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YY男神的错误姿势[系统] > 第一九〇章 第一滴泪

YY男神的错误姿势[系统] 第一九〇章 第一滴泪

作者:三石三水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31:54

游艇在风浪中起起伏伏,卡洛斯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眉头深皱、虚汗密布的美国甜心,心里一片麻木。

距离他们出航已经第二天,这天中午,东南面突然刮起了大风,密密麻麻的乌云被凶狠的海风带了过来,不到半小时,直接将他们所能看见的天空都遮盖了。

原本温柔平静的大海瞬间变脸,一个又一个大浪如同盯上猎物的吃人鱼,以自杀式攻击不断地撞向卡洛斯他们所在的游艇,沉重的船身在大自然怒吼中完全不堪一击,只能柔弱地随着风浪的拍打摇曳着缓慢前行。

于是,身为船上唯一一位女性,从顾森出事后,就一直担忧却强装坚强,用到十二分精神来关怀照顾卡洛斯的美国甜心,终于还是在摇摇晃晃、脚沾不了地的情况中倒下了。

而按计划,白天由洛克和船长共同掌舵,卡洛斯则是借口看卫星地图搜索顾森身上的定位信号,实际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用系统地图功能搜索。船长他爹则是晚上掌舵,毕竟白天和夜晚,就航线而言,两个小年轻是怎么都比不上开车多年的老司机。

咯咯——

船舱门被敲响。

“晕船药和温水,她怎样了?”

门打开后,洛克带着一个保温瓶和一小罐药瓶子走到了床边,见床上的人已经不太-安稳地睡下,轻轻地呼出一口长气,转身将药和瓶子都放到床头。

“这场风暴,叔叔怎么说?”

小心地将被子拉过美国甜心的胸口,卡洛斯跟洛克同时放轻脚步地离开了船舱,前者透过玻璃,眺望游艇外的世界,明明应该是阳光明媚的响午,但他们似乎穿越了时间,来到了只有微微亮光的太阳初升时分。

想起小伙伴他爹,洛克也不得由衷地竖起大拇指,跟他俩在狂风涌浪中被无情蹂-躏、狼狈不堪完全不一样。疲劳了一整个深夜岗,船才摇晃了几分钟,老船长就立马从休息的舱房里出来,霸气地接过了船舵,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不能更man!

也多亏了老司机的搭救,一直呕吐状态中的美国甜心才得以安稳下来。

“最快半小时,最慢傍晚,风就停了,雨估计会下好几天。刚收到消息,搜救行动因为风雨暂停了。另外,黑匣子已经找到,尸体打捞的情况不容乐观,这场风暴过去后,希望更渺茫了,陆地那边似乎准备举办集体的葬礼。你……”

人总要向前看,当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发生后,度过了最糟糕、不敢相信的头两天,心情再不愿意,还是得强行平静下来的。

也许一开始,洛克还是对卡洛斯所坚信的“顾森还在某个地方好好地活着,等着他们拯救”深信不疑,但在他休息的时间内,他也是有上网去百度各种各样空难的情况。

先是炸弹将飞机从中段炸断,浓烟、大火和爆炸的冲击力足以刷走一波乘客,然后就是人体暴露在高空,缺氧、压强和冰冷的温度又能带走一波乘客,紧接着就是从高空坠海,下坠过程被飞机残骸砸中、失重过程中吓破胆、以错误姿势入海,分分钟团灭了整客机的人。

而随着黑匣子的出现,霍夫曼家族和模拟集团共同交涉努力之下,他们这些最亲近的人还是能透过cvr获得客机出事前半小时的信息。

就在爆炸前三分钟,有机务人员在卫生间里发现了一个疑似炸弹的东西,机务人员第一时间将情况反映给机长。

由于炸弹看上去极其简陋,而且也非专业人员,不能判定真伪的情况下,因为担心乘客惊慌,机长决定隐瞒真相,谎称飞机因技术问题,必须中途降落。

就在他通过广播让乘客穿上救生设备,操控着飞机改变航道,往最近的机场飞去的时候,三分钟后。

——

刚开始知道这些信息的时候,大伙心里还是有一点安慰的,三分钟的准备时间,按顾森的个性,肯定特老实、特听话地穿上救生衣,有了求生设备,再加上他本人相对比较精通求生技巧,生存系数怎么都比一般人高。

但随着连续几天报道的坏消息,别说生还者了,一百多名遇难的人,目前也就只找到三十多具遗体,剩下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找到的机会更为渺茫,海中隐藏的腐生鱼类、洋流的运动、天气的变化……

特别是今天的一场大风暴,连游艇都能带离航线的推力,更何况人!

知道小伙伴接下去想说的是什么,卡洛斯只是轻轻地看了眼洛克。

“他还活着,我知道的。”

就算在空难中存活下来,在茫茫的大海上,没有食物没有水,甚至可能连容身的地方都没有,现在距离出事那天,已经整整四天了!

面对着那双闪烁着金属般冷光的眼瞳,再多的话,洛克也说不出口,也问不出,到底是什么让他一直坚信顾森还活着。

雨还要下好几天,淡水有了。但为什么,顾森头像的颜色还是徘徊在橙红两色,是缺乏食物?还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握紧了拳头,卡洛斯阴沉着脸,快步走向了驾驶室。

——————————

7月5日晚,顾森乘搭的马航客机在巴西领海坠毁;顾森头像橙红色。

7月6日晚,获得参与搜救的资格,正式出海;顾森头像橙红转黄橙。

7月7日上午,黑匣子获得,已寻回遗体34具;顾森头像黄橙-橙红反复变换。

7月7日中午,遇大风暴,搜救行动中止;美国甜心病倒;顾森头像黄橙-橙红反复变换。

7月8日,风暴暂歇,大雨,搜救行动缓慢开展;美国甜心依然生病中,顾森头像基本停在黄橙色。

7月9日下午,雅各带着补给船出现……

——————————

通过连接两条船的甲板登上参与搜救的游艇,何满眼眶立马就红了起来,但她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抱起了一大袋的蔬菜,稳稳地跟着出来迎接的水手,走向仓库。

将足够一周的补给都搬运完毕后,何满才迫切地跑到其他人见面的休息室,手才刚放到门把上,她就仿佛触电一般立马收回,转为轻轻地扣了扣门板,发出清脆的咯咯声。

“请进。”

又是一把熟悉的声音,心脏颤了颤,何满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将门打开,首先迎上的,果然是声音的主人——洛克,那一脸明显错愕的表情,倒是让何满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她主动对上洛克的双眼,咬字清晰地表明了来意。

“我来帮忙,有用得上我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一段时间没见,何满身上改变的地方太多了,洛克一时之间有点口哑,他点了点头,主动侧身,让何满往休息室内走去。

——————————

“雅各,你等会带奥德丽回去,我很抱歉,没有照顾好她。”

“说的什么话,我还能坚持!”

即使脸色苍白着,但美国甜心依然强行活力满满地表示打死不走。

“你找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色,反正汤姆也来了,打杂的事情让他干,你跟我回去,呆在这里,是你照顾别人还是别人在照顾你。”

雅各的话说得有点重,美国甜心瞪圆了眼,但也说不出反驳的话,她只是不甘地抓紧了身上披着的外套,垂着头不让人看见她盈眶的泪水。

“我们担心森和卡洛斯的心情,是一样的,小小姐也来了,我们俩会好好照顾卡洛斯的,你安心回去养病,好了再来。”

“小小姐来了?”

猛地抬起头,美国甜心认真地向说话的汤姆确认,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她迫不及待地往大门看去,在她感知里,现在的卡洛斯虽然表现得很有把握、很坚强,但她还是能擦觉到他强行平静下的急躁和恐惧。

这个时候,他身边更需要熟悉的亲人朋友的支援。

“不用找了,听说卡洛斯最近都没什么胃口、你又病倒后,她就跑去厨房,准备熬点粥。奥德丽,你先别吃药,喝过粥后,等肠胃暖了再吃。”

原本准备开门的洛克从拐弯处出现,跟小伙伴报道过何满的行踪后,他直接往休息室最里面的房间走去,那儿正有随补给船过来的顾森表哥,满世界闯的雇佣兵——高仁。

房间门才打开,一股浓烈的烟味就冒了出来,让他这个烟民也不由得呛了下鼻子。

咳嗽着挥手驱散眼前的烟雾弥漫,洛克好不容易走近了面对面坐着的卡洛斯和高仁,他也不客气,随便拉开一张椅子就坐下,问。

“情况怎么样?”

眯着眼狠狠地抽了一口自制手卷烟,不知道从世界哪个旮旯赶过来的高仁脸色蜡黄枯瘦,显得他那双充满煞气的眼睛更为吓人。

“之前卡洛斯跟我说,顾森原本是4号的飞机,5号到里约,但因为一个恶作剧电话,错过了登机时间,最后才改签的。”

突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洛克听了高仁的话后,下意识就望向了一边全程沉着脸的卡洛斯。

“这个恶作剧电话,我很在意。”

原本性感邪魅的声音平静并没有起伏,莫名地让人打从心里冷了出来。

呼出一口白烟,高仁轻扣着木质桌面。

“我让人拿着阿森的号码往回查,那人也没做掩饰,很轻易地查出来。这不是什么恐怖袭击,放炸弹的人跟打恶作剧电话是同一个人,这回明显是冲着阿森去的,让一飞机的人给他陪葬,真霸气。”

调侃般的讽刺跟高仁脸上那抹阴狠的笑容行程强烈的反差。

“加文·伍德,是么?”

“你倒也清楚自己的烂桃花。两条船和20个人,明天就到,你随便用。阿森那性子我知道,这辈子,我的弟媳就你一个,我这人也霸道,就见不得有人身份跟我一样,懂?”

扯出了见面以来第一抹笑容,系统自带的身体,再憔悴也掩盖不了他惊人的颜值,卡洛斯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向挺直背脊坐着的人半弯腰,不容拒绝地伸手将剩下三分之一的烟从高仁的嘴中抽出。

在洛克僵直着的注视下,缓慢地将烟头捻灭在桌上,然后放肆地对上高仁迎上来的眼神,笑容狂肆。

“表哥,你抽烟我不管,但二手烟减寿,我可是要跟我家男人一起活到金婚的,再在我面前抽烟,揍你哟~”

卡洛斯的话音刚落,现场气氛瞬间凝固,仿佛真的掉根针都听得见。

卧槽!那真的是个杀过人的主啊!没了顾森这一层顾虑,人家分分钟neng死你啊!

跟胆战心惊的洛克预想不一样,沉默了几秒后,高仁突然爆发出夸张的笑声,他站了起来,用力地拍了两下卡洛斯的肩膀,脸上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表情。

“金婚纪念记得通知我!给你们送大礼!”

“礼到人不到的话,别说我不给你面子,直接丢出门。”

“哈哈哈——放心,为了你们的一顿饭,怎么着也会小心自己这条小命的。对了,顾家两老没来,顾磊两口子倒是来了,但顾磊他媳妇怀了4个月,不方便上船,就在陆上等。你注意点,那对父子似乎对阿森的公司有点兴趣。”

卡洛斯直接被气笑。

虽然知道那父子俩亲情观淡薄,但淡到这种情况的,还真是活久见!

别说顾森还活着,就算他不在了,在英国登记注册了的婚姻关系,夫妻两人资产共享,他们想要顾森的公司?想都别想,宁愿变卖了捐了!也不便宜他们!

有本事法庭见!完全不虚!

点头表示知道后,见事情不多,高仁表示他得先离开了,让卡洛斯安心找顾森,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则直接去美国,既然人家都动手了,礼尚往来都得让人家体验一把中国式的“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作为表哥,不就比顾森老了一点么!

将高仁送上快艇,目送那男人带着一身的煞气离开后,卡洛斯抿了抿嘴唇,一直开着的系统界面,顾森的头像依然是黄橙色,总有一种它已经定帧了,系统运作失灵的错觉。

两辈子以来,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揪心的痛。

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卡洛斯转身回舱,一股香浓清爽的粥味瞬间唤醒了他这两天颓败的味蕾。

“卡洛斯,你都整天没吃过东西了,快来!”

美国甜心在小伙伴的包围下向他招着手,洛克、船长、雅各、汤姆四双眼睛都默默地看着他,而饭桌边上,一个久违的少女正穿着简单的围裙,双手捧住装有冒着热气木碗的托盘,红了不知道多久的眼眶,一双水润的眼睛就这么傻傻地看过来。

如果她手劲再大点,说不定不锈钢的托盘也能被她握折,对自家这个既傻,又冲动,还倔的妹纸,卡洛斯也是没意见了。

他主动走到何满的身边,一只手很自然地罩在了她才过耳的短毛发顶上,胡乱地揉了揉。

“你来了。”

没有更多的话,何满立马将托盘放进身边洛克的手上,一转身就扑到了卡洛斯的怀中,紧紧地用双手圈住他的腰,放声大哭起来。

“对不起!”

一声迟来的道歉,算得上是这几天来,稍微一件让人欢心的事情。

一直坐在一边的美国甜心,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腕,不让感性的自己也哭出声音。大团圆结局,现在,就差一个顾森了。

一顿暖胃的晚饭过后,雅各带着美国甜心坐补给船回到了大陆,而第二天,高仁的支援赶来之后,三条游艇以包抄的路线将失事海域都包裹了起来,继续开展搜查工作。

日子一天一天地流逝,后来加入的汤姆和何满很快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作为一个称得上专业的摄影师,汤姆包揽了用望远镜观察四周动静的工作。

何满则是顶替了美国甜心的打杂工作,就跟她登船说的第一句话一样,有什么她能做的,尽管吩咐!

多天以来,日以继夜的搜查,倒也不是没有成果,卡洛斯他们这条船打捞起十来具遇难者的遗体,其中大部分都是靠汤姆的摄影师之眼发现的。

而每次从海面捞起尸体后,何满都恐惧着主动上前辨认,确认不是顾森后,就将糊了一脸的泪水擦干,然后兴高采烈地回到休息室打报告。

在船上参与搜救工作的人印象中,一天20小时对着电脑观察卫生图,实则不断操控m3系统地图的卡洛斯,是一个特别可靠、特别坚强,也特别让人心酸的人。

顾森出事到现在,虽然大家都没说,但其实基本都不相信他能从这次空难中存活下来,虽然也为雇主对恋人的执着而感动,但更多的,他们都是抱着一份打工的心情来参与工作。

当日历翻到了7月14日的时候,还在海面上飘着的搜救船已经两天没再发现新的遇难者尸体了。甲板上的气氛,在烈日暴晒下更为沉闷。

驾驶室内。

“这里和这里,都没顾森的信号,午饭完后,可以掉头走另一边,另外两艘……”

原本说话的人突然闭嘴,一同研究海图的船长和洛克同时抬头。

“卡洛斯,怎么了?”

完全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卡洛斯看着系统界面上,顾森突然从黄橙色跳到橙红色,最终渐渐加深的鲜红色头像背景。

眼泪就这么静静地淌过脸颊,轻轻地滴在了铺开的海图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