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阴险的田箩姑娘 > 第29章 和宁惟庸做朋友

阴险的田箩姑娘 第29章 和宁惟庸做朋友

作者:丸子汤小二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7 22:29:49

陈暮言离开山庄的时候,宁惟庸居然等在门口。

“宁将军还有事?”陈暮言态度极其冷淡。

“陈三公子,希望你以后少来这里。”宁惟庸看也没看陈暮言,态度同样很冷。

“宁将军能给个理由吗?”陈暮言嘲讽哂笑。

宁惟庸转身面向大门,眼睛却看向山庄背靠着的山群。“你是聪明人,该知道你和她立场不同。”

陈暮言面色一变,没想到宁惟庸会这么直接地点出关键,在西山这件事上,他们的确立场不同。可是他有时候居然神经质地感谢他的糊涂爹和那野心勃勃的大哥,否则宁惟庸不可能让田箩来他们陈府,他也就不会认识这么一个能和他心有灵犀的人。

“我们的事情,你这个只会伤害田箩的人没有资格插手!”

“本将军没有资格?难道你有吗?陈三公子,不如让本将军问问你,既然你如此在乎田箩,为何庙会那天你明明目睹一切却没有救田箩?据本将军所知,你的武功可非常人能及。”

宁惟庸轻描淡写地抛出问题,却让陈暮言哑口无言。

“不管为了公事还是田箩,本将军都不希望再有闲杂人等进出山庄,陈三公子自便。”说完,宁惟庸迈步回了山庄。

陈暮言静静在原地站了一会,自嘲一笑,这才走向已等候他多时的马车。

而这边厢,田箩不敢置信地擦擦眼睛,呆呆地看着宁惟庸向她道歉。宁惟庸居然在向她道歉!这可真是破天荒的大事件。

“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察害你烫伤。让我看看,你手怎么样了?”说着,宁惟庸径直走到田箩床前蹲下,小心翼翼地抬起田箩晾在空气里的伤手,只见手背上起了很多水泡,但是红肿总算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么可怖。

田箩彻底呆愣了。宁惟庸居然也会这么“温柔”地和她说话,温柔地帮她看伤?之前所有的不愉快和郁闷转瞬间消失不见。

田箩:“我···我···没事。其实这事也是我自作孽,呵呵。我不想喝汤,所以感觉到暮言来了,就故意大喊的,没想到吓到你表妹,弄得两败俱伤。”

宁惟庸听闻,低头往田箩手上突然吹了一口气。凉凉的,田箩的心却被吹的火热。

“我···我···你···”田箩结巴了,大脑成了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你们才认识几天,就叫他暮言了?还有两败俱伤不是这么用的。”

“嘿嘿,嘿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就很亲切。再说他对我也很好啊,我们是朋友,当然叫的亲切些。”田箩傻呵呵地笑起来。

“你们是朋友,那我们呢?”宁惟庸轻轻放下田箩的手,抬头一本正经地看向田箩的眼睛。他很认真的在问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田箩转开视线,看向床帐,不敢回视宁惟庸突然认真而逼人的视线。“我一直在向你报恩,你是我的恩人,所以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朋友。”她真的理不清她现在对宁惟庸的感受了。明明一开始很讨厌他的,可现在她非但不讨厌他,还总想看见他,想和他说话,想和他相处,想要···亲近他。甚至看见他对她表妹好,她都会难受,她不懂这是为什么。虽然话本子看得挺多,但那些书里从没教过她这样的感觉是什么。

宁惟庸没有立马应声,他把手伸进了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然后把拳头放到田箩面前,摊开手掌,赫然是田箩原装的壳。

“还给你,你的壳。田箩,以后咱们也是朋友。无所谓恩情的朋友。”

“你···真的要还给我了?不会被你弄坏了吧,所以才还给我。”心心念念的愿望达成的太突然,田箩此时竟不知道该不该接受,总觉得拿回了壳,他们之间的牵绊就会消失一样,于是找出了一个蹩脚的借口。

“真的。壳没坏,我一直贴身保管着,放心。”宁惟庸露出了一个无奈浅笑,其实他还真不想还给她,出于某些他现在还不明了的感觉。但是他自己也没料到,他居然羡慕陈暮言和田箩的相处方式。所以他想,要和田箩做朋友,是不是他们首先要平等,就像陈暮言和田箩一样,真正的平等,把对方看作“人”的平等。

田箩艰难地调整了下身体,用完好的那只手接过了自己的壳,瞬间一股清新、熟悉的感觉从壳里流淌进她的身体,这是一种相依的感觉,她和她的壳本能的联结。“贴身保管”,宁惟庸的这句话回荡在脑海,仿佛她相依的不仅仅是壳,还有这个和她的壳日夜做伴过的宁惟庸。幸福、温暖。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说着一些宁惟庸曾以为他一生都不会聊的话题,没有什么意义,却很轻松快乐,这就是和田箩在一起的魅力,简单,纯粹,却开心。

“我发现泡水能让我伤口好的快。”田箩说着说着聊到了水,这提醒了宁惟庸关于昨晚那个追查不到的“闯入者”。有心想问问田箩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脑海里首先升起的却是昨晚那让他会燥热的一幕,于是什么话都问不出。甚至担心提及这个话题会惹得两人都尴尬。

田箩同样,说到这就想起了昨晚,可不想让宁惟庸知道她可能被某变态道士看光的情绪是如此强烈,她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并再三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再也不要在宁惟庸面前说起有关话题。

“你今天为什么有空来看我?”田箩挑了一个她自以为安全的话题。

宁惟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转瞬间明白田箩根本不知道谁昨晚把她从浴桶里捞起来,尴尬的情绪一下子褪去很多,他快速在脑海斟酌了一遍,说道:“扶坤说你伤口又裂开了,所以我过来看看你。”

一向聪明周全的宁大将军完全没意识到田箩也会思考‘昨晚是谁把她从水桶里捞起’这样‘羞耻’的问题,他的回答直让田箩愈加确信是扶坤那个死变态看光她,心里的郁闷情绪高涨到顶点,可偏偏她什么都不能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