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小李飞刀之棋局 > 第三十一章 贺楼明月

小李飞刀之棋局 第三十一章 贺楼明月

作者:啊米叔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1:04:36

随着燕正义的一声大喝,许多人出手了。

燕正义出手了。他出手的对象,是铁鹞子、李锦衣和吴知三人。他将手中的梨木棍对着铁鹞子、李锦衣和吴知三人横扫。这一扫,他使的还是疯魔一般的棍法。他虽然自曝了身份,但他手中并没有他使惯了的丈八长矛。

薛霸出手了。薛霸出手的对象,是屠夫。屠夫离他最近。薛霸一出手,御风锤带起呼呼风声,直奔屠夫的前胸。这一记,他用的是削。他的锤子被傅红雪划了一刀之后,看上去已经有几分斧子的样子了。

慕容九魅出手了。慕容九魅出手的对象,是傅红雪。他使出的,是蛇鞭。他虽然已经将移花接木练至了举手为兵的境界,但他最喜欢的,还是飞绫、蛇鞭这类的兵器。他叫九魅。这样的兵器使起来,才够魅。

傅红雪的视线,被铁鹞子、李锦衣和吴知三人挡住了。慕容九魅的蛇鞭,正好借着他们三人身体的掩护,朝着傅红雪悄悄袭去。他的蛇鞭鞭梢之上,乌黑之中还泛着蓝光。那是剧毒之物发出的异光。

慕容九魅的蛇鞭没能击中傅红雪。因为傅红雪已经从原地消失了。

傅红雪奔着那名普普通通的中年人去了。因为中年人又出手了。

这名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一直给了傅红雪一种危险的感觉。强敌环伺,其中还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危险气息,傅红雪不愿意冒险。他不能任由这名中年人时不时地在背后给自己来一下。

所以,在中年人再度出手的时候,傅红雪直接奔着他而去。

中年人一出手便弃剑。一柄剑。剑如飞鸿,直刺傅红雪的后心。

傅红雪转身,挥刀。剑落。然后,傅红雪起步,迈向中年人。

中年人再弃剑。两柄剑。剑如矫龙,自左右两侧飞扑傅红雪。

傅红雪再挥刀。剑又落。这一次,傅红雪迈进的速度更快了。中年人的出手,太诡异。

中年人疾退。疾退的同时,中年人再度弃剑。四柄剑。一柄朝着傅红雪的头顶疾刺,一柄朝着傅红雪的前胸直袭,一柄贴着地面朝傅红雪的腿部横切,还有一柄,绕到了傅红雪的身后。

傅红雪的脚步被迫停了下来。迈进之中,他虽然有信心击落这四柄剑,但他不知道中年人的下一击会有多少柄剑飞出。他必须先稳住身形。

他第三次挥刀。这一次,他没有将四柄剑都击落。他只是击落了袭向他头顶和双腿的那两柄剑。他以刀势卷起了袭向他胸前和背后的那柄剑,将它们甩向了中年人。

傅红雪以刀甩出的两柄剑,不比中年人弃掉的剑飞得慢。他要趁中年人挡剑之时,近身挥刀。

中年人在继续后退。他没有挡剑。剑本来就是他的。哪怕是被傅红雪击飞过来的剑,也是他的。他自己的剑,伤不到他。

中年人再度弃剑。这一次,周围的人都看不清究竟有多少柄剑飞向了傅红雪。

傅红雪看的很清楚。一共是十六柄。剑如飞蛇,上下盘旋,朝着傅红雪的周身飞来。

傅红雪的心,完全静下来了。这名中年人,是他自走出山林以来碰到的第一剑术高手。他使剑的手法,比唐铁骨发暗器的手法还要高明。

傅红雪再度止步。他再度挥刀。这一次,他挥出了四刀。一式四刀。每刀击落四柄剑。

然后,傅红雪第五次挥刀。人刀合一,冲向了中年人。这一次,他不再只是缓缓迈步。他用的是冲。而且,他主动挥了刀。

场中还在朝这边看的人,已经分不清究竟是傅红雪在裹着刀影前冲,还是刀影在裹着傅红雪前冲。

中年人没有再退了。他的身后,是一堵墙。一堵被旱龙卷去了一大截的墙。再退的话,他就要靠到墙上了。在傅红雪的身前,他不敢靠墙而立。他也不敢拔地而起。

他只能再度出手。全力出手。

熠熠日光之下,升起了一轮皎皎明月。一轮由剑组成的皎皎明月。

明月未至,月华已经洒满全场。

“贺楼明月!”场中响起了一声惊呼。

傅红雪终于知道,这名普普通通的中年人是谁了。

贺楼明月这个名字,傅红雪听过。他从路小佳那里听过。

傅红雪知道,贺楼明月,才是弃剑楼的真正主人。他不是弃剑楼的楼主,但弃剑楼的楼主也要听命于他。他的这个身份,江湖之中知道的人不多。神刀门为了弄清楚贺楼明月的真实身份,损失了好几名好手。

以剑为明月,以月华杀人,正是贺楼明月的终极杀招。这一招,也是弃剑之术的巅峰。弃剑楼中,除了贺楼明月,再无一人能够练成。

这一轮明月,罩向的是傅红雪一人。但月华却照耀着全场。皎皎月华,已经盖过了太阳的光芒。

傅红雪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这一轮明月,值得他全力以赴。因为,傅红雪看得出,这一轮明月,若是应对不当,会伤到许多人。

这场中的绝大多数人,虽然都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也未必安了什么好的心思,但傅红雪知道,其中也有不少是真正的正道中人。

天王现世,正道之人的力量,需要保存。

傅红雪第三次停下了脚步。他闭上了眼睛。他的心神,回到了当年花大娘教他的时候。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片竹林。

在那片竹林之中,到处都是花大娘布下的机关。有自竹林上空急速射落的竹剑,有自竹林之中迅猛袭来的竹杖,有自竹林地底悄无声息刺出的竹刺,有像暗器一样飞来的漫天竹叶,甚至还有缠在竹枝之上对傅红雪悄然攻击的竹叶青。

傅红雪缓缓挥刀。一刀,两刀,三刀……

他的刀很轻。没有一丝一毫的刀声。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刀光。

他的刀迎上了那一轮罩下来的皎皎明月,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月华本就无形,又怎么会有声音发出?

刀起,刀落。刀落,刀起。傅红雪的心中,连那片竹林都消失了。他只是机械地挥刀。

在不远处的老杜和王老三看得很清楚。傅红雪的动作,看起来极为可笑。他就像一个在蹒跚学步的婴儿一般,动作非常生涩和别扭。

但他每次挥刀,明月便缺失一块,月华也减弱几分。

明月终于消失了。月华也彻底地湮没在阳光之下了。

傅红雪没有睁眼。他的双眼,还是轻轻闭着的。

王老三刚要大喝“小心!”,傅红雪的刀又挥起来了。

贺楼明月再度出手了。

这一次,贺楼明月没有弃剑。他的手中,有一柄看上去和他的人一样普普通通的剑。他手执长剑,对着傅红雪刺了过来。他的身法很快,也很轻,轻得比凌风烟的名字之中的风烟还要轻。他的出手也很轻。和傅红雪先前挥刀时的出手一样轻。

闭着眼睛的傅红雪,能够避得过这一剑么?

傅红雪没有避。因为他有刀。他的刀已经迎了上去。

傅红雪没有听出贺楼明月的出手。场中厮杀的,远远不止他们二人。场中交战之人的叱喝声、兵器的撞击声、伤者的惨呼声、亡者的倒地声、逃者的脚步声,早已将贺楼明月的出手给掩住了。

但傅红雪能够感知到危险。这是他苦练了十八年的结果。这是他闯荡江湖积累下来的超乎寻常的感知力。

他挥刀。这一刀,他挥得很重。刀声再起。

刀声落时,傅红雪睁开了眼睛。他静静地看着身前的贺楼明月,没有再出刀。

贺楼明月也没有再出剑。他的明月,已经被傅红雪破了。他的轻似风烟的一剑,被傅红雪破了。他手中的剑,被傅红雪斩断了。他的手臂,在淌血。没有再出手的必要的。

“可惜了。”贺楼明月淡淡地说道。

“你也是天王?”傅红雪淡淡地问道。

“可惜了这柄剑。”贺楼明月淡淡地说道。

“你是什么天王?”傅红雪淡淡地问道。

“这柄剑的名字,叫月华。天下的名剑之中,它排名第五。”贺楼明月惋惜地说道。

“我这把刀,没有名字。”傅红雪淡淡地说道。

“江湖上的人,都称它为魔刀。”贺楼明月淡淡地说道。

“你不走?”傅红雪淡淡地问道。

“你不留我?”贺楼明月微笑道。

“我留不下你。”傅红雪淡淡地说道。

“是的,你留不下我。你今天留不下我。你是大侠。”贺楼明月笑道。

“你开始逃吧。”傅红雪淡淡地说道。

“天涯海角都逃不掉?”贺楼明月笑道。

“我没有去过天涯海角。”傅红雪淡淡地说道。

“我不是天王。”贺楼明月笑道。

“你是为弃剑楼的人而来?”傅红雪淡淡地问道。

“你知道的东西不少。”贺楼明月微笑道。

“李真基可杀。”傅红雪淡淡地说道。

“他们始终是弃剑楼的人。”贺楼明月淡淡地说道。

“再见。”傅红雪说罢,缓缓地转过身去。

贺楼明月也没有再说话。他也转身。转身朝远处走去。

他走过的地方,没有人敢阻拦。

知道他名字的人虽然不多,但刚刚瞥见那一轮明月的人不少。他的手臂虽然在流血,但没有人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