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神医太子爷 > 第二百六十四不叫天下人负古家(中)大结局

第二百六十四不叫天下人负古家(中)大结局

古乐沐浴而晨曦中,长剑,血衣,气势如虹,衣衫无风之动,这是运功到极致的现象,而稳稳地,他机气与关夫子对势而立。

人群中,倾国倾城乔玉王,望着自己家男人,一脸神彩奕奕。而敌对阵营中,那风华绝代的绝世花旦,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紧紧地,紧紧地咬着自己嘴唇。

——这一刻,谁比谁更心痛?

她凄凉一笑,宛若一朵深冬里的寒梅,清艳,圣洁,偏偏置身于雪地之中。

关夫子速度地收拾情绪后,他还是那个关夫子,哂然一笑,云淡风轻地道:“小友,此时此刻,我心平静如水,井古不波,你心如火,有欲燎原之势,一静一燥,胜负以分………所以这一战,我们改日再战。而今日,只要你给贫道一时间一地点,便不再插手此间事情。”

古乐亦知此时不是与人展开生死决战,何况面对关夫子,他十足没有绝胜的把握。微微一沉吟,古乐缓缓道:“一年后,月圆之夜,八达岭,长城之上。”

“好,你如此对手,别说一年,就是十年我也等得,一年后,我们长城再见。”关夫子微微一点头,应下战约——随后,这位传说中的神仙人物转身过来,看了白知青一眼,淡淡道:“白居士,贫道此间事了,你托付之事,恕我难以完成。”

说完,关夫子这位当世强者,微微一笑,不等白知青回答,他跨出一步,空气爆动,他身子化着一道金色地光辉,人已至百米之外,再跨出一步,他人消失在山腰间……

……

…………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山腰间依旧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执剑而立的古乐,还有人忍不住看着关夫子消失的地方。

玄门奇人,瞬秒四大高手的关神仙,居然就这么干危利落地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这年轻人,到底有什么魔力,几句话功夫,令关夫子心甘情愿地离去。

……

“赢了!”看着消失在山腰处的关夫子,饶是古天雄如此枭雄人物,也不自禁地叫出了这一句话。

……

“败了!”纳兰无双一脸惨白,望着三米处,那执剑而立的古家男儿,他惨凄一笑,仿佛中,这又是一个八/九年,那血染红墙内的古茂松。

他处心积虑,机关算尽,却被一个视为最不关键的人,彻底的逆转了局势。

他纳兰无双今日敢踏上玉泉山,所依仗的,正是关夫子。

最大的筹码突然离去,他还有什么底牌,还有什么底气,敢堂堂正正站在古家的对面,靠荀平国这些叛徒?还是身边的熊仁国、白知青?又或者,京城中那一些推波助澜,隔岸观火的世家?

他自嘲一笑,输得彻底,手中再无筹码,因为他最大的筹码,已经被古乐赢了过去。

就在纳兰无双思绪飞腾间,他身边,白知青小动不错不断,两个先天拳师,一闪跃出,直向古乐攻去。

有心算无心……

一切发生太快,而先天拳师人物,一动如电击,真气展开,凛冽气息,瞬间压来。

而从两手出手的角度,以及速度,气势,都非常凌厉,这是必杀一击,有进无退。

天地变色。

双方阵营的人,数百颗紧张得忐忑跳动的心。

古乐眼睛没望向扑来的两位先天拳师,眼神淡淡,嘴角勾起一弧度,仿佛在笑。

突然……

他有动作了。

一动长剑,唰唰……

两剑斩出,青光闪烁,两道实质的剑气劈了出去。

噗噗!

如中败革,两道鲜血,骤然爆开,化着血雨,随着尸体地洒落在地方。

两剑斩两人,均是当场死亡。

全场鸦雀无声。

摧枯拉朽,这真是摧枯拉朽。

就连雄霸京城,不知道见惯多少大场面的古天雄,瞬间也被孙子这手给震慑住了。

其他人更不用多说,哪怕是古茂松,也不禁双目放光。

纳兰无双脸色更是变了一变又一变,噤口不能言。

如此手段,如此实力,也只有如此强悍的武值力,方能令关夫子甘愿离去。

“古家有此郎儿,数十年内,整个京城,遍地的世家,数不尽的政客,海一样的野心家,恐怕也只能忍着卧着。今日过后,全京城,没有世家,只有古家。”纳兰无双暗然叹息,——这一瞬间,他看得很远,远不止今日的胜败。

古乐仿佛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轻轻收剑,他的目光,也终于投注在纳兰无双等人的身上。抚摸着冰冷噬血的长剑,他抬着头,目光停在了荀平国几位古家原来的嫡系人员身上,轻轻地道:“圣人云不义而富且贵,于我是浮云,对我而言,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叫天下人负白家。”

因为——

他姓古。

古乐嘴角挂着不知道是冷笑还是嘲讽的微笑,淡清中,有许些张狂,道:“所以负白家之人,该杀!”

唰!

长剑划空,人头落地——第一个,是荀平国。

唰!

又是一剑,又是一颗人头。

——剑却不染血,染红的,是地上的土。

看着那一具具没有头颅的尸体,那一颗颗滚动的人头,那猩红,有温热的鲜血,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这样血淋淋的视觉冲击力太大,对纳兰无双来说,除了那血一样的实事,一切,他预料之中,既然败局已定,第一批清洗的,自然是古家的叛逆。

自古以来的帝王,无不是这么做的。

古乐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剑,没去看那震惊所有人的一幕,淡淡道:“人可为财死,为权死,为野心死,而且死得其所,不义而死,遗臭万年。所以下辈子,记得为自己正名。”

这个世界上,有几人杀人能如此镇定自若。

——镇定的眼神,移到了白知青父女身上,古乐轻轻地道:“古句有云这大地之下,除了能葬尸骨,还能葬野心,项羽,窦建德、陈友谅莫不是如此。”

白知青脸部肌肉狠狠的抽动了几下,不过神色上,他还算镇静。因为——他,位高权重,数少几位真正核心中大人物,纵然此时败北……

——死,他没有想过。

并认为,——死,不是他的结局。

“你敢杀我?”白知青舔了舔舌头,他看到了古乐眼神中那深深的杀机。

“这是成王败寇。”古乐同样看到白知青镇静的眼神中那道深深的恐惧,——他一笑,清冷的剑锋干净利落地抬起,一掠而过。

一道华丽璀璨的弧线划过白知青父女的脑袋。

嘭!

鲜血溅满大地,触目惊心。

终于,有大佬死了!

世家中,有人流血了!

古天雄微微一笑,没说话。

古茂松一副本该如此模样。

纳兰无双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成王败寇,多么贴切的话。

今天,必有一方血流成河,这本就是一个定数。

成王败寇,千古名言。

古乐目光再次一移,他看向了熊仁国父子……

这位从建国初期以来就风云政坛的人,神色平静中,还有一丝颓败,——但是,却没像白知青一样露出哪怕一丁点的恐惧,这位战功赫赫的军人,这位浮浮沉沉数十年的老人,比现场很多人都知道,权利巅峰的争斗何其残酷无情,失败者的下场,只有一死。

——死。

他并不怕,所以,在平静中,他的瞳孔一收缩,哪一道剑光闪烁着,他身边的儿子人头分家。

“杀一人者为罪,杀万人者为雄,杀尽千万者雄中雄,那么,屠尽雄中雄,又该称之为什么呢?”古乐喃喃自语,神太悠闲自在,仿佛不是在杀人,而是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种表情,这种神态,这种杀人不眨眼,落在旁人的眼里,那是其何的震撼。

而他,每一步,都挥动了一下剑,在数十位黑衣武师眼皮子底下,他一步一杀,终于,他剑锋直指熊仁国,在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下,古乐缓缓走到熊仁国身边,没人敢阻挡,也没有人有这个能力阻挡他停下脚步,在无数或惊或诧或惶恐惧的目光下,他站在熊仁国面前,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他轻轻地道:“当日,在深海,面对你的孙子,我说过,我生不为逐鹿来,都门懒筑黄金台,成不了你这样的枭雄,做不来权倾霸主,但是对我来说,古家,是我的根,谁动谁得死。”

没有犹豫……

没有丝毫犹豫,他一挥手,剑动,芒闪过,一颗人头,一颗价值无可估量的人头落地。

这一剑,终于震撼了所有人。

哪怕是古天雄,也被他震住了。

杀荀平国,杀古家叛逆,杀白知青,如果说古天雄尚能做到云淡风轻的话,那熊仁国那颗滚动的人头,就有点惊世骇欲了!因为敢斩杀这样一位枭雄人物的人,不是没有,现场就有一位,不过不叫古乐,而是他古天雄。

可是这样的事情,古乐却做了……

全场无声。

“老板,你这儿子真的虎得一塌糊涂了!”寇天叔砸巴了一下舌头,因为激动,他脸上泛起一丝红润,陡然转身,紧紧盯着古茂松,眼神中也是不可置信:“他真的做了,杀了一个恐怕你也不敢杀的大人物。”

古茂松稳了稳心情,然后,他轻轻地叹息一声,深吸一口气,道:“是的,我们当年没敢做的,他现在却正在做……”

“确实……”寇天叔眼神里闪动着芒光:“可是,这样做的后果和影响,是不是太大了点。而且,我看这势头,他没打算收手。”

古茂松摇了摇头,神情复杂,他不是没干过震惊天下的壮举,可是要他如此痛下杀手,他自问,没有儿子这般杀戮果断…………他没有回答寇天叔的话,因为古乐,又动了……

终于,他站在纳兰无双的面前,平静的脸色,淡淡的目光……

纳兰无双终于闭上了眼睛,双手紧握,脸色泛白。

他不得不承认,面对跟前的这个杀人果断的年轻人,他紧张了。

这一刻,纳兰无双莫明地对古乐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而这种感觉,他一生中唯有面对古天雄,才会如此,哪怕是面对古茂松当年的千里追杀,他也没有如此恐惧过。

“古家,终于出了个真正的人物。”纳兰无双一声叹息,迅速调整自己心态,面对死亡,他一样不怕,睁开双眼,露出一个凄怆的微笑,他望着近在咫尺的古乐道:“没败在古天雄手里,却输在你这样的敌人手里,冤,也不冤,你动手吧!”

“你还不配做我的敌人。”古乐冷笑一声。

嗖!

那柄长剑青光闪烁,落在纳兰无双喉咙处,割破他气管,脖子,然后一颗人头,冲天而起。鲜血,如柱,喷溅而出。站在古天雄身边的那位枯黄老人,收回目光,他轻轻地叹息一声……

似乎在为这个对手叹息……

纳兰无双死了……

寇天叔已经麻木了。

“他还是动了手!”古天雄也轻轻叹息,看着纳兰无双的尸体:“其实,我真没想过要杀他!”

而古乐,依旧执剑而立,仍旧沐浴于晨光之中,他的脚下,猩红的鲜血,已经染红的大地,当纳兰无双身亡那一刻,这场变局,似乎终于尘埃落定,而杀戮,也该到此为止。

可是古乐手中,紧紧的抓着长剑,他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甚至有些复杂和不情愿地把眼神移了一移,那位站在尸体前的绝世花旦,一袭白衣,也用同样的目光望着古乐……

终于,两人目光交接在一起……

舒心紧紧的咬唇嘴,一动不动,在这一刻,她甚至都不敢抬头看着古乐的眼睛。

她身边,那个齐家的余孽站在她身边,阴狠狠的眼神,同样望着古乐。

“该来的还是来了!”古茂松摇了摇头,他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也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更不愿看到他们之间的兵戎相见。

“古乐,算了吧!”乔玉终于还是站了出来,她一样不希望看到会令人抱恨终身的一幕发生。

寇天叔等人的心,也提了起来。

所有人的心都被提一起来……

可是……

下一刻……

“当”

一声。

那把染尽血的长剑,轻轻地,轻轻地,从古乐手中,掉在地上,没去理会身后的乔玉,古乐的目光,深深地,深深看了舒心一眼,然后,他一转身,一个字也没落下,他飘然下山……

那一眼,他们相忘于江湖……

……

下一章,晚上十点,得处理很多细节情节,哪怕是匆匆结局,不过该交代的化羽还是会交代清楚,所以下一章,很难写,用时自然多一点。

同时,新书《毒医无双》已经传上,喜欢看化羽的朋友,希望您们去支持一下,而《毒双无双》化羽保证不断更,不太监,不烂尾,请您们,再支持化羽一回。

地址:(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