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百鬼升天录 > 第八十章 汴水流(四)

百鬼升天录 第八十章 汴水流(四)

作者:恺撒月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28:09

陆升仍是一言不发,只沉沉瞪着那少年,只见他身姿窈窕,唇红齿白,容色姝丽,许是年纪尚幼的缘故,便颇有些雌雄莫辩,若是长大成人,却不知要生成何等倾国倾城的绝色。【无弹窗.】。し0。

眼前倒有个现成的范例……

陆升便下意识看一眼谢瑢,暗地里描摹他十三岁时的模样,不觉心头有些发热,谢瑢却冷道:“赶出去。”

仆从才一动,侯彦大惊,急忙扑进陆升怀中,死死环住他腰身,慌张哭道:“陆大哥救我!陆大哥救我!”

陆升哭笑不得,却被那一身姑娘打扮的小子抱得挣脱不得,只得温和劝道:“阿瑢,且先问个清楚。”他低头轻轻在侯彦后背轻拍,嗓音却格外严肃,“侯彦,你究竟为了何事离家出走,若再骗人,我就将你押送回府。”

他说得严厉,那小子自然露出惶恐之色,眼角带泪,忙不迭点头应道:“不骗了,不骗了。”一时间抽抽噎噎,好不可怜。

陆升心有不忍,叫他落了座,替他擦拭眼泪,命若晴去倒杯热水送来,一面低声道:“你当真下月就满十三岁了?”

侯彦一改先前的狡黠灵动,规规矩矩任由陆升安抚,闻言又点一点头。

陆升见他乖巧谨慎,便愈发心软,又训道:“既然十三岁了,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可再动不动哭鼻子。”

侯彦眼中泛着笑,面上却格外郑重,用力点一点头,乖巧恭顺道:“是,陆大哥说的,我都记住了。”

陆升十分满意,心道这小子可比谢瑢听话得多,言听计从、十分顺心,遂摸了摸他头顶,柔声道:“说罢,你为何男扮女装、离家出走?”

谢瑢在对面榻上坐下喝茶,由头至尾冷眼旁观,自然将侯彦那番虚伪做作的举止看在眼里,这厮年纪轻轻,心思却远比许多成年人更深沉狡诈,此时唱念俱佳,将那纯良傻子陆升哄得团团转。

只是侯彦也罢,那云烨也罢,就连他养的小猫也知道这人看似严厉,实则温和良善爱操心,不自觉就想要亲近、进而占有。偏生这人自己全无意识,狂蜂浪蝶缠绕不断……终究是个麻烦事。

——倒不如彻底关押起来,隔绝了闲杂人等的痴心妄想。

这边厢谢瑢想得愈加危险,那边厢侯彦听了陆升询问,遂又红了眼圈,露出悲伤神色,他却强自忍耐,低声回道:“不瞒陆大哥,我娘生我时便不幸过世了,我幼时胎中不足,接连重病,险些丢了性命。我一岁时,祖母请了个和尚算命,却说我命中带煞,十三岁前,都需当做女儿养育,欺瞒天机,方能保住性命。故而……”

他顿了顿,突然展颜笑道:“下月我满十三岁,就再不用穿这般花枝招展,扮成小丫头了。”

他这一笑,倾城容颜明艳不可方物,顿时满室都仿佛亮起光来。

纵使陆升看惯了美人,此刻也难免觉得炫目,他轻咳一声,又问道:“既然是这等时机,更当谨慎对待,你却贸然跑了出来,白白叫家人担忧——你若要留下来也不妨事,只是我要往侯总兵府上送一封信。”

侯彦立时露出惶恐神色,连连乱晃两只手道:“陆大哥,万万不可、万万不可!爹爹要打死我!”

陆升心中便笃定了几分,侯总兵的幺子,自幼养在祖母膝下,千娇万宠,性情自然桀骜,多半是闯了什么祸事,这才离家出走。若是如此,倒不必卷入侯家教子的家务事当中。

更何况谢瑢在一旁脸色愈发冰冷,叫他坐立不安,更是想要尽早了结了这樁麻烦。

他定下主意,便正色问道:“侯彦,我且问你,究竟闯了什么祸事,以至要逃家?”

侯彦微微一愣,支支吾吾道:“我、我……我不曾闯祸,全是那、那人不好!”

陆升遂冷静追问道:“什么人不好?”

侯彦面上便浮现出不加掩饰的愤怒神色来。

原来昨日侯总兵为母亲贺寿,宾客中有一位少年公子在花厅遇见了侯彦,彼时侯彦自然也是女子装扮,玉钗簪花,一身水红宽幅裙,娇俏锐利,艳光四射,引得那公子哥儿一时惊为天人,竟背着众人,拦着侯彦送荷包,并允诺此生非卿不娶。

侯彦大怒,他虽然幼时体弱,如今却是天生神力,寻常武师也不是对手,当场就掏出皮鞭,将那公子哥儿抽得皮开肉绽、流血不止。

这公子哥儿却是个贵客,乃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嫡亲表弟,如今错认了美人,辜负一片真心,还平白挨了一顿打,回府之后便卧床不起,发起高烧来。

侯总兵自然得罪不起皇亲国戚,便要绑了侯彦去贾公子府上谢罪,侯彦受不得气,便径直逃出府来,随即又被陆升给“救”了。

陆升却略略皱眉,突然抓起悬壶,剑鞘尾端狠狠往那少年当胸撞去。

那小少年急忙侧身闪躲,反倒拽翻了坐榻茶几,他如临大敌般弯曲膝头,一把抓紧腰间的皮鞭,哪里料到此人说翻脸就翻脸,不觉心头剧痛难忍、又惊又怒,颤声道:“陆、陆大哥……”

陆升冷笑道:“阁下这等好身手,区区几个行商,哪里是你对手,陆某先前却是多管闲事了。”

侯彦这才醒悟,知道自己中计了,一时间又是释然、又是心虚,却知道陆升并非当真想要伤他,不觉间嘴角上弯,也不顾谢瑢在一旁视线如芒在背,急忙上前去拉住陆升手臂摇晃两下,“陆……陆大哥,小弟被父母苛待,心中难受,这才要去寻那几个行商晦气,不料却让陆大哥误会了……小弟、小弟知道错了。”

陆升尚未开口,谢瑢已站起身来,冷然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那位公子可是姓贾?我倒有几分交情,且去与你说说情。”

他神色冷峻,行为却妥帖周全,处处为那少年着想,陆升也松口气,喜道:“阿瑢,你当真要帮忙?”

谢瑢冷淡横他一眼,并不开口,只吩咐道:“笔墨。”仆从们便悄无声息在隔壁书房中铺纸研墨。

他固然神情冰冷不悦,陆升却觉得心头十足十地熨帖,连先前心中残留的几丝抱怨也消散无踪,不禁笑了起来。

侯彦却期期艾艾道:“这、天色也晚了……不如……”

谢瑢道:“今日事,今日毕,你还想留下用晚膳不成?”

陆升亦道:“那公子哥儿固然孟浪轻浮,终究你也把人打伤了,侯彦,大丈夫敢作敢当,岂可临阵脱逃?”

侯彦咬咬下唇,他自然明白谢瑢的目的,不过想要早些将他打发走罢了,只是他如何甘心?

正转着眼珠子想主意时,却有个眼生的仆人匆匆敲门入内,对陆升禀报道:“总兵夫人求见。”

侯彦的娘亲既然过世,那这位总兵夫人便是继母了,陆升望着那少年骤然变色的小脸,难免又联想起谢瑢的身世来,心中不免低叹,只怕这小子在继母挟制中,也是艰难度日,他抬手按住侯彦微微颤抖的肩头,正要开口道:“阿瑢……”

谢瑢却放下笔,转身走出来,满脸颇有兴味地打量那少年,看得那小子全身不自在起来,方才扬眉轻笑道:“来得好,有请夫人。”

侯彦抓住陆升手臂,仰头道:“陆大哥,我那、母亲……”

陆升低头,却见他两眼中水汽氤氲,眼见就要滚出泪珠来,仿佛藏着无限伤心悲痛,他不禁心软,安抚道:“你若……不肯回去,就不必急着回去。阿瑢?”

他终究怕谢瑢生气,执意要将这少年赶走,便软声唤了一句。

不料谢瑢却含笑回头,宛如星汉灿烂的视线柔柔落在陆升面上,应道:“此子居心叵测,本不应容他近你身畔,然而眼下情况有变,却不得不将他留下来。”

侯彦固然听得一脸怔然,陆升亦是满头雾水,谢瑢却命若松将侯彦引入偏房之中,又遣退其余仆从,只同陆升二人并肩坐在主位上静候。

陆升欲追问,门口却一阵响动,吱呀一声打开了,顿时清冷幽香传来,令得陆升不禁微微打了个冷战。那人影绕过门口屏风,霞光般璀璨的橘红绸缎裙裾层层拖曳,发出悦耳的窸窣沙沙声,一个盛装的艳丽妇人便出现在二人眼前。

年龄约莫二十后半,巴掌大的精致小脸,钗环琳琅、妆容浓艳,却件件装饰得恰到好处,仿佛牡丹吐艳、云霞凌日,显出盛气凌人的富贵雍容来。她孤身一人走进来,却仿佛率领着千军万马一般笃定,在对面的贵客坐榻上端庄坐下,对着二人微微一笑,柔声道:“妾身虞氏,见过两位公子。”

若非谢瑢按着陆升手背,只怕他早就跳起来拔剑相向了,此时却仍旧难掩心中震惊,腰身挺得笔直,只拿一双眼瞪着那女子,这容貌行止,分明就是曾在楚豫王府中,对他二人痛下杀手的怨灵。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