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位面永恒之主 > 第十章.龙煞皇尸

位面永恒之主 第十章.龙煞皇尸

作者:穿越旅行者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2 01:02:28

一休站在翻修一新的院子里,对着木桩练拳,噼噼啪啪打的作响,箐箐在厨房里煮粥,一股清香弥漫开来,飘散了老远,孙震寰在房间里打坐都闻到了这股香气。睁开眼不由得感到好奇:“这丫头做饭的天赋有这么高?!到底是怎么做的这么香的?”

孙震寰起身把头发束起,洗漱完毕踏出了房间,也走到院子里开始练功:“大师,你起的好早啊,干嘛不多睡会儿”“哦,是小寰啊,早早早”

一休一套拳打完收功,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趁现在一把骨头还能动,就多动动,老人家多运动也有好处”孙震寰笑了笑,也对着木桩打了起来,只不过他打的不是拳法,而是用腿脚踢着木桩的各处,凌厉的双脚飞空腾起,将木桩踢得嘎吱声响。

“哟,小寰,平常只看见你整天打坐练气,难得看你练下盘功夫,这是准备在招式上突破呢?”孙震寰一边踢一边道:“我的武道风格走的是一力降十会路子,不过招式同样不能落下,我这同时也是为修炼神足通做准备吗,本来第三门六道通打算先凝聚神足通,没成想意外先修成了它心通!”

一休闻言嘴角一抽,心里默默道:“我苦修几十年头发胡子都白了,也才练成了三门六道通,你倒好,半年不到就练成了三门……”

“大师,谨守心神防护意识,你刚才的话我已经听见了”孙震寰恶劣的笑了笑,看的一休分外不爽:“好小子,我教你《世尊六道神通》你居然拿来窥察我!?今天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一休身形一动,拳势如风朝着孙震寰打了过来,后者见状脚步轻巧腾转挪移,身体顺着脚下步伐连连闪躲,就像风里飞燕那样轻快飘然。一休再催三分力,手掌一挥打中了旁边的木桩,伴随随咔嚓一声,比成年人腰还粗的木桩就这么拦腰截断了!

“我靠,不是吧,大师你至于连龙象般若功都使出来么?”孙震寰闻声回头,就看见了如此夸张的一幕,脚下不由得又快了几分。

“阿弥陀佛,这才叫学以致用嘛!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龙象般若功威力,岂不美哉?”一休嘴里答话,手上却没停下,拳掌连连拍出,将空气都打出音爆声,攻势迅猛凌厉的完全不像这个年龄的人!

“连音爆声都打出来了,一休修炼龙象般若功才不到半年,不可能有这么醇厚的功力,这应该是……国术的结合!”孙震寰止住步伐,转身一掌拍了过去,一休不闪不避迎面相对,两掌瞬间交击在一起,想象中的飞沙走石没有出现,院子里仍是一片宁静安详。

“收发自如,存乎一心,大师短短半年就能将内功运用到这种地步,这应该是结合了国术的原理吧?”孙震寰收势,缓缓吐出了一口气道。“嗯,国术虽然做不到内力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效果,但毕竟也是近代百年来的武术精粹总结,自有其不凡之处!”一休平息沸腾的气血,沉声道。

“之前看你的内功路子,明显带着道家色彩,但最近看你练功却不同了,应该也是龙象般若功吧?”孙震寰点了点头:“这门武功其实早就得到了,只是因为一些事一直拖延下来没有修炼,佛道之学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我都不想放过!”

一休听了这话,皱起眉头道:“儒释道三教之学深不可测,常人能掌握其一便足以冠绝群雄,古往今来多少天才自诩无人能及,要掌握三教全部力量,但最后证明都不过是贪欲过度的奢望罢了”孙震寰不置可否,淡淡看着一休。一休看他的样子,便收声不再多言:“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不会听我这劝告,哎,年轻人总是这么心比天高啊……”

一休一边说一边走,自顾往厨房那边去了,孙震寰站在院子里,默默望着天空,过了片刻,一个谁都听不见的微小声音响起:“子非鱼,安知鱼乎;你不是我,又怎知我做不到了?”

“师傅,这是刚蒸好的鸡蛋羹,你尝尝”一休刚坐下,箐箐端出瓷碗盛着鸡蛋羹,放在了一休面前。

揭开罩子,鸡蛋的香气直往鼻子里窜,一休瞪眼睛死死盯着碗里软嫩香滑的鸡蛋,终于扭过头恨恨道:“箐箐,你知道师傅不能碰荤腥,为什么要把鸡蛋摆出来?”

箐箐闻言笑了笑:“师傅你忘啦,今天是你的生日啊,知道出家人不能吃肉,所以我才退而求其次做的鸡蛋,这可是小花产的蛋,正宗的土山鸡蛋,师傅你看我忙了一大早,就不尝一口?”

一休哀呼,双手合十不断诵经,而后抓起一个白面馒头往嘴里塞,含糊不清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大师,箐箐既然都做了,你多少还是吃一口吧,更何况今天是你的生日,别浪费了这番心意嘛”孙震寰后脚进来,刚好听见了这句话,也劝起了一休。一休依然不言不语,一个劲儿的啃馒头。

孙震寰和箐箐还要再说,后面一只手伸了过来,端过鸡蛋羹凑到嘴边,刺溜几声就吃完了,也不管热气腾腾的鸡蛋是多么的烫!“唔,这个鸡蛋做的,香滑爽嫩入口即化,很好,我很喜欢,再来一碗”

手的主人放下碗,众人看去,正是平日和一休争锋相对的四目!“你!你这个臭道士,这是我给我师傅准备的生日鸡蛋羹,你怎么好意思吃了?”箐箐说的委屈,叉着腰指着四目的鼻子骂道。

四目瞪了箐箐一眼,刻薄道:“怎么跟长辈说话啦?是你师傅自己不吃,那我帮他解决掉好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开心,对不对嘛?”四目抿了抿嘴,满不在乎的坐到了桌子上。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箐箐气的说不出话,走到一休旁边:“师傅,你看这个臭道士,他欺负人”一休望向四目,对方依然是一副老子就是任性你能怎么样的表情,火气顿时就上来了,孙震寰默默站到了灶边上,取出了一条腊肠就着馒头默默吃着,明智的远离了战场。

就在两人要吵起来时,嘉乐在院子外大声喊了起来:“师傅,有朝廷的兵马来了”

“什么?”“真的假的?”四目顾不上和一休斗气,在这种严肃的正事上,他还是有分寸的。听见嘉乐的声音后,孙震寰默默放下碗筷,咽下嘴里的馒头,跟在一休和四目后面走了出去:“终于等到你了,千鹤道长……”

山坡下,披坚执锐几百人,手持刀剑高举旌旗浩浩荡荡的往一休等人的住宅走了过来,当先一人身着戒衣道袍,满脸肃然,正是护送尸体赴京的千鹤道人。四目虽然戴着眼镜,但视力却出奇的好,隔着老远看见了山坡下的千鹤,先是愣了愣,接着大喜高喊道:“诶!千鹤师弟,千鹤师弟啊”

千鹤闻言一愣,抬头看去,正是戴着眼镜的四目在房子前招手,千鹤哈哈一笑,快步走了上去:“啊,原来是四目师兄,好久不见了”旁边一休也上前来,对着千鹤合十道:“阿弥陀佛,千鹤道长,你好”千鹤转身对一休作揖:“无量天尊,想不到一休大师您也在”

四目感慨万千,看着千鹤明显情绪有些激动:“千鹤师弟,算起来,咱么好些年不见了,你都老了”千鹤摆了摆手,似哭似笑道:“当年那件事之后,九师兄和十师兄你都离开了茅山,我只知道九师兄创办了一个义庄,而你却音讯全无,没想到今天在这儿遇见了你,一定是师傅他们冥冥中保佑了”

四目一直点头,拉过身后嘉乐道:“嘉乐,这是你千鹤师叔,快给师叔行礼”嘉乐走上前,手高举过头顶,恭恭敬敬道:“见过师叔”千鹤笑着回礼:“嗯,师兄你有个好徒弟啊,哈哈哈”

就在三人叙话时,军队中乌管事等的不耐烦了,走上前来骂骂咧咧道:“唉唉唉,你怎么回事啊,干嘛突然停下啊”千鹤解释道:“哦是这样,我随身带的糯米不够了,这位是我师兄,想在这借点糯米做补充”

乌管事正要拒绝,后面轿子落下,贝勒走了出来吩咐道:“乌士郎,大家都很累了,休息一会儿也好”乌管事见贝勒发话了,满脸谄媚的笑道:“好好好,那就都歇会儿吧”

孙震寰站在高处望去,这一只军肃杀悍然,军备齐整,少说也有两百人,根本就不是原作里那大猫小猫两三只:“虽然是民国时代了,可朝廷毕竟还存在,堂堂皇族亲王的尸体赴京,再怎么寒酸都不可能只有十几个人,如果这只军队依然如原作那样全军覆没,那这个僵尸的实力就得重新估计了”

就在孙震寰暗中观察时,一休和四目跟着千鹤道人走到了金棺前,四目目光一凝,看着金棺上的墨斗线问道:“用墨斗线缠着金棺,那这里面是……”“不错,正是僵尸”

千鹤话音落下,四目和一休豁然变色!四目将目光从金棺上收回,问道:“这尸体生前是皇族王室,天生就有一股龙气傍身,仅次于皇帝身上的人皇龙气,这种尸体一旦发生尸变,原本至高至圣的龙气反而会结合尸气、阴气,蜕变成龙煞皇尸,古籍《山海经》上记载的女魃便身具人皇龙气,这种僵尸一旦现世,足以酿成人间浩劫,师弟你难道没仔细看护么?”

千鹤叹了口气:“师兄你有所不知,这位王爷生前是个善人,却被奸贼下毒谋害而死,剧毒蚀骨穿肠,他死前以血沾地写了九个恨字,滔天怨恨集聚满腔,至死无处发泄,等我接到消息赶到时,这尸体已经受月光照耀超过七天,尸变来不及阻止了,现在只能将其镇压金棺内,押送到京城让白云观和瞻紫台的人想办法,再等候皇上发落”

一休抬头看了看金棺上面,忽然灵光一闪:“诶,为什么不把帐篷拆了,让棺材受阳光照射,减少尸气呢?”千鹤愣了愣,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千鹤转身吩咐几个徒弟将遮阳的帐篷拆解下来,又引来了乌管事的指手画脚。

借到糯米后,千鹤同四目、一休二人告别,四目少有的正经道:“师弟,万事小心”

“师兄,大师,告辞了”

望着军旅愈发走远,孙震寰从高坡上走下来,回到了院子里。望着面前开的灿烂的牵牛花,孙震寰忽然笑了:“四目,这一次,你再也不能阻挠我学习法术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