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慢慢慢慢来 > 第62章

慢慢慢慢来 第62章

作者:殊默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18:59

被卫相抓了现场,又被他当场逐客,越慎言回去后抑郁了一整天。

大意!大意!怎么就没注意到相爷在门口呢!

越慎言追悔莫及。

畏惧于卫相的盛怒,越慎言一连三天不敢往卫相府去,反支使妹子越四天天去卫昭那儿报道。

这天,越四一进门,卫昭刚刚吃完药,在案前翻阅账簿。

越四笑嘻嘻地上前去,夺了卫昭手里的账册子,歪着小脑袋对卫昭道:“我是来替我大哥当监工的~我在的时候,卫姐姐你只能同我说话玩笑,不许看这些劳神的东西~!”

卫昭无奈地看着越四,被她强拉着出了门。

“今儿太阳好,卫姐姐当出来晒晒太阳才对~天天闷屋子里,都要长毛了!”

越四说着,叠声叫着蒹葭桃夭,让她俩搬一把椅子出来。

推了卫昭在椅子上坐了,越四面向她背靠着廊柱,关切地问:“卫姐姐今天好了些没有?还痛吗?”

这时候卫昭的大姨妈已经光临了六天了,看样子是要滚蛋了。

是以卫昭对着越四摇摇头:“昨天早上还痛些,今天已经大好了。”

越四安了心,说:“那就好,省得我大哥每天茶饭不思的,惦记得慌。”

说到越慎言,卫昭的心就软软的。

卫昭摆弄着腰上玉佩的络子,半含羞着问越四:“他……这些天还好吗?”

“你不好,他哪能好呢?”

越四一脸揶揄地冲卫昭挤挤眼睛。

卫昭嗔越四一眼,反去问她:“那你同太子和好了吗?”

越四一听这话就跨了肩膀:“因为卫姐姐你病了的事情,我被我大哥狠狠收拾了一顿,哪还敢不理刘念那个混蛋?”

说着越四咕哝了一句:“和好了不就没有好吃的吃了吗……大哥坏死了……”

看越四那委屈的模样,卫昭笑了:“别怕,以后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越四闻言欢呼了一声,扑到卫昭怀里:“卫姐姐你可真好!”

卫昭摸摸越四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又问:“我听说太子了水痘,可严重?”

昨天下午宫里了告示,让各家各户供上痘娘娘,替太子祈福。

“他活该~!”越四望着东边幸灾乐祸了一句,然后又对卫昭说,“不过听我娘说倒是不很严重。本来我是打算早上去看他下午再来看你的,谁知道我大哥那个胆小鬼怕我将病气过了你,定要我将看太子的行程挪到下午去,婆婆妈妈的烦死了!”

卫昭拧了拧越四的小鼻子,叹道:“你啊……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呢?”

看太子在越四后头追着的那样,卫昭都替太子心累。

越四抬头望着卫昭,眨巴眨巴大眼睛:“卫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要开什么窍呢?”

卫昭道真是和她说不清楚,无奈笑了:“晚些就晚些罢,只是苦了太子……”

看好奇宝宝越四还想追问,卫昭忙让桃夭拿了相府里新制的杨梅酱来,让越四吃。

名以食为天,万事吃为大。

越四一捧上杨梅酱,什么太子什么开窍全抛到了九霄云外,拿了勺子欢天喜地地吃了起来。

未来的小姑这般好吃,卫昭是无奈又好笑,只能一旁劝着她:“慢些吃慢些吃,今年做了挺多的。你等等回去也带上两罐。”

越四吃得满嘴都是酱,笑得见牙不见脸:“卫姐姐我真是爱死你了!”

————

卫家小少爷的满月酒办得很顺利。

操持完这事,柴骄阳马不停蹄地投入了卫旭同自己的婚礼准备、新房布置的工作之中。

柴骄阳工作能力突出,卫夫人很满意,卫昭很轻松。

一转眼又是十来天过去。

越四下了帖子,邀请卫昭一道儿出去踏青放风筝。

卫昭知道踏青是假,见越慎言是真。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碍于卫相父亲的愤怒,越慎言一直不敢往卫相府这边来。

卫昭被事情绊着,也没空去越府见他,

想着,卫昭掐指一算,自己已经足足有十八天没见过越慎言了。

卫昭去请示卫夫人出门这回事的时候,卫相也在场。

一听到那个越字,卫相毫不犹豫地就拒绝掉:“不许你去!给我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卫夫人冷冷地瞧了卫相一眼:“在家干嘛?给你烧窑啊?!”

说完卫夫人转头对卫昭道:“越四小姐请了你就去,家里的事有卫昀呢。”

卫昭看着卫相一脸生气,好像还有话要说,赶紧在他话之前磕了头,溜之大吉。

卫相十分愤怒,冲着卫夫人低吼:“夫人为何这般轻易放行?!依我看,定是阿好那个混小子的障眼法!打着他妹子的旗号,想要再啃我们家昭儿一次呢!”

说着卫相一顿,又冷哼一声:“哼!看他那熟练样!指不定几次呢!气死我了!”

卫相“砰砰砰”地拍着手边的茶几,越想越生气。

卫夫人轻飘飘地塞了卫相一句:“老爷您要是不放心,您那天就跟了去啊~您瞧着,你的阿好还敢动嘴不成?”

卫相噎了一噎。

卫夫人背着丈夫翻了个白眼。

毛病!

————

约会那天,越府的马车一早到了卫相府接卫昭。

卫昭扶着蒹葭的手上了车,一看里面就坐了个越四,不由得微微一怔:“阿好呢?”

越四拽了卫昭过去坐着,回答:“我大哥和念哥哥在前面的街角等着呢。”

说着,越四附在卫昭耳边轻声说了句:“大哥怕被相爷看到,不敢来。”

卫昭无语片刻,突然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揪住越四的手,卫昭问她:“以往你都是对太子直呼其名的,今日怎么叫起哥哥来了?”

越四坦坦荡荡地,伏在卫昭的肩膀上天真烂漫地对她说:“因为我现在同他好了呀~”

卫昭卡机了一下,然后没想明白:“什么叫你同他好了?”

越四“噗嗤”一声笑了:“卫姐姐你这什么问题呀?当初你和我大哥还没订婚的时候,不是也好了吗?我和念哥哥的这个好,和你跟大哥当年的那个好一样儿的呀~”

卫昭震惊了!

几日不见,太子居然把越四拿下了?!

一个月前还闹着别扭了!这说拍拖就拍拖的……

尔等初中生不可小觑!

越四是个直肠子,这话开了头,干脆牵着卫昭的手,同她将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

末了,越四说到:“这事我娘亲也知道了。不过她不想让我同念哥哥那么早定下名分,等我过了十四再论。”

按照大周朝律例,若是越四一早同太子指了婚,那么宫里就要派教导嬷嬷来教导越四规矩礼仪。

越四那样自我洒脱的性子,还受得了这样的管束?

越夫人爱女心切,不舍得她不开心。

卫昭明白这一点,拍拍越四的手,问她:“那……太子愿意吗?”

没名没分的,又没个保障,万一小四跑了怎么办?

“哪由得他呢!一切呀,我说了算!”

越四说着,鼻子都要翘上了天。

太子对越四的用心卫昭是知道的,再者两人的感情也容不下第三人指手画脚的,卫昭便不再啰嗦,只忠心祝福她:“那感情好。你同他好好的,别老是使小性子。”

越四对着卫昭扮了个鬼脸:“哪里是我使小性子,使小性子的明明就是他!”

他俩的糊涂账,卫昭一个局外人不好多说,只笑着应:“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说笑间,马车已经行到了街角处。

只听见外面马蹄声响,不一会儿就有人掀了车帘子起来。

越慎言的脸出现在窗边,笑得朗日明月一般,望着卫昭道:“你来了。”

卫昭才点点头,越四就凑过去伸手抢了越慎言手里的帘子回来,冲他道:“行了行了!待会儿有你看的!赶紧去吧!”

越慎言在车外应了一声,交待越四道:“快把帘子放下罢,别让蝇子蚊子进去了。”

越四听话地放好帘子,然后扭头回来对卫昭挤眉弄眼地告状:“明明是他自己扯的帘子,最后还说的好像是我提起来似的!哼!”

卫昭心里好笑,过来劝了几句,越四才乐呵呵地忘了这回事。

————

越慎言就在车壁的那边,卫昭心里痒痒的,想去掀了车帘子去看他,可碍于越四在身边,又不好意思。

越四一旦开了窍,这方面的情商简直是直线攀升,看卫昭这顾盼神往的模样,就知道她是想越慎言了。

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越四掀了帘子,正巧撞上越慎言使劲儿往车里看。

揶揄地看了越慎言一眼,越四开口对他说:“哥!我想骑马!你同我换换!”

越慎言闻言一喜,正要答应,太子就打马过来,对越四说:“你想骑马,同我共骑一匹不成么!越大哥那匹马性子烈,小心你摔了。”

越四远远地啐了太子一下:“切!谁稀罕你的马了!我越家的马,我还使不动么?!”

瞧不起谁?!

自己的好意被小四曲解了,太子一下子就来气了:“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谁想同你这猴儿骑一匹马了,也不怕夭寿!”

目睹了全过程的卫昭表示服气。

这什么事啊!也能吵?!

一旁的越慎言有些头疼。

太子越慎言不能说,只能去说自家妹子:“行了行了。你个小姑娘的,怎么好在大马路上骑马?!要真想跑马,改天你扮了男装,我再带你。”

越四不高兴地剜了太子一眼,摔了帘子去粘卫昭,说:“卫姐姐待会咱们不理他!看他怎么得意!”

卫昭知道她的好意,可又不好明目张胆地谢,只帮着太子说话:“还和我说没使小性子呢,刚刚那是什么?”

越四摇着卫昭的手,撒娇道:“卫姐姐你偏心!明明就是他先黑的脸,为什么只说我?!”

卫昭无奈,拧了越四的小鼻子:“得了得了,你俩爱怎么闹怎么闹去,我可管不着~”

————

言语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京郊一处山清水秀的地。

一下马车,看到太子同越四两个又追打嬉闹起来,卫昭不解地问越慎言:“刚刚不还气得跟什么似的,现在怎么又好了?”

“你别管他俩,我瞧了这十来年,都腻了。”越慎言说着携了卫昭的手,低头问她,“身上舒服了些没有?现在还疼吗?”

卫昭闻言好笑。

谁痛经能一痛大半个月的?

但是又不好同他直说,卫昭只点点头,答:“现在都不痛了。”

太子同越四两个手忙脚乱地放着一只燕子风筝,卫昭不想跑,让蒹葭领着越四屋里的小丫鬟去放自己的那面风筝,她同越慎言两人携手慢慢地沿着河堤走,说说话。

“柴姐姐做事利落又全面,满月酒办得可好,宾主尽欢的……同她一比,我真真是笨到家了!”

卫昭说着,暗自叹气。

人家柴骄阳还是土著呢,她卫昭一个穿越来的,算一算比柴骄阳还多活十来年,居然比不上她!

有点丢现代人的脸啊。

“柴小姐十岁管家,这都管了五六年了,比你老道也是应该,何必为此自叹不如?”越慎言深深地看着卫昭,“再者,我倒情愿你笨些……你笨些,就不用操心。你不用操心,我才不用担心。”

卫昭心头一热,低下头不说话,悄悄地将头往越慎言的手臂上依去。

这时候越四拿着风筝跑过来,邀卫昭道:“卫姐姐别只走路呀~咱们一道儿放风筝呀~”

说着越四回头招呼太子:“念哥哥!念哥哥!快来!”

越慎言四下看看,低声说了一句越四:“不要这样叫,没得让人猜出来他是谁。”

正巧太子走到越四身边。越四歪着头勾住他手,看看太子又看看越慎言,笑道:“那要按着他现在的名儿,叫今哥哥才对吗?”

太子在外,随了皇后取海姓,又折了念字的半边,化名海今。

太子瞧着越四的眼里都是宠溺:“随你,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越四“噗嗤”一声笑出声,拿手扯了扯太子的衣袖,问他:“叫海今不叫海念……那你的心哪里去了呢?”

越四问得有趣,卫昭不由得看向太子,看他打算如何作答。

只见太子抬手抓了越四的手,望着她答:“我的心,可不是在你那儿。”

越四一听,脸骤然一红,捏了拳头就往太子身上招呼:“好啊,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起我来了!看我不揍你!”

看着越四同太子打打闹闹地跑开,卫昭在一旁叹服不已。

太子可真会说的……越四大名越慎心,太子一语双关,哪个心在越四那儿,只要不笨的人,都明白的罢?

卫昭寻思着,一扭头,看到越慎言在看自己,不由得推了他一下,道:“看看人家!”

这情话说的!少说也是专八了吧?!

你呢?!

越慎言一听有些犯难。

这样的话让他怎么编的出来?他越慎言的名字同卫昭的名字就一个口是一样的,难不成要他说……我的嘴在你那儿?

看越慎言一脸纠结,卫昭笑了:“好了好了,别想了~想破你的头都想不出来这样的妙语!”

越慎言放弃了挣扎,同卫昭又走了两步,斟酌着开口说:“最近真是铁树开花了,不仅小四开了窍,阿爽也开了窍。”

卫昭听到越慎言说越家老二,不由得好奇起来:“他喜欢上谁家姑娘了?”

越慎言叹息一声:“还真让你一早料中了……那人是我二姨家的表妹,谢婉。”

卫昭一听,先是一惊,然后一忧:“婉儿不是已经定了雍亲王府上的大少爷了吗?”

“我也是这样说的……阿爽六神无主,问我怎么办……”

越慎言道。

事关好友,卫昭不由得把神经崩起来:“那……那你怎么说?”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和他说,除非你能一箭射死刘璋,此局再无破解之法。”

听越慎言这样说,卫昭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老不正经!怎么给你弟弟出这样的主意?!”

“要不然呢?难道我还能唆使他去同婉儿剖白?婉儿对他无意便罢,若是有意两人好上了,岂不是三家结仇?!”

越慎言说得在理,卫昭也只能跟着无奈。

越慎行同谢婉怕是不会有结果的,想多了,也只是徒添烦恼,还是不要在一起的好。

越慎言同卫昭两人又走了几步路,突然有人打马疾行而来。

越慎言先将卫昭护在身后,再定睛一看,不由得奇怪了:“铁峰,你不陪着二爷,来这儿干嘛?!”

卫昭一听,便知来者乃是越慎行身边的护卫。

铁峰滚鞍下马,跪在越慎言面前,张皇道:“大爷,二爷今日打马球,一竿子抽到了雍亲王府上的大少爷背上,把人家打下马去了!大爷您快去看看!”

越慎言闻言一惊,忙问:“那人可有事?!”

“刘大少爷当场就晕过去了!这会子正传了太医瞧呢!小的得了命来寻大爷您去的!”

人都被自己的蠢弟弟打晕了,越慎言不敢耽误,回头同卫昭说:“事关重大,我不能陪你了,等等让小四送你回去。”

卫昭心里也是震惊不已,赶紧松了勾着越慎言的手,催促他:“那你快去!不必管我!”

越慎言吹了一声哨唤来自己的马儿,然后抓起卫昭的手,在她的拳头上落下一吻,转身翻身上马。

“那我去了!”

越慎言对着卫昭挥挥手,打马而去。

卫昭目送他远去。

见到哥哥突然离去,越四提着裙子跑过来,问卫昭:“怎么回事?我哥怎么突然走了?”

“你二哥打马球的时候,失手将雍王府上的大公子打晕了。”

卫昭言简意赅地同越四说了。

“哎呀!这可怎么得了?!”越四说着跺了跺脚,扔了手里的风筝掉头就往马车那边去,“我也要去看看!”

太子忙拦住越四:“哪里都是男人,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去干什么?!还是让我去,你陪着卫三小姐。”

越四咬了咬下唇,对着太子点了点头,然后对他说:“你去也好!到了那儿也帮着我二哥些,别让我爹揍他!”

太子应允了,让侍卫牵了马来,也策马去了。

越四垫着脚看太子走远了,也没心情放风筝了,回头过来和卫昭说:“卫姐姐咱们回去吧,我担心我二哥。”

卫昭牵了越四的手,搂着她的肩膀拍了拍,安慰她道:“别怕,阿好和太子都去了,刘大公子和你二哥都应当没事的。”

“但愿如此吧。”越四愁得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怕就怕刘大公子没事儿,我二哥被我爹揍死了!”

————

越慎言到了雍王府,一进门便寻下人问刘璋的情况如何。

“大少爷已经醒了,只是太医说那一下子伤了筋骨,得静养一个月。”

雍王府上的下人回答了。

得知刘璋的性命无忧,越慎言放了一半的心,这才去问自家二弟在哪。

“越二公子同越将军一道儿在正厅里呢,小的这就给越大公子带路。”

听说父亲已经到了,越慎言的心又提了起来。

火烧火燎地赶到正厅,越慎言一进门,就看到越慎行毛无缺地跪在雍亲王跟前,父亲赤眉白眼地立在他边上,同黑着脸的雍亲王作揖:“王爷,劣子造下此等孽障,着实该打!待我回去后,定狠揍他一顿!”

说着越将军踢了越慎行一脚,喝他道:“还不赶快给王爷磕头谢罪!”

越慎行一言不,“空”地一下,给雍亲王磕了个响头。

越慎言进来后,拜见了屋里一干长辈,方转身同越慎行一道儿跪在雍亲王跟前,拱手道:“舍弟伤了府上大少爷,我身为兄长,责无旁贷,愿同弟弟一起领罚,请王爷恕罪!”

说完,越慎言对着雍亲王长身一拜。

越将军过来赔罪并当着面承诺了必定重罚,越家两个公子也都跪着请罪,这么大的面子送过来,雍亲王却不想松口说原谅。

两厢僵持时候,王府奴仆进来传报,称太子驾到。

屋中众人忙起身,前往迎接。

太子免了众人礼,进厅在主座上坐了,望着雍亲王道:“事情孤都知道了。虽说错在越慎行,但念在他是无心之失的份上,雍亲王就宽恕他这一回罢。”

雍亲王还是板着一张脸,对太子拱了手,却是不说话。

太子身份尊贵,可在雍亲王面前算是孙辈,也不好拿权势压他,只能抬头对着越慎言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你们越家有得折腾了。

越慎言沉眉想了想,解了腰上鞭子下去,双手呈到雍亲王面前,道:“若是王爷心中有气,就请用这鞭子鞭挞我,我替弟弟受罚。”

越慎言话音一落,越慎行又站了出来,闷声道:“是我闯的祸,要打我就打我!”

“大人都还没说完话,你们小辈嚷什么嚷!滚一边去!”越将军呵斥了两个儿子一番,又转身对着雍亲王拱手道,“王爷有什么要求,只管说,我越家定无所不从。太子在此,便是见证。”

雍亲王终于有了反应:“越将军此话当真?!”

“不敢欺君!”

越将军回答掷地有声。

雍亲王冷冷一笑:“好!只希望越将军来日不要忘了今日这承诺!”

————

摆平了雍亲王这个臭老头,越家两兄弟去看刘璋。

一进屋,就看到谢夫人坐在床边,对床上的刘璋嘘寒问暖。

谢婉站在母亲身边,目光温柔如水,看着刘璋。

越慎言叹息一声,回头去看越慎行。

果然看到他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怔怔地看着谢婉。

陪着二姨还有表妹谢婉还有刘璋说了一会儿话,越慎言扯着弟弟告辞了。

越慎言一进威武将军府的大门,毫不犹豫就照着越慎行的后脑勺来了一下子:“糊涂了你?!我玩笑话你也当了真,真去打刘璋?!”

“我是那样蠢的人吗?!”越慎行又委屈又倔强,“我要是真对刘璋起了杀意,我能当着众人的面杀他?!”

“不管是不是故意,咱们越家都欠了人家雍亲王府一个人情!你啊,以后给我长点心吧你!”

越慎言啪啪啪地揍着弟弟,毫不手软。

越慎行越想越不甘心,到最后居然要哭了。

抬起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越慎行对越慎言说:“哥!雍亲王府那样的地方,怎么可以让婉儿嫁过去!”

越慎言闻言也替谢婉惋惜不值。

早年先雍亲王爷还在时,雍亲王府还算干净,是以谢婉的曾祖父才会将她许给刘璋。

可自六年前先王爷去世了,这一家子越地乱七八糟起来。

连谢相这样重情重诺的人,都想着要替女儿退亲了。

“人各有命……”

越慎言开了个头,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弟弟,最后也只能在他肩膀上拍拍:“放心吧,婉儿命好,万事都会顺遂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