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夫子撩妹日常 > 60 高岭之花

夫子撩妹日常 60 高岭之花

作者:长沟落月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32:13

(猫扑中文 ) 王隽现下的心情不大好。因为司马玥躲在司马元的身后,无论他如何用眼神示意,她都丝毫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但偏偏她还不时的用挑衅的目光瞥他一眼,意思就是,小样,有本事你就过来抓我啊。

王隽一时真有冲动不管不顾的将她自司马元的身后给拽过来。

但此时江夏郡王却很没颜色的在开口和他寒暄着。

江夏郡王这个人王隽是只有所耳闻,未曾见过的。但就算是耳闻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一哂就过去了。

世家历来清高,连皇室都多不放在眼中,何况区区一个郡王乎?而且王隽还是一个不大喜欢和人寒暄的人。

是以江夏郡王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以表示他对他的仰慕之情,于王隽这里,不过就是点头致意,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久仰。幸会。”

但就这四个字,江夏郡王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想当初他千里迢迢的去博陵崔氏一族求亲的时候,对方一开始是连门都没让他进。后来即便是让他进了,走的也是专门给仆从进出的那个小门。虽然说后来他到底是求亲成功了,但求来的却也只是个旁支的庶女罢了,而且崔氏之人还用的是一种不屑之极,仿似是施舍路旁的乞丐一样的语气来同意他的这门亲事。

眼前的这个可是风采天下皆知的太原王氏一族的族长啊。所以王隽回答的这四个字于江夏郡王而言,他已经是觉得很满足了。

他一时就觉得,王院长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而且有可能是心里作用,江夏郡王就是觉着,王隽此时周身的疏离感瞧着都是那么的亲切可爱。

他哈哈大笑了两声,以此来表达了他心中的愉悦之情,而且还回头叫了一声:“芸儿,快出来拜见王院长和郑太常。”

随着他这话一出,司马宣和司马玥立时回头朝着马车那里望了过去。郑洵的动作虽然没有他们两个这么明显,但也是暗地里踮脚抬头。只有王隽,目光胶黏似的只在司马玥的身上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表面沉稳的储君殿下一直在暗中的关注着王隽。此时他伸手捋了捋袖口,心里暗搓搓的就在想着,看来王院长还是挺在乎玥儿的嘛。之前阿宣一直都担心说怕王隽城府太深,将来会伤玥儿的心,可是照现下的这个情形来看,玥儿伤王隽的心还差不多。

所以说玥儿在王隽的心里到底是有多重的分量呢?会不会重到但凡玥儿有任何一丁点的危险因素存在,他都会倾他所有去确保她的安全?

司马元在很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然后他心里有一个坑妹的计划正在慢慢的成形。

司马玥现下丝毫不知道自己有两个专业坑妹的兄长,她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那辆马车。

随着江夏郡王的一声叫喊,她就见一只莹白如玉的手自白纱后面伸了出来,撩起了一侧的白纱。随后马车上的少女微微低头,露出来一截白皙滑腻的脖颈,然后她慢慢的起身站了起来。

少女的身姿真的是轻盈若雪啊,走路时如风拂杨柳,端的是婀娜多姿。

仅仅只见着这少女的身姿和走路的姿态,就已然让人觉得她如在云端之上,世外仙姝般的让人向往了。

所以这到底该是个什么样绝色的美人呢?

司马玥对此表示,她不知道。

因为这少女的面上蒙了一块白纱,只露出来秋水似的一双美目。

所以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呢?长的好看出来就要在面上蒙一块白纱吗?这到底是故弄神秘呢,还只是为了怕别人看到她绝色的容貌而失了心智。

司马玥暗搓搓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又暗搓搓的想着,她当初怎么也不学学这位惠和县主,弄块白纱蒙在脸上呢?这样看上去多高大上,多神秘勾人啊。

高大上,神秘勾人的惠和县主薛灵芸矮身对着王隽和郑洵行了个礼。

“见过王院长、郑太常。”

她声音清冷如同巍巍崖上雪,自有那么一股冷意在内。

所以这位惠和县主其实应该是朵高岭之花,高贵冷艳,难以接近。

郑洵想来喜欢的并不是她这一挂的,所以方才见到她下车时眼中那一刻的惊艳这时已然是消失了,又恢复了以往风流俊雅的模样。

“县主客气了,”他勾唇一笑,姿态潇洒。

王隽瞥了薛灵芸一眼。

这还是薛灵芸自打从马车上下来之后他第一次用正眼看她。

不过也就只是一瞥而已,随即他又转过了目光去望着司马玥。

薛灵芸她都已经见过了,现下她是不是应当随他回去了?

但是司马玥此时正低声的不知道和司马宣在说些什么,压根就没有看他。

王隽心里那个气啊。他觉得他是再也不能忍受司马玥继续这般的忽视他了。

于是他冷声开口,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叫着司马玥的名字。

“司、马、玥。”

司马玥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回过头来望他。一见他面上如罩寒霜,心里立时就有点打怵了。但她面上还是强撑着很镇定的问着:“什么事?”

什么事?哈?她还问是什么事?事情可多着呢。待会回去了再好好的和她一笔一笔的清算。

“过来。”他寒着一张脸,从齿缝里憋出了这两个字来。

司马玥撇了撇嘴,心里想着,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啊?那样多没面子?

只是最后她还是不情不愿的挪动着脚步慢慢的走了过去。

原因很简单,王隽现下目光如刀的盯着她,实在是盯得她心尖上都在打颤。

再不过去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一见司马玥过来,王隽冷着的一张俊脸终于是缓和了一点。

在旁侧见证了这一幕的郑洵心里就在想着,这个还是他那个世外高士,凡事优雅的让人看了就想敬而远之的挚友子上吗?怎么感觉但凡只要是碰上了端华公主的事,他立时就从云端里跌了下来,沾了一身的烟火红尘气啊。

他现下,唔,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爱恋中患得患失,霸道又占有欲超强的小男人的形象啊。

而司马元则是兴奋的捻了捻拢在袖中的手指,心里在想着,哦也,看来玥儿这是完完全全的制住了王隽啊。这样说来他筹划的那件事应该是有戏?

司马宣此时则是双眼只直勾勾的望着薛灵芸,一副哪怕外面就是地动山摇也不能动摇他看美人这样的。

江夏郡王则是要老道得多。

他一听司马玥的姓氏,再是看刚刚司马玥和司马宣与司马元态度亲密,立时便问着:“太子殿下,不知这两位是?”

司马元不再捻手指了,面上浮起了得体的,无可挑剔的微笑,一一的给他介绍着司马玥和司马宣。

“这是舍妹端华公主,这是舍弟琅琊王。”

江夏郡王睁大了双眼。

刚刚他以为九卿之一的太常就已经是在场的很大的官了,不想现下面前却站着一位亲王,一位公主,而他竟然都没有拜见。

只是这位亲王和公主也实在是太没有排场了吧?身边竟然是一个随从都没有,而且穿的也并不见得有多华贵啊。

江夏郡王立时赶上前来拜见司马玥和司马宣,而后也招呼着自己的女儿一同来拜见。

司马宣大刺刺的受了他和惠和县主的这一礼,司马玥此时则是战在王隽的身旁,一只手被王隽借着宽大的袍袖遮挡,紧紧的握在他手中。

一见江夏郡王和薛灵芸行礼,她抬手摸了摸鼻子,然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连声的说着:“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请起。””

江夏郡王四十多岁的光景,薛灵芸虽然蒙着面,看不出来实际的年龄,但她明显身高高于她,而且她仿似模糊的记着上次是谁说过,她有十□□岁来着?

让这两个都比她大的人对着她行礼,司马玥一时还是有些不大习惯。

她这般随和,江夏郡王不由的就感叹了一句:“端华公主真是平易近人啊。”

司马玥微窘。

其实她只是不好意思而已,哪里来的什么平易近人。

薛灵芸一双秋水眼却是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司马玥一番,而后缓缓出声相问:“端华公主就是皇家学院挑战夫子成功的第一人?”

司马玥一时就有些兴奋了。

怎么,难不成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大名已经是在外了?

她正想开口询问,王隽这时却是用力握了她的手一下。她呲牙咧嘴了一下,心中甚是不忿,拇指和食指合起,借着袖子的掩护就狠狠的掐了王隽的手掌心一下。

王隽虽然吃痛,但面上依然是云淡风轻的一片模样,压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哈哈,”这边厢他们两个正暗中较着劲,忽然就听得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原来端华公主就是传闻中的那个皇家学院挑战夫子成功的第一人啊。真是后生可畏,老夫佩服。”

司马玥对着江夏郡王颇有好感。一见他如此夸奖,她咧嘴笑了一笑,随即就道:“郡王也宝刀未老啊,小女钦佩。”

江夏郡王一时就更高兴了,笑容满面。瞧这模样,倒像恨不能立时就将司马玥引为知己似的。

王隽却是不耐烦再在这里磨叽了。他对着司马元以及江夏郡王拱了拱手,简单明了的说着:“隽还有事,先行一步。”

司马元自然是知晓他是有什么事了,当下忙道:“院长请自便。”

又画蛇添足似的说了一句:“玥儿和院长离得近,劳烦院长送她回去。”

其实也不过是扯了个借口而已。省得待会王隽径直的带着司马玥离开了,这边厢不知内情的人问起,他不大好解释。

司马元一时也有些头痛。

照王隽的这意思,分明就是巴不得将他和司马玥之间的关系大白于天下,可这边厢他还要顾及着这,顾及着那的打着掩饰。

但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心细如薛灵芸者,早就察觉到王隽和司马玥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了。

只是司马玥此时却是不想和王隽一起离开啊。

她太清楚此时和正在气头上的王隽一起离开会是个什么下场了。所以最明智的应当是先暂且不和他见面,冷处理他一段时间,等他的气消的差不多了,然后她再凑上前去柔声软语的说上几句好话,到时保管他什么气都没了。

但王隽已经是握紧了她的手,转身就要走。

司马玥立时回头,向着司马元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司马元这个专业坑妹一百年的大哥却是双手一摊,示意他对此无能无力。只是他目光狡黠,心中在想着,唔,看来院长这次是要和玥儿单独的好好的聊一聊了。

司马玥无语问苍天,求问到底有谁能阻止王隽。

但事实证明,这世上唯一能阻止王隽的可能就只有她自己。

秉着大女子能屈也能伸的信念,司马玥立时敛去了面上先前的不服输,张牙舞爪敢和王隽对着干的模样,转而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柔弱得让人看了就想怜惜的模样,柔柔软软的唤了一声王隽。

王隽无动于衷,依然是紧握着她的手,脚步如风的往前走着。

要死了要死了,看来这次他这是真的是生气了。只是话说回来,他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来着?

心大的司马玥压根就没想到是她的那句,我们一起去看妹子的话而引起的所有祸端。

但不论他是因为什么生气的,现下灭火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

“王隽,王隽,”司马玥的声音一时就更软了几分,“你别走这么快啊,我跟不上。”

王隽依然是没有回头看她,也并没有言语,但走得确实是较先前慢了一些。

司马玥心中窃喜,开始得寸进尺。

“王隽你不要这么用力的握着我的手腕啊,你弄疼我了。”

手腕上的钳制立时就松了一点。

“王隽我们就这样走了,赤焰还在那里呢,怎么办?不然我们现下先回去将赤焰带回来?”

司马玥盘算的是,只要在人多的地方,王隽就算是再气,那估计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所以回去找赤焰那是必须的,因为司马元他们现下还在那里呀。

但随即她只听得王隽轻哼了一声,凉凉的话语自前方传来:“承影自会将赤焰带回。”

这下子真的是什么理由都没有了。只是城门离家那么近,难不成他们这是要徒步走回去?

司马玥正待开口说你这好歹也雇个马车啊。不能生气了就在大日头底下狂奔啊,你狂奔我是没什么意见,但关键是你不能拉着我一起啊。

只是话还没出口,王隽握着她的手转了个弯,然后他们就径直的进了一道门。

司马玥抬头一望,他们竟然是到了明月楼。

明月楼里自然是无人敢阻拦王隽,而且所有的伙计见着他的时候都恭敬的行礼,而后目送着自家的族长握着未来族长夫人的手一路如风般的进了‘电梯’直接到了顶楼。

顶楼是王隽的私人地盘,一般没有他的许可其他人都不得上来。

前些时日司马玥虽然也想过月色好的时候爬到他这空中别墅看星星来,但总是各种忙,所以一直都没得空。但她心中总还是存了这么件事,想着总得有空再来一趟他这空中别墅,不想今日来是来了,却是被半强迫着来的。

而且强迫她的人此刻还浑身散发出了一种我现下很不高兴,快来跪舔我的冷硬气场。

司马玥现下是真的很想跪舔他啊,只要他不生气。

但是很可惜王隽压根就没给她这个机会。

他冷着一张脸拉着她直接进了顶楼的屋子里,然后反脚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同时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抵在门上,然后他低头,双唇就重重的压上了她的双唇。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的顺畅,司马玥尚且都还没有来得及张口说什么,已然是被封住了口。

她想挣扎反抗,但王隽似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一手将她的两只手合起,紧紧的攥在了手中让她不能动弹,一手则是径直的就来扳她的下巴。

然后她就只能被迫的接受王隽的长驱直入。

王隽用这种粗暴的方式表达了他此刻心中的怒火,而且食髓不知味般的一再索取。

到最后司马玥得了空隙,弱弱的抗议着:“王隽,我有话想对你说......”

对此王隽的回答则简洁又霸气。

“亲完再说。”

然后他就一直没有给她再开口的机会。

恋人之间往往如此。一开始牵手的时候满足于牵手时的悸动,过后便会慢慢的觉得,仅仅只是牵手已经满足不了彼此,然后就会慢慢的进展到拥抱,到亲吻,再到最后的亲密结合,合二为一。

王隽和司马玥已经是经过了牵手,拥抱的这个阶段了。便是亲吻,那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王隽现下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只是简单的亲吻而已,他想要更进一步。

他体内某些控制不住的欲、望在疯狂的叫嚣着让他现下就进到更深的那一步,而他也确实尊重于本能,捏着司马玥下巴的双手一路的向下,罩在他一直想抚摸的油桃上。

手掌刚刚一接触到,他立时就被那柔滑的触感给震撼到了,于是他止不住的就狠狠的揉搓了几把。

耳中立时就传来司马玥的娇吟声,王隽差点就要被她的这声娇吟给刺激得迷了神智,丢盔弃甲了。

但是司马玥毕竟是怕的。

以往虽然王隽偶尔亲吻她的时候也会很重,但是如今日这般粗、暴还真的是第一次。

话说她真的好怕现下就会发生点什么啊,关键是她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准备好。又或者说,她和王隽之间已经亲密到了那个地步了吗?

心中惴惴如擂鼓,但却是推不动,挣不脱,她一时就觉得很是张皇失措,不晓得到底该如何是好。最后无奈之下,只觉得悲从中来,忍不住哽哽咽咽的就哭了起来。

王隽此时的手还罩在她的油桃上为所欲为,所有的理智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但是司马玥这细细的哭声却是将他所有飞出去的理智一丝一点的都给慢慢的拉了回来。

理智回笼,他离开她的双唇,俯首望着被他抵在门上的司马玥,但见她双颊潮、红,眼中却是水光氤氲,泪盈于眶。

王隽心中一颤,极是不舍。于是他立时将手从她的衣衫中拿了出来,而后就想抚上了她的脸颊。

“玥儿,”他哑声的唤着她,“你怎么了?”

但他的手抚上她脸颊的那一刹那,却是能很明显的察觉到她瑟缩了一下。

她在怕他!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王隽恨不能立时就抬手抽自己一巴掌。

他刚刚到底是有多疯狂,竟然是吓到了她。

心中似有细密的针在来来回回的反复的扎着他,只扎的他一阵阵的酸痛不已。

他松开了禁锢住她的手,而后俯身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司马玥立时就要挣扎,她不知道他现下抱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王隽忙低头抵住了她的额头,同时柔声的哄着她:“别怕,我只是抱你去榻上休息而已。放心,从现下开始,今日我都不会再碰你了。”

司马玥对此很明显的表示不信。

王隽只差赌咒发誓了,但无奈两只手都抱着司马玥,压根就腾不出手来发誓。

他只有苦笑一声:“玥儿竟然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么?”

司马玥想了一想,然后还是摇了摇头。

王隽这个人平常说话基本都是一言九鼎的,但唯独在一件事上他总是食言。

那就是他说他不再碰她了,可是事后他总是会忘记自己说的这句话。

或许他不是忘记,只是情难自控而已。

王隽一时除了苦笑,压根就想不出该做什么表情出来。

但好在司马玥并没有再哭,反而是很柔顺乖巧的趴在了他的怀中,双手还松松的揽住了他的脖颈。

他一时又舍不得放开她了。

于是最后便是他盘腿坐在了窗前的塌下,怀中则是抱着司马玥。

虽则是温香软玉在怀,但经过刚刚司马玥的那一哭,他现下是什么都不敢做了,只是伸手慢慢的,一下一下的顺着她的背。

猫扑中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