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男主,来互相伤害啊! > 60 悸动

男主,来互相伤害啊! 60 悸动

作者:傲娇范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27:00

 第六十章:悸动

席钰从醒来后脑袋就空空的,不记得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身处的竹屋处于常年积雪的山顶。她对所有事物都一无所知,包括那位自称‘照顾她的人’的美人儿。

美人说他叫闻人翊,相处的这几天,他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他哪里都好,就是忒不爱说话了点。他说她因为生病了才会暂时失忆,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记忆。

他总强调两人只是朋友,可席钰却不这么认为,你说说这荒山野岭孤男寡女的处在一间小木屋里,哪可能会是朋友那么简单。更何况闻人翊每每望着她时,那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爱意,无一不说明了他们俩之间不可能有那么纯纯的友情。

再者说,席钰虽失去了记忆,她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以前应该是爱慕过闻人翊的。

闻人翊每晚喂她喝过药后,碍于男女大防,他都会按照惯例要出去睡觉,可屋外就是冰天雪地,他已经一连几天都在屋外过夜,席钰十分于心不忍,外面冻死了,可无论她怎么挽留,他都不曾留下。

这天席钰喝过药,眼望着窗户外头雪越下越大,席钰实在不忍心让闻人翊出去睡觉,故而,她躺在床上耍流氓似得拉着闻人翊的手,装起了可怜。

“小翊别出去嘛,我一个人睡觉好害怕,你留下来陪我行不行?”

“这...”闻人翊面上露出为难之色,“恐怕不妥。你是女子,我不能坏你名节。”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啦!”

“这...不太好。”

席钰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你呀,就是太正人君子了,你要是有顾衍止一半下流无耻,那你早就拿下我了!”

“咦,真奇怪,顾衍止是谁?我明明没有一丁点关于他的记忆,为什么会喊出他的名字?”

席钰心里突然升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觉。

她转脸懵懂地问他,“小翊,顾衍止是谁,为什么我一说起他的名字,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闻人翊愣了愣,缄默地望着她,眼眸沉敛,好半晌才苦苦的轻笑,如同风中溯回的雪片,原本浅淡无波的瞳眸闪过一抹深沉的哀痛,“没有顾衍止这个人,你是因为失忆太久才会这样的。”

“是吗?”席钰歪了歪头,努力想了想,可脑袋里除了空白还是空白。

席钰又把晶亮的眸投想他,“我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别说是朋友,哪有朋友这样相处的。”

“那你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呢?”闻人翊这次很奇怪的没有急着否认,而是柔柔地抚摸过她的头发,“我只能说,我们曾经是亲密无间的关系。但我后来做了错事,错过了你。”

席钰激动的一拍大腿,“那就是说我们以前有过一腿咯?我就说嘛,我的直觉不会有错。”

闻人翊望了望她手拍打过的大腿,怜惜道,“你大病初愈,动作轻点。”

“那你做了什么错事呀?说说看,说不定我会原谅你呢。”

闻人翊微微侧过身,默默望着苍穹中那一轮圆月,那月辉倾泻下的如玉的脸是那么缥缈那么不真实,他无限落寞道,“等你恢复了记忆,怕是永远都不想理我了。”

席钰望着那样的他,心也跟着疼起来,她面上笑的很欢,“我觉得不会的,小翊你人这么好,又那么好看,我肯定会原谅你的,重归于好也不一定呢哈哈!”

闻人翊闻言转眸静静望着她,面庞闲静沉雅,可那双眼淡然而出的忧愁,流泄如水般淌过席钰的身上。

席钰注意到他的目光,一个眼瞪过去,“看什么看,再看就过来一起睡。”

闻人翊默默走了。

第二天闻人翊有事出去了一趟,席钰待在竹屋里百般无聊,闷的都快长出草了。醒来五六天了,她还没出过一次门。思索再三,她决定还是出去溜达一圈。

裹上厚重的棉衣,席钰一蹦一跳地来到竹屋外,下了一夜的雪总算停了。

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似隐似现。一座座山,一片片林,都被雪裹着,在巍峨之中显出清秀,在峻峭之中更见超逸。

呼吸到新鲜空气,席钰觉得整个身体都变得轻快了,躺了几天的身子都懒散了。她正愉快的做着伸展运动,突然看见一只小兔子从她眼前经过,她双眼一亮,天生喜爱毛绒绒动物的席钰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

近了近了,席钰小心翼翼跟着那只兔子走,终于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她突然做猛虎扑食状猛扑上去,成功捉到兔子,她欢欣雀跃地举高兔子,大笑,“我抓到了!哈哈!抓...啊!糟糕,是雪崩!”

可能是老天爷惩罚她得意忘形,她脚下踩着的雪地突然往下一陷,不过一霎功夫,连人带兔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雪深埋地下。

寒冷、恐惧无孔不入侵袭着她脆弱不堪的身子。渐渐的,她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了,眼皮越来越重,在她意识最模糊的时候,她脑子里却出现了一一闪过的影像,在她生命最垂危的时候,她记忆恢复了。

记起了她是谁,记起了她和闻人翊之间种种纠葛,她什么都记起来了。但是她却感觉到自己独独遗忘了一样特别重要的东西...

眼皮好重,好累,印象中,她小时候也经历过雪崩,最后被闻人翊救起,那是和他的初遇。同样的雪邙山,同样的她,这次...救她的人还会是他吗?

不会了吧,他才出去不久,哪能这么快就回来...

周围阴冷黑暗,稀薄的空气也快不够用,她的脑袋变得愈发沉重,她快死了吧,只是可惜她又要负闻人翊一回了,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和三狗腿道别,可惜她到死都没想起她遗忘的是什么...

就在她以为自己彻底死定了的时候,压在她身上堆积成山的雪被刹那被移开,眼睛重见天日的同时,她被用力的拥进一个带着凉气的宽厚怀抱,她努力撑开眼皮,透过阳光,她看到了向来无悲无喜飘然谪仙的闻人翊,脸庞上居然尽是悲恸欲绝。

那一刻,席钰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撕开了一道裂缝,她愈发感觉到自己不是个东西,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闻人翊,虽然说不清哪里对不起他,可她就是感到了很沉的罪恶感。

她说,“闻人翊,我要把你拉下神坛。”这是初遇那年,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闻人翊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她,“你记起来了?”

“是不是想起那人了?”

他抱住她腰的手倏然收紧,指尖隐隐颤抖。黯沉的眼中神情复杂,他极力隐藏着,可席钰还是发觉到他在害怕在不安。特别的。

席钰的胸口猝不及防地痛了,他是因为自己才会变的不像自己,都是她的错,这一刻,她突然突然很想用一辈子来弥补他。不管怎样。

席钰没深究他说的那人是谁,纤长的手指触上他紧皱的眉心,片刻后,她道,“我们成亲吧。”

闻人翊欣喜若狂地抱紧她,脸上交织着震惊、惊喜、不可思议,他不确定地急忙问道,“你肯原谅我了?”

“你没做错什么,哪来的原谅。”欠你的人,从来都是我。席钰掩下眼眸,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脸蛋上投下剪影,她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寸寸塌陷,钻心的痛。

等席钰身体养好,闻人翊就带她下山购置成亲需要用的东西。逛了一会,席钰有点累,恰巧这时小喜子和沈宴找来了,闻人翊也就把她安置在茶馆里,他自己则出去买东西了,留她好好和朋友叙旧。

三人见面,免不得要一番闹腾,席钰问他们傅蔚仁怎么没来,他们支支吾吾地说他有事要忙就没过来。

席钰失望地哦了一声,也就没再多问什么。她告诉他们说她要和闻人翊成亲了。

两人俱是一惊,讶道:“你怎么又成亲了?!”

“又?”席钰歪着头一脸不解。

沈宴突然探过头来小心翼翼问她,“你真不记得顾丞相了吗?”

“顾丞相?”席钰脸上划过一丝惘然,心蓦的窒息一秒,立马又好了,她找不到原因,笑的颇为没心没肺,“该不会是顾衍止吧?”

“原来你记得,我们还以为你都忘了。”

席钰挠头笑道:“我应该记得这个人吗?我只是知道他的名字,可我没有任何有关他的记忆呀。”

“没,没。你没见过他,哎这样也好,只是可怜了他...”沈宴和小喜子双双叹了口气。

席钰被他俩的话说的有点发毛,她心里又升起一抹奇怪的感觉,她不觉有点发恼。

“你们俩怎么回事啊,不说点祝福我的话就算了,还说那么奇怪的话。”

沈宴和小喜子都神情不自然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来喝,躲避她审视的视线。

席钰心越发往下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真没有,我们是诚信祝福你和国师能百年好合的,只要你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两人欲言又止的态度更是加深了席钰心底的疑惑。

席钰心底里那股奇怪的感觉越来越甚,她隐隐约约觉得他们说的那人跟自己有着某种联系,可无论她想破了脑袋,她都想不起来那是什么,只有心头闷闷的郁郁成结,即将成亲带来的喜悦也尽数消散。

旁边一桌人的高谈阔论声忽然吸引住席钰的注意力。

“这两年的大梁真是时局动荡呀,皇帝一个接一个的换,刚走了个草包皇帝,好不容易迎来勤政爱民的新皇顾衍止,却不料天妒英才,登基才一年多就驾崩了,可惜呀可惜。”

“就是说啊,新皇还是丞相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他的扶贫政策,可惜英年早逝呀,也不知大梁未来会怎样,听说现在朝政都是当朝丞相在把关,国不能一日无君啊,想必要不了多久他就会登基为帝吧...”

.......

席钰听着隔壁桌的议论声不觉站起,她不说话,只呆呆地听着,心口有什么被一点点掏空。

“小钰你别听那些人瞎说啦,新皇没有死,子虚乌有的事,小钰你怎么了...小钰!”小喜子转身,却见席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弓起了身子,脸色苍白如雪,一手捂着胸口,似是在强忍着疼痛,连身形都在摇晃。

“小钰,你怎么突然就...”连沈宴也来扶着她就要倒下的身体。

“我...我也不知道...”席钰死命摇头,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落,抓住胸口的手越发的紧,她面若金纸的小脸上满是茫然,她不住地摇头,声音止不住哽咽,“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好痛...心口好痛,真奇怪,明明我的伤早就好了,怎么会痛...为什么?” 166阅读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