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乾坤破戒 > 第三十四章 厢房夜谈(上)

乾坤破戒 第三十四章 厢房夜谈(上)

作者:三鹤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2 01:01:15

“驸马杨洄?”

……

李白听了“杨洄”二字心里也是一惊,暗想这山里的小和尚怎么还与皇亲国戚有瓜葛,他暗暗地又将智清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捋了捋胡须,饶有兴趣地言道:“这杨驸马乃是咸宜公主的夫婿,是皇亲国戚,小师父,你打听他做何?”

智清抬手挠了挠脑袋,若无其事地笑道:“嘿嘿,也没什么,就是常听官府里的人说起他,我们县太爷就常提起这位杨驸马,想来这杨驸马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所以小僧一时好奇,想向您打听一下。”

“噢……”

李白又看了一眼智清,见他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想必是对京城里的奇闻轶事有些兴趣,因此也就打消了顾虑,把那杨驸马的身世告诉了智清。

“这杨洄驸马乃是先皇帝的外孙,是长宁公主与‘观国公’杨慎交所生,其祖上乃是前隋‘观王’杨雄。开元二十三年,杨洄迎娶了当朝惠贵妃之女咸宜公主,一时传为佳话。其实这李、杨两家通婚本是常事,只是那长宁公主乃是咸宜公主的姑母,这等亲上加亲的事却也稀罕。老驸马死后,这位小驸马便袭了国公爵位,后又在兵部中任侍郎。”

“噢…噢…原来这杨驸马也是名门之后,怪不得名声在外,连我们这小地方的百姓也听过他的威名。”智清一边说着一边又给李白倒了一杯茶水,打算从他嘴里多打听一些关于杨洄的信息。

谁知李白把那茶盏往边上轻轻一推,笑道:“在下不爱吃茶,要是能有酒就好了!”

“酒?…”智清听到李白想喝酒,一时也犯起难来,念道:“这个恐怕不好办,您也知道,这酒乃僧家第一戒,您要喝酒,小僧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这李白一见小和尚一脸为难的样子,便哈哈笑道:“小师父,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这寺庙的清规,我也是知道的!”

二人正说话间,却听到门外脚步声响,进而又听到有人敲门。

“李大人,斋饭已经准备好了,小僧能进去吗?”

智清一听门外送饭的是二师弟智能,便前去开门迎接。智清打开了房门,却见紫云也跟随着智能一块来了。原来曹县令早已吩咐了惠明师父,让寺院好生招待这位翰林学士,多准备几样斋菜,还嘱咐道,这李学士最爱饮酒,若寺中无佳酿,可与他准备些素酒,或者差人往山下的集镇上打些酒来。惠明师父得了吩咐,只好让惠法想办法弄些酒来,这惠法师父本就是个爱酒之人,虽然受了戒,但保不齐还有私藏的酒水。他也不知在何处使了手段,果然弄来一坛老酒,让紫云拿了温酒的锡壶,并着智能一起给李白送来。

“云儿,你怎么也来了?”智清见紫云到来,面上顿露喜色。

“我来给李大人送酒来了啊!这是惠法师叔专门给李大人准备的好酒,让我给李大人送来的!”紫云说罢,便把篮子递给智清来看。

智清一看,果然有一个封好的酒坛,还有些饮酒的器皿,便笑道:“你来的正好,刚才李大人还跟我念道呢,说是想喝点酒,这不,你就来了!”说罢便引紫云和智能来见李白。

这李白一见紫云,倒也有几分惊奇,便问道:“这位姑娘是何人呐,怎么会在你们寺中?”

“噢,她是…是…”智清一时不知如何介绍紫云。

“回大人的话,民女名叫紫云,家住江都县昌乐坊,只因父母不在身边,又被恶霸欺凌无处安身,便被这寺院里的长老和师父们收留,现在寺里做了厨娘,这些斋菜都是出自民女之手,若是不合您的口味,还请大人多多担待!”

“噢…噢…好…好,这小姑娘倒是伶牙俐齿啊,让长老和姑娘费心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只当我是个普通的香客就好了!”李白见寺院众人如此招待自己,也有几分愧意,连连道谢。

紫云让智能打开食盒,将食盒中凉热六个菜碟取了出来,又把那酒坛拆封,取来酒器,倒上温水,把那酒温煨起来。

智清见酒菜皆已摆好,便让智能提着食盒先去给师父回话,自己便对李白言道:“李大人,这斋菜已经给您备好,您先慢用,我和云儿就不打扰您了!”说罢就给紫云使了个眼色,要转身离去。

“哎哎,智清小师父请留步。”李白见智清要走,连忙伸手拦他,言道:“小师父这是要去哪啊,你刚才不是还跟我打听杨洄驸马的事情吗?这酒菜都备齐了,你怎么能走呢?来来来,坐下,我看你忙活了一天了,肯定也没吃饭吧,正好,陪我一起用斋,来,咱们尝尝这位小姑娘的手艺如何”便招手示意让智清留下。

“这个…怕是不妥吧,您是本寺的贵客,我只是一个小和尚,与您同坐,恐怕不合礼数。”智清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眼前的这位翰林学士的地位,就连县太爷想跟他吃顿饭都得看这位大人的态度,自己与他同桌而食,确实是没敢想过。

“咳!哪有这么多礼数,老夫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礼数,小师父,我看你年纪轻轻谈吐不俗,想跟你交个朋友,来来来,快坐下,这么好的酒菜,只让我一个人在这独享,岂不是罪过?”说罢就拉住智清的僧袍,将他一把按在了凳子上。

智清连忙要起身推辞,被李白一把按住,笑道:“小师父不必拘礼,李某平生最喜结交天下豪杰,今日能与小师父对饮,也是一种缘分,你就不要推辞了!”

“李大人,这个怕是不行……”智清虽然从命就坐,但一听到要与李白对饮,一时也为难起来,又推辞道:“小僧从不喝酒,也不会喝酒,还请李大人自饮,小僧只在桌前侍候您便罢了。”

“噢,那也好,你有戒律在身,我就不为难你了,你在这儿陪我吃点饭菜,说说话也好嘛!”

李白见紫云立在一旁,便又对她笑道:“这位小厨娘,你也过来入席吧,和这位小师父一起,陪我说说话如何?”

紫云一听这话,连忙摆手笑道:“不用,不用了,我已经在厨房吃过了,你们慢用就好,我在一旁给你们斟酒!”

“哦,也好,也好。”这李白果然是个不拘小节的豁达之人,他让智清陪着自己用饭,让紫云在一旁添酒温酒,他一个半百之人竟也能与这些晚辈们聊得投缘。

李白对智清言道:“小师父,咱们刚才聊到哪了来着?哦,对了,驸马杨洄,这杨洄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又与宰相杨国忠同宗,便相互勾结,不知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好’事!”

“噢……”智清听了这话,也只是在一旁暗自点头,又问道:“那这杨驸马的府邸在什么地方,也在长安吗?”

智清正说着,又见紫云端来烫好的酒杯,给李白满满的斟了一杯。

那李白举杯一饮而尽,赞道:“嗯,这酒不错。”便将酒杯放在桌上,让紫云继续给他斟满。然后才回答智清刚才的问话。

“他家不在长安,在洛阳。”又言道:“这杨洄是袭了他父亲的爵位,那国公府本来就在洛阳,她母亲长宁公主仍然健在,所以他们一家子都住在洛阳,只是杨洄因在朝中为官,在长安也置办了宅院。”

“大人,您去过洛阳吗?”站在一旁斟酒的紫云一听到“洛阳”二字立马也来了精神,因为洛阳是她这么些年来做梦都想去的地方,那里有她的父母,有她的亲人,所以每每听到有人谈起洛阳时,她就特别兴奋,这几乎成了条件反射。

“去过啊,那是咱们大唐的东都,我当然去过,怎么了姑娘?”

……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