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神探孟雨之难解的刀痕 > 第五0五章 江湖一字令!

神探孟雨之难解的刀痕 第五0五章 江湖一字令!

作者:江云梦飞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0:53:21

江湖一字令!

王言载被刺杀之后不久,江湖上神秘的“江湖一字令”渐渐为人所知,更在朝野和武林之中传开,也引起很多朝廷重臣的私下议论与警觉。

皇上一向有自己的力量探查国朝各种动向,因此早就知道江湖一字令的存在,却始终渗透不到内里。皇上敏感到,这无疑是吸取了之前刀盟渗透的教训,所以武林各派内里结盟,对外却如钢壁一般,滴水无法渗入。王言载被杀,第一次严重刺激到皇上,他开始觉得国朝的局势再一次有失控的危险,开始真正重视起这个江湖中神秘的传闻。

宣政殿内,君臣之间正在进行着私密谈话。

应少言沉默了一下,但对皇上的问话,臣下是不能迟疑过久的:“皇上有意让臣下捉拿孟雨吗?”

皇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滴溜溜转起心思。舅舅现在成了个天天喝酒划拳,扔鞋底子的舅舅,但一旦自己决定对表弟不利,舅舅虽然下野,却仍然余威犹在。而眼前这个白净秀气,说话温文尔雅的年轻才俊安国公,会向着谁呢?自己和应少言都是孟雨的表哥,现在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对付表弟,却又各自心怀鬼胎,也是可笑得很。

皇上一副很念亲情的样子,且振振有词道:“安国公,朕对孟雨,岂能没有亲情?就算他做事冒失大胆,朕却必须一力替他遮盖的。况且舅舅只有这一个儿子,倘若有事,舅舅岂不是年老了还要伤心?”

应少言哦了一声:“臣下愚钝,皇上的意思,是不再追究孟雨夜入皇上寝宫之事么?”

皇上犹豫了一下,心里不由暗恨:“赶情还是朕求他放过孟雨一样,真真岂有此理。”又不由突然想起当年皇后和李忠义的种种好处,不知为何,到了今天,他仍然认为皇后、李忠义是自己的知己,只是不得已而反而舅舅、孟雨和应少言,都是天生给自己捣乱的,各种让他这个皇上不舒服。

皇上心里不爽,脸上却完全不露声色:“是啊,就靠安国公一例周旋了。”

应少言心里微微一笑,表面却很恭敬地说:“皇上,孟雨进皇上寝宫,除了皇上,也只有皇上告诉了臣下,臣下才知道。只要皇上未曾告诉别人,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只是,江湖一字令之前只是传闻,如今王大人被刺,表面看起来是江湖中人为之,未必不代表朝中一派的意见。”

皇上心里顿时凛冽起来,江湖一字令是号令武林十二个门派的令牌,令牌中间是个“一”字,而各门派的令牌上方各有一个十二生肖中的动物造型,总令牌的牌头却是一只鹰,而总令牌可以号令各门派行动。然而谁也不知道持有总令牌的人到底是谁,皇上当初就怀疑孟雨,他肯定与此事有关联。但江湖一字令在江湖上有所传闻的时候,孟雨却还在大漠之中生死未知。然而深宫对话,孟雨亲手拿出江湖一字令,无疑给自己这个皇上表哥一个最无情的警告。孟雨不是孟定国,显然已经对皇上一贯玩弄手腕厌烦了。事实上,孟雨最不能忍的就是,多少忠臣良将用血和生命护住了国朝江山,皇上却在背后玩弄阴谋和手腕。

王言载被刺之后,归顺了的诸公大臣,应少言并未与他们为难,但那些企图翻天的死党和一些地下暗势力,却被暗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铲除。这期间江湖各派动作迅捷,没有丝毫拖延,却能互相呼应得天衣无缝。皇上除了查出与江湖一字令有关,便再也无法勘破更深,而且江湖一字令在江湖上得以流传,显然也是幕后有人故意放出信息,以警戒皇上。此刻,皇上与安国公的对话也变得很困难。

安国公刚才暗示得已经很明白,江湖十二大门派,分明是与朝廷的某派势力有关联的。他想表达的意思也很明显,如果朝中再起争议,那么必要的时候,武林中以江湖一字令统领的联盟,必将出手,而且会再与朝中势力配合。而朝中势力是以谁为首,应少言就差直接说出来了。

看皇上一时不语,应少言在特赐的高背椅上躬身道:“皇上,武林各派在历次国朝战争中,都为国朝出过力,功勋卓著,皇上不必忧虑。危急时刻,他们必会护卫国朝,护卫皇上。”

皇上气得,心中同时寒得不行,是要护卫自己,却恐怕不是听命于自己吧。

而应少言已经站了起来,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与皇上谈个没完。不待皇上发话,他已再次躬身向皇上告退。皇上一时又气上心头,这一个一向温和懂礼的西玉州少将军,竟然很有孟定国当年的派头了!

他心中生气,却不能表现出来,只是道了句:“安国公辛苦,早些回去休息,明日早朝,朕会加封卿子应捷勇武候之爵。”

应少言撩衣跪地谢恩。自己的儿子还不到两岁,皇上如此殊恩,已经不再如从前那样是不得不笼略,而是忌惮了。

出了宣政殿,走了没有几步,却遇到一列华丽的车辇,随辇的太监宣了一声:“安国公见过娘娘!”

应少言立住脚步,向凤辇微微躬身:“微臣给皇后娘娘问安。”

两旁的宫女轻轻掀开垂帘,竟是那个秀丽天成,曾经很受皇上宠爱的杜月莹。她灿然一笑,秀丽中别有一番妩媚的态度,对应少言笑微微地道:“安国公,皇上心情可好么?”

应少言也一笑答道:“朝中多事,皇上很是操心忧虑,多亏皇后娘娘尽心辅佐。”

杜月莹微笑着用圆润好听的声音娓娓道:“也多亏安国公辅佐皇上,当然,本宫更期待安国公费心辅佐太子。”

连皇后都是应少言的西玉州老乡了,这一场不见刀光的战争,终是在孟雨设计之下,胜的比之前那场惨烈的国朝战争更彻底更干净更漂亮。

他恭敬地再次躬身:“谨尊娘娘教诲,臣尽当全力辅佐太子。”说罢,便告退出宫而去。

老太监刘成从宣政殿出来迎接皇后,听到这番对话,心里忐忑。王言载被杀之后,皇上被迫立了庆余为太子。但对皇后之位却还有自己的心思,杜月莹已经是皇贵妃,扶养庆余多年,皇上却仍死不吐口。一向好脾气的安国公翻了脸,力压朝中各种非议,毫不客气地铁腕力挺他的西玉州老乡杜月莹成为皇后。这下,不仅太子控制在应少言手里,受惠的萧正毅和赵义明也投桃报李,成为年轻的安国公坚实的后盾。

而皇上的权力空间明显收缩,举凡也要看安国公脸色行事。况且安国公和皇上并没有亲戚关系,更无亲情可言,自然不会像孟定国那样对皇上这个姐姐遗孤真心牵挂,刘成不由对皇上真是十分担心。

哦,也不对,如果一定要论,安国公也是皇上的嫡亲表妹夫。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身在江湖的皇上表弟和身在朝堂的皇上表妹夫联手对付皇上,国朝的格局顿时大变。废皇后和沈赫昌叛反之后,那些尚且不服的势力,这次是完全被压制下去了。

应少言舒了一口气,朝堂的压力顿减,他最痴迷深爱的武功也回来了,一时身心俱爽。于是我们的国朝第一美人孟雪很快有了第二胎,看来应家几代单传,到了应少言这一代终于枝不繁却叶茂了。把个婆婆苏绮云喜欢的,一定要应正云马上派人将她送到京城,陪孟雪待产。一向淡定从容的应正云终于不能不抗议了:“你还是我老婆嘛?这怎么做贤妻你可得向孟夫人学学。”苏绮云噗地一笑:“待小雪生产之后,为妻就赶回来陪伴大人。”应正云悻悻地威胁:“再这样忽视为夫,我就要纳妾了。”丫环们在旁边听得都笑喷了。

(天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