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重生之山河谋 > 第四十九章 浮生若梦

重生之山河谋 第四十九章 浮生若梦

作者:傅锦书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1:20:44

苻生满身酒气,双眼血红,行宫中,血流成河,一个个奴隶惨死苻生刀下,然,无人敢劝。

他自幼遭到苻洪嫌弃,就因为他天生独眼,故而处处低人一等。苻洪嫌弃他,父亲苻健任他自生自灭,而娘亲强氏,丝毫未把他当做过亲生骨肉。而苻苌呢?身为长子,苻洪亲自为他请老师,教他诗书礼仪,教他治国方略……父亲甚至亲自教他训马,教他射箭,以他为荣,待他长大要把爵位传授与他。他苻生,自幼便被人贬低,虽无人敢招惹他,但比起苻苌无论走到何处,身边都围绕着一群朋友,众星捧月般。他苻生,从来没什么朋友!甚至连他被封为淮南王,他大摆宴席庆贺时,等来的只是门可罗雀。

他自小就知道,自己没有亲人,更没什么朋友!

唯一一个不曾贬低他的人,是在辛夷花开满院时,众子弟同去春围猎马,无人搭理他的那个下午,他独自站在院中,将心中的愤懑化作一支支利箭,刺破空气,狠狠地扎在靶子上时,从门后走出的一个娇艳的女娃娃,她能为他鼓掌笑,能称赞他箭射的真好!他自不理她,只是手里的箭更勤了些,心底的愤懑也在她的笑靥中烟消云散。他射完手中的最后一支箭,想转身与她搭话时,只看见她背影,一旁,还有小心翼翼护着她的苻苌。

她是谁?她是唯一一个愿意真心称赞他的人,而她,却也是与苻苌有着婚约的鱼小妹!想到这里,年幼的他心底竟然有些怨。

他自学骑射,自学训马,他少年时训了一匹青鬃马,以为回家能得父亲褒奖,谁知父亲非但没褒奖他,反而责骂他不该抢走苻坚看好的马儿!大秦建立后,他在战场上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以命相搏,以为父亲能以他为荣,换来的却是父亲当着满朝文武褒奖太子,对他只字不提。

当他看着摆好的宴席一点点冷去,他内心,由满腔热血化为阴鹜,塞满了整个躯壳。他不想再为大秦做任何事,他也不愿再讨好任何人小心翼翼地活着。

他记得,梁安找到他,问他可知什么是“三羊五眼”?他自然不知,梁安说:“天有神谕,三羊五眼为尊!”说着便向他跪下,行君臣之礼。他知道梁安一心想攀上高枝,而太子苻苌,看不上他女儿梁怀玉。他知道梁安打什么算盘,于是用剑指着梁安,要他勿要蛊惑自己,梁安不为所动,跪在地上,低首敛眉道:“难道公子就不想一改如今境遇,成就一番大业,为千古称颂?”

他说:“我是否成就一番大业,与你何干?”

梁安答:“无论公子如何决断,梁安愿为公子差遣。”

“三羊五眼为尊”,一句谶语误了终身。

他亲手杀了他的兄长苻苌,他拉满弓时,心里眼里,是鱼小妹幼时笑靥如花。他卯足了劲射出的那一支足以刺破苍穹的箭没入苻苌胸口,他眼前鱼小妹的笑靥如琉璃投掷在地上碎了满地,看着苻苌冷去的躯壳,他有些恍惚,心底却是莫大的满足感。

只是他想不到,苻苌即便死了,依旧有人惦念他,比如满朝文武,比如,梁怀玉,甚至愿意为他殉死……

苻苌真有这么好?他真值得那么多人惦念?他不知,也不想知,他只想,把他的所有东西都抢过了,摔碎了给老天看!

他同意与梁安合谋,长安城中,处处传唱“三羊五眼”的谶语;他同意强皇后为他指婚,他看见请他帮忙的邓羌看着他如视鬼魅;他同意把梁怀玉娶进门,新婚之夜,逼出要刺杀他的人,得知幕后主谋是邓羌时,他以梁怀玉的性命相逼,要邓羌为他办事,为他铲除异己。

父皇苻健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忧伤之中,被他所蒙蔽,立他苻生为太子。看着太子之位拿到自己手上,看见别人的美梦被自己用一只大手在无形中捏碎,他的心底,只有无限的快感!

只是世事无常,他未成料想,父皇在最后一刻,竟然想着的是废太子,是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可事情哪有这样简单?此时的他,早已羽翼丰满,哪还会任凭苻健捏来揉去。可也正是苻健的这个想法,迫使他提前动手,早早替苻健了结了他的性命。

登上帝位,成为九五之尊的那一刻,天下皆为他臣服的那一刻。他的心,忽然静了下来,他苻生,竟然会生出些仁慈来。

“东海大鱼化为龙,男皆为王女为公”他何尝不知,这说的是东海公苻坚?只是他苻生,不把交出兵权的苻坚放在眼里,更不愿再戕害手足。

他也未尝想到,他会爱上梁怀玉,他会爱上这个用来牵制邓羌,用来维系他和梁安合谋关系的工具,他会对她心有怜惜,他会怕她死,怕她痛,怕她皱眉。他一面冷血,一面仁慈。他对后宫嫔妃极尽凌辱折磨之手段,到了她面前,只愿与她举案齐眉,只愿轻轻拥她入怀中,甚至命长安洛阳种满牡丹,只为博她一笑。仿佛有她在,他就还有个家。

他见她孤独不爱笑,他想起从前,她的玩伴还有一个鱼小妹。他心底不再惦念那个笑靥如花的少女,他只要她入宫与她作伴。所以即便鱼海欺瞒,他可以饶他一死,因为他要的,只是鱼小妹入宫与她作伴。

然而他要与鱼小妹说清楚这事时,鱼小妹的下作,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所有的仁慈,到梁安骗他的事情告破,到他亲手一箭了结了她性命时,消失殆尽。他果然,并不适合做一个好人。

念及此,想起那个骗了他的鱼荞,心底气极,却也再也不愿再见她,当即招手幻来传旨的宦者,命她自裁,以死谢罪!

宦者领命出去时,苻生手放开,大刀跌落在地上。他所有的仁慈,并不为他人领情,他所有的仁慈,就像个梦般,如今,梦也该醒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