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玄江湖 > 第一九零章 孤岛知因

玄江湖 第一九零章 孤岛知因

作者:齐人翔腾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0:32:18

李玄看完密信,见其中还附着自己与凌珑的画像,心下暗道:“金无双怎知我要乘舟东去泰山?”心下一动,向三怪当中年长的那人问道:“你何时收到了这封飞鸽书信?”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道:“就在我们上船前半日内。”李玄沉吟片时道:“如此看来,金无双败走密林后立时给你们发出了信。”他仰天想了想,问道:“岛上其余的兄弟还有多少人,都在哪?”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道:“共计三十七人,他们散在黄河岸边,这时必是还在伺机凿沉来往船只。”李玄沉声道:“你赶快去阻止他们。”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苦笑一声,指着滚滚翻涌的黄河水道:“以我们的水性而言,在如此翻涌不止的巨浪中虽可勉强游过河,但无岛主的令牌,咱们也无法令兄弟们停止行动!”

艄公老大祖正鱼闻言,忍不住冷冷笑道:“既然你没有法子,看来留着你们也已然没有用了!”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笑道:“谁说我们没有用?嘻天气寒冷,若不寻个地方避寒,只怕不用半天时间便会冻死在这里!”艄公老大祖正鱼一怔道:“难道你们有好的去处?”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笑道:“当然有。莫忘了,咱们可是在这座岛上住了五六年之久。”言毕上前恭敬对李玄道:“还请少侠移步去我们岛上的秘密住所。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地窖中不但有腊肉、冻鱼,还有十几坛陈年老酒这位祖正鱼大侠您去不去?”

祖正鱼冷笑道:“我当然要去。哼我我当然要去看看,你们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前面带路,一行十几人穿过密密匝匝的杂林,不消片时便来到一块颇为平整的巨石前。他也不多言,上前在巨石下的凹槽中摸索几下,巨石便扎扎的移开三尺。诸人随他鱼贯而入,见巨石后竟是一处布局严谨的地下居舍。

这处居舍约莫有三十处不同功能的房间,每一处不但建造结实,就连纵横交错的每条回形路亦毫无重叠。要知这些居舍临近黄河,建于地下最难处理的便是渗水和潮湿等问题,但李玄仔细看了,见无论居舍还是回形路上,均不见潮湿发霉的迹象,由此可见金无双当年建造时已将这些问题全部解决了。看来此人确是个人才。

李玄驻足看了看,心下暗叹道:“单看这里严谨的布局,便能看出金无双为此经营确是花费了苦心那天上官枭雄拼了命要将金无双救出,除了心知自己将油尽灯枯、寿将终了外,恐怕也是看中他沉稳、狠辣、缜密的特点。不过金无双为辅佐上官枭雄,宁愿放弃自己耗费心血建成的巢穴,可见也是个极其重情义之人。”

不知过了多久,三怪当中年长那人已将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艄公老大祖正鱼掏出银针,正想试试饭菜是否有毒,却见李玄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面无疑色的大嚼起来,而三怪当中年长那人见李玄坦荡无惧,竟无丝毫怀疑自己,不由大为感动。

食饮已毕,诸人各自休息。艄公老大祖正鱼睡不着,便过来找李玄闲叙,而李玄也正为如何离开孤岛而发愁。二人越聊越深,聊到后来李玄才知自己之所以能在大风坡渡口遇见艄公老大祖正鱼驾驶的木船,竟是少林寺知愚禅师着人安排的。

艄公老大祖正鱼道:“少侠心下肯定奇怪,知愚禅师终年不出少林,为何与我熟悉!”

李玄点点头道:“在下确是有此疑问。”艄公老大祖正鱼豪迈大笑道:“少侠不知,早年我是黄河上游的河霸,干些欺行霸市的恶事。话说十五年前,我与人恶斗,恰巧遇见了知愚禅师,在受了他的点化后才决心归隐江湖。因此,咱虽不会少林武功,却也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啊!”李玄赞道:“知愚禅师乃神人,他必然料到我不愿走陆路”话未说完,却听居舍外的巨石扎扎响过,三怪当中年长那人不但疾奔而来,还喜洋洋喊道:“少侠,好事情啊咱们遇见好事情啦!”

艄公老大祖正鱼闻声呼地站起身来道:“这人不是在洞中,怎么突然从外面回来了?”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奔进李玄舍内,恰好听见艄公老大祖正鱼这样说,不由脸色通红,尴尬一笑,道:“这里有条密道可以通向外面我在下没别的想法,不过想出去看看岛主留下木船还在不在!”艄公老大祖正鱼厉声道:“木船找到了吗?哼,我看你是想找到木船后,与伙伴偷偷离开吧?”三怪当中年长的那人闻言满脸委屈道:“在下虽然武功不济,但少侠如此信任我们,我又怎能做如此不齿之事!”艄公老大祖正鱼握紧拳头,冷哼一声,待出言反驳,却被李玄阻住。

李玄温言问道:“你匆匆而回,可是发现了什么好事?”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道:“我们三人本打算到岛上的小船坞去看看岛主留下木船在不在,但没想到木船没有寻到,却发现先前还汹涌滚滚的黄河不知何时已经结了冰。”

李玄与艄公老大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似乎极难相信。

这时凌珑也闻声来到李玄舍内。她听三怪当中年长那人如此说,不禁脸现喜色的看了看李玄,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李玄奇怪道:“凌姑娘你料到黄河会结冰么?”

凌珑点点头道:“我的确已料到滚滚翻涌的黄河水这几天会结冰,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李玄不解道:“你能告诉我原因么?”凌珑姑娘微笑道:“答案就在你身上。”她见李玄依旧不解,便又道:“自古天地间若有异象发生必定会有异人出现。而你落入水中后,非但没有丢掉了性命,还被古书中描述的神龙吐水之术救了,这便是异人异象既然黄河中有神物使出神龙吐水之术将你救下,难道就不会让滚滚河水结冰,助你脱困孤岛?玄哥,你已被神龙附体,拥有超凡的能力啦!”

李玄越听越奇,问道:“你说的神物是什么呢?”凌珑道:“天上地下的第一神物,龙鳞怪鱼。”

李玄大吃一惊道:“难道我在水中所看到的不是幻觉!嬉戏欢闹在七彩虹桥下的便是万世野闻中描述的龙鳞怪鱼?可可龙鳞鱼在龙虎潭中,怎么会突然来到黄河中凌珑,你又没有在我幻觉中,却怎知施展所谓神龙吐水之术是龙鳞鱼呢?”

凌珑傲然道:“莫忘了当年写就万世野闻奇书,并将其赠送给藏剑山庄石飞扬的人是凌先祖。”

李玄点头道:“我自然没忘。”

凌珑继续道:“其实,自从看到你有龙鳞鱼珠后,我便知道你必定与龙鳞鱼相识。告诉你吧,龙鳞鱼拥有的无上圣物便是它口含之珍珠。它肯给你,说明你们之间必定有过奇缘。如今我虽不知它因何来到了黄河中,但它既然出现了,便一定是来救你的。玄哥,你盘膝坐在水柱上时,是否感到有一股柔和温暖之力传遍全身?”李玄点头道:“的确是如此。”凌珑欢喜道:“玄哥真是好福气。你可知龙灵附体之术是龙鳞鱼具备的圣法,这圣法有极高的王者之气。嗯,无论谁能得到龙灵附体,其后便能成为万种生灵之王。从此以后,倘若遇见天地间所有的虎、豹、熊、猿、雀、雁、鹰、鸽如非事关绝对之生死,它们必定会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艄公老大祖正鱼闻言,问道:“凌姑娘,你是说李少侠如今已有了龙鳞鱼赋予的王者之气么?”见凌珑点了点头,又道:“夜间黄河水突然结冰,也是龙鳞鱼为救李少侠么?”

凌珑点头道:“必是如此。若我猜得没错,现在自孤岛结冰处为起点,向上下游各走出十里,若那里没有结冰,便证明这里结冰是龙鳞鱼为救玄哥而施展的圣法。反之,若是十里外也结了冰,这冰只能算天意。”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闻言叹道:“即便是天意!也证明李少侠是非凡之人不过,即使过了黄河您也不要去泰山大会。”

李玄奇道:“为何要我别去?”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道:“早先我们凿船的时候,曾听太白山二掌门西门笑说过,王世充座下第一高手陆然也要去参加泰山英雄大会。啊呀!这人很厉害,据说无人能敌啊!”

李玄笑道:“无人能敌!这人如何厉害?”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闻言,不知如何回答。

艄公老大祖正鱼见状,不由讥笑他危言耸听,其真实目的恐怕是想把众人圈在这里,喝道:“凌姑娘的话听到没赶快到上、下游十里左右看看,那里是否也结了冰!”

三怪当中年长那人道:“不用往上、下游走出十里。我三人先前到河面去试试冰的厚度时,已经能听到上、下游超不到三里便有流水轰鸣之音。看来我们这里结冰确实如凌姑娘所说,是龙鳞鱼为救李少侠而施展的圣法李少侠,咱们去看看如何?”

诸人收拾妥当,齐齐来到河畔,果然见诺大的黄河水面早已结成了厚厚的冰层,不过河面并非平整如镜,那些奔涌的巨浪在被冰冻后依然保持着早先翻滚的模样,可见黄河水被冻住只发生在瞬间。层层翻涌的水浪化身成冰,堆堆叠叠中千姿百态,远远望去,仿佛长空万里云卷云舒之境,晶莹剔透下,当真让人恍如置身天界之中。

渡过黄河,三怪仍旧希望追随李玄。李玄推辞不得,要他们不但今后要行侠仗义、扶贫济危,并且即刻召集散落在黄河上、下游的其余兄弟,劝说他们停止对往来船只袭扰。三怪见李玄肯收下自己,欣喜如狂,行过简单的入门礼后,便匆匆拜别去了。

此时天光大亮,阳光来了,但在北风劲吹之下,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李玄着急赶往泰山,本以为乘舟迅捷,不日便可到达,但如今木船沉没,一时半会儿难以寻到船只,不免有些焦躁。艄公老大祖正鱼看来在眼里,直言不必着急,声称自己有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在八十里外的山谷旁有个神驹养马场,若是到那里借得几匹快马,相信用不了几日仍可在泰山英雄大会开始前赶到。李玄闻言自是大喜过望。

天黑前三人终于来到艄公老大祖正鱼朋友的神驹养马场。一夜无话,吃过早饭,李玄挑好马匹,与凌珑辞别了艄公老大祖正鱼及他的朋友,沿着黄河往泰山方向疾奔。

二人经广里,过马山,到了第五日傍晚,却因赶路错过了在马山镇上休息的机会,无奈之下,只能一边赶路一边寻找可以遮风挡雪的人家。眼见夜色越来越深,零星的雪花不知何时已将大路铺满,李玄正担心凌珑受不了风寒,却见前方高深密林中透出火红的灯光。二人循着灯光来到一座青砖大宅前,叩开宅门,李玄说明来意,家丁上下打量着李玄与凌珑,见二人虽然满面尘埃,但透出的儒雅娴静气质竟令人无法拒绝。家丁打着哈欠,喃喃道:“我宅有贵客到来,主人正热情款待,所以您二位若要留宿,只能在厢房委屈一夜了。”李玄笑道:“若能得遮挡风雪之屋舍,已是最好了,哪还会奢求高大正房呢!”家丁点点头,带着二人进了宅内。

绕过前院的花圃,家丁与李玄、凌珑来到左侧偏厢,还未进屋,便听后院有人纵声长笑。

这笑声听来甚是欢悦,尽管有些苍老,但远远听了依然能感受到大笑之人是个极其豪爽的性格。李玄闻听笑声,微微一怔,问家丁道:“敢问小哥,这笑声发自何人?”

家丁淡淡道:“正是我家主人。”李玄点了点头,微一沉吟问道:“你家主人是否姓朱?”家丁奇道:“你怎知我家主人姓朱?”李玄微微一笑道:“看来是遇见老朋友了。”

凌珑奇怪道:“你识得这里的主人么?”

李玄点头道:“应该错不了。”说着,转头对家丁道:“烦请小哥去通禀一声你家主人,就说山西太原李玄路过来访。”家丁闻言,尽管满脸疑惑,但还是应声匆匆离去。

没过片时,便听有人步履急促赶来,人还未到,便高声唤道:“来的可是李家好兄弟么?”

凌珑听来人话音洪亮,转头望去,见鹅卵石路走来一人。借着灯笼灯光,她见来人须发皆白、满面红光,不但身材高大,且魁梧至极。来人站定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玄,大笑道:“果然是好兄弟哈哈哈是那阵好风把我兄弟吹来了!”

李玄见了来人亦满面微笑,欢悦道:“是误打误撞的风啊!好久不见,您还是健硕如旧。”

来人大笑,拉着李玄的手亲热至极道:“骨头都老了,哪能当得健硕二字啊!咦这位唐姑娘没来么?”

李玄听他提及唐冰,心不由一沉,脑际掠过唐冰精灵可人的神情,忍不住叹息一声道:“唐姑娘没来。”说着看了看凌珑,见她正静淡如菊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这位是凌珑姑娘。”来人老于世故,见二人表情中各有微妙,也不再追问,大笑说都是客,拉着李玄的手,又上下端详片刻,这才叹道:“兄弟愈来愈丰神如玉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