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 > 791 阿紫神社问真相,秦恩一语释谜题。

哪怕凛没有动手,秦恩都会动手。? ? 八一中?文? ??.

他知道再纠缠下去事情会变的没完没了,凛何尝不是没有察觉到秦鸩那自以为掩饰很好的动摇?

该下手必须下手,若是真的引出了秦鸩同情心就麻烦了。

论危机意识上秦恩的绯红之王远凛的预感和判断,但是在平常和人交流的情况下凛比秦恩更会察言观色,甚至在进入别墅前凛就预测到这一幕的生。

看秦馨的样子连基本的谈话都没办法进行,凛干脆先制人利用度直接打晕她,迅若雷霆。

天狗少女单手抱着失去意识的秦馨歉意的低下了头:“抱歉,母亲大人。”

虽然说这是秦恩一家三口的事,但灵鸠伊凛已经半只脚跨进秦氏的大门了,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让思维蜕化的秦馨对着自己最爱的爱人大放厥词:无论是凛还是作为母亲的秦鸩都难以忍受,可那相连的血脉又很难动手……于是凛干脆的站出来,击晕了这位小姐姐。

凛尊重秦鸩,但重归尊重,可凛心中自有一套天平,实际上凛在人生经验与资本全方面压倒婆婆的强势。

像某些中描述的那样:几千岁的雌性大妖见到开朗的婆婆时被硬压一头:根本不可能。

并非是秦鸩的问题。秦鸩非普通的女人,失去儿女后压抑着痛苦觉醒异能,振作起来的同时还不断的追寻儿女的下落,在被长女背叛后还能坚强的作战对抗她派遣的杀手一路游击到日本。说秦鸩懦弱、没个性是没道理的,幻想乡人之里内乱的时候,她表现出来的果断丝毫不亚于秦恩本人。秦氏一家三口,都是下手果断狠辣的狠角色,很可能是祖传的优点。

但就算拥有这种经验,想要全方位压制灵鸠伊凛让儿媳失去主见是绝对不可能的……

凛尊重秦鸩,在乎秦鸩,一切都是基于秦恩,若是没有秦恩存在,秦鸩只是一个性格要强,让她很欣赏的女人——真正在年龄、阅历、资产、能力上占据强势的,可是凛啊!

“不,没关系,你做的是正确的……”

秦鸩有过恋爱的经验,岂能看不出她对自己儿子的意思?

她不是无知的家庭主妇,子女的血肉相残、数年追寻踪迹、夺命逃亡……秦鸩的阅历、经验、战斗能力甚至不逊色于战场的雇佣兵。

被组织派遣的退役兵王她杀了最少有三个以上——在幻想乡内完全没用的控制网络电磁信号的能力在都市内简直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不过秦鸩没有自傲,没有故作强势的压迫凛迁怒未来的儿媳。

在经历那么多事后,她早就卸载掉了名为迁怒的情感功能,而且,这个可爱的儿媳给自己的感觉,比以前遇到的杀手加起来乘以十倍还强大,秦鸩怎么认不出来?

凛的尊重何尝不是让秦鸩松了口气?名为灵鸠伊凛的妖怪天狗的性格、特点,在这段时间的相处都摸干净了,秦鸩对这位爱着自己儿子的妖怪少女很有好感。

年轻貌美、潜力十足、强大霸道,但又兼顾着秦恩的心,除了爱人般的温柔外还能给他一般女人无法给他的东西:那是作为妖怪的阅历累积的经验。

秦鸩没有怪罪凛。

凛击晕秦馨后,则是凛负责照看着晕倒的‘姐姐’,四人进入了房间内。

这是凛专门给秦鸩准备的房间,风格是中国风的格局……同时拥有现代化的基本功能,卫生间洗浴、床铺、灯光全都调整成和风格相似的颜色与花纹,家具花雕、风水布局无可挑剔,通风效果与日常光照足矣覆盖中国风本身的不足之处,带着祖国特色的文化,还兼备着舒适和健康,功能齐全,细节方能出魔鬼,灵鸠伊凛给秦鸩的房间非常的用心。和整个别墅布局的冲突?这反而不是什么问题,和风与中式风格很搭配,画风的衔接在走廊的过程就渐变完成了,老妖怪多的幻想乡在风格建筑布局风水上的品味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要是幻想乡现代化,估计一大票在乡内闲的没事闭门研究风水布局绘画家具雕塑的老妖怪们怕不是直接就升级为艺术大师,论年龄阅历论资排辈,人类真不如妖怪。人类文化传承担心的断代和没有继承人是不会存在‘妖怪大师’当中的。

灵鸠伊凛照顾着被击晕的秦鸩,稍微与秦氏母子拉开距离给予他们足够的空间,而秦恩、秦鸩则坐在红木长椅上,男子手一晃,从时间轴的过去提取出来的香茶放置于桌上。

但秦恩这么做只是添加个小物件,本人没有心思喝茶,秦鸩亦是如此,这位过于年轻的母亲注视着看起来比自己还大的儿子:“秦馨……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秦馨——

组织的第八位。

导致秦家悲剧的罪魁祸。

本该在外界、在秦氏母子的默契不谈中渐渐销声匿迹的女人竟然已高中时代的模样重生到了幻想乡,这明显不正常。

秦恩在外界杀死第八位的时候,在幻想乡内的秦鸩就隐约感觉到和自己血脉相连的某个人失去了联系,心中骤然空空的。

秦恩回来后,秦鸩没打算问她的事,秦恩也没有第一时间找秦鸩主动谈起……秦母选择遗忘,让时间去吞噬、治疗心中的伤口。

可是现在,本该死去的人却出现在面前,那本断绝的血脉再次被续上,那个曾经让她憎恨的身影竟然又重新回来了,这着实让人在意。

而此时秦恩的目光也看着自己的姐姐——

看不到曾经站在组织那里的冷酷与狠毒,亦找不到小时候记忆内的温柔形象,她的智商与思考完全变成了幼童,带着天真的睡颜静卧在凛裹着白丝的双腿上,沉入了甜美的梦境。

名为秦馨的人则是一片空白,被秦恩抹杀掉过去、现在、未来、平行世界多元宇宙存在的秦馨,光是存在于此处就是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了。

秦恩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隐瞒:“就正如你看到的那样,她被我打傻了。”

秦鸩很快就理解了秦恩的意思。

“她不认识我们了?”

“不,她认识我们,只是……我们在她记忆中的形象是不同的。”

秦鸩注视着秦馨那不符合年龄的甜美睡颜,幽幽的说道:“……很像小时候的她啊。”

“唉,问题在于我……我俘虏她以后用能力控制住了她,却不想受到了刺激,让她变成了这样。”

秦鸩垂下头注视着被具现化出来的茶杯说:“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我没有过去的记忆。”秦恩突然的如此说道。

关于这件事,别说是秦鸩了,幻想乡很多人都知道。

真正受到刺激的是秦恩本人——或者说是以前的那个秦恩。

相信家庭,相信自己姐姐的青年,经历了非同一般的刺激,在寒冷的雨夜中,被自己爱着的亲人葬送于冰冷的激流内。

要是没有穿越幻想乡,名为秦恩的男人将会就此死亡:不是被江流吞没,就是被组织派遣的善后处理者给消灭掉。

等秦恩再次苏醒过来后,他的人格就缺失了一部分……直到觉醒了替身精灵、并且宇佐见莲子介入了他的人生后,磨灭了自我的男子才因此觉醒,才有如今的地位。

“仇我已经报了,对于秦馨……很抱歉,母亲,我真的无法称呼她为姐姐,秦馨这个女人已经还完她对我的债了,现在的她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我也不想赡养一个弱智废物。”

那毫不留情的、指名道姓的恶毒称呼并不存在任何歧义,对秦馨,秦恩没什么愧疚或者是想要回的东西,弱智废物不是在辱骂,如今她的思维与身体状况完全符合这个词语。

“若是她不那么露骨的表达对我的厌恶,我姑且还能用养狗的方式养她……”

在听到秦恩的话后,秦鸩沉默了。

若是换做往常的她或者是其他的母亲必然在此时指着他破口大骂吧?

然而那年那一场雨夜,却是那个女人最先背叛了这个家庭,袭杀自己的血亲,究竟是谁无情在先?究竟谁才是罪魁祸?大家心知肚明,秦氏母子虽生疏,但却不会在这方面虚伪。

“怎么对待她,怎么处理她,问题不在于我……而是在于您,母亲。”

“…………在于我?”

“没错,在于您,你若是想让她死,我会杀了她,您若是想让她活下来,我便让她活,一切取决于您——”

“………………”

秦鸩沉默了。

杀——杀吧,这个词只在她的脑海里闪烁一番就消失了。

毫无疑问此时秦馨已经被洗白洗成白痴了,弱智的智商,儿童的判断力……她现在这幅样子只存在基本的本能,身体停滞在十七八岁的阶段,很可能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若是秦馨没有变成这般白痴,还是在西藏那里看到的那样冷漠、残忍,秦鸩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会让自己的爱子终结掉秦馨:将那个寄宿洗脑了秦馨的存在和那具**本身一同消灭。

可现在,下不去手啊。

秦鸩凝视着秦馨那张睡颜,和她小时候一模一样的睡颜,久久无言。

秦恩没有插口,凛同样没有管闲事。

大家都沉默着,也许过去了一分钟,也许过去了一个小时……总之过了很久后,秦鸩才开口问道:“她还会恢复正常么?”

秦恩摇了摇头,大妖怪灵鸠伊凛同样否定着其中的可能。

秦馨,彻底变成白痴了。

“您决定怎么处置她?”

“我……养她。”

“…………”

养她,么?

秦恩看着那个如幼童般的少女。

“可以。”

没有什么犹豫的,就答应了她。

如今,秦馨的攻击力几乎是o,除了普通的抓咬挠外根本没其他技能,威胁不到秦鸩。

对秦恩来说,秦馨是个废人,是被他杀掉第八位原本意识残留下来的躯壳:龙神知识彻底与秦馨融为一体难解难分,抹杀掉秦馨的代价,就是让秦馨本人变成一张白纸。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

“啊……”秦鸩恍惚的点了点头。

秦鸩没有原谅自己的女儿,没有原谅那个向着家人扬起屠刀的长女,她只是单纯的将变成白痴的秦馨,当做替代品。

被洗去自我的秦馨——是抚慰秦鸩受伤心灵的良好玩具,秦鸩做出这个选择在他的预料当中,而这个可能性也是他所期待的。

如此,秦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返回幻想乡必须要做的一件事,解决。

“请您小心,母亲,若是有什么意外,还请告知我……”

秦恩将弱智的秦馨留下来后,就与灵鸠伊凛离开了此处。

两人的身影已经从房间消失,秦鸩来到有着自己女儿面孔的少女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

随后秦馨睁开了眼睛。

黑色的眼眸,纯净,天真……宛若幼童。

“妈妈……!”少女扑进了,低声抽泣道:“妈妈、妈妈……我好害怕啊,刚才好黑啊,好痛啊……馨儿好害怕啊。”

秦鸩手臂颤抖的抚摸着少女的后背,用力的将其揽入怀中。

“妈妈在这里……馨,妈妈在这里……不用害怕,妈妈在这里……”

有着年轻外壳的单身母亲,抱着外貌和自己相仿的女儿,泣不成声。

在房间外的青年依靠在墙壁上,静静聆听着听着房间内母女的抽泣声。

当秦鸩说出泪语后,黑青年才挪动脚步,静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灵鸠伊凛注视着男子孤寂的背影问道:“这么离开好吗?”

“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秦恩,母亲大人她也爱着你,你完全可以……”

黑青年突然开腔打断道:“但是我在进入幻想乡前的记忆、感觉仍然是一阵空白啊。”

空白。

是秦恩最大的问题。

虽然借用时间能力知道自己的过去,可是有关以前持有的情感却全部消失了。

以前自己的爱好是什么,以前自己的说话方式是什么样,以前自己做了什么事,以前自己擅长什么,只能从时间碎片中得到完全没有代入感的消息。

以前自己擅长的东西,现在根本不会……记忆体内连残渣都没有,时间能力都无法挽救。以至于秦恩虽然知道秦鸩是自己的母亲,却很难感同身受……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保护她。”

记忆空白、情感空白,这些都是真的,然而……就算如此,秦恩也下定决心保护着秦鸩。

“正如她对秦馨说的那样——我会养她的。”

“她的吃穿用度,我不会吝啬,谁敢伤害她,我就让那个人彻底的消失。谁敢动她,无论是过去、现在、未来、还是平行世界多元宇宙的可能性,全部都抹杀。”

“土魔人阻止不了我、金水阻止不了我、龙目阻止不了我、阿克塔雷阻止不了我,八云紫一样阻止不了我……我养她一辈子,直到她厌倦为止,我一直都会让她不死,让她永恒。”

灵鸠伊凛注视着男子的面庞,郑重道:“放心吧,秦恩……你不是一个人,你在保护她,我也会保护她的。”

秦恩没有说话,凛也没有再说其他的,因为……没有必要,这是注定的,无论是凛还是秦恩,都会保护秦鸩的。

这是一种极为强势、极为霸道、很可能显得很不人道的保护方式。

“凛。”

“在的。”

“后续拜托给你了。”

“嗯。”

“那么,我先离开了……”

“好。”

灵鸠伊凛和庭院内悟道的矜羯罗都仰起头注视着秦恩,直到他的身影在黑夜中彻底消失不见。

而离开妖怪山后,秦恩并未返回宴会,而是赶到已经变成废墟的博丽神社——在完全成为平地废墟的神社中央,随便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

接着男子抬起头看向漫天繁星:“紫大人,您看了这么久,该出来了。”

一道紫色的缝隙从秦恩头顶的上空开启,遮住了进入秦恩视野内的繁星。

紫色的,洋溢着浓浓恶意的隙间内,戴着白丝手袋的金妖艳女子探出丰腴的半身,手肘支在隙间上,注视着这个拯救了幻想乡的男人。

男子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金少女笑着答道:“只是觉你离开妖怪山才跟上来的”

…………这个答案,半真半假。

真是在于八云紫的确是在秦恩离开妖怪山的时候追过来。

可实际上在秦恩将秦馨交给自己的母亲的时候,她就在旁观。

与灵鸠伊凛说的话,既是誓言,也是在表达给隙间妖看的。

秦恩知道这点,凛同样晓得隙间妖的存在。

“看来你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八云紫对秦恩的态度心知肚明,却没有点破。

“当然,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

金紫眸的女贤者摇着扇子微笑道:“开门见山么,如此倒也好。”

扇子遮住了女子的半张脸,秦恩根本看不清八云紫的表情,声音是在笑,可眼眸中一点笑意都没有。

隙间妖——大妖怪、八云紫身上那股阴沉邪恶的气息骤然加大数倍。

“我的问题很简单,跟那个组织的头目有关系,那个被你和八意永琳称呼为龙目的女子……”

“那个女人——那个叫龙目的怪物,她身上的伤没有一个是你造成的,无论是致命伤还是轻伤都与你无关。”

“告诉我,秦恩,真的是你杀的么?”

在夜光下,八云紫的脸庞浮上一丝阴霾。

“不是我杀的。”

而坐在月下的男子,毫不犹豫的承认道。

“实际上,在我找她前,龙目……就已经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