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游坦之别传 > 第五十五章 杭州蔡京

游坦之别传 第五十五章 杭州蔡京

作者:禾永立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0:38:21

游坦之和宗泽在洪都停留了四月之后,江都附近的盗匪基本被驱除去了杭州。游坦之因为要前去和杭州太守联合,所以一个人驾马先往杭州方向而来。跟着宗泽经过了这半年的军旅生活,游坦之的作息变得规律了不少。即使一个人赶路,也从未错过宿头。

此时已经过了新年,游坦之想起自已本答应木婉清三月便回,没想到这次出来不仅没有找到师父的仇人,更是连过年也无法相伴家人。游坦之每每想到这里,心里总是觉得对不起木婉清。而且他在闲暇之余,也还时不时的想起阿紫。

说起来阿紫是自己第一个有了夫妻之实的妻子,自己却什么也不能给她。如果说自己对不起木婉清的话,那么他心里对阿紫就是更深的悔意。他恨自己枉称佛家出身,当初却如此把持不定。不仅连累了婉清,更害得阿紫孤苦伶仃。

然而此时他脑子里已经无暇再想关于两女的事,眼前已经出现了杭州城高耸的城墙。这杭州向来是江南繁华之地,然而或许是太久不经战火了,杭州的城墙也有着一股秀雅之气,不似北方城墙那般厚重。

游坦之驾马直驱入杭州城内,杭州城内人来人往,好一片繁华气象。游坦之马匹无法控制,只得下马步行。看着前面熙攘的人群,游坦之想起以前去过的苏州无锡,寻思道:“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苏杭地区,果然是人间天堂。”

他这一路行来,路上所见多是被江南匪患袭卷景象。不说类似人间炼狱,总之让人看了心里难免找失落。现在进了这杭州之地,看着面前热闹如斯的景象。一扫来时路上的失意,问明了路人知府所在之地,牵马直向杭州治所而来。

游坦之来到杭州治所外面一看,门口两座石狮威武伫立,显出非凡的气势。石狮前面站着两个小卒,睁着两眼上下打量着游坦之。游坦之见状一笑,道:“两位差爷,烦你们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从洪都而来,有要事要见蔡知府。我这里有润王所赐令牌,烦请两位呈上蔡知府。”

游坦之说完从腰间解下赵颜的令牌,伸手递了出去。本以为这两人必然上前一步迎接,然而这两位却都呆立于原地,手上倒是有了动作,同时向游坦之伸出了右手。游坦之倒是没想那么多,走上几步台阶,把令牌放在了左手边一人的手里。

本想他接了令牌之后就该有所行动,可这两人还是贮足不动,眼神反而殷切的看向游坦之。游坦之这下就不理了解了,只觉得奇之怪哉。暗想:“这两人难道是个傻子不成,这蔡京要真请两个傻子来看门,这倒是千古奇谈。”

此时接过游坦之令牌的人将令牌交于右手,左手又向游坦之伸了出来。游坦之更是大谬不然,看了一眼都向他伸出手来的两人,笑道:“两位这是什么意思,在下是真的不太明白。你们还在等什么?”

这时接过游坦之令牌那人抬头看着头上,傲然道:“我们在等公子的诚意。”游坦之此时穿着服饰,着实像一个富家公子,而不是江湖高手模样。这小卒会认错游坦之身份,倒也不足为奇。

游坦之听得他这么说,当下哑然失笑。回头看了一眼路上,身后行人依旧。游坦之转头对着两人道:“现在还是白天啊,大街上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就这么明目张胆的问在下要诚意,不觉得有点过分了吗?”

左手边这人闻言脸上不见喜怒,只是不搭理游坦之。右手边那人更是看也不看向游坦之,道:“任你白天黑夜,这就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你要是没有诚意,那你只得在这门外相候了。等到我们大人今日公务结束,才来和你相见。”

游坦之心里升起一丝浓浓的厌烦感,都说物以类聚,公门之中更是如此。公门之中的学问讲究上行下效,这两个看门的都能够嚣张如此,想来这蔡京平时为人,只会更是过分,更是让人心寒。

游坦之收起脸上嬉笑的面容,正色道:“我再最后说一遍,我有十分重要的事,现在立刻马上就要见蔡知府。烦请你们两位,即持我给你们的令牌,进去通知蔡京。我的时间非常紧迫,不容有一点耽搁。”

游坦之本以为这么说了,两人即会重视起来。没想到这两人先是对视了一眼,左手边那人一下把游坦之递给他的令牌扔了出来,一边故作言道:“什么令牌,在哪里啊,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令牌将要落地的时候,游坦之俯身一抄,已将令牌抄在手中。游坦之心里大怒欲狂,此时他是动了真火了。只见他站直身子,冷冷的看了依旧没把他当回事的两人,笑道:“两位如此不识好歹,那就休怪在下不客气了。”

游坦之这话一说完,踏步向上跨上了一阶台阶。他这一步平稳异常,脚步落地掷地有声。尽管离着看门人还差着数步台阶,看门的两人居然同时有了一种深深的压迫感。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游坦之接着又跨上了一步,左首那人忙道:“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杭州治所,你不……不要乱来。”游坦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摇头一笑没有答话,脚下再往前踏上了一步。

此时他已经来到两人下面的一阶台阶,右首那人忙道:“你……你不用着急,你不是要……要见……见我们家知府吗,你在……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我马上就进去给你通报,你……你等一会儿。”

两人被游坦之气势所压迫,说话也已经短短续续了。游坦之却道:“不用了,我干嘛不自己进去呢?”

就在两人不解的时候,游坦之右掌一挥,带动一股无形劲力撞上右边这人,这人被游坦之掌力所激,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出,重重的撞在身后的门上。游坦之同时左手也是一掌,把左边这人也给震的倒飞了出去。

两人砰砰撞上身后的大门,摔在地上哇哇大叫。游坦之出手只是想惩戒两人无礼,并不想要了两人性命。说起来这两人也算得上是朝廷人员,自己虽和赵颜交情深厚,但终究还是白身。要是无端打死了这两人,难免给赵颜惹人没来由的麻烦。

两人哀嚎着从地上爬起来,游坦之再走上前几步,呼呼两掌拍出,杭州治所府上的两扇大门被他掌力一震,同时砰的一声向后倒入里面厅前。这厅前有着两个大水缸,两扇大门倒撞上去,登时把这两个大水缸打的稀烂。

这一下巨响传来,整个大厅随之乱在一团。游坦之踏步向厅中走去,刚刚移的几步,就有十来个看家武士模样的人拦住了他。游坦之没想到自己前来见蔡京,居然是这么一个方式,当下道:“大家都别动,我是奉了润王之令,前来会见蔡京蔡知府的。”

当先一人喝道:“那里来的臭小子,光天化日敢撞治所。今天不给你点教训看看,就不知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罢居然不容游坦之解释,举着手里的长刀便向着游坦之杀来。这一刀要是砍实了,游坦之半个脑袋也被削掉了。

游坦之心里很是恼怒,本以为外面遇见的两个守门人已经够无礼了,想不到这里面的人更是蛮横。游坦之心念如此,决定先打眼前这批人一顿来出出气。看着面前的刀将要及身,游坦之伸出两指夹住了刀锋。

这人脸上一红,用力回夺刀身。游坦之飞起一脚,将这人踢来飞起。此时剩下的人也已经攻到,手中的砍刀向着游坦之头上招呼。游坦之突然想到一般人护院只是棍棒,这蔡京府上却是刀具。看来此人绝非常人可比。

游坦之利用手中长刀,接连挡了几刀。这十余人皆是武功平平,只是那股狠劲却是极为罕见。游坦之拿出一阳指的点穴手法,双手出指如风,很快点倒了这十多人。这十多人要穴被制,全都躺在地上呻吟。

游坦之又往里面走上几步,此时从房间里面走出一人来。看着面前乱成一团的大厅,深深的邹起了眉头。游坦之见这人三缕须,约莫四十岁上下。一双眼睛眯的小小的,只能从中间见到一条缝隙。

这人给游坦之的第一印象便是,此人是混迹官场之人,身上油然而生一股书生交易所,却同时又兼具着一股精明。只听此人问道:“少侠是何人,缘何善撞我治所。难道少侠不知,这里是杭州治所所在,事关杭州一带安宁吗?”

游坦之听他如此说话,基本猜到此人便是自己前来寻找的蔡京。游坦之微微一笑,伸手解下自己腰上的令牌扔向蔡京。这令牌本来颇为沉重,扔出去之后应该势携劲风。然而此时令牌却缓缓向着蔡京飞去,便如同空中有两条细线吊着一般。

游坦之内力之奇,实是罕见罕闻。本来常人见了游坦之这等神功,必然已经大为吃惊。这蔡京却极是沉得住气,只是伸手接过了令牌,看不出脸上有什么神色变化。可是他接过令牌只简单一看,再是沉得住气,也不禁脸色一变。

只沉默了半秒,蔡京脸上那股不悦的神色便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幅笑吟吟的模样。拱手对着游坦之道:“原来少侠是封了润王殿下之命,不知润王殿下托咐少侠,可有什么大事要做,需要在下做什么只管开口便是。”

这蔡京脸色还真是转换的快,知道游坦之来意之后,丝毫不问手下之人伤亡如何。如果从这个方面来看,这人倒也着实颇有心胸。游坦之嗯了一声,却并不回答蔡京的话。蔡京愣了下,道:“是在下孟浪了,在下蔡京,现身居杭州知府一职。不知少侠此番前来,可是为了杭州地区日益增多的匪患?”

要说这蔡京还真是懂得揣测别人心理,游坦之一个字还没说,就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游坦之对他心里的烦意几分,当下拱手道:“原来是蔡知府,是在下鲁莽了。在下此次前来,便是为了这匪患一事前来。”

蔡京看也不看地上躺着的众多手下,拱手对游坦之道:“少侠身为江湖中人,却能为大宋百姓考虑。实乃是我大宋之福。少侠里面就坐,我们详谈一番。”游坦之点了点头,跟着蔡京走了进去。

游坦之经过刚才被他点穴的众人身旁,凭空虚点几指,解开了地上所有人的穴道。这手神功一露,地上躺着的人无不目瞪口呆。蔡京也是满脸笑意的看着游坦之道:“少侠武功原来如此GM区区匪患何足道哉。少侠请!”

蔡京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见他如此客气,游坦之也不好太过失礼,当下也是伸手道:“小子岂敢,蔡大人先请。”

两人来到客厅,分宾主坐下。游坦之简略的向蔡京说了这次前来江南的目地,就是为了扫平这为祸江南的匪患。蔡京一直静静的听着,脸上挂着一丝深深的忧色。当游坦之说到这杭州城外便是和盗匪的最后一战时,蔡京脸上更是担忧。可是游坦之说到所有的功劳都记在蔡京头上的时候,蔡京那仿佛是睁不开的小眼睛里,明显出现了一丝笑意。

好容易游坦之说完,蔡京道:“在下这里倒是有一个建议,就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说出来与少侠参详一下,便请少侠定夺。”游坦之总觉得这人说话带着一股莫名其妙之感,当下道:“蔡大人请说。”

蔡京捊着胡须道:“少侠和宗将军一路追着盗匪从长沙来到此地,盗匪心中必然对你们恨之入骨。这杭州附近有一个地方,名叫伏龙谷,是一个伏击的绝佳之处。只要进入了谷中,把两头堵上,任你有千军万马,也绝计无法走脱。”

游坦之点点头,道:“这个地方确实还不错。”蔡京续道:“地方虽好,但由于地势太过险要,盗匪也不会轻易上当。如果要能把他们成功引入谷中,非得少侠和宗将军一起不可。利用盗匪对你们的恨意,方才能够成功。”

蔡京说完又突然不好意思道:“只是这方法虽然是目前唯一能够全歼盗匪的办法,却也将少侠和宗将军一行全置于了危险当中。所以说,能否采取这个方法,就全靠少侠和宗将军的了。只是安全为上,还是另找他法吧。”

游坦之看他这番话语气神态都说的真切,只是眼神当中却暴露了他的紧张。他紧张游坦之如果不接受这个办法,自己这次立功的机会就化为泡影了。游坦之心想此时有破敌为上,也不就和蔡京计较了。

当下和蔡京客气了几句,向正在赶来的宗泽发去了书信,询问他的看法。做好这一切之后,游坦之便在杭州城内安歇了下来。他初一听蔡京的名字,就隐隐觉得不妙。现在看了蔡京为人,这股感觉更是愈演愈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