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 第三十章 结束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第三十章 结束

作者:小傲君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1:25:49

陆风白坐在车里,只觉得很累,头很疼,一股源自心底的无力感油然而生,他靠在方向盘上提不起一点点精神。

他转过头看到从里面出来的秋辞,手却不由自主的捂在了胸口,他有的时候真的很摸不透秋辞,很多人说他像一个迷,可是他却觉得秋辞比他还难懂。

或许他需要冷静一下了。陆风白发动车子消失在秋辞的眼前,秋辞隐约看见那车内坐着陆风白,可是那车子却毫不留恋的从她面前消失了。

文若锦见状对秋辞说道:“回家吧,我送你。”秋辞默默的点了点头,打车回去。

陆风白漫无目的的在路上开着车,他想发泄一下,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白,你在哪?”打来的是徐菲飞。

“找我有什么事?”陆风白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

“你爸让我跟你订婚的事情我才知道。”

“所以呢?”

“我想跟你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

“我知道你喜欢你的那个学生,也不会强迫你和我订婚,毕竟我也不希望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但是我希望我们能够坐下来好好谈谈,我想你也希望你能够劝住叔叔吧。”陆风白沉默了片刻说:“好,你在哪?”听到陆风白这么坚定的声音,徐菲飞只觉得自己好卑微,因为她做的事情,完全是像一只狗一样,拼命的讨好着陆风白,为的就是不要让陆风白讨厌自己:“你家附近的酒店,我在大厅等你。”陆风白挂了电话,车头一转朝酒店的大厅驶去。

很不巧的是天公不作美,车子还未掉头走多远,天便开始下起了雨。秋辞下车的时候雨下的很大,文若锦的家还有一段距离,她便让文若锦去她家先避避雨,等雨停了再回去,文若锦也应了下来。

冬日的与彻骨的寒冷,秋辞哆嗦着跑回了家。徐菲飞站在大厅里时不时的往外看,雨越下越大,她索性就站在外面等,她要第一时间看见陆风白过来。

当刺耳的车鸣声穿过耳膜的时候,徐菲飞是傻掉的,她大脑已经属于空白的状态,身体不受使唤的朝雨中奔去。

黑色的车子已经不成形的停在路边,陆风白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额头上的血不停的往下落,他觉得身体好冷,隐约间看见秋辞站在雨中,静静的看着他朝他微笑,依旧如此美好,可是当他伸出手的时候,想要抓住她的时候,她却对她挥了挥手,转身离开,化作片片荧光消失在天地间。

他看见雨中跑来的徐菲飞慌张的脸,意识逐渐消失。小辞!他在心中呼唤。

文若锦倒了杯热水递给秋辞的时候,秋辞却没握住,玻璃杯从手中掉落化作千万碎片,滚烫的水浸湿了她的衣服,她却毫无反应。

“小辞烫着了没有?”文若锦担心的问道。听到文若锦的声音,秋辞这才回过神,刚才她的心突然间慌了一下,好像什么东西一下子从身体里抽离了,没有接住水杯。

她摇摇头,起身把玻璃扫了。

“把衣服换了。”

“恩。”文若锦突然间觉得,秋辞好像一刹那失了魂一般,眼神呆滞整个人处于游离的状态。

秋辞不明白刚才的心慌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

雪白的房间,冰冷的仪器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床上沉睡着的陆风白。

“我儿子怎么样了?”穿着十分得体的男人紧张的问道。

“病人生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身体多处骨折养好就行了,只不过海马体轻微受损,病人能醒过来就没什么大事了。”徐菲飞看了一眼沉睡着的陆风白,心里后悔极了,如果她不让陆风白来找她,她可能就不会出车祸了。

“海马体受损会有什么后遗症吗?”徐菲飞问道。

“情况坏的话老年痴呆,好的话短期记忆消失,或者记忆力下降。”

“这样……”徐菲飞看着床上的而陆风白,却一刻也移不开眼睛。男人问道:“那这个后遗症能治好吗?”

“可以通过海马体训练恢复。”医生走后,徐菲飞坐在床边看着他,有些出神,男人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他真的变得痴呆的话,菲飞你就放弃他吧。”

“不会的,他不会变痴呆的,我也会一直等着他康复。”秋辞坐在教室里,望着窗外含苞待放的桃花有些出神,老师在上面不停的讲解着她看不懂的数学题,良久才回过神,坐在她旁边的文若锦很认真的急着笔记。

下课后文若锦把笔记本递过去:“记一下回去看看,上课总是走神。”秋辞一笑,接过笔记本看了两眼,她一点也不想抄这些所谓的数学题型,权当求一个心安理得,顺便练一下字,她还是很认真的抄了下来。

晚上回家的时候,徐炀如约而至的来到她家,翻开书本给她讲题说内容。

秋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白天有文若锦,晚上有徐炀,她还真的不能愉快的上学了,整天被强迫记笔记,背东西。

她想想当初画画的时候是多么的傻,竟然还想着要去上什么文化课,还大言不惭的说,文化课多好啊,坐在那听一听动动笔就好了,哪像画画每天手要甩几万下才能画一副画,累了还没有一个趴着的地方。

现在真的发现自己不是上文化课的料,至少她是听不进去的,尤其是数学,即使她使尽全力专心致志的听,听完后恍然大悟,一做题,又是懵的状态。

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陆风白了,孙肖安说他辞职了,徐炀和文若锦也绝口不提陆风白的事情,毕竟在这紧要关头,还是要以学习为重。

不知道陆风白是不是她的克星,他出现的时候朋友一个一个的离开了她,而他消失了之后,她的朋友却又一个一个的回来了。

包括韩墨也经常会在她们努力学习的时候送上一份蛋糕作为奖励,嘴上说着是徐炀要他来的,还表现的十分不情愿,但是他们都知道他是自己想加入。

模拟考的时候秋辞很惊讶的发现自己考了有史以来的高分,虽然和徐炀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在她看来,这分数完全代表了她这段时间的努力成果。

徐炀看着她的分数很得意的笑了:“看来我这个老师还算称职。”

“明明是我们家小辞聪明。”韩墨很不屑的看着徐炀。

“切,别以为你说的有道理我就会认同你。”徐炀给了韩墨一个相同的眼神,依旧是不屑。

秋辞无奈的撑着下巴:“这次走运考的还好,可是模拟考和高考是不一样的。”

“没事,模拟考考的好,高考也不会差。”徐炀鼓励道。文若锦从远处跑来脸色潮红:“小辞,你合格了。”秋辞一听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哪个合格了?”在这紧张的学习里面,每当自己查到自己艺考合格的时候,就会心情立刻好几分。

秋辞是幸运的,一连查了几个都是合格的,或许是真的借了陆风白的运气。

记得她偶然间听到言裕皓提到过陆风白是N市的,而她考的学校N市的比重也比较多,想来当时他就想好要让秋辞去他的城市了吧。

那天她遇到了孙肖安,只见他十分欢快的朝秋辞跑过来,兴奋的大叫道:“秋辞我合格啦,央美录取我了。”

“恭喜啦!”秋辞笑盈盈的说道。看来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孙肖安的文化课成绩一直都还比较稳定,艺术生里模拟考能考四百分的已经算是高分了,而孙肖安每次都能考到四百多,所以进入央美秋辞完全不怀疑。

而她却只能靠三百多一点点,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不过好在有徐炀的帮忙,她每一次模拟考都会涨不少分,只要保持这种个劲头,她完全不用担心高考了。

高考的前一天,徐炀把她带到了她家里,她的房间里挂着一个沙袋,徐炀扔给她一副拳击手套:“打吧,发泄一下。”秋辞将信将疑的戴上手套轻轻的打了一下沙袋,徐炀十分无奈:“使劲打。”然后她真的使劲打了一拳,发现越大越有劲,正当她打到兴头上的时候,徐炀突然说道:“ofcrucialimportance是什么意思?”秋辞一愣,原来阴谋在这里,她想了一下说道:“关键的,重要的。”

“拼。”

“o-fc-r-u-c-i-a-li-m-p-o-r-t-a-n-c-e。”于是就听见徐炀只在问《虞美人》《念奴娇》……并让她全文背诵。

秋辞突然间觉得,徐炀好可怕,一边要打沙袋,另一边还要背古文。好在徐炀后来让她吃了一顿晚饭之后让她早点休息,秋辞洗了个澡躺床上闭目则睡,期间一点都没有醒,睡得真踏实,一点都不会因为明天要高考而紧张的睡不着。

第二天秋辞跟着爱心车队去了考场,可能是平时考试考多了,现在拿到试卷就开始写,不紧张不骄傲,心如止水。

写完之后,只听后面姑娘小声的问道:“美女,选择题第三题选什么?”秋辞一愣,大家都是艺术生,问这种问题真的好吗?

“我不一定写的对啊!”秋辞靠在她的桌上小声的回应。

“没事,我相信你。”

“B。”除了英语因为她写得慢没问,她后面的姑娘每一科都问她一两题,秋辞心想啊,还好这个考场的老师眼神不好,耳朵也不好,不然肯定都不会给他们考了。

其实也是因为这监考老师心善,期间看来她们好几眼,只给了一个眼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结果后面的姑娘完全没有get到那种眼神,导致监考老师一直在她们旁边转悠。

秋辞心里十分无奈,心里想着能不能不要问她了,可是人家姑娘一问,她又不忍心不理她。

就这样,她结束了自己的高中生活,突然出现的陆风白,也突然间的从她的生活里消失,连告别也没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