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地球守夜人 > 长夜之守 第一百七十四章 躺着接客的郝嵩

出于防御性本能,人在刚醒来睁开眼的时候,和任何人的眼睛对上,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无论那张脸是多么熟悉与温和。不信的话可以对自己女友或者男友试试,我先提前祝你们分手快乐。

所以当郝嵩闻着一股消毒水的冰凉气味醒来,看到的居然是一张惨白得彷佛出自太平间的死人脸,以及一双瞪得老大、眼袋深重的牛眼时,他吓得几乎魂飞魄散、语无伦次。

“哇呀!淋/病斗者皆前列/腺炎!恶灵腿软!”

“呦!怂小子你复活啦!”那张死人脸露出了一个本应灿烂却诡异得如同腮帮子抽筋的笑容,“另外你的道家九字真言和恶灵退散都念错了。”

“吓死爹了!我从来没死过好吗?!”稍稍定下神,脸色有些发红的郝嵩,用有些尖锐地声音没好气地说道,同时在心中补了一句“要是我真死了,几百年后从地底复活也不会看见你这二货了!”

伸手将爱德华那张小白脸一把推开,郝嵩吃力地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在看到床尾处缩成一团毛球的蓝紫色沼泽小猫时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随即继续四处打量,似乎在着急寻找着什么。

“啊!放心吧!哥哥我都安排好了。”爱德华一脸理解地拍了拍郝嵩的肩膀,对他挤了挤眼睛,神情十分猥/琐,“哥都记着呢,我可不像司徒镇那么没眼力见……”

在郝嵩疑惑不解的眼神中,病房的门轻轻打开了,四位气质各不相同、却同样身穿护士连衣裙的美女护士媚笑着走了进来。

爱德华双手呈隆重介绍的手势指引向几位美女“护士”,同时用一副“快表扬我”的口气道:“噔噔噔噔!这就是你在夏威夷时念念不忘的病房制服Play!”

“谁念念不忘了啊!我当时只是在开你和克里斯汀的玩笑啊!”郝嵩狼狈地避开四位风尘气有些明显的女人暧昧而调笑的打量眼神,对着爱德华咆哮道,“我现在要我的手机!马上!”

在郝嵩的强烈坚持下,爱德华只能十分抱歉地将四位临时客串护士的失足美女请出了病房,并指了指郝嵩床头的抽屉,嘴里还嘀咕着:“居然在美女和手机小电影之间选择了后者,真是无可救药的死宅……”

刚醒来的郝嵩一通发火已经消耗掉了他很多体力,也懒得反驳爱德华的嘀咕。他从床头抽屉中找到了一台表面满是腐殖土的诺基冠手机。这极度耐操的东西经历了榴弹的冲击波和腐殖土的掩埋后依然状态良好,鬼都不知道最后是谁找到并回收的。

“我昏迷了两天?!”郝嵩先匆匆看了眼时间,接着查看了来自学院的通知后疑惑道,“迎新狩猎季的结果还没出来吗?什么时候能拿到特殊学分?”

一脸身体被掏空样子的爱德华还没来得及回答,郝嵩病房的窗户就被敲响了。

“或许我为你解答。”循声望去,只见窗外垂着一根纤细的灰色绳索,下方挂着身穿性感热裤、棉背心的迭戈-墨索里尼小姐!在她浑圆的大腿、柔韧的小蛮腰以及修长的手臂上,还未痊愈的伤处缠着白色的绷带,整个人带有一种残酷的奇异美感。

郝嵩和爱德华都扭头一脸惊异莫名的神情看着她,只有躺在床尾的小猫纹丝不动,似乎依然在熟睡。

“一大早就在COS吊死鬼吗?迭戈小姐?”郝嵩反应过来,并质问道。

迭戈-墨索里尼却仿佛没有听到郝嵩的讽刺,妩媚一笑问道:“请问能先把窗子打开让我进去吗?这样晾着一位女士可不是绅士所为。”

“趴在窗外偷听他人说话也不是淑女所为……”郝嵩嘟哝着,不过还是示意爱德华打开窗户,让迭戈小姐进来。

“早上好,愿太阳神福玻斯为两位带来活力。”迭戈小姐郑重地祝福道。

“哎?……额,早上好。”郝嵩皱起了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迭戈小姐与他们应当是敌对关系才是。然而从刚才到现在她都没有露出一丝敌意,判若两人得简直让郝嵩都有些怀疑当初在密林中出面挑衅他们的是不是迭戈小姐了。

倒是粗神经的爱德华毫无意识地礼貌回应道:“也愿您的美貌如同黎明女神奥罗拉一般日日如常。”

闻言迭戈小姐那足矣让人所有男人疯狂的嘴角微微翘起,然后看向坐在病床上的郝嵩,轻启朱唇道:“对于在这次行动中,我们组三人被灵王控制后所表露出的敌对行为,我深表歉意。”

“那是因为你们脑子里进了奇怪的东西,我完全可以理解!不过您老飞檐走壁来这一趟,应该不只是为了道歉吧?”郝嵩言语带刺地试探道,他暂时还无法放下戒心。可以确定,扎德他们即便没有被灵王引发出恶意,也会全力阻挠己方这组人的行动,甚至直接采取杀伤性手段。

迭戈小姐依然妩媚地微笑着,展现出了她很少表露出的大家族修养,继续说道:“为了显示道歉的诚意,迎新狩猎季冠军奖励的10点特殊学分,我可以用来换取苏蕊小姐需要的先灵基因材料,并无偿转赠给你们。”

“啊!这真是个好消息!炫酷的死狗小姐。”缺一根筋的爱德华立马对同为卓越吃货的迭戈小姐表示了欢迎。

郝嵩却立刻对部分让他震惊的内容提出了质疑:“冠军?你在说什么!?”

“接下来的话,请二位在听我说完之前务必保持冷静。”迭戈-墨索里尼郑重的说道,然后等待郝嵩和爱德华认真点头后才继续解释,“在这次行动中,巨苏安-西庇阿的死亡以及扎德-哈布斯堡的失踪突破了守夜人家族对你们的容忍底线,西庇阿家族与哈布斯堡家族震怒不已。所以即便有塞萨尔教授为你们背书,这两大家族也将开始不遗余力的‘处理’你们。以故意伤害其他守夜人的罪名剥夺你们的迎新狩猎季名次只是一个开始,就算你们的罪过被类似‘正当防卫’之类的理由饶恕,他们也打算将我推上此次狩猎季的冠军位置。”

说到这里,迭戈小姐双手一翻,指缝中各露出了一把闪烁着极度阴险恶毒的幽光的短匕首。

“有点眼熟……难道是两把拿来吃烤肉的餐刀么?”爱德华-米耶罗喃喃道,猜测方向一如既往地符合吃货的标准。

“是修罗王蜘蛛的毒牙!”郝嵩用压抑不住的惊讶声音给出了正确答案。

“没错,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修罗王蜘蛛的甲壳、毒牙和螯肢。而据塞萨尔教授提交的报告,你们拼尽全力才从它的巢穴中逃脱。所以几大守夜人家族极力建议把杀死灵王功绩的大头算在了我身上,换句话说,‘强行被杀死了一只灵王’的我,肯定是迎新狩猎季的冠军无疑了。”迭戈小姐用诚恳的语气讲述着。

“等等……”郝嵩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一脸凝重地问道,“我有三个疑问,首先扎德-哈布斯堡怎么失踪的?丝诺和我都可以为爱德华学长作证,他只是将扎德揍瘫痪了。其次你怎么找到修罗王蜘蛛的尸体?就算不提你那堪比凌迟的伤势,你也应该无法轻易通过满是蟒蛇的地洞。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迭戈小姐听完郝嵩的问题后,眼神微眯闪过一丝精光,然后一字一顿地肃然问道:“你似乎对修罗王蜘蛛的死亡毫无疑问,甚至还知道它的死与我无关?请问您是否隐藏了什么?”

郝嵩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该死!刚醒过来的脑子有些发懵,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原本安睡在床尾的小猫郝萌这时也抬起了头,用难以捉摸的眼神看向迭戈-墨索里尼,似乎正在考虑等会儿应该用猫爪肉球招呼她身上的哪个部位。

然而下一秒,迭戈小姐再次露出了妖娆的笑容,道:“不过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吗?就像我也无法回答你的前两个问题……但是我以本心发誓,在这次狩猎季之后,对于罪属我绝无恶意,并将竭诚与二位进行合作!”

郝嵩和爱德华没法察觉到,迭戈小姐在郝萌那看似呆萌的打量之下,两只手的手心满是冷汗,指甲都扎进了肉里。脑海中有一个尖锐的嘶嘶声在歇斯底里:就是它!那只几乎将我化作灰烬,让我被迫转生的地心炎魔!

十分钟后,迭戈小姐顺着绳索离开了病房,留下了两个依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家伙。

按照一般逻辑,在这种守夜人家族即将全力对付罪属的时刻,有人愿意作为内应对于郝嵩他们来说是极大的帮助,当然前提是这内应要足够可靠。不过郝嵩怎么都分析不出,与他们合作,迭戈-墨索里尼能得到什么好处。

“算了,先拿到说好的先灵基因材料吧。”毫无头绪且筋疲力尽的郝嵩吃下了一些芒果粥作为早饭,然后再次沉沉睡去。

直到下午,美帝军方来人对此次“野生动物伤人事件”与“沼气爆炸事件”录当事人口供的时候,郝嵩才悠然转醒。

由于精神头不错,郝嵩在病房中单独接受了例行质询。按照默认的惯例,这类涉及到守夜人与先灵的事件,各国政府都会采取遮掩手段。事后守夜人组织会提交一份事件报告给当事国家,并对该国的损失作出赔偿,而且是让人十分喜闻乐见的赔偿,比如一些高新技术科研合作项目,专利产品的采购权等等。

不过若是能在例行质询中得到事件报告里没有提到的真相,自然可喜可贺。对于守夜人组织的一切窥探**十足的情报机构一向乐此不疲。

郝嵩懒洋洋地瘫在床上,已经做好了插科打诨、满嘴胡话的心理准备,但是却没想到进来的是一位熟人。

“司徒小罗喽!你怎么来了!”郝嵩神色严肃了起来。

【“与先灵共生的修心者,行在一条必然孤单的路上。——迭戈-墨索里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