个明武宗,怎么说呢,他其实是明朝最有个性的皇帝。

玉帝者,先是说的元、北元皇帝,后来却指朱元璋之后人中信奉道教的继承江山者(关于朱元璋本人,则很遗憾,没有被老吴明确的映射为玉帝也不是如来,因为在儒家看来,终老朱一世,并没有真正的亡灭元朝。儒家所认同的是,1402年元朝才是灭亡了,而明太祖却在1398年就驾崩了。然而在西游记书里,却是隐隐约约的将孙悟空和玉帝、如来的形象都给揉和在一起了,似是则是,似非则非,这也是老吴和老李对老朱的中肯评价。朱元璋看似对僧道儒都很精通且“迷信”,其实不然。对于明太祖,凯撒以为只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才能将其有所概括);王母娘娘者,最初为元朝的正宫皇后,后来映射了明朝的皇后(一般仅存在于他人口中提及)。西游记第五、六回乃特指元顺帝的奇皇后,1315年—1369年人,高丽人奇子敖之女。1337年封贵妃,1339年生元顺帝之长子爱猷识理达腊,1342年又生下次子脱古思帖木儿,这俩儿子后来先后做了北元第二、三任皇帝。1365年元顺帝将其改为蒙古姓名,即姓肃良合,名完者忽都,同年被册封为元顺帝的第三任正宫皇后。1368年奇氏随元顺帝及俩儿子北逃,1369年去世。奇氏升格为正宫后,其娘家人在高丽开始胡闹,甚至叫嚣取代王颛为高丽王。结果被王颛(其还有个蒙古名叫伯颜帖木儿)给几乎灭族,奇氏大怒,让儿子发兵攻打高丽。当时元朝仅派出了一万来人,结果全军覆没,导致高丽和元朝矛盾升级。1370年元顺帝驾崩,爱猷识理达腊继位。1378年脱古思帖木儿做了北元皇帝,1388年和其长子一道被自己人所弑杀,次子在琉球去世,遂无后。奇氏的长子爱猷识理达腊一系的后人中,著名的还有达延汗和俺答汗。

原著第五回曾经写到,“一朝,王母娘娘设宴,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即着那红衣仙女、素衣仙女、青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黄衣仙女、绿衣仙女,各顶花篮,去蟠桃园摘桃建会。”此七衣仙女者,乃元顺帝后宫中的“七贵”,分别是龙瑞娇、程一宁、戈小娥、张阿元、支祁氏、凝香儿、英英(从西游记中的描述来看,这七人被徐达给抓获,送到南京,此后史载不详,更难以考证。不过从朱元璋对待敌手的一贯秉性来看,肯定是将其给安置在某处大院终老,也不能排除老朱顺便将某一俩个给收纳了)。那么此时,说的便是1365年后,伯颜忽都皇后薨逝,奇皇后被册封为正宫。奇氏开始野心膨胀,甚至打算联合大臣逼迫元顺帝禅位给自己儿子。后来果然夫妻反目,都拉拢一方势力开始争斗起来。结果是两败俱伤,元顺帝还将自己的一个重臣孛罗帖木儿给宰了。到了1367年底,朱元璋要北伐中原了,元顺帝夫妻才反过味来,和好如初共同并肩作战,但为时已晚。

在元朝甚至蒙古帝国时代,正宫皇后是可以也必须有一定朝政权力的,基本主要是大汗或皇帝年纪幼小或者特殊时期,皇后可以总揽大权甚至称制,直到新的大汗或皇帝能够真正亲政为止(在蒙古帝国时期,曾经发生两度的汗位空缺、皇后称制摄政,这是特例中的特例。比如1241-1246年的“乃马真摄政”,和1248-1251年的“海迷失摄政”。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皇后这个称谓,应该是“斡儿朵”,第一斡儿朵就相当于后来元朝的正宫皇后。比较例外的还算有元世祖忽必烈的第二任正宫皇后南必,1281年忽必烈的第一个正宫皇后弘吉剌?察必薨逝,两年之后弘吉剌?南必才被元世祖给立为正宫皇后。南必还应该称呼察必为曾姑母的,都是弘吉剌氏么。此时忽必烈立已经六十八岁了,因此南必就开始干涉朝政,甚至不让大臣们参见皇帝。南必皇后风光了大约十二个年头,1294年元世祖驾崩。铁穆耳继位,因为铁穆耳那时候已经30岁了,或许看不上这个干政的南必,便没有也不敢娶南必。南必就像个定时炸弹似的,其以后如何,史载不详)。这一点和明朝不同,朱元璋绝不允许大明的皇后有这样的权力,但是太后或者太皇太后在一定程度上才可以。比如朱祁镇9岁登基,大臣就上书要求太皇太后张氏垂帘听政,但是张氏不敢,老朱的影响力就是这么大。所以,明朝的皇后没有被殉葬就算命不错的了,就更别说涉及朝政云云,即使想给自己的亲戚封官说好话,都要引来群臣的侧目。当然做了太后,就不太一样了么,权力适当的有些。比如朱祁镇在土木之变被俘,其太后便可以立朱见深为太子,后来迫于形势立朱祁钰为帝。故在西游记第七回书以后,关于王母娘娘几乎没有提及,仅存在于他人的口中所诉说而已。

西游记第七回中,王母娘娘在安天大会上,引一班仙子、仙娥、美姬、美女飘飘荡荡舞向佛前,施礼曰,‘前被妖猴搅乱蟠桃一会,今蒙如来**链锁顽猴,喜庆‘安天大会’,无物可谢,今是我净手亲摘大株蟠桃数枚奉献。”这里是很奇怪的,前不久王母派七衣仙女摘桃的时候,只有两篮小桃,三篮中桃。至后面,大桃半个也无,想都是大圣偷吃了。按照书里的说法,此三千六百株桃树,“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了道,体健身轻。中间一千二百株,层花甘实,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至少几千年才成熟,怎么时间不长就小桃变大桃了哩,肯定有问题。说明此时的王母娘娘已经换人了,她到底是谁?此时必然还是说的1402年的事情,那么只有一个人最可疑。她就是朱元璋的儿媳妇、朱标的第二任太子妃吕氏,也就是朱允炆的生母,正史几乎没有记载,从模糊的其他史料看出,这个吕氏背叛了自己的儿子建文帝。她在朱棣兵临城下时,俩人达成了协议。具体什么协议不清楚,或许就是作为内应,并以建文的江山为代价,拥护朱棣登基,来换取吕氏和其幼子朱允熙将来确保有块不小的封地。但她肯定被朱棣给欺骗了,总之结果燕兵顺利进入南京。朱棣没有完全遵守协议,自己登基称帝后,1404年将吕氏及其小儿子给赶到朱标的陵寝居住。1407年左右,又是离奇大火,将母子烧死在内。起因应该就是吕氏看到朱允熙岁数不小已经16岁了,便频频要求朱棣兑现承诺,让其到自己的应得藩地或是“藩国”就藩。不料,却惹来杀身之祸。

蟠桃园土地所讲的桃树分级之说,应该是说的大元之国土组成情况。“前面”的桃树、蟠桃代表了四大藩属汗国及其他藩国;“中间”的是元朝各个行省,如岭北、辽阳、河南江北、陕西、四川、甘肃、云南、江浙、江西、湖广共计十个;“后面”的则为中书省,直辖了山东、山西、河北和内蒙古几个“腹里”之地,大都自然也在其内。

再顺便多分析一下“丹元大会”,它本来指的是元朝的帝位传承,可为何要由太上老君给炼丹哩?看历史,元朝的末代皇帝是元顺帝,也是北元第一个皇帝。他俩儿子后来分别作了第二、三任北元皇帝的。这俩儿子均是高丽人奇氏所生,黄金家族的后人从此又融合了朝鲜人的血脉,而西游记中的太上老君则映射了高丽(朝鲜)的一些国王。故西游记书中的“丹元大会”之称谓,便是由此而来。

还有就是王母娘娘为何要开蟠桃胜会,她有这么大的权力么?在蒙、元时期,皇后在特殊时候可以摄政。比如,元泰定帝的八不罕皇后。1328年七月,元泰定帝驾崩,八不罕想着效仿先人,打算自己以皇后身份摄政,于是便联络大臣进行商议,便迟迟没有立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太子为元朝下任皇帝。估计是她想多当几天“摄政女王”罢,因为按照蒙古的习俗,自己是不能再嫁给亲生儿子的(嫁给非自己亲生子继任可汗,这是允许的,至少从匈奴时代北方游牧民族的习俗就是如此)。但也因此,招惹来朝廷两派的争斗,最终因为她的权欲,害了自己的儿子兵败被杀或逃亡。自己却嫁给了得胜一方的大臣燕铁木儿,做了太平王妃。此后史载讳莫如深,不过八不罕或许也是善终,总之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将孩子给砸死了。后来元顺帝的第三任正宫皇后奇氏,不知道脑袋瓜儿怎么想的,也打算发动政变,也就是意欲召开“蟠桃胜会”-“忽里台大会”,让丈夫禅位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好在没有得逞,元朝内部没有发生类似“两都之争”那样太大的争斗,奇氏后来也想通了,夫妻还归于和好。即使这样,元廷内部还是爆发了剧烈的争斗,重臣被杀,人心涣散,也给了明太祖朱元璋可乘之机,否则北伐中原攻克大都,绝对不可能在十个月内就那么顺利的实现。

(老吴对朱棣和朱瞻基的意见不小,这俩人都宗室相残过。朱棣很可能杀了朱文奎,建文帝或许因其而死,这些对明成祖的指证缺乏证据。2岁的朱文圭被监禁50年之余,却是板上钉钉;朱瞻基处死叔叔尚且可以说情有可原,毕竟朱高煦有谋反动机和曾经的一些举措。但是明宣宗杀光9个堂兄弟的做法,绝对不能原谅,明明是可以将他们或是其中几个给终身圈禁的么,不可能全部都有谋反之心吧。宣德皇帝在这一点上比爷爷要狠多了,然而他在抵御外敌方面和祖父却差远了,虽然比太祖、太宗以外其他皇帝还是要强得多。那么,猪八戒和沙悟净最后没有被老吴安排成佛,就能讲得通了。

但是老猪为何要对如来的加封提了一下意见呢?看来,应该是李春芳先生对朱棣的看法和吴承恩先生还有所不同。)

关于老猪调戏嫦娥之说,或许应该是这么样的。嫦娥者,朱标的首任太子妃常氏,常遇春的女儿也。朱棣那个时候只是燕王,他肯定想当太子,自己的老婆也就是太子妃喽。所以调戏嫦娥指的就是朱棣所谓清君侧、搞“靖难之役”之真实目的是意图篡位!因为朱棣和朱标是弟兄关系,而朱标是正牌太子。当然了,即使明太宗真的无心建文帝之江山,打算拥立两岁的朱文圭登基,那么自己手下的将领是否会答应呢?决计不会,所以朱棣已经没有其他的法子,只能即位,做真正的治世之尊了。我们也不能简单的归罪于靖难功臣,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如果朱文圭继位的话,长大亲政后,这些人的下场或许也是很可悲。

在西游记第十九回,猪八戒和孙悟空在福陵山云栈洞前大战,提到了“那个道你破人亲事如杀父!这个道你强辱幼女正该拿”!这里说的很清楚,朱棣对朱元璋极度不满意。1392年朱标薨逝,那就该让我当太子,怎么能让朱允炆这个孩子做了皇太孙啊?在朱棣登基之后,自己的皇后徐氏薨了,便想再娶徐达的“幼女”(其实是第三个女儿)徐妙锦为皇后,但是被徐达的夫人(张氏)给严词拒绝了。这个老太太大义凛然,怎么可能再将小女儿送给这个“人面兽心”的永乐大帝呢?那么徐母从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我们能够分析出来,朱元璋曾经给徐达讲过,徐家的女儿都要嫁给自己的四个儿子。事实也基本如此,大女儿嫁给朱棣;次女1391年嫁给代王朱桂;第四女嫁给了安王朱楹;奇怪的是老三徐妙锦出家为尼,然而会是这么简单么?

首先我们要知道在明朝,男女婚嫁的最低年龄,一般是男17、女15岁(朱元璋的长子朱标就是在1371年17岁的时候,娶了常遇春已经18岁的长女。然而也有特殊的,比如永嘉公主却是在14岁就嫁给了郭镇。不过这个记载是朱棣给后来定稿的,所以是有可能被修改过的)。看来明太祖的原意是,徐家大女儿妙云1362年生,1376年15岁时嫁给当时恰好已经17岁的朱棣;二女儿徐妙清1374年生,1391年18岁时嫁给17岁的朱桂;三女儿徐妙锦1380年生,预定于1399年20岁时嫁给17岁的朱楹;四女儿(名字和生辰不详,但应该是徐达的一个老婆谢氏所出,应该在1383年左右出生)预定于1402年嫁给届时17岁的朱桱。

咱们就明白了,徐妙锦虽然是1380年出生的,然而朱楹却是在1383年出生,得到了1399年才能婚配。眼看二人即将成婚的时候,朱元璋1398年驾崩了。那么婚事只能搁后,在1399年由于靖难之役爆发的影响,朱允炆对徐家抱有戒心,自然徐妙锦和朱楹未能成婚。

(那么徐达的老四闺女和朱桱就更提不上了,其实他们二人的婚事或许早在1387年就黄了。1387年十月徐达的老婆谢氏去世,其女儿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命运也被改变了。)

1402年朱棣成功登上皇位,就开始琢磨上徐达的三女儿了(恐怕在1395年前后,就对徐妙锦心生爱意)。结果被徐达的夫人(张氏?)拒绝,但是徐妙锦无奈只好闺中独守,谁还敢娶啊?

好在明太宗还是顾及颜面(其实是另有用意),同意了徐达的四女儿出嫁,却将其许配给了朱楹而不是朱桱(朱棣这个小把戏耍的还是挺“高明”,朱楹心里极度不满,却哪敢说得出口。但是明太宗这么做,也能瞒得过聪慧的徐皇后么?显然不可能)。于是她成了安惠王妃,在明实录中记载有,在正统十四年六月,“安惠王妃徐氏薨,妃中山武宁王达之女,洪武二十四年册封,至是薨,讣闻”。

(关于朱楹,1383—1417年人,是朱元璋庶二十二子。其生母史载不详,极有可能是高丽女子后来封为碽妃。1391年明太祖封朱楹为安王,1408年就藩平凉。其和徐达第四女徐氏王妃都是可怜人,由于母亲的身份和一些问题,被宗室都不看好。俩人估计婚后感情冷淡,应该没有后代。在1417年朱楹去世,因为无子,安封国除。王府中的官员及乐户都给撤销,徐氏的命运可想而知,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日子不好过啊。1425年,朱高炽将韩恭王朱冲焃改封平凉,“占据”了故安王朱楹的府邸。徐氏应该是被独处一隅,在1449年孤零零的结束了一生,抑郁而终。)

1407年,徐皇后薨逝(或许她对丈夫的三心二意感到抑郁),朱棣再度劝说徐达的老婆,试图迎娶徐妙锦,却仍吃了瘪。但是徐夫人的下场估计不太好(极有可能是怒斥了明太宗后,毅然自尽身亡),徐妙锦事后万念俱灰,只好选择出家避世。

朱棣的做派甚是不齿,虽然删改了历史,屏蔽了徐达夫人(很有可能是张氏),将中山武宁王夫人的称号转给了徐达的妾贾氏,贾氏的儿子徐氏辉祖(其后人是徐显宗),亲生女儿便是徐妙锦。在明实录中记载了,“正统五年春正月,以常州府宜兴县田地三十六顷赐魏国公徐显宗,是田原赐中山武宁王夫人贾氏,显宗其曾孙也,故复赐之”。能够分析出来,1402年朱棣为了讨好徐达的夫人张氏,让张氏继续为中山武宁王夫人;1407年明太宗没有得偿心愿,张氏也“恰好”去世。朱棣于是封贾氏为中山武宁王夫人,令其继续规劝亲生女儿徐妙锦。徐妙锦不像自己亲生母亲那般,毅然出家。朱棣自然恼火,迁怒于贾氏身上。将封地予以收回,并撤销其王夫人封号,又将转给了徐达的妾孙氏做了顺水人情,因为其亲生儿子徐增寿暗助朱棣且被建文帝诛杀的缘故。

朱棣最后还是没有如愿,以后就没有再立皇后。也能侧面说明,徐妙锦的确是个貌美的才女,只是“天”妒红颜,造化弄人。

明太宗事情做得虽然很保密,但还是被老吴给捅出来了。可以想象的到,吴承恩先生的胆子有多大。

我们恍然大悟,原来在西游记第二十三回书中,唐僧师徒来到山庄,那个风流寡妇曾经说道,“此间乃西牛贺洲之地。小妇人娘家姓贾,夫家姓莫。幼年不幸,公姑早亡,与丈夫守承祖业,有家资万贯,良田千顷。夫妻们命里无子,止生了三个女孩儿,前年大不幸,又丧了丈夫,小妇居孀,今岁服满……”这段描述里面有真有假,说的就是1387年的事情。这个黎山老母所化的贾氏,一部分映射了徐达的妾贾氏,夫家姓莫其实是“徐”而已。这个贾氏,肯定在一段时间被朱棣封为王夫人。

徐达去世后,其家人及后裔的命运也是坎坷的。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心酸无奈。然沧海横流,不便考证,就当作过眼云烟风飘云散罢。

四圣试禅心,恐怕还没有这么简单的。最可疑的就还是有关猪八戒了,至少从撞天婚开始,其映射对象过渡到了明孝宗。老吴对朱棣的意见太大,没完没了的痛批,就连人家之后人同样木字辈的“老好人”朱祐樘也不肯放过。

朱祐樘,人们一般都认为他只有一个老婆张氏。那么朱祐樘为什么只有这么一个后宫哩,或许和西游记“四圣试禅心”的关系密切。撞天婚配女婿那一段儿,看原著如何说的。“那呆子真个伸手去捞人。两边乱扑,左也撞不着,右也撞不着。来来往往,不知有多少女子行动,只是莫想捞着一个。东扑抱着柱科,西扑摸着板壁,两头跑晕了,立站不稳,只是打跌。前来蹬着门扇,后去汤着砖墙,磕磕撞撞,跌得嘴肿头青,坐在地下,喘气呼呼的道,‘娘啊,你女儿这等乖滑得紧,捞不着一个,奈何!奈何!’那妇人与他揭了盖头道,‘女婿,不是我女儿乖滑,他们大家谦让,不肯招你。’八戒道,‘娘啊,既是他们不肯招我啊,你招了我罢。’那妇人道,‘好女婿呀!这等没大没小的,连丈母也都要了!我这三个女儿,心性最巧,他一人结了一个珍珠篏锦汗衫儿。你若穿得那个的,就教那个招你罢。’八戒道,‘好!好!好!把三件儿都拿来我穿了看。若都穿得,就教都招了罢。’那妇人转进房里,止取出一件来,递与八戒。那呆子脱下青锦布直裰,取过衫儿,就穿在身上,还未曾系上带子,扑的一蹻,跌倒在地,原来是几条绳紧紧绷住。那呆子疼痛难禁,这些人早已不见了”。

凯撒窃以为,或许这就是朱祐樘只有一个老婆的由来。但是孝宗明实录中记载,弘治元年,有宫人佐圣夫人罗氏、崇奉夫人申氏和恭奉夫人纪氏的记载。

在明朝关于“夫人”是怎么说的。外官的老婆也就是外命妇可以被封为夫人;各个王的“老婆”(没有明确名分的),母凭子贵也可以被封为夫人,《孝宗明实录》记载了,“弘治六年六月戊寅,赵府襄邑王见沂薨。王,恭定王庶第二子。母夫人周氏,天顺二年生”。关于类似的记载,在明朝还是很多的,不再一一列举了。但是能够看出来,上面那个襄邑王朱见沂的妈妈,开始就是没有名分的。那么,我们应该就明白了,皇帝宠幸过的宫人,如果不适宜给予名分,也可以被封为夫人。那么,朱祐樘只有一个老婆的说法,就值得商榷了。确切的说,明孝宗是有唯一的正式注册妻子。不过要说朱祐樘是中国帝王中独有的一夫一妻典范,名不太符实。其实至少在明朝,朱允炆也应该和朱祐樘类似。

弘治元年二月丁亥,明孝宗封宫人罗氏(她是朱祐樘的乳母)为佐圣夫人,赐诰命冠服以效劳年久也;弘治元年五月,封宫人申氏为崇奉夫人、宫人纪氏为恭奉夫人,均为诰命二品夫人;弘治五年二月,赠宫人周氏为安和夫人,并赐祭葬。

其实这些夫人也无法证明什么,毕竟真实情况,一般都不会全部不隐瞒的记录在明实录里面的。当时明朝皇宫的宫人,比如女官、皇帝的乳母,都有可能被皇帝宠幸。如果没有生下儿女,那么过上若干年,会被皇帝或是下任皇帝依照资格被封为“夫人”;如果生下的是皇子,若是早薨或没有后来被立为太子可能性的话,皇子会被其他妃嫔甚至皇后给“占据”成“亲生”的了,那么这个宫人或许还能生存下去。但是一旦生的皇子有被立为储君打算的,则此宫人一般不久就得“薨逝”。

从西游记来看,那个黎山老母变化的风流寡妇贾氏,曾经对猪八戒说到,“连丈母娘也都要了”的话。我们还是能分析出来,朱祐樘是多么的“饥渴”,甚至到了“不择食”的地步。这样的明孝宗,或许才应该是正常的。

在明朝,有不少的外国女子或是本国非汉族女子入了皇宫,做了宫人。或劳作一生,也有被宠幸的,甚至还有封妃嫔的。那么朱祐樘的生母纪氏,便是瑶族的女子。果然在朱祐樘被立为太子的几乎同时,就“顺理成章”的“薨”了。明实录记载中还画蛇添足、欲盖弥彰的详细说明,什么前几天就身体欠安、病情加重了,还有大臣某某是“见证人”啦。这种把戏,糊弄谁呢?

间接也能证明,关于朱祐樘的确是只有一位名义上的老婆,皇后张氏。但是,朱祐樘也肯定是有自己“夫人”的。但是朱祐樘幼时经历坎坷,导致成人后身体健康堪忧,却不能代表其没有旁的想法。

从明实录记载来看,弘治元年二月底,也就是刚刚封了罗氏不久(是巧合么?难说),先是御马监左少监郭镛请预选女子于宫中,或诸王馆,读书习礼,以待服阕之日。册封二妃,广衍储嗣。既而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谢迁上疏曰,“伏闻陛下因内侍进言,欲选妃嫔以充后宫。臣愚闻之,且骇且惧。以为陛下聪明神圣,岂宜有此举动?夫六宫之制固所当备,而三年之忧岂容顷忘?今……(省略苦口婆心劝慰几百字)”

孝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搁置选女的议案。估计朱祐樘也只好转为地下,不为群臣所知晓,亦未可知。但是谢迁后来被其他的一些大臣(主要是焦芳,他是《明孝宗实录》的副主编,主编是李东阳),给骂了个狗血喷头,“谢迁乃进此谀词献谄以误,孝庙继嗣之不广,皆此邪谋启之也……小人图势利而不为国谋,如此识者恨之”。说得虽然夸张,但是不无道理。

还看明实录,五个月后,也就是弘治元年七月,监察御史曹璘觉得明孝宗好像再度又有了这个想法,便也上奏规劝。曹璘说,“现在情况复杂啊,皇帝您得以孝为先,重儒昌学。虽然您选妃没有如愿,但是出馊主意的狗太监还没有治罪哩?陛下您打算什么时候宰了郭镛呢?”朱祐樘气不打一处来,说道,“让我光大儒学、严柄孝道这个都能听你们的,郭镛及选妃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罢!”

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朱祐樘始终未能如愿拥有三宫六院。他老婆张氏,为人聪明伶俐,心机手腕颇有。猜测一下,她虽然不能反对孝宗找宫人解决问题,但是把宫人受宠有孕的可能性给抹杀掉,应该不难。前面西游记书中四圣试禅心提到黎山老母映射的几个人物,肯定就有她在内。

无论如何,这两口子都从各自的不同角度,主动或被动的吸取了明宪宗和万氏、纪氏还有邵氏的惨痛教训。结果却不谋而同,朱祐樘就这么一个名义上的老婆,最后只有一个儿子朱厚照没有早夭,且继位登基。

毕竟不知圣僧此后凶吉如何,请听下回还接着胡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