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蛮荒路 > 第14-15章

蛮荒路 第14-15章

作者:想享像翔香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2 01:27:55

第十四章族中终得秀才出

更新时间2014-12-1911:49:51字数:3881

即便是乡试结束,笼罩在乡学外面的白光,也没有散去,包括众学子额前的虚印,也只是深深收敛了起来,并未散去。笔・趣・阁biquge.info

要到三日后放榜后,这些才气和印记才会散去。

乡学之中存有乡试答卷,因此除了学正和参加乡试的学子外,其他人是无法入内的,哪怕是学子,也无法进入书阁。

此刻的乡学之中,学正满脸的笑意,周围尽是乡中有才名的学子,大概有十七八人,姜四郎也在其中。

这个时候,能够进入乡学之中的,都是众人眼中的优等生了,就是那些有希望中秀才学子,其他自问没希望的学子,也识趣的没有入内。

“学正,你倒是给我们讲讲这次乡试的成果吧?”人群之中,一个身材瘦小的学子腆着脸问道,随后说道:“国朝规定放榜前不能透露名额,但是可以说说考中秀才的人数啊。”

所有参加科举的学子都知道,答卷的纸是特制的,能够与天地才气共鸣,所以在答卷完成的时候,学印便会自动判定答卷等级。

随后虽然还有学正与学士复核的程序,但是大多数答卷判卷等级都不会改变。

所以一般来说,这个时候,考中秀才的名单基本已经确定下来了,而学正,毫无疑问是知道内情的。

按照国朝规定,放榜前,是万不能公布中举名单的,但是,透露一下考中的人数,还是可以的,这种事情在国朝各府县都发生过。

学正也没有推辞,脸上笑容不变,但是却轻咳了两声。

有些小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十七八人都用炽热的目光看着学正,确切的说,是看着学正那一张老嘴。

“大家都知道,秀才是有标准的,两甲一丁、一甲一乙一丙、三乙,低于这三个标准,便不可授予秀才。”学正拉了拉胡子,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之中,故意停顿了一下,显然是要放重要消息了。

果不其然,随着学正的动作,周围一群人的呼吸都一下子屏住了,火热的目光看着学正,仿若学正是一个绝世大美女一般。

不!此刻就连绝世大美女,都不如学正有吸引力。

学正当年也是参加科考过的,理解学子们的心情,所以没有再留悬念,笑道:“此次乡试,经义答卷两甲七乙、策论答卷一甲六乙、诗赋答卷一甲七乙,而且,有一位学子同时答出了三份甲等答卷。”

三甲试卷、直达府学!

几乎每一个学子脑海里都蹦出来了这两个词眼,随即将火热的目光投向了李荣。

李荣在众人眼中是当之无愧的稽原乡第一才子,若是有学子答出三甲答卷,那么十有**的人都会相信,这个学子会是李荣。

瞬间,李荣的脑袋无限的抬高。

学正笑了笑,没有点破这件事,看向李荣的目光之中,却多了一丝说不清楚的意味。

若是在以前,李荣即便骄傲的像只大公鸡,爱惜才俊的学正,也最多以为李荣这是少年轻狂;但是现在,有了姜尚离珠玉在前,李荣这姿态就有些不堪了。

“也就是说,三甲是一个人,除此之外,最多有六名考生中秀才!”有学子心中算了一阵,突然开口说道。

刷的一声,所有脑袋都看向了学正。

学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一共六名。”

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答出三个乙等答卷的,还是有两乙一丙或者两乙一丁答卷出现的,而后者,则会被罢黜,不会得授秀才。

六名!几乎所有看向学正的眼睛都亮了,目光之中有忐忑、有探询,也有不安。

在场七八人,李荣恐怕占了一个秀才名额,那么其他十七个人,只有五个中秀才,三个人之中才有一个人会中!

想必,等待放榜的这三天,对于众多心中没底的学子来说,恐怕都是非常煎熬的。

“好了,没事的话,大家都散了吧,三日之后放榜,再来乡学。”学正笑着说道。

按照大周《府县律令》,凡府下辖三十县、凡县下辖十八乡,而大周三大学道七十三府,每年录取的举人名额大概有六千多,平均到每府,连一百人都不到。

而每年的秀才,每府却有近六千人,平均下来一个乡也有十几个,稽原乡却出了仅仅六名秀才,按道理来说,成果是非常差的。

但是学正却一点也不以为意,真的一点也不以为意,因为有姜尚离。

姜尚离,才是这次学正最大的惊喜。

一个三甲答卷直达府学的学子,在学正眼中,远远比十几个普通的秀才分量重,前者有希望成为举人、贡士甚至是进士,后者却可能平庸一生,两者前途和未来可能取得的成就,是压根不能放在一起比的。

心情大好的学正,看着学子依依不舍不想离去的小儿女姿态,不由笑道:“莫要如此姿态,你们还都年轻,即便是这次没中,明年还可继续参加乡试,想来成绩是差不了的。这三****要复核答卷,如若无事,便不要来乡学了。”

学正的一番话,让众学子心中松了口气,是啊,即便是这次考不中,谁说明年就不行呢?再说,十七人里面中了五位秀才,谁说一定没有我呢?

想通了这点,再加上李荣带头离去,不少学子便纷纷与学正告辞,然后便朝着乡学外面走去。

外面太阳已经落山了,距离天黑还有近一个时辰,足够那些离乡学远的学子到家了,放榜之前,学子额前有虚印护体,自是不怕魑魅魍魉。

又是一名学子来告辞离去,学正笑着,正待点头应允,脑中猛然灵光一闪,开口问道:“你是姜维源?”

正准备退去的姜四郎一下子愣住了,不过还是答道:“学正大人,学生是姜维源。”

姜四郎的大名,就叫做姜维源。

其他几个未曾离去的学子,也都愣住了,前面那么多学子都没有叫住,为何偏偏找到姜家四郎?

“嗯,你先留一下。”学正笑眯眯的说道,其他学子也都识相的离开了,只剩下姜四郎的时候,学正才颇为欣赏的看了姜四郎一眼,说道:“在乡学学习几年了?”

感觉气氛有些古怪,姜四郎小心翼翼的回道:“三年。”

“三年,看来你这三年也算勤奋,没有荒废。”学正颔首,捋了一把胡子,顿了一下,说道:“这次考的不错。”

姜四郎一愣,随即浑身打了个激灵,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一般,轻微的颤抖着,嘴张了张,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这是激动的!

连学正都说考的不错,姜四郎岂能意识不到是怎么回事?十有七八是中秀才了!

大周律禁止放榜前公布秀才名单,但是一些隐晦的暗示和提点,也是可以的。

足足有五六息的时间,姜四郎才恢复正常,长舒了一口气,感激的看着学正,道:“多谢学正教导。”

学正眯着眼点了点头,似是不经意的说道:“姜尚离和你关系如何?”

“六郎?”姜四郎愣了一下,挠了挠头,很是疑惑学正为何这么问,但还是回答道:“六郎喜静,和我关系还不错。”

确实,恐怕除了姜大维一家,还有已逝的老夫子外,和姜尚离关系最好的,便是这个姜四郎了。

“唔,那就好。”学正点了点头,说道:“莫要自满,回去好生温习,三个月后还有府试。”

姜四郎点了点头,学正这番话,更是确认了他的想法,心中一阵狂喜涌过,他中了秀才!

“对了,趁现在还有时间,和你族弟姜尚离好好交流,三个月后的府试,若是我稽原乡能够有一门两举人的幸事,那便是再好不过了。”说完,学正不急不缓的朝着书阁走去。

背后,姜四郎彻底傻眼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两只眼都失去了焦距,学正的话就像是天雷一般,震得他七荤八素的。

姜四郎不傻,所以他能够听出学正话里的意思,期待一门两举人,岂不是说,现在已经是一门两秀才了?

而学正话里话外都提到了姜尚离,莫不是说,姜尚离也中了秀才了?

疑惑、不信、震惊、狂喜……诸般情绪在姜四郎心中盘旋着,浑浑噩噩的给学正鞠了个躬,姜四郎便朝着外面走去,直到到了外面,整个人还没有恢复正常。

姜四郎的父亲陪同在外面等着,同样等着的,还有村中的牛车,得知姜四郎考的不错,这是族长特意吩咐派来的牛车。

“四郎,听说学正把你留下来问话了?学正大人和你说了什么?”姜父眼中露出一丝希冀的目光,斟酌了一下措辞,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得到让人失望的回答。

“嗯,是留下来了。”姜四郎沉闷的说道,六郎可能中秀才这个消息,至今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震得他晕晕乎乎的,顺着姜父的话说道:“学正大人说我考的不错。”

姜父愣了一下,心中涌起一阵狂喜和激动,随即期待的追问道:“可是中了?”

姜四郎看了乡学一眼,靠在牛车上,说道:“爹,没有放榜前,这种话不能乱说的。”

不过看到老爹有些失望的样子,姜四郎说道:“不过,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参加乡试的五百文铜钱,乡学应该会返还回来的。”

姜父纳闷,不明白为什么乡学会返还回来,坐在牛车上苦苦思索。

一贯铜钱即为一千文,折合银一两,四贯铜钱折合金一两。

参加乡试与府试,由于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两道关卡,每年考生如过江之鲫,答卷用量很大,为了避免国库因此耗费巨大,所以每位考生收取费用五百文。

所以像姜大维这样的家庭,一般是等到姜尚离年岁不大不小的时候,才会让他参加乡试。

年纪不大,日后可继续进学;年纪不小,读的书也不少,有了考试的资本。

而像姜四郎和姜尚离他们参加乡试,一般都是自家出一半,族中资助一半考试费用,当然,族中只会资助三次,若是三次还没有考中,以后想要参加科考,那就自己掏钱吧。

乡试若是中秀才,乡中奖励纹银五两,村中同样奖励五两,远超报考的半两银子。

牛车都走了一半的路,姜父终于想通了,龇牙咧嘴的笑着,厚实的手掌在自家儿子青衫上拍了一下,顿时印出了一个黑色的巴掌印。

“这是真的?”姜父严肃的问道。

“十有**。”姜四郎同样认真的答道,父子两个都知道自己谈论的是什么。

十有**,那便是了,留下一两分余地。

“族中终于要出秀才了!哈哈哈哈,我儿子要成秀才了!”姜父仰天大笑,兴奋的说着:“五叔,在前面小店停一下,我要犒劳一下我家孩儿。”

“好嘞!”赶车的老者也笑了,一边挥舞着长鞭,一边念叨着:“族中有些年头没有出秀才了,今年终于有望,族长知道,会很高兴的!”

恐怕会乐的找不到边了,这次可是一次出了两个!姜四郎心中说道,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把六郎考中的事情说出来。

这倒不是姜四郎不愿意将这等好事分享出来,而是因为六郎一直表现的很是平庸,说出来恐怕也没多少人会相信,还不如等放榜,到时一切自然明了。

第十五章有客来

更新时间2014-12-1911:51:09字数:2628

抵村之后,姜四郎和姜父便下了牛车,拎着从路边店中买来的卤货,高高兴兴的朝着家里走去。

至于赶车的老头,吆喝着赶着牛车,朝着族长家中赶去,老头觉得,这种好消息,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族长。

姜四郎和姜大维两家距离比较近,在往回走的时候,便可看到,姜大维一家早已经熄灭灯火,这让姜四郎打算去拜访的心思落了空,这个想法只能作罢。

刚到家不久,族长就趁着夜色赶来了,兴致挺高的几个人,倒是一起喝了些酒庆祝了一下,不胜酒力的姜四郎自然是很快就变得晕晕乎乎了,没一会儿就回房间睡去了。

第二日,或许对于他人来说,乡试的余韵尚未散去,但是对于姜尚离来说,乡试,已经成了过往。

前世,海子有一首诗,叫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对于姜尚离来说,没有马可以喂,也暂时没有周游世界的本钱,更是没能够面朝大海。

但是每日读书、练字、教导海子,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中,姜尚离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幸福的人。

手中的竹板晃了晃,对姜虎脸上的苦色视而不见,姜尚离道:“伸出手来。”

姜虎嘴巴瘪了瘪,一副想哭的样子,但是还是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

“啪!”

竹板不轻不重的打在姜虎手上,姜虎的左手手心立马浮现出一道红印。

“那一句是露结为霜,好了,现在再背一遍。”姜尚离面无表情,一副严师的模样。

姜虎揉了揉手心,然后小大人一样背在身后,在姜尚离话音落后,便背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云腾致雨,露结为霜。”

一共十句,四十个字,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是姜虎还是勉强背了下来。

姜尚离心中满意,不过脸上却依旧一副平静的模样,递给了姜虎一根木棍:“自己练字去。”

不过姜虎小小年纪,能够背下来四十个字,却未必能够记得这些笔画,所以姜尚离在沙滩上一笔一画的将这四十个字竖着写成十列,然后让姜虎在后面临摹。

练了一刻多钟,姜虎就累的不行,偷偷瞄了姜尚离一眼,将木棍插在沙地上,苦着脸摇着揉着自己的手腕。

“咳。”姜尚离不着痕迹的轻咳了一声。

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般,姜虎立马抄起木棍,小心翼翼的看了姜尚离背影一眼,然后老老实实的继续仿写着姜尚离写下的字。

大概写了半个时辰,看着日头有些高了,姜尚离这才停了下来,带着姜虎将沙滩上的字迹清理干净。

正好此刻姜月也劳作完毕,兄妹三人相伴归家,路途还没有走出一半,昨日赶车的五叔公就赶着牛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看到姜尚离时,五叔公吆喝着喝住了老黄牛,问道:“六郎,你怎么还在这里?”

“五叔公,怎么了?”姜尚离有些讶然的问道。

“唔,你们家来客人了,你二叔又不在家,现在四郎在招呼着呢,你快快回去吧。”五叔公叮嘱了一句,便继续赶着牛朝着河边走去。

客人?姜尚离和姜月都有些发愣,又不是逢年过节的,怎么会有客人呢?

“走,回去。”姜尚离思忖了一下,说道。

待姜尚离返回家中时,便知晓了来访客人的身份。

面上蒙着面纱的,自是有一面之缘的陈忆锦;而一边坐着的,自然是宋默然了。

时至今日,姜尚离自然知晓了宋默然的身份,但是心里横亘那根刺,却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谁让宋默然当着姜尚离的面,给姜月奏了一曲《凤求凰》?

见到姜尚离归来,林媛松了口气,又说了几句场面话,便寻了个理由,带着姜月从正厅走向后院,毕竟接客这种事情,还是男人出面的好。

“不知宋师来访,还请勿怪。”姜尚离干巴巴的说道,脸上表情生硬,任谁都能够看出姜尚离并不欢迎宋默然。

学子遇到主考官或者监考官,有些时候直接称呼名字并不妥,便可以以师称之。

不过宋默然却没有在意,反而是将目光投在了姜尚离身后的姜月儿,看了两三眼,这才将目光收回来。

姜月儿自是也认出了,面前这个看似苍老的老者,便是前些日子对着她吹曲子的人,见到宋默然年龄果然如同六兄所说,已非翩翩公子,心中自是有些失望。

当然,也不像是六兄所说那般不堪,老的都快要走不动路了,看起来顶多也就五十多岁。

不过姜月儿也没有失礼,微微一福:“见过先生。”

宋默然微微失神,姜月儿的落落大方,让宋默然的思绪不由的飘回了二十年前,那个落雨的季节。

“咳咳……”陈忆锦不着痕迹的轻咳了两声,把宋默然从走神中惊醒了过来。

看到姜尚离一脸不爽的样子,宋默然脸上也不见尴尬,对于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宋默然来说,脸皮已经厚的足以抵挡住姜尚离目光的杀伤了。

“姑娘好,又见面了。”宋默然微微点头回道,打量的目光让姜月儿脸上有些酡红。

大周朝虽然风气开放,但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打量,对于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来说,还是很不适应的,即便对方年长的足以和父辈称兄道弟。

姜尚离脸上有些怒色,不说话还真把我当空气了?!当即咳嗽一下:“月儿,去里屋去。”

“嗯。”姜月儿应了一下,背着竹篓正准备朝里屋走,目光突然瞥到宋默然的笛子,心中顿时一动,踟蹰了片刻,终究是忍不住心中的**,抬头问道:“宋先生,当日你的笛子吹得很好,不知道能否教我……”

女子无才便是德,即便是在大周朝,这也是公认的。

宋默然愕然,姜尚离脸色却直接黑了下来,教什么?教《凤求凰》?

“月儿!”姜尚离的声音也低沉了几分,直接打断了姜月儿的话:“回屋!”

姜月儿心中有些委屈,却是没有反驳,拉着姜虎朝着里屋走去。

屋子里面,顿时变得安静下来,姜尚离和宋默然相对而坐,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连陈忆锦怀里的小白狐,都能够感觉到气氛的诡异,安静的呆在陈忆锦的怀里。

陈忆锦坐在旁边,眼睛一会儿打量姜尚离,一会儿打量宋默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默然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姜尚离同样眼观鼻鼻观心,最后还是陈忆锦受不了了,轻轻敲了一下桌子,不满的拿着自己早就喝完的杯子,问道:“喂,姜尚离,你们家还有茶水吗?”

对宋默然不爽,不代表姜尚离就会迁怒陈忆锦了,那不是待客之道。

等姜尚离给陈忆锦杯子中添满水后,屋子里气氛总算是活跃了起来,陈忆锦对面前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可不感兴趣,饶有兴致的追问道:“姜尚离,这次乡试恭喜你啦!快点把那首诗后两句说出来!”

姜尚离故作不明:“什么恭喜我?”

陈忆锦鄙视的看了姜尚离一眼:“是谁说了,中举后就把考场上未完成的里那首诗写完?你现在……”

“咳咳!”这次是宋默然咳嗽了,大周律可是禁止提前散步这种小道消息的,暗中小小提示一下还可以,比如学正暗示姜四郎,但是像陈忆锦这种明目张胆的透露消息的,最好还是别那么干。

陈忆锦声音戛然而止,翻了个白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