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灵异之随风而逝 > 第七章 龙呤剑

灵异之随风而逝 第七章 龙呤剑

作者:贾财迷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1:13:42

如果你以为荒凉的大漠里只有无尽的黄沙,跟肆虐的风暴,那你就错了!

大漠里不止有这些,还有女人——很美的女人。

凡来到大漠向叔叔挑战的高手,都会在挑战的前一天,慕名去一个地方,一个有美人的地方。

叔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高手?没有人知道。

他到底多少岁了?长的是什么样子?为什么是叔叔?他到底有多厉害?更没有人知道。

只知道,叔叔偶然得了一把剑,一把名为“龙呤剑”的长剑。

就是这把剑,使他突然从寂寂无名的小卒,一跃成了名扬天下的“天下第二剑”。

那么,谁是天下第一?

答案是:没有人!

自从叔叔这个“天下第二”把曾经的天下第一一剑枭首后,天下第一就空了下来。

叔叔说,他是叔叔,所以只能做第二,也只会做第二。

尽管这解释不像解释,但既然身为这样的高手,当然有权利表现一些怪癖了,不然当高手有什么意思?

天下其它高手立即对这个名头排第二的人产生了兴趣:既然他是天下第二,老子若将他单挑了,岂不顺理成章当了第一?

于是,来大漠单挑叔叔的人络绎不绝。

于是,大漠那间最大的“恶魔客栈”从来不缺客人。因为,这家客栈有世上最美的女人。

在单挑天下第二之前,来见一见天下第一的美人,无疑是一件快事。

天色将晚,夕阳如老鸦的残血,风沙如苍凉的秋歌。

远处来了一个剑客。不用问,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又是来挑战天下第二剑的。

恶魔客栈里的人都是淡淡一笑:天下第二真是这么容易挑战的,那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还活到现在?

他们难道不知道,叔叔的那把“龙呤剑”会将他们全身刺得像筛子似的?

这些人就是喜欢追求一些连傻子都知道的答案,甚至不惜赔上性命,何苦!

当然,有人来,就有银子来,客栈的宗旨是赚钱,哪管你为什么急着要去送命?

李十三一脸的风霜,进了客栈,脱下风帽,扯着嗓子喊道:“我要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客栈里有姑娘?对,客栈里有姑娘,有大漠最美的姑娘!

不待客栈老板娘海带讲出价格,李十三便扔了一袋子金子过去。

大漠里的客栈,其老板娘竟然名叫海带,这也不得不称奇了。

接住金子,掂了掂,海带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知道,眼前这小子死定了!一个死定了的人,才会将所有的身家都这样随意就扔过来,起码在死前看一眼美女,也值了。

因为过了明天,金子、美女,都看不到了。

海带朝着楼上尖着嗓子喊了一声:“水银姑娘……”

楼上立即有人娇声应了一下。

只要听这样娇滴滴的一声回应,就能想象出,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来挑战天下第二之前,能见一见这样的美人一次,当然值!

微香袭人,环佩丁当,水银姑娘袅袅下了楼。

一步,一步。

仿佛不胜娇弱,无法站立似的,走了下来。

南方的人都见过柳随风摆,知道那是怎样一种婀娜风情,但这里是大漠。

竟然有这样的美人,在大漠这种地方!

李十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的美人,完全值得付出那样一袋金子——那是他在凉州,杀了一个恶誉十八州的采花大盗所得的报酬。

与这样的美人比起来,杀采花大盗所付出的代价完全不值一提,尽管这代价几乎相当于他半条命。

水银姑娘盈然坐下,倒了一杯酒,柔若无骨的偎在李十三的身边,眼波流淌,声音妩媚撩人:“公子,这酒名为‘恶魔’,你敢喝吗?”

客栈名为“恶魔客栈”,便是因为酒而起。

“恶魔”不是别的,只是酒名而已。

李十三看着水银姑娘欲滴的红唇,美人身上的淡香悄然吸入肺腑,他一语不发,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哈哈哈哈……”水银姑娘笑得花枝乱颤,这一颤,才让人留意出,她不但人美,身材更是好到极致,胸前那一抹亮色晃得耀人的眼睛。

而她并不在意被这客栈里的人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

“咚!”李十三趴到了桌上。

又一个色鬼上钩!海带摇头叹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再一次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她由衷地笑了起来。

这酒名为“恶魔”,他们却想都不想就喝了下去,岂不是活该?

水银姑娘将李十三扛了上去。

没有人想得通,刚才下楼时那么娇弱不堪的水银姑娘,就这样轻轻将一个大男人扛上了楼,还走得很轻松。

客栈的客人开始臆想着,二楼即将上演什么样的绮丽风光,这仿佛已经成了他们的下酒菜。

大漠的天总是亮得很快。

李十三步履艰难地下了楼,一如昨晚水银姑娘下楼时,那样酸软无力,如弱柳扶风。这又引起了楼下一阵哄笑。

叔叔早已如约来到了决战点:银潭。

这里没有银,也没有潭,却叫银潭,岂不好笑?

大漠里虽然有美人,却始终是大漠,终日有着无尽的黄沙,跟肆虐的风暴。

叔叔是个中年男人,严格来说,还算帅气。渣拉的胡子让他在狂风呼啸的大漠里显得狂野而有味道,几缕乱发在他眼前随风飘飞。

他双手环抱,那把“龙呤剑”就在他的两臂之间。

李十三看着他,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呆在大漠?”

骄阳射得刺眼,叔叔微眯眼睛:“这么远你们还不是天天来!”

“你为什么是天下第二?”

“因为……世上有天下第一!”

“是么?难道即将就是我!”

“当然不!”

“那是谁?”

“水银姑娘!”

“为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叔叔说完,拨出了传说中的“龙呤剑”。

冷兵器在烈日下发出耀眼的寒光,一股“呜呜”的剑气随着大漠里呼啸的狂风,让人不寒而栗。

呼啸声竟然越来越大。

“龙呤剑”不是凡剑,只要出鞘,就会发出绝响,与此同时,九道金色剑光随着剑意飞出。

龙呤声所到之处,金色剑光便在那里!

九道剑光随着龙呤声声,漫天飞舞,周围一片寒光闪闪。

好一把“龙呤剑”!

叔叔持剑而立,却并不预备出招。

龙吟剑已出手,根本不用再出什么招。

看着漫天飞舞的剑光,叔叔眼前仿佛看到那一张鲜艳欲滴的红唇,轻轻在李十三的耳边说着:“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叫水银姑娘?”

然后,那个弱柳扶风一般的美人,从一个瓶子里倒出一股灰色的液体,这液体缓缓流入了李十三的双耳。

龙呤剑是天下无双的宝剑,不需要招式,只要拨出剑来,九把会呤的剑意自然会追敌人而去!

而天下无双的宝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龙呤声会暴露剑意的地方!

举凡练剑高手,耳力无不敏锐,凭着听觉,便已知晓剑意在哪里,龙呤剑岂非失去效用?

但,有了水银姑娘,那就不同了!

所以说,叔叔排第二,水银姑娘排第一——貌美第一,妙计第一!

现在,他只要等着李十三被剑意杀死而已——九道剑意会将他刺成筛子,收尸的人会四处宣传天下第二剑有多么高强的剑术!

没有人会在意一个死去的高手,他的耳朵是否已经被灌了水银。

但是,意外的,他看到李十三竟然准确无误的躲避开了每一道袭来的剑意!

这不可能,他的耳朵不是灌了水银吗?怎么还能听到?

不仅如此,李十三还使出了一套漂亮的“寒梅剑法”来克制龙呤剑。虽然并没有起到作用,但大漠之地竟有人使出了“寒梅剑法”,这本身岂非很有意思?

李十三无法胜过龙呤剑,但他想出了克敌之法——主剑入鞘,剑意自消。

叔叔慌了——天下第二的本来是这把剑,他本人根本不会一招半式!

李十三身形矫健,如天上的苍鹰一般疾掠了过来,一剑斩断叔叔的胳膊,并将那把剑夺了过来,将剑入鞘。

这本来就很容易,因为叔叔连躲都不会躲。

没有了龙呤剑的剑意,世界似乎一片清静。

“这怎么可能?你昨天没有喝‘恶魔’酒?”叔叔扶着流血的断臂,颤抖着嘴唇问李十三。

“喝了!”

“那……”

“醉人的不是‘恶魔’酒,而是水银姑娘身上的‘合欢’香味!我的耳朵,也的确被灌了水银!”李十三看着败在自己剑下的天下第二,冷冷的说道。

“那……”曾经的天下第二,此刻无法理解。一个被灌了水银的人,怎么可能还听得到龙呤声?

“我本来就听不到!”李十三看着叔叔的嘴唇,一字一字地说道。

这世上有一顶技术,叫读唇语。

李钰的双耳被刺聋,就是拜那位恶满十六州的采花大盗所赐。

会读唇语后,竟然没有人发现,他其实早就是个聋子。

失去听力的他,苦练了一项绝学:“梅花剑法”。

当然,最关键的,并不是剑法有多出众,而是他不用乍然失聪就面对天下第二,所以也不会突然慌了神,失去判断力。

他并非乍然失聪,所以他不会心生恐惧,不会在意龙呤剑是否发声,只要平心静气,随着剑光,他就能想出破解之法。

人本来就应该比一把剑聪明,难道不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