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布衣太岁 > 第八十章 两码事

布衣太岁 第八十章 两码事

作者:长情了余生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1:22:53

百子会上发生的事情,足够很多人回味很长时间,足够天狱司的人们扬眉吐气很长时间,但要不了太长时间,这件事情会引发的严重后果,便会来到雨花巷处,不知道院落里的那棵大榕树,能不能禁得住那些风雨。

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天狱司战胜了净天八道子,那两场剑试很公平,没有任何人能说什么,问题是在引发这两场试剑的那件事情——顾笑生拿着太祖遗诏出现在世人面前,证明了天狱司不可取缔的事实。

净天教使团前来议政之前,必然已经与朝廷……或者说陛下达成共识,当事人顾笑生甚至云萱可能不知道,但明皇陛下知道——南北政统是太宗皇帝执政以来尤其是燕王权柄渐深以来的头等大事,这次议政便是这件大事最重要的象征。

却被顾笑生破坏了。

钦天监重新出现在大陆众人的眼前,这本来就被很多人视为对明皇陛下的极大不敬或者说挑衅,或者那时候,陛下不知道这等小事,而顾笑生又做出这件事之后,天狱司必然重新进入这位大明皇帝的视线。

陛下一定会很生气,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而魏良那个小怪物的身死,总要有人来负责任。怀来杨氏的怒火,总要有人来承受。

这就是顾笑生所说的麻烦,很大的麻烦。

“不要看我,像皇兄那般狗脾气,一定会把我关进小黑屋几日,帮不到你们什么。”赢不悔毫不犹豫说道。

顾笑生说道:“我以为你不怕当朝陛下呢。”

赢不悔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皇兄是皇兄,父亲是父亲,不是一码事。”

顾笑生有些不解,说道:“难道不是吗?”

赢不悔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他已经记不清楚,这是自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顾笑生。

他很清楚,顾笑生当然不是白痴,能与终恨水比试学识的人物,只能是天才,不可能是天才。

可有时候顾笑生确实显得有些幼稚,他明明知道那么多偏门知识,却有时候完全不懂朝廷政局、天下大事,而且他把这些当成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于是便很白痴。

“这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天书院的教授如果要解释清楚,也需要做很大一篇文章。”

赢不悔说道:“你只需要知道,陛下虽然为难我父亲,但毕竟是一家人。”

顾笑生听不懂,想了想,说道:“你家的经好难念。”

“兄长,你不用担心什么。”

云萱说道:“我听师父说过,陛下是个温和的人,而且……像这种事情,他真的不会在意。”

赢不悔心想皇兄或者不在意,问题是像应无求大人和杨素那些大人物们万一认为陛下在意,那么天狱司依然会迎来灭顶之灾,顾笑生则想着,陛下能够以皇长孙之身接过皇位,又怎么可能是个温和的人?自己在这方面再白痴也不会这样认为,云萱真是少女心性……

忽然间,他们清醒过来,师父说过……是啊,现在坐在他们身边的少女,并不是普通的少女啊!

天狱司现在有女帝独徒,再大的麻烦又需要怕什么?

“这大腿我可是抱定了!”

赢不悔看着她,眼神很是火热。

云萱有些不适应,往顾笑生的身后挪了挪。

最担心的事情,天狱司可能风雨飘摇的前景,哪怕天大的麻烦,随着他们响起云萱的身份,都不用去想了。

漆黑的夜空里繁星点点,像山像河像原野,也有些星寂相连仿佛笔画,似乎写着五个字……

“那么接下来,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大朝会的问题。”

顾笑生沉默,他想起终恨水临去前留下的那句话——惊喜?是的,如果要参加大朝会,他必须给这个世界再带来一次震惊,如果依然像现在这样无法洗尘都不能成功,武试和对战都不能落场,就算文试拿了满分,又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他有很多事需要借助大朝会。

云萱说道:“我没问题。”

少女神情平静,语气随意自然,自有威势与信心。

“你当然没问题,但我有问题。”

赢不悔说道:“离大朝会还有数月,我再拼拼命,或者不需要这个书呆子,到时候也有战胜秋月人的可能,但终恨水那个人……我不是对手。”

他说的也很平静自然,因为这是事实,当年神都论道时,他便与秋月人势均力敌。

“终恨水不是最主要的,这个书呆子的问题最大。”

他望向顾笑生说道:“明明应该是个天赋惊人的家伙,却因为不能修行,大朝会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做,太可惜。”

这话很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幸的意味。

“你怎么就知道我在大朝会前什么都做不了?”

顾笑生站起身来,说道:“我要去睡觉。”

“还不让人说了?”赢不悔恼火道。

顾笑生解释道:“我真的要去睡觉。”

说话,他转身向藏书库外面走去。

云萱向来唯他马首是瞻,随之起身离开。

剩下赢不悔与屠放,大眼瞪小眼。

……

……

顾笑生躺在床上,隔着穹顶看着发蓝的夜空,看着渐渐变暗的星星,发现自己竟然睡不着。

他很少失眠,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道睡不着应该做什么,应该睁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应该想些事情,还是什么都不想只数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满山坡的白羊里,忽然出现了一只赤马。

他想起那只让自己离去的赤马,觉得今夜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

然后他又想起梁若始,想起终恨水,没有得意,只有佩服。

他真的很佩服那些净天八道子,尤其是终恨水。

终恨水偷师百家,学识渊博,修行境界亦是高深莫测,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

不过他也没太过丧气,因为玄门已经启了一丝裂缝,很小,但真实存在。

他睁开眼睛。

微淡的星光从穹顶洒落进来,落在他的手上。

他把手掌翻过来翻过去,看着那些应该落而渐散,不由叹了口气。

穹顶传来一声晨鸟的鸣叫。

这让他想起那只从远方飞来的白鸽。

这让他心情平静安宁许多。

于是他渐渐睡去。

ps:小笑生安宁了,我却不安宁。这几天只有一更真的抱歉,不是数据的事,而是七情六欲,总之,我是一面哭一面写完的。对不起大家了,顺便推书:《青云世尊》朋友写的。喜欢的可是收藏看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