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系统君,求别坑 > 第十一章 姐弟各自心思

系统君,求别坑 第十一章 姐弟各自心思

作者:孙九娘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0:41:32

出了山洞一路往回走着,长贵心中却是满腹疑团。

眼睛朝四周溜了一圈,并没见半个人影子,他忍不住轻声问道:“姐姐,为什么我们不要黄金。其实要学穆大哥的本事还不容易,咱们只要赖着他,总能学到的。这样两头都占了,岂不更好。”

“啪”地一巴掌拍到长贵的后脑,卫小歌气得发疯。坏到根子上了,到底是谁教他的这些下作心思。

“君子待我以诚,我便待人以诚。与人交往,有来有往才是正道。天下便宜都叫你一人占尽了,你当人家全是任你哄骗的蠢人吗?”

抬手摸了摸被拍痛的头,长贵很不服气地嘟嘟囔囔,“穆大哥可不就是个傻子,我要是有他那么高强的本领,肯定立刻将人参抢了。”

卫小歌冷笑一声。

这么小就是个强盗,长大了还了得。

“是不是抢完人参,再杀人灭口。古往今来,抢劫杀人都是一个路数上的。你要不是我弟弟,这会儿便几个耳刮子抽死你。”

长贵默默垂着头,仔细寻思了片刻。

姐姐说得好像有些道理,与人交往的确得有来有往。

假使贪图那百两黄金,还想着要学武,两样都占全了,人家往后未必会那么相信他。推掉黄金只求学武,必定能获得穆大哥的信任。

他那么有钱,与他交往,往后黄金肯定会滚滚而来。

穆大哥是个傻瓜,没抢人参。世上傻子何其多,村子里就有一大堆,自己只需要懂得怎么去利用别人就好。

当然,得多长个心眼,提防那些聪明人,免得被对方杀人抢劫了。

想明白了这个人生大道理,长贵愉快地抬起头来,冲着卫小歌笑了笑,这个新姐姐倒是懂得不少。

“姐姐,我记住了,往后与人交往不胡乱骗人。”

见长贵那张清秀的小脸,在渐渐西沉的夕阳中笑得真诚,卫小歌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觉得稍微有那么点欣慰。

一点一点的灌输,总能将他领到正路上去。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时肚子饿,偷鸡摸狗只是权宜之计。往后有能力,再补回去就是了。

哪一头都要占尽,纯粹就是欲壑难填。小小年纪坏了心性,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无法控制自身贪念,再没回头路可走。

嗯,丁土说过,长线任务就是教导两个弟弟成为高尚的正道人士。

想到这里,卫小歌忍不住皱眉,长线任务,主线任务,支线任务......到底有多少种不同类型的任务啊?

小长富白天睡足了,又吃了人参,精神头很好。他听不懂姐姐和哥哥在讨论什么,也不晓得两人心中所思彻底南辕北辙。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玩,玩,和弟弟玩。”

今天长富认识了新朋友,跳塌了木头床,屋子也垮了,这日子过得.......对他来说,也算是非常惊喜交加了。

卫小歌拍了拍身后小娃娃的屁股,以示知道他的存在。

正事要紧,今天晚上还得找地方睡觉。

“长贵,我们家从前住哪儿?”

“就在茅屋下方不远,全村最大的砖瓦房就是咱们家的。”长贵怏怏说道,仿佛并不大愿意住到那里。

“咦......”

卫小歌微怔。

稻花村基本都是土坯房,只有七八间稍微像样的砖瓦房,最阔气的就是长贵说的那栋。离其他村民的房屋有些距离。占地不小,而且看着也十分高大。

本以为是村里老财主住的。

不过,她想到长贵白皙的胳膊腿,还有长富到如今还剩下不少的肉膘,显然从前是村中富户。

这里面又有些说不得的故事了。

没走两步,身后传来“得得得”的蹄子声,卫小歌扭头一瞧,不由得乐了。

白泽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这货显然认定了她这个“姑娘大王”。

抢了鹿大王的驴小弟,会不会有些麻烦的首尾?卫小歌略微有些担心。管他呢,无主的驴子,谁牵回去就是谁家的。吃了那么贵的人参,它这一身驴肉卖了都赔不起。

她亲昵的冲着白泽笑了笑。

见新大王笑得如春风一样温暖,白泽很热络地蹭了蹭,急急忙忙表功。

“我已经跑满了十大圈,今天真是下脚如飞,好似腾云驾雾,非常痛快!这不,跑完了顺着你们身上的味道找来了。”

没想到它还有个灵光的狗鼻子,往后可以充当猎驴。卫小歌啼笑皆非,赶紧吩咐道:“白泽,不要说人话。”

一头驴子说话太稀奇,谁知道附近有没有村民路过。

白泽懊恼地举起蹄子,捂着大板牙又道:“哦,忘记了,总以为还是在山里。”

卫小歌长叹一口气,马上当耳旁风了,刚叮嘱它别说人话。还有,谁家的驴蹄子能举到嘴边,这种高难度动作,是不是太离奇了些。

长贵显然也意识到这点,“扑哧”笑了一声。

夕阳西下,古道西风黑驴子,外带三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徐徐走向那间与别家相比,显得阔气无比的大砖瓦房。

远处时不时传来小孩的哭闹声,妇人们高声的叫骂,一派和谐美好的田园风光。这边却安静得可闻蛐蛐声,显得卫家与整个村子格格不入。

“不是说你大伯家还剩下一个儿子吗?”卫小歌不解地问道。

“给大伯娘的娘家人接走了。”长贵淡淡答道。

“我还以为被你弄死了呢!”

“姐,你当我是什么人啊,杀大伯一家的是上个姐姐,根本不关我的事。”长贵满面愤慨的解释。

卫小歌摆摆手,表示听见了。事实真相只有长贵一人知道,他的话,十句有五句含水分。大伯娘的娘家人也太善良伟大了,将一个打死人的傻子接去抚养?

哎.......

没理会他装模作样叫屈,她继续问道:“家里就没其他亲戚了吗,这么大房子没人住,也不怕浪费。”

长贵摇头,“都死光了,爹和大伯就两兄弟。原先家里雇了些别处来的长工,早走了。村里人都说咱家房子邪气,风水不好总死人,忌讳得很,根本没人敢靠近。”

他眼底却是没多少动容。

死光了?卫小歌忍不住又多看了长贵一眼,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这小子心够硬的。

说起来,死了一家又一家,谁还敢来附近逛,难怪今天下山碰见的两个大叔一脸晦气的模样。老宅没叫人一把火给烧干净,都算是村民们善良淳朴了。

走到离篱笆墙十步远的地方,从老宅里传来咿咿呀呀的怪声,似乎是一男一女。

长贵一脸古怪,面色一红,慌忙垂下头。

“咦,不是说没人吗?”卫小歌一心注意着声音,并没察觉到长贵的异样。

她很快就分辨出这是什么怪声。

这种破事可不能让小孩瞧见,卫小歌臭着一张脸,将背后的长富放下交到长贵的手里。

“长贵,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等,我去赶走里面的人。”

篱笆墙正中间的院子门敞开着,往里去的棕漆大门也只是虚掩。里面的人倒是肆无忌惮到极点,在别人家里苟合,真是太糟心了。

卫小歌弯腰拾起一块石头,举手便猛地砸到大门上,发出“咚”的巨声。

“里面的人听着,赶紧滚蛋,别让我找人举着火把来瞧热闹!”

女的大声惊呼,男的却是扯着嗓子叫,“谁敢搅了老子的好事,活得不耐烦了。”

声音如破锣,说不出的刺耳。

女的似乎有些担心,“二狗子,你成日在镇上厮混,老娘还要做人呢,快些走快些走。听声音是卫家的小娘皮,她如今就是个疯子,上次还和卫大傻子撕打成一团。”

不知道那个二狗子做些什么,女子又是一声惊呼,“你个死人样,都这当口了......”

“怕什么,我这就出去,黄花大闺女的滋味,可不是你这个老婆娘能比的。”

没多久,大门吱呀地打开,那个叫做二狗子的,穿着条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裤子,歪歪扭扭地走了出来。

手里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砍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