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配角传承系统 > 第一百七十一章:解脱

配角传承系统 第一百七十一章:解脱

作者:无月禅师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1:07:43

沈鱼自然不会惧怕慕容博的威胁,当下淡淡道:“大师可知,这姑苏慕容氏的来历?”

慕容博脸色微变,心觉不妙,玄慈也是思索。

倒是萧远山父子,有些不太明白沈鱼的意思。

“须知,这‘慕容’的名姓可不简单,昔年大燕国皇族,便是以慕容为姓,如此,方丈可明白了?”

“阿弥陀佛!”听了此话,玄慈哪里还想不明白,当下一叹道:“慕容老施主,听游少侠一席话,老衲才知你姑苏慕容氏竟是帝王之裔,所谋者大。那么你假传音讯的用意,也就明白不过了。只是你所图谋的大事,却也终究难成,那不是枉自害死了这许多无辜的(性xìng)命么?”

玄慈说着,脸有悲悯之色,又道:“我玄悲师弟曾奉我之命,到姑苏来向你请问此事,想来他言语之中得罪了你。他又在贵府见到了若干蛛丝马迹,猜到了你造反的意图,因此你要杀他灭口。却为甚么你隐忍多年,直至他前赴大理,这才下手?

嗯,你想挑起大理段氏和少林派的纷争,料想你向我玄悲师弟偷袭之时,使的是段家一阳指,只是你一阳指所学不精,奈何不了他,终于还是用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shēn)’的家传本领,害死了我玄悲师弟。”

自被沈鱼点破了自家(身shēn)份,慕容博对后面的事(情qíng)就有了预料,他枭雄心(性xìng),倒也不至于沉不住气,听到玄慈这番话。

嘿嘿一笑,(身shēn)子微侧,一拳打向(身shēn)旁,沛然气劲直直((荡dàng)dàng)开两仗有余,这般气力,实是神功非凡。

玄难不由叫道:“韦陀杵!”声音中充满了惊骇之意。

玄慈点头道:“你在敝寺这许多年,居然将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韦陀杵’神功也练成了。但河南伏牛派那招‘天灵千裂’,以你的(身shēn)份武功,想来还不屑花功夫去练。你杀柯百岁柯施主,使的才真正是家传功夫,却不知又为了甚么?”

慕容博(阴yīn)恻恻的一笑,说道:“老方丈精明无比,足下出山门,江湖上诸般(情qíng)事却了如指掌,令人好生钦佩。这件事倒要请你猜上一猜。”

玄慈也没反对,道:“那柯施主家财豪富,行事向来小心谨慎。嗯,你招兵买马,积财贮粮,看中了柯施主的家产,想将他收为己用。柯施主不(允yǔn),说不定还想禀报官府。”

慕容博哈哈大笑,大拇指一竖,说道:“老方丈了不起,了不起!只可惜你明察秋毫之末,却不见舆薪。在下与这位萧兄躲在贵寺这么多年,你竟一无所知。”

玄慈缓缓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明白别人容易,明白自己甚难。克敌不易,克服自己心中贪嗔痴三毒大敌,更是艰难无比。”

慕容博道:“老方丈,念在昔(日rì)你我相交多年的故人之谊,我一切直言相告。你还有甚么事要问我?”

“阿弥陀佛,业果报应,终是难逃,老衲既已明白其中关窍,却也不该再阻萧老施主出手了。”玄慈却是摇了摇头,随即转头叫了一声:“虚竹。”

“啊……弟子在。”

虚竹反应倒还算快,不过他一时显然没适应(身shēn)份的改变,在玄慈面前颇为拘谨。

“你抬起头来。”

玄慈声音倒是温和。

虚竹自不会违背玄慈命令,当下抬头看向玄慈。

玄慈见此,面露慈色,伸手摸了摸虚竹的头顶。

接着,却是出人意料的(身shēn)子一震,右掌运劲一拍,直直拍在虚竹的头顶。

“啊!”旁人见此,尚没反应,心系自家儿子的叶二娘却是不免惊叫一声。

听得此生,在场众人也才反应过来,对玄慈举动都是不解。

好一会儿,群雄才看到玄慈和虚竹两人的状态,才明白玄慈的意思。

却原来是在传功。

“师兄!”

玄难站在玄慈(身shēn)后,自然也反应过来,只是他此时却不好阻止了。

玄慈此时的状态,也不好出声,自然不能回应他的话。

众人瞧得此幕,一时只顾看着玄慈父子,竟没了别的举动。

半刻后,玄慈骤然收功,却是面色苍白,愈显老态,眼见(身shēn)子一个踉跄,便要跌倒。

好在玄难反应不慢,将他扶住。

“师兄,你这是?”玄难却是难理解玄慈的作为,不由出声询问。

玄慈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看了看地上尚未回神的虚竹一眼,微笑道:“师弟,我(身shēn)为方丈,犯了大戒,已不该再回少林了,(日rì)后少林便由你来看顾了,至于我这孩儿,便由他自己罢。”

说着,竟是跌坐到了地上。

玄难一时半儿还没清楚玄慈想法,感觉手上一松,才回过神来。

叶二娘此时见玄慈如此,也顾不得周围的人了,忙的扑了过来,至于虚竹,此时也回过神来,只是他武功不精,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看到玄慈一脸虚弱模样,只是面露焦色,却不知该说什么。

玄慈伸出手去,右手抓住叶二娘的手腕,左手抓住虚竹,说道:“过去二十余年来,我(日rì)(日rì)夜夜记挂着你母子二人,自知(身shēn)犯大戒,却又不敢向僧众忏悔,今(日rì)却能一举解脱,从此更无挂罣恐惧,心得安乐。”

说偈道:“人生于世,有(欲yù)有(爱ài),烦恼多苦,解脱为乐!”说罢慢慢闭上了眼睛,脸露详和微笑。

叶二娘和虚竹都不敢动,不知他还有甚么话说,却觉得他手掌越来越冷。叶二娘大吃一惊,伸手探他鼻息,竟然早已气绝而死。

原来,玄慈竟是留了一口真气,此时已经自断心脉而死。

叶二娘株骤然色变,叫道:“你……你……怎么舍我而去了?”说着,突然(身shēn)子一震,伏倒在玄慈脚边,(身shēn)子扭了几下,便即不动。

虚竹叫道:“娘,娘!你……你……不可……”伸手扶起母亲,只见一柄匕首插在她心口,只露出个刀柄,眼见是不活了。虚竹武功不行,哪怕是得了玄慈的内力,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运用,却是手忙脚乱。

转头看到同样一脸焦色的玄难,才忙求道:“师叔祖,您快……你快救救方丈和我娘啊。”(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