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汉末明王 > 第三十章 符兵百将

汉末明王 第三十章 符兵百将

作者:落絮飞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2 00:59:41

营地内,血流似海,尸摞如山,帐前大旗被烧的面目全黑!

左髭丈八看出趴于地上的尸体俱是其精锐心腹,心如死灰,大槊跌落于血泥中!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裴陵越众而出,抬起滴血长枪道:“左髭丈八,你豺狼成性,今日必一死以谢冤魂!”

左髭丈八面色平静,沉声道:“间计?”

裴陵点点头,道:“不错!”

左髭丈八回身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廖、管二人,仰天长叹道;“吾自十余岁参军,征战沙场几十年,却只升至微末之官,之后才自暴自弃,竟为揭竿头领!但我无悔!”

左髭丈八绝望大喝道:“小子,我手下将士虽剩不多,却也是百战之兵,你若磊落,便饶他们一命!但吾不求你!”说完,他脚挑步槊,那步槊冲天而起,倒掼而落,‘噌’的一声,钉入左髭丈八天灵,直没至半!一方渠帅左髭丈八,殒!

一场囊括攻城战,追逐战,偷袭战的血腥大战已告结束,明城也终于渡过这次危机时期。

黄巾军残部俱被押解于城外护城河边扎营,由张牛角带人看管。管亥、廖化则被缚交由裴陵说降,因明城议事大厅为首批翻修建筑,因此裴陵将二人五花大绑至明城一处偏僻院落里。

“你这黑厮,我给你解开嘴上麻绳,不许再骂了,否则割了你黢舌!”裴陵指着管亥的脑门,忿忿道。

“呜呜呜!”管亥迥鼻点了点头,裴陵将其脑后的绳结解开。

“嗬…吐!”

裴陵好险躲开一口浓痰,气的直跳脚,道:“你这黑厮,岂有此理!给吾找块臭袜子来,堵上他嘴!”

“别别!你只不让俺骂人!又没说不能啐痰!”管亥梗着脖子装傻充愣道。

“老管闭嘴,休再呱噪!”廖化喝止管亥,冲裴陵道:“此番战败心服口服,要杀要剐随你,莫要做那假仁假义勾当!”

“你当真不降?”

管亥嚷嚷道:“有种你与我单挑!”

“阶下之囚,我为何要同你比斗?”裴陵掐腰喝骂,沉吟半晌忽道:“廖化!我敬你是个汉子,现在黄巾军三大头目皆亡,今已如昨日黄花,大势已去,你还以为黄巾军能成事?”

管亥闻言,嘴硬道:“别处暂且不提,冀州可还有张燕盘踞在巨鹿,号称百万,焉能说大势已去?”

“百万?”张牛角闻言冷哼一声,道:“我刚从那脱离出来,可战之兵不足十万!”

裴陵见张牛角恨意颇深,无奈耸了耸肩,道:“如今张宝已战死于曲阿,汉廷已拜皇甫嵩为左车骑将军、领冀州牧,净剿灭境内余匪,巨鹿乃冀州治所,更是首当其冲,张燕能守住半个月便算他能耐!”

廖化犹豫半晌,仰天长叹道:“黄巾军挟雷霆之威,竟还是难以撼动汉廷,可这朝廷**无能,削剥百姓,该亡该灭啊!”

裴陵见他神情低落,劝慰道:“朝廷经过两次党锢,十常侍祸乱,与黄巾起义,已经是强弩之末,危若累卵。如今我在皇甫嵩那有正当名分,不若你二人与我共襄义举,伺机成事。再说如今吾处将领俱是黄巾旧人,你二人不投我,真想去荒岭中做山匪不成?

廖、管二人闻言沉默不语,神情却已松动,裴陵嘴角微翘起,此二人已如掌中孙猴,逃不出他的五指山了!

“吾尚有一事不明!”廖化抻了抻脖颈,忽想起一惑事,便问道:“贵镇究竟派出哪位身手高明之士?竟能于万军营中杀我亲卫和杜远?”

“呵呵…”裴陵故作高深的笑了笑,道:“看来帐内火并之前确是剑拔弩张,尔等与左髭丈八竟未看到颈部咬痕!”裴陵打了个响指道:“大黑,出来认识新朋友!”

廖化正自诧异,忽于房梁之上急速跃下一黑影,一下将其扑倒!他惊慌四措看去,那可怖黑影竟瞪着两个大黄珠,伸出柿子树叶般宽大的口条,将他面部舔了个遍,真个潮湿、清凉又滑溜!

……

中平元年十月末,正直大雪节气前后,冀州突至漫天暴风雪。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是好兆头,但此冬百姓却并未盼望这场雪。此时神州大地,到处残垣断壁,无家可归之人数之不尽,于这场弥漫三天的大学不知有多少百姓未捱过!

但此雪也并非全无益处,冀州大部分郡县,因战乱死尸而蔓延几月的瘟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冀州中部,一个新起之城倚山耸立于皑皑大地之上。

因入冬,明城早已将民宅率先建好,之前简陋木屋内的百姓今已进驻新家。

新宅演武场,一个身上只穿劲装之人站于雪中,正朗声诵念!

“天道清明,地道安宁,混合乾坤,百神归命,万将随行,永退魔冥,守护吾旁,奉我之令,急急如律令!百将!”

那人正是裴陵,只见他手掐法诀,似模似样,手中道符散出,冷雾袭过,翡盔翠甲,猩篷墨骑,百余将士并列演武场,气势威赫,煞风凛凛!

裴陵愣愣看着墨绿色‘十将’身上已非轻甲,而是身穿墨绿重铠,前覆龙鳞,肩雕麒舞,面覆层叠铠片,只露眼眶,身后炭黑披风猎猎!胯下驭马,战马周身乌黑,其身亦覆绿甲,骑兵披风却呈猩红!手持丈八马槊,背负硬弓,威风凛凛,龙骧麟振,俯瞰望去,人马皆绿,便如玉制兵马俑!

其后尚有墨色重甲,刀盾兵方阵,横十竖十,刚好百人,除颜色外,甲胄盔刃俱与初时‘十将’相仿!

裴陵方知百将非统共百人,而是再添百人,则共一百一十一人!他满心激荡,不能自持,颤声道:“未想符兵之术只十重骑,百重步,却已有赫赫威势!日后若经操演阵法,沙场磨砺,使之如臂使掌,如掌使指,其必威力倍增!若晋至万将,当可纵横天下!”

“牛角兄!你看威势如何?”裴陵双手环胸,昂然问道。

张牛角双目放光,凝重道:“强卒猛将!坚甲利兵!比大贤良师的千余黑甲重骑威风尚甚!”张牛角差异的看向裴陵,道:“此乃百中无一的雄兵,为何愁眉不展?”

“虽是精锐,但尚无法如臂使指,小弟对阵型亦不甚精通,此猛卒予吾手可算是明珠蒙尘……”裴陵前世不过是一亲兵统领,指挥几十人尚能得心应手,日后若上人万人两军对阵,他对冲杀阵法却不熟悉。

“这你便多虑了!”张牛角闻言不甚赞可,其摇首道:“我中原将帅,重谋略更深重阵法,动辄便是‘良将千员,带甲十万’战略与战役层的思考更为重视,出奇谋可以少胜多,阵法小道尔。”

“如今明城兵马俱都在你与廖化手下习训,小弟现在只有这百十精锐,何谈战略,奇谋?”

“哈哈哈…”张牛角闻言大乐,道:“我等如今亲练之卒不都为你所训?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须熟读兵法,精研谋略,不可轻误,莫临时抱佛脚!”

“这我晓得,只是…”裴陵闻言促急道。

张牛角手拍裴陵肩膀,道:“好了好了,你可知孙膑兵法之十阵?”

“倒是读过,但不知其所云。”裴陵轻诵道:“《膑法》利阵有十:曰方阵,圆阵,疏阵,数阵,锥行之阵,雁行之阵,钩行之阵,玄襄之阵,火阵,水阵。”

“然也…”张牛角掏出一牛毛硬刷,理扶虬髯,道:“其各又长短,方阵:兵力内部稀少,外围多而强,将领置后,便于发令。可截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