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和宠妃在一起的日子 > 229 妙手回春,等待难熬娘娘都憔悴了

229

落雁已不像先前那么痛的厉害,知道自己被掌力所伤,那人又匆匆而去,对她不过是恰好推开,所以伤也轻些,只是自练武之日起,就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又是女孩子,难免有些受不住。

在存惜的爱护之下,就感觉自己是何等的严重了。她道:“我既然没事,那就不用担心,去看看皇上。”

林红莲提议接骨,只不过这种要破开肚子的做法,恐怕惹人怀疑,所以她提前言明。“这种情况,有一定的危险性,可是不治,事情只会更加糟糕,娘娘您要想好。待会儿我会划开皇上的肚子,对她接骨,之前会用麻沸汤,让她止痛,接好之后再进行缝合。”

徐疏桐也是阵阵害怕,鲜少听说这样的治疗之法。“她会死吗?”

“不会,过几个月就又能活泼乱跳。告诉娘娘,就是怕您不懂其中的原理,以为微臣会害了皇上,所以……”

徐疏桐摇摇头,“我相信你,既然你一直都是皇上的贴身御医,她相信的我都相信,只要她能好,真到了不能好的地步,我也下黄泉陪她就是。”她已做了最坏的打算,自是绝望无疑了。

林红莲道:“好,那事不宜迟,咱们马上行动,采花做我副手,我还要调用一些太医过来配药,咱们做最坏的打算,有最好的期望。”

徐疏桐道:“好。”

徐疏桐现在是一点儿办法没有,只好听安排。好在林红莲对一切都很熟悉,吩咐人抬了板子过来,待会儿进行治疗,总不能把薛意浓放床上对付,这样诸多不便。等木板抬到了,用架子支起来,将薛意浓小心抬上去。

她道:“待会儿我不许任何人,因为任何原因进来打扰,切记切记。”

徐疏桐道:“你尽管放心,外面我会派御林军守着,不会让任何人冲撞打扰你。”

“这是最好,还有一点,咱们要统一口径,皇上的身份特殊,要是被人察觉,也好有个说法。咱们就说是渐离公主受伤,只是这事有些委屈渐离公主了。”

薛渐离道:“不委屈,只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就是。”

林红莲道:“那好,为了皇上的安全,也为了这个时局平稳,就有您暂时的假扮皇上,震慑一时。”

薛渐离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只要皇兄平安无事,让我做什么都好,不管有多难,我都会尽力。”

采花已把药箱搬了过来,把所有要用的刀具,拿出来,端上煮好的麻沸汤,一点一点给薛意浓灌下去,灌的几口她勉强睁开眼睛。

徐疏桐道:“意浓,你还好?”

薛意浓眨眨眼睛,她疼的说不出话。林红莲在旁安慰,“喝下去,不会有事,马上就不疼了。”薛意浓把到嘴的汤汁咽下,不多会儿,就昏昏沉沉的想睡。

徐疏桐急道:“她这是怎么了?”

林红莲道:“娘娘,麻烦您到旁边屋里等候,要是我不出屋,您就别进来,好吗?”

“要多久?”

“需要一点时间,要耐心。”

徐疏桐道:“好!我走。”与众人一道出门,门关上。徐疏桐从门缝里看着薛意浓,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她眼前。

御林军听候调遣,守住了整间屋子,不让外人进来。

存惜扶着落雁去隔壁待着。隔壁是二傻跟肖公举的卧房,徐疏影上来帮忙存惜,一同架着落雁,探了探她的情况,“她受了内伤,不要紧,我来治。你帮忙扶过来。”两人将落雁架到外榻上盘腿坐好,徐疏影在落雁的身后坐下,伸掌贴在她的后背心,将自身内力缓缓输入。一面教落雁如何引导真气,周身运转。

存惜看她们用功,自己不好在旁边打扰分心,就走到徐疏桐身边站着。见她面如死灰,一直都无精打采,不免摇头叹气。

之前她们还在厨房里说笑,只这一会儿的功夫,一切物是人非,岂能不感慨唏嘘。

这时门外有两个孩童的声音传进来,自是二傻跟肖公举,她两个浑然不知忧愁,薛意浓的事她们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知道又能怎样,不过白白痛掉几把眼泪,过后又忘个一干二净。

就听她们的说话声中,还夹杂着车轮子的声音,存惜以为她们又出去骑车疯玩。

“二傻,二傻,你还是把她们还回去,不然娘跟小姑要是找不到三呆、四歪、五萌,她们会急疯的。”

“才不会,她们忙得很,哪有空管,再说我们只是偷偷的把妹妹们推来玩一会儿,玩过就还回去,神不知鬼不觉,没人晓得,你快点用力推,不要光顾着讲话。”

显然这会儿二傻又做坏事,肖公举劝她行不通,还被拉下水一起做。

两人哼唧哼唧用力,车子没能推上来,有一双手替她们把车子推进来,又快速的闪到一边去了。

二傻轻声谢过。“谢谢姐姐。”这位无疑是暗中保护她们的宫女,见她们推不动车子,又怕车翻了伤了三个孩子,搭一把手。

车子推进去之后,二傻见桌边坐了几个白胡子的老爷爷,身穿官服,不断的摸着胡须。二傻认得他们,以前向采花学功夫,没少向太医院跑,只是这段时间,采花忙着炼药,没空教,又忙着谈恋爱,实在顾不及,二傻又是个三天打鱼,两天犯懒的,学功夫的劲头过了一阵,也就不惦记了,到是肖公举还算用心,每天向徐疏影请教个一两招的。

“咦?你们怎么在这里呢?”

众人本来要向她们请安,只是有徐疏桐坐镇,徐疏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

二傻一见徐疏桐,整个人都感觉大大不好,亲娘的脸色端的不好,这是在发她脾气,嫌她偷了三呆出来玩?

她顿时手足无措,肖公举也惊慌不已。存惜向她们招呼,见两人吓得不敢动,自己走过去,小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没啥。”

“又推三皇子、四小姐、五小姐过来玩了?”

二傻说道:“我们保护她们好好的,一点儿没磕着碰着,陪她们一起出来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待会儿就好好送回去。”

“嗯,没事的。你们只要不吵,就不要紧。”

二傻见没人来怪她,自然好的很。存惜招呼她跟小妹妹一边玩去,不许打扰大人。

二傻跟肖公举两人推着小车,推到一边,去逗三呆她们去了。期间,薛渐离也过来看过,孩子们不哭不闹,很是省心。

尽管如此,在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薛意浓平安无事之前,她的心情总是沉重的。

存惜看看时日不早,对徐疏桐道:“娘娘,咱们是不是该吃点东西了?”

“我不想吃,我没有胃口。”

“奴婢明白,只是……”她看了一眼屋里的众人,“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在座的众人考虑,娘娘要是不吃,皇上知道了,会心疼的,您不吃,其他人又怎么敢吃。”

徐疏桐心想也是,何必为了自己一人,连累众人。她道:“你去做,我现在实在没有任何心情。”

“好,奴婢这就去。”

离开之前,又去看落雁一眼,她的脸色好多了。徐疏影内力深厚,治她没有问题。这才出门去小厨房,要人帮忙烧火,她好将之前准备好的菜都炒起来,好好的一天,人却变得灰蒙蒙的。

太医们坐在那里干等着,摸着自己的胡须,一面对徐疏桐的行为感到好奇,不过是伤了渐离公主,她一个皇嫂,又不想吃,又不想喝的,这姐妹情深也忒过了。

在座的各个都在皇宫里混迹了几十年,思想是老古董,是保守派,不过见识却也不鄙陋。个个都在想着是不是徐疏桐跟薛渐离的关系不一般。

毕竟宫里这些对食,磨镜,断袖的不会少。僧多粥少,一个皇上哪里能顾忌到所有人,只好自产自销,相互安慰了。

不一会儿,有几个宫女端了托盘过来,上面放了几碗面,端到各位太医面前,徐疏桐也有,薛渐离也有,两个孩子看见吃的,也是两眼放光,把小妹妹抛在一边了。

四歪哭闹,饿了肚皮,要吃奶,不一会儿三呆,五萌也闹起来,薛渐离只好一个个抱到隔壁去喂奶。

徐疏桐也不好当着老太医的面宽衣解带,也只得避到屏风后,又有存惜挡在外面,等三呆吃饱睡了,徐疏桐才勉强吃了点儿。

存惜道:“娘娘,您待会儿还要辛苦,多吃点儿,也好让那位高兴。”

她不敢把薛意浓的身份说破了,这里个个耳朵没聋,万一身份穿帮,如何是好。

徐疏桐点头,“我知道。”硬着头皮,又吃了一碗。

二傻在那‘哇’的叫个不停,“好吃!有香肠,豆腐干,还有榨菜,花生米,这些菜窝都认得。”她吃一样,便叫一样。幼女不知愁。

外间的太医也是吃得津津有味,他们只听说过徐疏桐很爱做东西,吃过她做的东西,嘴巴会刁,再也吃不下别人做的,以前总觉得言过其实,现在才晓得,什么叫做出色。

吃了一碗,还在要。存惜却不肯给了,“各位大人,知足吧!”这本来是皇上要吃的,才做了点儿。可惜薛意浓却没能吃上,不然这些人哪里有这个好福气。

她走到落雁跟前,落雁这会儿已到结尾,跟徐疏影两人的头上冒出阵阵白烟。

直待得白烟慢慢散去,两人才睁开眼睛,徐疏影道:“好了,你休息一会儿。等到明日再行调理,待七天之后,佐以良药,相信就会没事。”她下了外榻,身上已经湿透,鬓角的头发贴着面孔。

存惜道:“多谢你了。”

“没事。”

“饿了没有,锅里有面。”

“我换了衣服,再去吃。”看了一眼落雁,“你扶她休息会儿。”

“好。”

等徐疏影离开,存惜问落雁如何,落雁道:“我没事,那边如何?”她看着墙壁,指薛意浓的状况。

“暂时没有消息,没有消息,大概就是好消息,要不我现在过去看看。”

“好吧,去看看,娘娘肯定也想知道,已经过去这样长的时间……”

存惜也晓得徐疏桐很想知道状况,只是有时候人是矛盾的,既想知道真相,又怕知道真相。

走到隔壁门前,推开门进去,放缓了脚步,见采花不断的给林红莲擦汗,她轻声问道:“饿了没有?“

采花道:“我已经给她吃了人参丸,应该还能抵一阵子,已经缝线了,就快结束,叫娘娘放心。”

说话归说话,手上却丝毫不敢大意,替林红莲擦汗,不让汗水滴到薛意浓的伤口上,又要监督全场,万一林红莲有个疏忽,她也好当场指明。

“知道了,做好了,就来吃面。”

采花不再答了,怕分心。存惜出去,将情况在徐疏桐耳边说了,徐疏桐点头,她手里的帕子都被汗弄湿了,这会儿却是冰冷冰冷。

只听得隔壁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存惜喜道:“好了好了,林太医出门。”

脚步声很快传到这里,林红莲道:“回皇上,回娘娘,渐离公主已平安无事,你们去看看她吧!”

徐疏桐霍然站起,跑得比薛渐离还快,众太医又是八卦的眼睛看着她的背影。

薛渐离随后也跟了过去。

太医们对林红莲大声恭喜,“林太医你这次做了这件大事,皇上只怕重重有赏。”

林红莲疲累的坐在那,说道:“有什么赏不赏的,都是为皇上办事。”

“那可不一定,皇上就渐离公主一个妹妹,你救活了她,就像救活了皇上。”

采花听他们言语膈应,似乎对林红莲有很大的敌意,想想也就明了,不过是痛恨林红莲抢了他们的功劳。

这次事很是危险,做得好固然可喜,做的不好,没准就要丢了脑袋。事前,他们都摆足乌龟脑袋,等林红莲去出头,现在事情已经了结,薛渐离平安。就该是抢功劳的时候了。

林红莲不去跟他们争论,学医是她一生的梦想,为了这个,她与家族断了关系。做大夫呢,救死扶伤,乃是做事的本份,有什么功劳不功劳,只要病人能平安得救,就是她最大的奖赏。

采花还要跟那些人理论,她道:“好了,你还有精力么,我饿了,要是还有力气,扶我去吃面。”

她站了半天,腿早软了。

采花恨恨的瞪了那些老太医一眼,扶着林红莲去小厨房。

路上她道:“你就是太好说话,早晚会被他们欺负死。”

“有你在,谁敢欺负我,不怕被毒死啊。”

林红莲这样一说,采花顿觉得自己倍有面子,“就是,一群小人,别理他们,理他们就是浪费我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