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医宰江山 > 第六十六章 舞枪弄棒的奇女子

医宰江山 第六十六章 舞枪弄棒的奇女子

作者:一书闲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2 00:57:37

莫非将头偏过去。

看着映入眼帘的艳红色长袍,艳红色剑鞘,艳红色的剑穗,嘴角挂起一丝笑:“秦人关山月。”

若有人问起这世间,谁最喜欢艳红色,那人们第一个想起的,必定是秦人关山月。

女子美目流转,抿尽杯盏中的酒,巧笑嫣然道:“既然你知道关山月,那也一定知道玄道门咯?”

莫非没有应话,看着女子魅惑天下的容貌。脑海中四皇子、李言易、男扮女装这些信息一闪而过。

是她吗……

莫非手中的酒杯一顿,神情出现片刻的恍惚。转瞬恢复清明,不确定道:“怀安公主,李言蹊?”

李言蹊看了一眼莫非,自嘲道:“呵!什么怀安公主?……我只叫李言蹊。”

莫非知道李言蹊嘴中的那抹自嘲来自何意。李言蹊的母亲原本为当朝皇后,外祖家是长安的名门望族,但九年前长安血夜前夕,因谋逆之罪,李言蹊母后被一杯毒酒,赐死宫中,外祖家满门被斩,无一幸免。

自此以后,皇帝陛下也不待见李言蹊,在李言蹊及笄之后,便早早的赐了公主府,让她出府独住。

这也是李言蹊为何对公主的称号如此不屑,这也是她可以随意的出入长安大街小巷的缘由。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李言蹊微嗔的看着莫非。

“知道。”

玄道门……

莫非自然知道。时下,唐人信佛,秦人信道,汉人信儒。三国鼎立,分别信仰儒、道、释三教。莫非虽对宗教不甚熟悉,但也知这些教派与现代的儒、道、释并不相同,只是取名类似,部分教义类似,而在其它很多东西,则有出入。

李言蹊口中的玄道门,在秦国圣都,门人不计其数。其排名的天下四大儒学书院,四大儒贤,五十把名器,世所公认。

玄道门创世人——武道名家古烟客,颇得秦皇信赖,被封为大秦的国师。

而关山月正是古烟客的关门弟子,当世罕见的武学奇才。

莫非和李言蹊将目光转向关山月的身上,此时,关山月突然向楼上看来。他的目光里,带着如毒蛇般嗜血的戾气、杀气。

李言蹊一怔,随后一脸古怪的看着莫非,叹道:“看来你也是个深藏不露啊,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他感觉到了威胁。”

莫非笑了笑,顾左右而言其它道:“你似乎知道他要干什么?”

“我听说汉国游家有个女子,名叫游师静,初次入世,便天下无敌。所以,我实在好奇,他们两个到底谁强谁弱?”

李言蹊口中的汉国游家,是汉国的第一大世家,在中州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游氏一族中,两位老太爷,一位是天下第一儒贤游宰父,一位则是汉国的辅国重臣。而游家两位老太爷的妹妹,游太姑,则是汉国的武道名家。

相对于大唐的冷家和皇室来说,汉国的游家和皇室关系更好。在汉国,游家和皇室刘家祖上原本就是一脉,汉国建立之后,游家先祖立下祖训,游家后人,凡谋朝篡位者,逐出本族,并倾尽全族,合力围杀。

再加上汉国儒文化的影响,游家人忠君爱国的观念极甚,因此,和皇室关系极好。两家不断的联姻结合,水乳交融,到现在为止,汉国虽说姓刘,但实际上却是两家共有。

而李言蹊口中的游师静,是游家这一辈中唯一的女子,很受族人宠爱。自小个性独特,不喜女子玩意,喜欢舞枪弄棒,所以由游太姑养在膝下,教她习武修脉,如今年纪刚过二十,便成为中州少有的九脉高手。

“他们就甘愿受你设计?”

李言蹊懒懒道:“想要和对方比试的,是他们自己心中的武道。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让人给关山月捎了个话,告诉他游师静今日会路过这里。倘若他心中没有这个念头,又怎会受我设计,前来此处?”

正说话间,楼下说书人竹板“啪”再次响起,此时,故事已到:“那十二首诗,你且听我细细道来……”

楼上,李言蹊嘴角微微一动,饶有兴趣的笑道:“到了。”

楼下,掌柜的手中的盘子撂下,望穿秋水的眼里带着笑意道:“客人到了。”

楼上楼下,两道声音刚刚落下。

临书街,仿佛静止了一般,雨声、人声顿时消弭。迷蒙的雨雾中,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逐渐显出。随着此人的走来,酒楼、茶馆中的人纷纷侧目。

雨落下。

落在游师静的身上。

令莫非意外的是,游师静没有像这个时代的其他女子,盘发插髻,而是干净利落的短发,刚到耳边。头发不知如何修剪成的,层次分明,更衬的那张英气十足的脸雌雄莫辨。

在游师静身后,背上背着一把巨剑,巨剑长度适中,宽度有她半个身子那么宽。此剑名叫巨阙,是天下五十把名器中排名第十的古剑,也是天下间最重的兵器。

好个飒爽英姿的女子!!

“啪……啪!”

脚踩在雨水中,传来清脆的声音。但是,当认真看去时,发现游师静人走过,脚踏过,地板就像被锤斧凿过一样,留下深深的脚印。

众人骇然。

这是有多大的力量!

随着游师静走近,关山月红的妖艳的长袍飘了起来。

“你终于来了。”

“你在等我?”

游师静看着茶铺下的关山月,开口,语气中没有一丝女子柔情软语,倒显的有些张扬。

关山月将手放在剑柄上,道:“三年前,听家师说你刚出关时,就随游太姑远赴南域。那一战,你将邪教十二散人斩杀两个,以此证剑。所以……我来了。”

所以……我来了。

这句话与关山月前边的话毫无逻辑关系,但李言蹊明白,莫非明白,而站在雨中的游师静也明白,这句我来了,究竟是何意思。

关山月站了起来。

游师静话不多说,手往巨阙剑柄一放,背上的巨剑拿出,杵在地上。

“咣。”随着一声巨响,剑落下,宽大的地板上,陷出一个巨坑。

一川烟雨任长安,一曲红尘道生死。

此时,天香楼中的客人已经凑向门口,但说书人依然没有停住嘴中的话。

铮然琴声,说书人手下竹板一打,嘴中道:“这首诗,却是那《侠客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