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当我成为一只鹦鹉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小哭包

当我成为一只鹦鹉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小哭包

作者:暗夜殇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1:12:57

“不就是个数独,有什么了不起。”韩云上前用喙翻页,爪子点着新题目,不一会就有了答案,支使起目中无人的小子,“我说你写。”

“怎么样,我聪明吧。”韩云典型一个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小样,正在翻书对答案的小孩见到此番场景没忍住笑了。

看着小孩的表情越来越生动,韩云自是欣慰没白忙活,接下来的事顺其自然的缓一缓,想想怎么把小屁孩执拗的性子翻转过来。

等小孩的父母再来时,又变回那个沉默寡言的小病号,韩云好想胖揍对方一顿有这么糊弄家长担心的吗,难道看着父母伤心流泪心里就没点该有的愧疚?

韩云看不出小孩的冷血无情,要真那样我的老天,这得养出个什么样的怪胎来。

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句话,可不是就应验了小屁孩这一家,身为局外人的韩云看着直发愁。

小孩可怜的没有父母家人陪伴,亏得没养成乖张的性格,只是耍点小聪明反过来坑父母一把,韩云深感小孩有可恨之处,哪有这么坑爹的!

晚上回去韩云跑去拿平板翻养孩子的技巧,怎样才能把叛逆儿童拉回正途,一家子和和美美过日子多好,给一次深刻的教训就行了,何必非得拿自已的身体折腾疏忽父母,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伎俩真不怎么样。

翻着翻着韩云脑子里闪出一则有趣的童话故事,从中得了灵感琢磨了一个晚上打好腹稿,明天就去验证一下效果,实在不行像那样的混小子就该胖揍一顿。

想事情想的晚上不期然的做了个梦,梦见小屁孩不听话,韩云怒其不争立刻变成战斗机追着不服管教的小孩好一顿削,看着小孩眼泪汪汪的小样,心又软了。

天亮了新的一天由此开始,韩云跟段明湛一起出门,去医院先去看望小孩,韩云独自留下,沈家夫妻还要工作,周姨来送了早饭,三个大人一起坐车离开,之所以这么放心并不是因为鹦鹉照看孩子有一手,也不是因为孩子一直可以自力更生,而是托了值班的护士照看,就儿子安静的样子一般出不了事。

韩云趁着这个空当开口问:“昨天你爸妈看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说话?”这不诚心不让大人好过,死小孩到底想干什么,难道非要看到父母伤心难过才开心,我艹这种扭曲变态的心理不会早就形成了吧!

韩云不禁怀疑眼前的小孩还有没有救?重新打量小孩光从外表看真瞧不出对方心思如何打算,别是一咬牙一踩脚此生就这样了,装上瘾了好似面具戴久了就没办法拿下来。

小孩做了几页数独又去拿木锁玩,还有两个繁琐的没有解开,乍一听鹦鹉的问话,难得诧异的看过去,眼里写满了无措与迷茫。

“不相说,还是仍存怨气?”韩云一定得问明白,别真有隐性的心里病症,早说过有病得治越拖越悲剧。

小孩收回视线全部注意力又放到了手上,韩云见了那个气,打住追问的话头把打好的腹稿道出来。

“我给你讲个故事,名字叫作匹诺曹。”韩云用这个童话故事点出小孩说谎的后果,有点脑子的赶紧回头是岸跟家人和好。

“那是骗小孩的,我不信。”沉默的小孩听完故事终于暴发了,瞪大了眼睛看向总爱管闲事的鹦鹉。

“你多大,难道不是小孩?”韩云一句话堵回去,眼神带有深意的扫向不服气的小屁孩。

“你像不像我可以有眼睛。”韩云心道这小子就爱往脸上贴金,“你要是不傻,那傻的肯定是你父母。”都快被小屁孩的演技坑瞎了。

“你才傻,我爸妈……”说到这里没法再说下去,小孩自身也明白做了多么不好的事,被一只看似普通的鹦鹉戳破,又气又怒脸色涨红。

“你还不如匹诺曹,好歹故事的最后指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呢?”韩云真不想刺激对方,可是看着小屁孩又装相气不打一处来,说好的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对方,把不懂事的臭小子拉回正途。

“我,我……”心里面别提多憋屈,想说又说不出来小孩委屈的掉眼泪,没有大声哭出来样子可怜极了。

“你什么,不就是个撒谎精,连最亲的父母也要骗,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韩云虽然心疼小孩却不想给其放任自流的机会。

“你父母伤心难过,你看着就高兴?”韩云步步紧逼,这死孩子不把他身披的外衣剥下来还会嘴硬挺下去。

“我没有,你胡说。”一开始的确有几分快意,看父母着急看他们无助的流泪,多了就产生了厌烦情绪,打从前是父母先对不起自已,现在自已病了到紧张起来早干什么去了,小孩一时痛快了才会越陷越深的装下去,现在已然形成了本能,懂得多了知道这样做不对还是做了。

半年多来看着父母跑前跑后张罗着为自已治病,暗爽的内心经由父母脸上的焦急痛苦分崩离析,才渐渐的明白这样做不对,可是已经迈出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要怎么跟父母说自已的病是假的,再不愿看到父母不理不睬的冰冷视线,心底波澜起伏不知道该怎样反驳鹦鹉的质问。

“我从不胡说,你明明能说话,又没病偏要装病,害得你父母见天的心惊胆寒,看在眼里良心何安。”韩云把话彻底的挑明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屁孩的眼睛不放。

“你,你……”怎么知道自已是装的,被当场揭穿的羞恼,气得小孩拿木锁的手攥的死紧。

“我又不瞎,再有你在我面前破绽太多。”总有一天会被大人发现,韩云不信小孩的父母能被一直蒙在鼓里。

关心则乱一旦冷静下来细想就会发现小孩与真正的心里疾病所表现的情况略有出入,揭破真相仅仅是时间问题。

“再拖下去,小心你父母真的不要你,大人都不喜欢不诚实的孩子,你这样做过了。”韩云希望小孩能明白早早的说出真相,趁着年纪小还有回旋的余地。

“你胡说,我爸妈不可能不要我!”小孩最不喜欢听被抛弃的话,恨恨的将手中的木锁摔到地上。

“你的底气呢,听上去真的不足。”韩云冷嘲热讽道,“大人的耐心也有一定的限度,等你死不回改被耗尽了容忍度,瞧着吧,比之前不管不问还要惨。”当然这是吓唬小屁孩的话,谁家父母能不要自家的孩子,做了错事顶多打一顿长记性。真没有抛弃不要的心思,孩子是父母前生的债只要不是后爸后妈一切皆好说。

小孩真的被吓到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眼睛瞪着鹦鹉说不出一句话,害怕的种子早在装病的那天就已经种下。

“就知道哭,有用吗,现在怕了早干什么去了。”韩云飞到桌子上抓了整包的纸巾扔到对方怀里。

“快擦擦,丑死了。”还好不像其他小孩一样鼻涕咧些,当是想想韩云的洁癖症又犯了。

“我丑,又不,给你,看,咯。”边擦边哭狠瞪说风凉话的臭鸟,小孩不忘还以颜色。

“谁家鹦鹉像你,你敢说你没成精!”昨天晚上睡不着拿平板上网查了一下,没有像眼前这只鹦鹉一样能说会道,心里面有了别样想法,今天又被臭鸟喷了,心情极度不爽。

“建国后妖怪不准成精。”小孩恨恨的剜着满不在乎的鹦鹉,心里更气了,就不该哭平白降了气势,让一只鸟看了乐子。

“你去说,也得有人信才是真。”想拿这个做引子来威胁还真嫩了点,韩云真没什么好怕的,“那样你就会贴上说谎精的标签再也拿不下来。”

“你这只臭鸟!”小孩听了更恼恨,说好的陪自已玩怎么专挑麻烦,这不公平!

“你骂我,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跟你玩了。”韩云洋装生气借此机会杀一杀小孩的怪脾气,做了坏事还不让说哪来的歪理。

“不跟就不跟,谁稀罕,哼!”倔脾气上来本想缓和气氛,出口的话更添几分火气,小孩又气又急都没办法开口把之前的话收回去,自尊心受挫拉不下来脸跟鹦鹉赔不是。

“我也不稀罕,你一个人玩吧。”韩云说走就走一点不拖泥带水,飞到窗台上拉开纱窗飞走了。

小孩这下急红了眼,光着脚跑下床来到窗前就见鹦鹉飞走的身影,内心酸涩直往外冒。

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几句气话就把鹦鹉给气走了,小孩的心里没着没落孤单感瞬间将整个身体淹没。

在窗口站了半天没看到鹦鹉回来,小孩本就脆弱的内心又连遭打击,小脸颓丧的关好纱窗,慢腾腾的走回床边,爬上床,抱着双膝默默垂泪。

我知道错了,真的!为什么所有人都离开了,为什么!看着病床上昨天鹦鹉带来的饼干,哭的更凶了。

没有哪只宠物会像鹦鹉一样给自已带好吃的饼干,更没有动物像鹦鹉一样陪在自已身边一大早唱好听的儿歌,虽然偶尔不在调上听起来十分搞笑,更没有哪些宠物会对自已说掏心掏肺的话,指出自已的过错。

越想越心酸,这么好的一只鸟到哪里找,小孩后悔死了,为什么偏偏要说气话,把好好一个小伙伴气走了。

事实上韩云压根没走,飞出医院又绕回来重点做给小孩看,让对方知道什么是好赖,别在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飞回来落窗台上,看向小孩哭得正伤心,整颗心跟着一揪一揪的疼,到底于心不忍。

拉开纱窗飞进去,落床桌上语气不好的大骂,“哭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瞧瞧像什么样大花脸一个。”

“你别走,我道歉。”看到鹦鹉回来,小孩来了精神哭着喊着承认错误。

“我不走,瞧你那点出息。”韩云鄙视小屁孩,之前的硬气都去哪了,就知道哭鼻子,又不是小姑娘,泪腺还真是发达。

“真的,你别走。”小孩想伸手扯鸟又不敢,瞪着两个红通通的大眼睛盯着鸟不放。

“把眼泪擦了,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韩云把床上的面巾纸包扔过去,语气中的嫌弃劲表露无疑。

“你,你欺负我!”边擦边哭,小孩心里别提多委屈,顺杆爬反指鹦鹉不地道。

“嘿,小子,再说瞎话,看我还管不管你!”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颜色就想开染房,韩云少见臭小鬼蹬鼻子上脸。

“你骂我,你还威胁我,不是欺负是什么?”小孩还记得将用过的纸巾扔到床下的纸篓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