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我自仙界来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读书人回到了书中

我自仙界来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读书人回到了书中

作者:贫道五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1:27:34

面对香气扑鼻的烤鸡,麻衣书生全无形象可言,吃相那叫个惨不忍睹,丁伟茂哪怕见了不下十次了,也不由地心里发毛。这他娘的哪里是什么搅动风云的不世之才啊,简直就是穿着书生装的臭叫花嘛。

麻衣书生靳弘方对旁边某人的鄙视眼神视而不见,吃得很是专心和开心。

三下五除二,三四斤重的烤鸡被消灭干净,靳弘方甚至直接瘫坐在木地板上,嘴巴四周满满的油光,在丁伟茂惊愕的眼神,前者随意的挽起袖子擦拭嘴巴。

约莫是觉得木屋里堆放这么一大堆鸡骨头确实有些大煞风景,靳弘方挪了挪身子,看起架势是要将鸡骨头都丢下高树去。

对于某人的这一无礼行为,丁伟茂早已见怪不怪。

然而丁伟茂忽然心头一凛,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连忙出声劝阻,“别别别,千万不要丢下去。”

靳弘方被吓了一跳,没好气的回头瞥了前者一眼,道:“咋咋呼呼的,想吓死人呀?再说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见本少爷这么做,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

一边说着话,靳弘方仍旧打算将捧在手中的鸡骨头丢下窗户去。

丁伟茂听着一脸的黑线。对于乱丢食物残渣,那家伙每次都臭不要脸的有一套古怪说辞,美其名曰是为了给府中百鸟提供吃的。

然而真相却是,鸟没招来几只,蚊虫之类的反倒是招惹来了许多。害得府中下人疲于清扫。

“我的祖宗呀...”丁伟茂赶忙从书生的手中将犹自沾染了口水的鸡骨头抢过来,额头留着冷汗的说道:“要是往日,别说是扔这些鸡骨头了,你就是往下撇刀子,我也不拦着,但今日不行啊......”

“今日不行?”靳弘方一愣,“怎么个不行法,难不成下面来了皇帝老儿?”

丁伟茂一脸苦笑,“咱广漠哪来的皇帝老儿啊,虽然不是,但也差不离多少了,至少在我看来是这般。”

靳弘方登时心中了然,笑道:“怪不得今日你小子这么大方,感情是被人捏着鼻子来的。”

说完,靳弘方把头探出窗户,正好能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树底下。

也不知道是无意凑巧,亦或者是察觉到书生的目光,论权势之大可在流沙城排在前三甲的丁姓老人没来由抬起头来,清淡目光扶摇直上。

没等与老人的目光对碰,麻衣书生就将头缩了回来。

“当真是老狐狸啊。”麻衣书生没来由的感慨了一句。

“行啦行啦,不就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嘛。”见身旁的这位丁家大公子一脸的苦瓜相,麻衣书生没好气的说道。

丁伟茂小声问道:“啥时候能让老爷子见见,他好像有许多事情要与你商讨。”

也就是旁边没有外人,不然听见前者所说的话,定然会惊愕不已。丁家在流沙城,乃至在广漠,名声何其之大,作为上任的丁家之主丁焕丁老爷子,也就是此刻一屁股坐在树底下的白发老人,更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广漠颤上一颤的人物。

如此大人物,平日里,想要登门求见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却只有那么一小撮人才有资格见到。然而现如今,却有一个名不经转的年轻后生端得好大的架子,居然连丁老这般的存在都敢无视。更让人郁闷的是,偏偏老人还喜欢热脸贴冷屁股。

听到丁大公子的发问,麻衣书生靳弘方把眼睛落在了宽大桌案上。只见案上铺放着一张质地上乘的羊皮纸,宽大的羊皮纸上或画着简易房屋,或巷陌山丘,一旁还标注有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却又不失工整。俨然是一座纸上流沙城!

麻衣书生轻声道:“差不多了。”

丁伟茂看着这小屋子里唯一干净整洁的东西——流沙图,一双眼眸没来由地放光。也难怪他如此反应,要知道就这幅出自书生之手的流沙图,可谓是涵盖所有,燕派得之便几乎等于得了半个流沙城。

不得不说,不再嬉皮笑脸的臭书生很是气质不凡。丁伟茂不由地偷偷多瞄了两眼。丁伟茂心中很是惊叹,流沙城向来以鱼龙混杂出名,哪怕就是他这个几乎从小便在流沙城长大的人,也没能将城中势力一一摸清。那就更别提外乡之客了。

然而,眼前的这个从大嬴王朝而来的麻衣书生,却只用了短短半旬的功夫,流沙城的大小一切,他便了如指掌。

当然,这也得利于燕派的庞大信息网。尤其是与城主府联盟之后,更是如此。

丁伟茂心情大好,笑道:“你要是再不下去的话,那些老家伙都要叫人砍树了。”

起初丁伟茂也跟外界的多数人一般,对麻衣书生为何不住香楼而要住高树,表示不理解,但当他亲眼看到书生站在窗边勾勒流沙的时候,他便恍然了。

麻衣书生靳弘方淡然一笑,眼睛远眺出窗,神采莫名的轻声呢喃:“流沙城太小了。”

闻言,丁伟茂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莫名被狠狠撞击——得此子当真如鱼得水,鱼跃龙门亦有期!

见麻衣书生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向东边远眺,丁伟茂随手一指,笑道:“大嬴王朝的咸阳够大,哪天上那找棵比这更高更大的树住住?”

麻衣书生呸了一声,撇嘴道:“你还真以为少爷我喜欢住在这鸟都拉不出屎的高处啊。”

丁大公子一笑置之。对于有着几分乞丐气质的前者喜欢自称少爷一事,丁伟茂也是见怪不怪。

“哦,对了。”丁伟茂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说道:“近些日,咸阳城可谓是热闹的很啊,听说有大妖闯骊山。”

丁伟茂口中的大妖自然就是妖圣公冶灵。

当然,麻衣书生并不知晓。甚至对于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妖闯骊山一事,他都不曾知晓,直到此刻听丁伟茂说起。也难怪,从入了流沙城之后,这厮就不曾下过高树,即便有消息传达上来,也全系广漠的事情。

“大妖闯骊山?!”靳弘方微微一愕,旋即拍手发笑,道:“实不相瞒,少爷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天地出高山,姓姬的一家凭什么将其占为己有。”

靳弘方没由地神情恍惚,眼神温柔如水,呢喃道:“灵儿,终有一日,我会带你上骊山之巅看日出日落的。”这是他靳弘方在离开许州之前对公冶灵的承诺。

丁伟茂瞪大眼睛,相处这么些时日下来,何曾见过这邋邋遢遢的家伙这般模样,简直就像是发了情的耕牛。却不知前者口中的灵儿,正是他自己先前所说的大妖!

毫无征兆,麻衣书生弯下身子,然后凳坐在地,只见他双手抱头,脸上神情痛苦万分,口中更是大声喊叫。

丁伟茂当时就被吓了一大跳,初时还以为是前者的胡闹玩笑,但紧接着便发现,书生脸上神情半点不作假。

因为叫声响亮,不止树底下的丁老爷子被吓了一惊,就连府中的其他人也多少听到了异响。

瞬间,府中各个隐秘角落涌现出许多蛰伏的高手,纷纷赶往该处。直以为是以大宦官蓝申为首的西蜀势力潜杀了进来。

丁伟茂不愧为丁家大公子,遇事沉冷,上前一步将手搭在麻衣书生的肩头,想要询问后者情况,然而他的手才碰到麻衣书生的肩头,一股无形却令人无法抗衡的力量,就从书生肩头喷发出来。

倒霉如丁大公子,当时整个人就被掀翻推开。

“砰”的一声巨响中,倒飞的身子将坚固的木屋轰出了一个大窟窿。

丁伟茂身形如沉重断枝,急急下坠,期间身子撞在树杈上,直接将多根树杈撞断。

十丈余高,若是结实落地,以这位丁大公子此刻的状态,即便侥幸不死,估计也得落下个终身残废不可。

好在就在前者离地只有九尺距离的危险关头,睡眼惺忪的白发老人如风而动,只见这位丁姓老人锦袖招摇,轻而易举地将丁伟茂卷在其中,然后轻盈放在地上。

老人目光如电,落在自家嫡长孙的身上,似乎是在询问后者方才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嘴角溢血的丁伟茂刚想要开口,两只眼睛黑的愈发厉害,只能轻轻摇了摇头,便昏迷了过去。

与此同时,高处忽然传来书生的一声吼叫。

闻言,老人面色凝重无比,只因为那书生吼叫的不是世人,而是那“贼老天”!

------

匡庐山,白鹿书院

白酒湖心处,当今的儒家掌教陆布铭正一边为了剩余不多的酒而与自己斤斤计较,一边两手分别执黑白子,左右手对弈,不亦乐乎。

没来由地,陆老掌教双眉一挑,紧接着两条花白眉毛就挤在了一起,一脸的惊叹于凝重。

顾不得棋局犹自没有下完,丢下手中黑白子,紧闭双眼的陆布铭双手插入宽大衣袖中。十指捏出各种神秘决印。

半晌,陆布铭睁开眼来,抬头望天,长叹一声!

“五百春秋,读书人终于还是回到了书中!”(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