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嫡堂娇 > 第六十二章 描绘

嫡堂娇 第六十二章 描绘

作者:花绮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1:24:19

秦侞暮最近是要长个子了,上次回府量了尺寸放去绣房新做了几件,但贴里、鞋子一类的都是丫鬟们在做。书鹊的针线在青墨院是最好的,一闲下来就忙着做绣活,她缝着鞋面子,一边跟秦侞暮说话,“姑娘,您上回勾的那几株茶花,绣帕子好看,您再勾几个?”

那茶花是秦侞暮无聊比照花鸟画里改的,模其形未能得其意,还略显单薄少枝,书鹊却看着喜欢做成花样子缝了帕子,但若绣在鞋面或衣裳上不大好看。

秦侞暮心不在焉地提笔,一分神的工夫,墨珠掉在绢纸上晕染开来,书鹊终于忍不住问,“您这两日怎么了?整日整日的发呆?”

“没什么。”

秦侞暮按按额角,在砚上撇了点墨,就着墨印,画了只登枝喜鹊。因着墨印的关系,并不像传统花鸟画一样写实的细细描过羽毛,而是用颜色描绘图案遮盖。

书鹊伸头来看,夸张地张大了口,“好看!这喜鹊身上开玉兰花,真是好看!”

秦侞暮笑了笑道,“这个做鞋面?”

“好!”书鹊乐不可支,“我是头回见这样的画,做出来,就是大齐里头一份儿!”

秦侞暮被她夸得有了一丝笑意,指着喜鹊道,“这旁边的枝叶什么的不用太精致,喜鹊就花哨些。从头沿着肚腹可以绣成一色或两色,若两色,就头一色腹一色,背上绣兰花,空白的就纳个底色,尾部和眼睛可以串珠子,拿米粒珠子攒一团也是可以的。你看大色是选蓝色好,还是别的颜色好?”

“蓝色吧。”书鹊听秦侞暮那么说着,心里知道做出来一定十分好看,迫不及待地道,“鞋面子是浅紫色,姑娘挑的就好!”

秦侞暮颔首,兴致勃勃的又说了一会儿,提起书丹来,“她的嫁妆还没有绣完,你先把这个做了,若好看,我再画几个样子给她。”

书鹊答应着,又念叨起来,“怎么还没信儿,不会是被她老子娘关起来了吧?”想了想觉得不大可能,“姑娘只是放她家去休几日,万不敢拘住她,误了差事。”

秦侞暮破天荒的忐忑,“她老子娘万一给她相看好了,瞧不上邹大郎,怎么都不肯,那怎么办?”

书鹊不假思索地道,“不是有您么!”

秦侞暮低喃了一句,“那我自己呢?”

声音太小,书鹊没听见,继续说着,“老夫人和您打赏出去的嫁妆,肯定都够他们自个儿经营小买卖了,若不是邹大郎一家没个根基,怕让人欺压去,您也不用大费周章在郡上给他找个活计。”

说得就像铺面全为书丹和邹大郎开的了,秦侞暮看书鹊微微噘嘴,安抚道,“到底是为了祖父。府里在郡上有个铺面,也好照应观上。”

这倒是,书鹊心里那点小小的嫉妒被熨平,笑道,“您说的都没错儿!”

用了晚膳后,秦侞暮找老太爷下棋。慧信领着道童们洒扫,慧真在明间里坐着看账,瞧到秦侞暮,站起来道,“道长用过晚膳就关了门,要我去禀报一声么?”

连着几天都是这样,也不知在忙什么,秦侞暮浅笑道,“算了,我先回去了。”

早早洗漱过,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又让书鹊掌灯看起书。

一入夜秦侞暮就不让丫鬟们做针线,书鹊坐着无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您上次入宫见着太后娘娘了?”

秦侞暮淡淡地应,“见着了。”

书鹊摇晃着脑袋,神神秘秘地道,“听说太后娘娘母家瑞国公府,治家很是严苛,家风刚正,出来的少爷姑娘都不苟言笑。”

“倒没有。”秦侞暮望着帐顶回忆了一下,“不过不敢直看,也没瞧个真切,只觉得挺慈祥随和。”

书鹊煞有介事地道,“我听我娘说,女人啊,只要一生了孩子就会温和许多也会狠厉许多。”

秦侞暮笑话她,“你又知道了!都是哪里听说的!”

“我听说的可多了去了!”书鹊故作得意,逗秦侞暮开怀,“那您进宫就没碰见别的人了么?”

秦侞暮被她扰得看不了书,哭笑不得,“你打听这个做什么?我进宫晚,正是午膳时分,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就在仁寿宫里朝御书房方位磕了个头。”

“不过听说贵妃娘娘所出的大皇子长得异常的好样貌。”书鹊笑嘻嘻的,“忖着您见到太后娘娘,应该也会见到大皇子。”

这么一说,秦侞暮不由沉思起来。皇家子嗣单薄,三位皇子两位公主,唯贵妃所出时年十三的大皇子,与皇后所出时年十岁的三皇子尤为尊贵。

祖有立长嫡为太子之制,可大皇子不占嫡,三皇子不占长,若靖国公府强硬些,势必支持立嫡之声要高涨得多,可偏偏瑞国公府也不是吃素的。

况且虽然皇后为靖国公之女,但贵妃还是太后的亲侄女,身份之贵重与皇后比肩,如此便陷入拉锯战,立太子一事延而再延。

定郡公作为近臣,又有着皇家血脉,是个香饽饽,照理说他去觐见太后,三皇子不在倒罢,大皇子却不在说起来就有点耐人寻味,难道瑞国公府也与定郡公府不对付?

秦侞暮脑子里乱成一团麻,抛开不想,“许是功课繁重脱不开吧,没有见着。”

书鹊沮丧地道,“那您下次再进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你浑忘了?”秦侞暮拿书敲了敲书鹊脑袋,“太后大寿,我是要进宫的,必能看见大皇子。”

书鹊先一喜转而焦急起来,“哎呀!您不说我还真忘了!您自个儿记着,怎么还不跟我一声呀!”

秦侞暮笑道,“跟你说什么?备贺礼啊?府上会备礼的,你急什么。”

“那是府上备的!”书鹊急得要吐血,“您要急死我!往年您都要独备一份儿礼,届时女官要当着大家伙儿报唱出来的!”

书鹊在长松院当差,许多事儿都知道得详细。

以前秦侞暮小,这些都是大夫人在代办,送的大抵都与府上贡礼差不多,都是白玉金器之类的。秦府比不上皇家阔绰,那礼品摆在皇子公主郡主们淘弄的稀罕物件儿里显得格外寒碜,敏乐郡主就是因为嘲笑秦侞暮的贺礼,两人结的梁子。

如今不同了,秦侞暮虚岁已十岁有余了,再让大夫人代笔,未免敷衍了。

秦侞暮看逗得书鹊要跳脚,正经起来与她商量,“那你说准备什么好?”

“您得跟老夫人拿主意啊!”书鹊觉得秦侞暮实在太不放在心上,“我哪有什么见识?”

秦侞暮往床里一滚,摊开手臂道,“我们穷,好的送不起,差的人家看不上,自个儿用心做的,再不好也是份心意,才能叫人记在心里。你说准备什么好?”

听着在理,书鹊闷着脑袋苦想,半会儿,秦侞暮忽然道,“你不是说我花样子画得好么,不如送衣裳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