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道本一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永垂

道本一 第三百八十八章 永垂

作者:陈泰臣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2 01:33:06

裴旻原地未动,眯着眼睛盯住对方一双赤足。你肯过来,那再好不过……我现在缺乏的,就是气力。

那双肮脏的大脚突然停住,麻原呵呵笑道,“差点忘了,据观察,你比我更擅长近战。”

说完一抬双臂,周围空气以他为圆心,飞速向外挤压,瞬间形成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半真空地带。裴旻也被囊入覆盖范围,气息顿时一滞。

“你的肺很不舒服是吧?”麻原的声音体贴又温存。“大运动量的武道家,都有这个习惯,动手前先吸足氧气,肌肉才能达到最佳协调状态。而我,不需要。因为我是法师。”

话音刚落,二人脚下浮冰似乎因气压变化而无法保持稳定,咔吧咔吧片片碎裂。寒冷的湖水向上涌起,形成一条巨型水蟒,待全部脱出水面,足有十五六丈长,在麻原身前身后盘桓舞动,虽分不清头尾,但显然附有妖尊神识。

裴旻依旧没动。在没找到破绽之前,他需要节省所剩无几的体能。

为了一击拿下九尾狐,他伤上加伤。此刻还能站着,已经算个奇迹。

对方说得对,修炼纯武道的人,精气神三位一体,少哪一样都不行。现在少了气,等于断了能量来源,其用心可谓险毒。

不能再等了,这厮老奸巨猾,还不知有何后招——

杀!

身随意动,大唐剑圣猱身而进,左歪一脚,右歪一脚,趟着岸边齐膝湖水,两步就到了对手身前。

麻原不躲不闪,手腕画了个圆弧,那条巨型水蟒周身一紧,猛然迎着裴旻扑击过来。

两厢撞击一处,裴旻像一坨钢,硬怼进了高压水流。

刀还在身后拖着,不到入肉距离绝不往前挥。

水压十分强悍,内里还夹杂着锋利的冰凌,在他脸上身上高速切削。但始终无法阻止其前进的步伐。

近了,更近了,距离以毫秒级缩短着。已经可以看清对方胡须下掩盖的笑意。

有诈!

敏锐如剑圣,立刻察觉到麻原的傲娇不是托大,他一定准备好了什么……

现实很快给了他答案。

那些遍布全身的冰凌,几乎在同一时间引爆了。

细碎的体积决定了每个单位的当量都不大,但足以让人皮开肉绽。

被切削出的那些细小裂口,被冲击波强行撑开,一股子阴寒之气瞬间入体,不像裴旻熟悉的煞,而是毒!

麻原没有用蛮力,那不是他的风格。

对付四大御前护卫,由于级别相差太远,他还可以肆意戏耍。但面对剑圣,他没有把握。故而一上来就使出了惯常的技俩——毒。

死灵系法师擅长的毒,唯尸毒独大。平时隐藏在指甲缝里,刚刚一抓挠,已经把毒粉送入了水蟒体内。

冰水混合的水蟒作为载体,又传导到对方身上。裴旻中招了……

毒性发作极快,眼见已然到了可以挥刀的距离,却怎么也摆不起那条该死的手臂!

他脚下瞬间变得迟缓,慢慢跨完最后半步,人已到了麻原面前,四目相对,就是无法收割。

麻原很谨慎,自己退了三步,一张老脸充斥着麻不不仁,“别挣扎,我的毒随血液运转。现在不动,你还有时间留遗言。一旦动了,三步之内必死无疑。”

他不是真心提醒,他是想用诛心的话语再次摧垮对手。他历来喜欢慢慢欣赏这一刻。

裴旻停在那里,全身血污,红里透黑。躯体忍不住微微抖动,似乎不肯屈服。但实在有心无力……

那条水蟒仍在周身缠绕,一圈圈慢慢凌迟着他的皮肉,同时把未尽毒素向内催发。

就这样了吗?

倒在二十一世纪的异国?

裴旻思絮开始游离,他不怕死,他已在大唐终老一回,这一程算赚来的零头。

但他不甘心,从丹园出来,到过扶桑,来过高丽,但还没有真正回归故土。

不,不行!至少不是这里。我的终点,我自己选择!

他拼尽全力把刀从身后甩到前胸,距离对手尚远,但足以自伤。

沉重的合金刀柄砰然击打在胸腔,巨大的撞击令体内三次重伤累积的淤血全部脱口喷出!

但没有溅射落地,居然在空中形成一条黑红手臂,全部由流动的污血构成——

那手臂前端张开,形成一只大手,在喷流途中一把夺走伞兵.刀,紧紧握着向麻原刺去!

三步距离,血没有那么多,血臂没有那么长,从其后蔓延顺出的,是一具半透明魂魄!

剑圣选择了主动离魂——他冒着阳魂白日出窍的巨大危险,也要完成这致命一击!

太出乎意料,麻原完全没有准备。

那把乌黑伞兵.刀直接钉入咽喉,前后通透,直至被刀柄护手阻挡。

剑圣之魂摇晃了一下,向后飞退,重新印入体内。

污血凝聚的手臂也哗啦一声散开,浸透妖主麻原的衣襟。

只留下那把短刀,在粗肥颈部欢畅饱饮,不肯自行离去……

裴旻灵魂归位,却再也站不住,双膝一软,歪坐在此处并不深的湖水中。

尸毒已入膏髓,如同万蚁噬心,他并不在意。反而无声笑了,嘴咧的十分吃力。

麻原瞪着难以置信的双眼,踉跄倒行,双手在凌乱胡须中一通乱抓,终于握住那只刀柄。

裴旻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拔出来——

麻原也看着裴旻,似乎明白了什么,非但没有拔刀,还发力横向一割!

一个巨大蓬松的多.毛人头飞到半空,带着破釜沉舟的狰狞表情,复又落入湖水,溅起一蓬水花。

那条水蟒随之化为碎浪,泼洒在岸边,尸毒把泥土烫得滋滋作响。

在裴旻的愕然中,无头的麻原从颈腔中咕嘟咕嘟冒出几排血泡,随即胸部一耸,再次从脖子根部拱出一颗大头来!

这技俩,杜远见过,可惜他此刻魂魄被收入狐妖梳妆镜,肉身虽僵立在不远处,但无法出言提醒。

麻原的新头颅哈哈大笑,状似疯魔。

“好!好好好!这一招漂亮,我都要为你鼓掌!”

他把玩着手中短刀,“好强的煞气……又不完全是……煞气怎会如此圣洁?”

半晌,他似乎没想明白,“算啦,煞就是煞,搞这么干净有个屁用。我就用你的武器,为你办一场轰轰烈烈的葬礼吧!”

说完,他不顾一身污血,赫然举起这把魂器,刀尖朝天而立,口中念念有词:

“以吾之妖名,引百里阴魂,分食天朝剑圣之精血,以证扶桑妖纲!斯图塔,斯图塔里,斯图嘟热塔里热……”

法咒已成,天色陡然一暗,被法海召来的炽烈日光全然消失不见。

大地隆隆作响,湖水冰点沸腾,整个世界陷入焦躁不安……

突然,从长津湖中涌出一排排阴魂,密密麻麻,人头攒动,虽是半透明躯体,却也看得十分清晰。

这些阴魂表情默然,匀速向岸边涌来,奄奄一息的剑圣在惊讶中数了数,没数清,怎么也有上千名……

这湖中,怎会有如此众多阴魂驻留?他们没有堕入轮回之轮吗?为什么?

法术效果也令施法者大为惊奇,麻原没想到会招来这么多可以驱策的材料,遂开心地笑了。

“瞧瞧,这场葬礼注定不凡。”他咂咂嘴,“待遇很高了,对得起你剑圣之名。”

“你怎知我是谁……”裴旻阴郁而又淡定。

“哦,忘了告诉你。我来之前,看了特高课的监控录像。听秀策君说,你是裴旻。天朝叫这个名字的,只有一位有能力——当面插大天狗两刀。”

他一边回答,一边挥刀驱动层层阴魂,把目标围得水泄不通。

“诸魂听令,汝等均为滞留人间之怨灵,胸有未尽之志,故而无法超生。生吞活剥此人,汝等即可转世,莫要错过良机——”

那些魂魄似乎听懂了什么,齐齐转头瞧向裴旻,无神的眼中流露出对生的渴求。

裴旻坐在水中,回视着他们,一个个,似乎都是青壮男丁,由于魂魄没有衣着,故而无法分辨出身份。

罢了,也许老妖说的对,这葬礼很风光……

裴旻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站了起来。

面朝东方,垂手立正,啪——敬了一个标准军礼!

“我,裴旻!原十五空降军武侦大队教导员,无力再报效祖国,生有幸,死无憾! 再 见 !”

“再见”两个字,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军歌随后响起,没有哀怨,只有凌云壮志,从五音不全的嗓子里发出,居然也那般动听。

那些已经伸到他面前的干枯魂手,突然停了下来。

一名阴魂似乎有所觉醒,半透明的双眸居然焕发出奕奕神采。突然,他面朝剑圣,咵嚓一个立正,啪——也敬了一个军礼,不像是模仿或者揶揄,因为比对方还要标准三分。

暗哑的嗓音像从天外飘来,空荡而又朦胧,“我,葛全胜!志愿军第九兵团20军59师177团6连指导员,有心执行命令,无奈极度严寒,全连冻死在阵地上——”

这话语,像是一个导火.索,引发了上千阴魂的骚动,喊话声此起彼伏。

“我,60师180团2连连长……”

“我,27军80师242团5连士兵……”

从震惊到恍然,裴旻的歌声戛然而止,但被滔天合唱接续起来,在长津湖畔形成一波震慑人心的声潮……

“冰雕连……”裴旻的眼睛湿润了,他没上过军校,但读过战史,熟知这一段悲壮历程。

上世纪那场失衡战争,涌现过无数军中英豪。冰雕连就是其中一个群体。

这称号,由三个连队共享,全都是在零下二十七度严寒中被冻牺牲的战士。他们只有单衣,却彻夜埋伏在长津湖预定阵地上,寒夜漫漫,无人乱动,更无人生火,只求隐蔽待命。

天亮时,路过的美军王牌陆战一师惊异发现,近在咫尺的志愿军竟无一人能从冰面跃起,严寒带走了一切,包括宝贵的生命。

敌人侥幸逃脱,饮恨的英灵心有不甘,竟长久徘徊与此,随着冰雪消融,隐入湖底……

今天,被妖法召唤出来的阴魂,就是他们——

最可爱的人!最可敬的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