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重生成超级影帝 > 第六十章

重生成超级影帝 第六十章

作者:逆我者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26:09

 编剧谭芹是贺谦的影迷,他当时写出一部《惊帆》捧红了贺谦,便一直期待着能够二度跟贺谦合作,贺谦消失的那段时间,谭芹也密切关注着贺谦的消息,一直到贺谦重新出现,整个人憔悴的模样让他灵感大发,接着写出了一个最新剧本。

剧本从贺家取材,从贺锦程入狱为切入口,写出了一出豪门恩怨大戏。

和家二儿子为私生子,但是为人聪慧,因此一直不受长子待见,长子因此对次子百般刁难,甚至采用一些极端手段对付次子……

谭芹是以私人名义联系贺谦的,贺谦看完剧本,立刻就发现了谭芹是以他贺家为背景写出来的这东西,不过谭芹对贺家那深层的关系并不理解,所以只是把剧本写成了简单的豪门狗血剧。

贺谦对大老板儿子这种角色毫无兴趣,他自从出道以来一直在饰演这种角色,已经开始有点腻烦,再说他现在偶尔思绪会处于放空状态,其实并不适合背剧本,贺谦想了想,对谭芹推荐了李成泽。

谭芹不是没有在大屏幕上看过李成泽,李成泽虽然说也是个不错的演员,但是贺谦才是谭芹心口的朱砂痣,于是他有些怀疑地问:“行不行啊李成泽。”

贺谦笑着说:“谭先生,你不试一下怎么会知道不可以呢?我帮你设想一下,如果你的两个剧本造就两位影帝,你这辈子在编剧界的地位,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超越吧。”

谭芹有点心动,贺谦的话,总是那么有分量。

剧本被送到花都之后,最激动的是倪音,她以前一直对谭芹写的东西很倾心,可惜自己手段不行,抢不过张浩祥,可这回人谭芹主动送上门来,千万不能让他跑了。倪音甚至连剧本都还没看,就说要答应让李成泽接演这部戏。

李成泽从会客厅门外走进来的时候,不得不说,谭芹有点吃惊——很多演员很上镜,但是现实中形象气质都不行,但是他第一眼看到李成泽的时候,就被这人震慑住了,有一种说法就叫,有些演员只适合演主角,有些演员千年配角,现在谭芹开始觉得王涌那些导演有点浪费人才了,让李成泽这么个人去给其他演员当配角。

李成泽听倪音的话坐下,翻看了一下谭芹的剧本,他跟贺谦一样,一下子就发现了剧本里隐喻的东西,这是为贺谦连身定做的剧本,只是贺谦作为贺家长子的身份被改成私生子,而贺月其被害一事,改成主角母亲被害。

虽然剧本里面发生的事情基本按照贺谦的人生轨迹来写,但误打误撞的是,主角和李成泽一样,都是个私生子。

李成泽对着剧本笑了,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像他这般理解剧本主角的心情了,分明有着属于自己的社会身份,但是却要隐瞒住,现在他甚至找不到这具身体的亲人,简直就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如果不是贺谦和林荣阳,李成泽觉得自己真的是孤苦无依。

谭芹对李成泽这个笑容很感兴趣,他觉得李成泽是在取笑他的剧本,毕竟其他演员在看到他这个大牌编辑的剧本的时候,表情都是很虔诚的。

谭芹问:“李成泽,你看的这么开心,是对我的剧本有什么看法吗?”

李成泽知道谭芹误会了,他收敛了笑意,认真地说:“不敢,我只是觉得谭先生对主角的心理描写把握的很到位,我看剧本的时候,感同身受。”

谭芹没想到现在的年轻演员还能这么谦逊,也算是接受了李成泽的解释,他点点头,又追问:“是贺谦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适合这个角色,我想让你就剧本试几个镜头,你看怎么样?”

李成泽站起来,将外套挂在挂衣架上,说:“随时可以开始。”

和家次子从国外留学归来,本来以为迎接自己的是父母亲,但是迎来的确是母亲的死讯,而父亲对此并没有表现的多担心,他为了应付家里的妻子,只能随意将孩子安置在外面,因为怕自己的大儿子会跟私生子打照面,所以将私生子安排到一个小公司里面工作。

和家长子对父亲这个私生子早有耳闻,他见不到那人,便主动花钱请人去找,用自己的公司权势施压小公司老板,让他们将林家次子从公司中开除。

李成泽要表演的就是他被公司开除之后,从公司走回公寓这段路程上的戏。

谭芹本来以为这个演员会扯着衣服领带,表演一个伤心欲绝的疯狂场景,但是李成泽只是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只是在途径一个防滑带的时候,被绊了一跤,趔趄了一下。

谭芹换了个表情,从打量到考量,他此前还请了几个自己心水的演员试了这个片段,无一不是失魂落魄泪流满面的,像李成泽这种表演方式,他还是第一个见到。虽然这个画面表达不是他自己所设想的,但是谭芹觉得,这种情感表达似乎也不赖……

谭芹靠在沙发里看着李成泽快速完成几个分镜的表演,他的表情从原本的无趣变成有点惊讶,原本靠着沙发的身体也开始坐直了,认真地揣摩着。

一直到李成泽完成最后一句台词,谭芹还没来得及开口赞叹,会客厅的门被推开,贺谦拍着手掌从门外进来。

倪音大吃一惊,问:“你怎么总是随便闯进我的公司。”

贺谦笑着说:“倪老板,我可是帮你送来了一个谭大编剧,你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他眼里分明没有半点伤心的意思,也不等倪音的回应,就接着就问谭芹,“谭先生,你看李成泽怎么样。”

谭芹还在回味着李成泽刚才的表演,眼神、语言、肢体都恰到好处,他实在是又意外又惊喜,他点点头,对贺谦说:“你不仅演技出色,这双眼睛也毒的很,一看一个准。”

贺谦说:“不敢不敢。”说着得意的看了李成泽一眼,李成泽跟贺谦对视一眼,然后他又拿起桌上的剧本,对谭芹说:“我觉得贺谦适合这个角色。”

***

“李成泽,你可真有种,竟敢让我这个一线红星帮你配戏。”贺谦说着把领带系好。

谭芹的新剧本要开拍了,新戏的演员当然是大众关注的焦点,要知道,当年谭芹可是凭借一部《惊帆》就捧红了一个贺谦,往后谭芹的剧本,总是能在一些电影奖项里面拿到最佳剧本奖,所以影视圈有个说法,能拍谭芹剧本的演员如果不能火,问题一定是出在演员自己本身,而跟剧本无关,毕竟再好的剧本也拯救不了一个渣演技的演员。

所以当演员名单被泄露出去的时候,又掀起了一阵讨论的狂潮。

李成泽当男一号,这不是很难理解的事情,毕竟他最近风头正盛,大家意外的是,贺谦别说是男二号了,他甚至还没排上男三男四,而只是饰演男二号身边一个小喽啰,因为要跟着男二号,所以整部戏里面时常出现,但是台词来来回回基本上是这么几句。

“是。”

“知道”

“大事不好了和先生。”

……

起初有人担心贺谦的形象会太抢戏,但是等他们看到定妆照,又开始佩服化妆师的化妆技巧,贺谦在这部戏里,妆容十分不起眼。

贺谦原本是不打算接拍这部戏的,但是李成泽突然开口在谭芹跟前说他适合这个角色,贺谦卖李成泽一个面子,也给谭芹面子,当时只能答应了,现在想想,虽然是个小角色,但也要认真完成,不能因为是跑龙套就跑的不走心。

李成泽帮他系领带,“我说了几次了,叫我的时候别连名带姓的叫,多见外。”

贺谦抓住李成泽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李成泽把手抽回来,笑着用纸巾擦干净,上面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牙龈,他听到贺谦说:“你是不是以为我这样子你就能随心所欲的欺负我了,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李成泽用手指弹了一下贺谦的额头,贺谦捂住额头,眼睛瞪得老圆,为什么他会被其他男人像对待一个小孩子一样对待,这种事情在以前,没有人有这种熊心豹子胆。

“就你这智商,也敢说自己聪明,贺谦你还要不要脸了。”

贺谦反驳,“我都不要脸了你还要我,你比我还不要脸。”

两人正在这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化妆间门口有人叩门,“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点。”

李成泽先是头皮一麻,后来觉得这声音很耳熟,他冲门外的人喊道:“林涵,你怎么跟秦一明学了偷听的毛病?”

林涵推开门,一个头从门外钻进来,向李成泽吐舌头,“我就是过来看你们的开机戏嘛,谁叫你们说话这么大声,要不是我在门外守着,你们说的那点小秘密,不知道会被多少人录音。”

贺谦难得开口说:“谢谢你林小姐。”他说的是上次林涵自己发帖把他和李成泽的事情转移焦点。

林涵说:“我是帮李成泽跟我自己,又不是帮你,你少臭美!”

三人到片场,林涵溜到导演旁边,李成泽走到镜头前面,场务打板“……第一场第一次,开始!”

***

贺星波看看电脑屏幕,最近公司的运作情况,让他觉得仿佛掉进了冰窟里面,他马上打电话让张浩祥上来。

张浩祥刚进办公室,便被贺星波破头大骂。

“你这废物,我给了你这么多钱这么多人,我们星皇手底下多少演员,怎么进账竟然比不过一个小小的花都?”

张浩祥起初还想心平气和地跟贺星波解释:“主要是贺董你大儿子那事对我们星皇的声誉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许多投资商知道锦城出事后,就从我们新戏里撤资了。再加上李成泽那事……”

“李成泽怎么了,他一个小小的货色,还能从你那里掀起风浪?”

“这个确实是我的疏忽,我和李成泽签的是工作合约,不是他本人,他每完成一份工作,那份合同就停止,我当时以为李成泽铁了心要留在星皇,于是没有考虑到合约这个问题,提前帮他接了许多工作……他到花都去之后,违约金都要我们来付了。”

贺星波大骂,“我们星皇连那点钱都付不起?!”

张浩祥眼见这个老板怎么也说不通,他恨不得往贺星波脸上呼过去,说话的语气也越发不客气起来。

“这不是钱的问题,你想想,如果一个公司不讲信用,你还会继续和他们合作吗?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人愿意跟我们合作,我们没有收入,怎么投资新戏,这样下去,星皇会挨不住的。”

贺星波说:“你不是很能耐吗,这事你要帮我摆平!不论是把李成泽那家伙整垮还是把星皇救回来,我付那么多钱请你,难道是让你吃白食的吗!”

张浩祥绷了很久的神经有点支撑不住了,他双手拍在桌上,大声说:“你什么事都让给我去做,连个明确的指示也不给,我帮你跑腿,还得揣摩你的心思,你付的那点工资,去请十个人,也没我一个张浩祥有本事!”

贺星波大骂:“反了你!你还想不想干了!”

“老子不干了!”张浩祥吼出一声,有一点点后悔,但是星皇看起来前景确实不如以前了,要趁这个时候赶紧跳去其他公司,晚了就来不及了。以他的工作水准,要去其他公司,老板们不得弯着腰来请他,哼,就你贺星波蛮横,你就等着看星皇破产吧!

贺星波被张浩祥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反了一个两个都,他有的是钱,难道还怕找不到第二个张浩祥?

张浩祥等着他开口挽留吧?门都没有!

贺星波打算打电话给公司其他管事的,让他们想点法子,尽快把李成泽这人从娱乐圈里踢出去。他手刚提起座机听筒,便被另外一个人用手按下去了。

贺星波顺着那双大手往上看,他看到一个满脸笑容的贺谦。贺星波咽了口水,然后先发制人地说:“我的好贺谦!你终于想起叔叔了,我就说,我们是一家人啊,你绝对不舍得你爸爸的产业就这么白白……”

贺谦勾着嘴角说:“叔叔,你刚才说什么?”

贺星波说:“好贺谦。”

“下一句。”

贺星波试探着说:“我们是一家人。”

贺谦摇摇头,绕过办公桌走到贺星波旁边,手扶着贺星波椅子的椅背,站在贺星波后面,低着头对贺星波说:“你刚才说公司是我爸爸的。”

此时此刻贺星波还能说些什么呢?他只能点头,至少可以博取贺谦的同情,让他知道自己是一直很尊敬跟喜爱自己大哥贺月其的。“对,公司本来就是大哥的,只是他出了事,我不得已才帮他管理。”

贺谦手放下来搭在贺星波肩上,他说:“我很感动,我想我爸爸以后恢复了,知道虽然是二哥撞了他,但是他一定会因为你这么尊重他,而觉得欣慰,顺便原谅二哥才对。”

贺星波附和说:“我们都是一家人,那时候锦城也是被猪油蒙了心啊,他现在已经接受到惩罚了,我想大哥知道了以后一定会原谅他的。”

贺谦的手轻轻在贺星波肩上拍了拍,他说:“叔叔你说得对,你这么尊敬我爸,刚才又说了星皇是我爸爸的,再加上我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我看干脆你把星皇还给我吧。”

贺星波没想到李成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问他要星皇,他心里不乐意,但是嘴上说道:“当然,只要你回来星皇,一切好商量。”

贺谦手上突然用力,贺星波眼皮抖了一下,但是贺谦并没有掐住他的脖子,贺谦只是轻声说:“叔叔,你怎么这么笨呢,我的意思是,我要你这个位置。”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句话终于还是来了,贺星波原本还有点要挽留贺谦的意思,只是贺谦开始咄咄逼人,他再苦苦挽留就显得很可笑了,贺星波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对面,和贺谦隔着一张桌子对视,贺星波拿起座机听筒,朝话筒说:“叫保安到我办公室来。”说完挂了电话,看着贺谦。

“贺谦,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既是我侄子,就给我多一点尊重,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贺星波等着保安上来,他底气很足。

贺谦并不理会,他坐在贺星波刚才那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叔叔,记住你现在所说的。”

贺星波回他一个冷哼。

等了好一会儿,办公室外面的走廊终于传来脚步声,贺星波的底气顿时足了,他听见背后门被推开的声音,命令道:“把贺谦给我逮住,这个神经病,我这次要把他关到死!”

他刚说完,突然有人上来架住他的手,贺星波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却是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抓住他的手,另外一个对他说:“贺星波,有人实名举报你醉驾撞人逃逸,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贺星波挣扎说:“胡说八道,我有十几个司机,我用得着自己开车?”

警察警告说:“请你配合。”

贺星波被押走之前,狠狠地盯着贺谦,恨不得把眼前这人剥皮拆骨,“贺谦,是你!你是要害死我全家,我们全家人跟你什么仇!你害我锦城还不够,还要害死我吗,你跟你妈那个贱女人一样,都是神经病!疯子!”

贺谦看着贺星波跟无赖一样的撒泼,跟着被带走。老实说,他也有点意外,因为他并没有想着要来这一出,是谁举报贺星波?

他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向下望,一辆跑车刚刚从车库那个方向开出去,这骚红色,应该是张浩祥的车子吧。

过了两天,贺谦给贺英婕打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贺英婕在电话那端哭了,她说:“你没事就好,等你国内的事情都安顿好了,就来美国找我,跟大姐住一起吧。”

贺谦又说了一句,“对不起大姐,一切等你回来后你就会知道了。”或许因为我的缘故,你可能要短时间失去你的两位亲人了,贺谦停顿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回来吧大姐,星皇现在是你的了。”

一周后贺英婕处理完事物回国了,她一到家里,看到贺谦正坐在客厅里面泡茶,她就知道有大事发生了。

“小谦,我爸他?”她等着贺谦给她一个让她绝望的回答。

贺谦端起杯子递给贺英婕,他说:“从理智层面分析,贺星波这件事,确实与我无关,从感情层面分析,我很同情你,不过你要知道,你是我大姐,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如果你需要我道歉,我是不会拒绝的。”

贺英婕看到茶几上放了一摞报纸,她将行李放下,坐到沙发上翻开报纸,一页一页的看,一直到看完,她也很意外自己的平静,贺星波被抓的事情,她一点也不难过。

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一幕,贺英婕记得自己当时只是觉得松了口气。

贺英婕把报纸盖上,把贺谦推过来的那杯茶一饮而尽,然后笑着对贺谦说:“不说有的没的了,你说让我当星皇老板,是不是真的?”

贺谦了然一笑,贺星波你对你女儿究竟是差到什么程度,才会让这个女人甚至懒得开口关心你一句,他说:“当然了,我其实不怎么喜欢管理公司,而你有这方面的喜好,我觉得让你来管理贺氏,再好不过了。”

“爷爷奶奶知道这事吗?”

“等他们下次再回家里,不就自然知道了。”

贺英婕点点头,突然站起来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她穿着低胸的上衣和长裤,她问贺谦:“不知道国内员工对老板的衣着在不在意呢?”

贺谦说:“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给你全方面的指导,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贺英婕想也不想就说:“好啊。”

贺谦得逞的笑,“那你快点嫁给文彦吧。”贺谦前段时间接受了这人不少的帮助,能给他最好的回报就是自己的大姐了。

贺英婕见鬼一样的叫了起来,“你把我骗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自从李成泽搬出林家之后,贺谦就经常在李成泽的公寓出入,这件事很多人包括娱记都知道,但是贺谦又跟林涵是绯闻恋人,而且林涵确实经常会去片场看贺谦,两人经常凑在一起聊天,很亲密的样子。

那么李成泽跟贺谦是通过他们第一部戏《孤城》相熟,现在就跟异姓兄弟差不多吧。

而这对异姓兄弟经常会出去玩,比方他们两今天就穿着常服,开着车出门,娱记也开着车一路跟着。

他们俩去了一个玩划船的湖,因为要让谁掌舵的事情吵了起来。

李成泽说:“贺谦,我说过让我来,你就乖乖坐着。”

贺谦不满了,他也站起来,小船剧烈的在湖面上晃动了一下,贺谦说:“我来划船当然是为了掌舵试一下水平,我要想坐船哪里没得坐,还需要你这新手来划船?”

李成泽体贴地说:“我是说你的腰应该没什么力气,所以——”

贺谦一下子扑过去揪住李成泽的衣领,“我的腰还不是你弄成这样的,老子不上你一次我就不姓贺,你他娘的晚上给我等着!”

李成泽说:“站稳了,这船晃得不行。”他这话刚说完,小船就翻了,两个人应声落水,李成泽游过去抱住贺谦往岸上游,贺谦说:“你是不是傻!我大学是游泳冠军,你放我一个人游得更快,你这样抱着我我会淹死……”

娱乐记者在另外一艘小船上把即时新闻发回公司——李成泽和贺谦在划船中心湖这边大打出手,两人掉入水里还接着吵。

两人去了游戏射击场,射击场里面的的靶子都是由电子屏幕充当,射击者拿电子枪射中屏幕后,屏幕相应的位置会出现“裂痕”,是最近在年轻人群体里面比较流行的一项游戏。

贺谦对上次李成泽没有给他打长颈鹿一事耿耿于怀,所以他开始打李成泽的靶子。

李成泽还没开枪,只听见“砰”的一声,他的靶子就开始出现一个“圆洞”。

李成泽无奈地看了一眼贺谦,贺谦并不正眼看他。等他又举起枪要射击的时候,贺谦连着开了十发子弹,他的靶子被打的千疮百孔。

李成泽放下枪,看着贺谦,“你几岁了?”

贺谦说:“你也可以打我的靶子,玩不起不要玩。”

很快工作人员就看到两个成年儿童拿着枪满场跑,把他们的靶子全部的都打穿了。

娱乐记者很快发新闻回公司——李成泽与贺谦在娱乐场所公然械斗。

李成泽跟贺谦走出射击场的时候,李成泽回头看了一眼,记者赶紧趴在地上,滚到门口的巨型花瓶后面。

李成泽对贺谦说:“是不是有人在跟踪我们?”

贺谦说:“习惯就好,以后会有更多人跟着你。”他说着来开车辆驾驶座的门,拍拍车顶对李成泽说:“这就是使用防偷窥玻璃窗的好处,进来吧,成泽。”说着他自己钻进车里。

李成泽跟着拉开副驾座的门,一进去,贺谦正好把衬衫最后一颗扣子解开,露出胸口结实的肌肉,李成泽只觉得口干舌燥,他说:“别玩了,回去再说。”

贺谦说:“你不觉得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干这种事情更让人兴奋吗?”他说着伸出手开始将李成泽的上衣往上翻,手覆盖在李成泽胸口的疤痕上,轻轻的抚摸,接着把头钻进李成泽的衣服里,开始亲吻对方的疤痕。

李成泽开始大喘气,他的手从贺谦敞开的衣服那里伸进去,然后胸口一阵刺痛传来,靠,贺谦竟然咬他!李成泽忍着痛把贺谦按在座位上,咬着牙说:“这是你自找的。”

贺谦起初还是一脸玩味的舔唇,过了小半会儿,突然瞳孔放大,一动不动,李成泽吃惊,摇了一下贺谦的身体。

“贺谦,你别吓我。”

贺谦仍然不动弹,李成泽拍贺谦的脸,对方毫无知觉。

“贺谦我错了,我以后不再这么对你说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千万别有事。”李成泽把贺谦的身体扶起来,他把衣服拉下去,他要下车绕到驾驶座上去开车去医院,就在他刚要推开车门那当口,贺谦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服,李成泽回头一看,握住贺谦的手。

“谦,你没事吧,醒来就好,我们去医院。”

贺谦吃力地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真的,当然是真的。”

“都是你的错?”

“我的错。”

“以后都听我的?”

“听你的。”

李成泽的声音紧张地都快哭了,贺谦这才慢吞吞地撑起身子,抱住李成泽,在他耳边说:“那我们说好了,今晚回去你在下面,不许反悔。”

李成泽,“……”

被耍了?

李成泽觉得自己刚才白紧张了,他刚才可是差点因为紧张过度而导致脖子痉挛,贺谦几岁了,为什么每次都跟个小朋友一样玩这种事情玩的很开心,李成泽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会未老先衰。

贺谦追问:“你说了什么都听我的,你想食言?”

李成泽咬牙切齿地说:“全!部!都!听!你!的!不过你下次如果再敢开这种玩笑,你就死定了。”

那天晚上李成泽果然没有食言,他真的在贺谦下面,不过贺谦觉得还是不对劲,因为第二天他的腰还是很痛。 166阅读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