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桃华 > 121 定亲

桃华 121 定亲

作者:朱砂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40:00

刘家请的媒人上门很快,赶在小年之前,就提着一对银雁和四色礼品上门了。

这是六礼中的第一步,纳采。

如今这年头,京城里婚丧之事铺张得厉害,纳采在旧礼里原是一对活雁即可,如今倒是活雁难寻,多数人家都喜用金雁,且还要加上许多各色礼品。似刘家这般以一对银雁下聘,且还是空心的,已经算得上寒酸。

媒人倒是满脸笑容:“刘翰林最崇古礼,不喜铺张,府上可莫嫌怠慢。”

这到底是大事,既然现在蒋锡一家子还没搬出去住,自然就是阖府上下的喜事,人都聚到了前厅。小于氏也一样笑得满面春风:“看你说的,既是古礼,哪有怠慢的说法?”

曹氏看着那两只银雁,眼角余光瞥见几个丫鬟彼此悄悄使着眼色,心里便有些不自在起来。她是个不会掩饰的,虽然极力想要不露痕迹,眼角眉梢还是露了些出来。

这些官媒人都是人精中的尖子,善会察颜观色,立刻就看出了曹氏的心思,便笑道:“这回来,少不得还要求府上姑娘的庚帖回去合个八字。”说着顿了一顿,便笑道,“原这事儿该是过几日再登门的,可刘翰林如今在外头,刘太太怕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办事不便,便央我来商议,索性今日就请了姑娘的庚帖家去。”

按古礼,求庚帖这事儿应该在纳采之后,隔几天再次上门,还要再带礼物,专门来求才是。虽说蒋燕华的八字其实早已经拿去合过了,可这步骤却不能少。众人听了前半句话,已有人在暗笑——刘家看来是穷极了,为了省一份礼物,索性将问名和纳采两步合一。待听到了后半句,曹氏便忍不住道:“刘翰林去了哪里?”

官媒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便笑道:“这不是蓝田洛南两县今年刚遭了疫,皇上悯恤,着人去这两县查看过冬及明年备春耕诸事,选的是户部的一位大人。刘翰林也是贫家出身,便特地点了他跟着去,免得下头虚报了。”

其实这话大有水分。皇帝着人去疫区查看是真的,但刘之敬却并不是什么人亲点的。事实上皇帝根本没下过旨意让翰林院也去人,这差事是刘之敬自己讨来的。当然从程序上来说,也算是上官点了他去,但被官媒加了“特地”二字,听起来就仿佛他得了什么人特别重视似的,十分风光的样子。

曹氏哪里知道这里头的门道,还当刘之敬真是特别得上官青睐才能跟着出去,顿时方才的不悦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这些日子她也打听过,知道庶吉士是在翰林院观政,以后好到各部或外放为官的,自然是越得上头的青睐,将来前程越好。因此方才的嫌弃都化了一天高兴,连忙叫人取出写好的庚帖,交到了媒人手上。

这庚帖却是蒋锡亲手写的。用泥金红帖,上头不但有生辰八字,且注明了蒋燕华的名字,只下头的祖宗三代写的却是蒋家人。

曹氏原是提着心的,只怕蒋锡将祖、父处都写成陈家人的名字,待拿到手蒋燕华瞧了,说写的是蒋家人,这才松了口气,这几日都熬汤熬水的,对蒋锡着实小意体贴。

这官媒人也是识几个字的,接过帖子瞧了各色齐全,便也不久坐,收起帖子便笑嘻嘻告辞了。

媒人一走,小于氏便笑向曹氏道:“这可要恭喜三弟妹了。想来好日子也要近了,这嫁妆三弟妹且要快些准备起来,我们这些做伯母的,也要等着给燕姐儿添妆呢。”

这话一说,曹氏心里顿时又忐忑起来。蒋燕华要备嫁妆,自然是蒋锡掏银子,可这次的事儿闹成这样,蒋锡究竟会给蒋燕华备多少嫁妆呢?

这个问题,桃华也正在跟蒋锡谈论。

谈及婚嫁的事儿,姑娘家不宜出面,故而桃华并没有去前头,只是听桔梗儿跑回来报了消息,重点说明了刘家只送一对空心银雁及顺便就将庚帖讨走,当然也说了刘之敬不在京城的原因。

桃华听完只是笑了笑,问蒋锡道:“爹爹看,给燕姐儿准备多少嫁妆?”

蒋锡想了一下:“虽说她是陈家人,但这些年,她也是真孝顺我的,公中出一千五百两,我给她添五百两,再替你太太添五百两吧。”

合计起来就是两千五百两银子,这笔钱若放在无锡是拿得出手了,可若在京城却就微薄了些。嫁妆里若有田地庄铺是最好的,可在京城这边,两千五百两银子就是都拿来置办田地铺子都办不了多少,更何况还要打头面,做家具……

桃华心里盘算了一下:“那我也添五百两吧。总要手里有几个活动钱才好。”

蒋锡并不阻拦:“你给她添,那是你们姐妹情意,爹不拦着。不过你也不必多想,我原是想着给她备两千两的,如今三千两已经不少了,咱们家里就是这样,她虽是嫁到翰林家,也没有占了你的东西的道理。”

桃华忍不住笑了:“爹,我知道——”说到底,蒋燕华再改姓,也不可能跟蒋锡的亲女儿一样。要说三千两银子也不少了,即使在京城,如果是嫁到平民百姓家,这已经是一笔难得丰厚的嫁妆了。

两人才说着,那边茯苓已经过来请蒋锡了:“官媒已经取了庚帖去,太太请老爷去看看刘家的纳采礼。”

就那么几样礼没什么好看的,这自然只是个借口,果然蒋锡才过去,说了几句话,曹氏就小心翼翼地道:“八字已经合过,都说燕姐儿是旺夫的,与刘翰林八字极相和,想来刘家那边也要急着将事办了。只是燕姐儿的嫁妆……”

蒋锡就知道她要提这事,当即将方才的话说了,淡淡道:“京城这边,田地是难买的,铺子也要着人寻一寻看能否盘到,另外的家具首饰之类,你自己筹划便是。至于陪嫁的人,如今伺候她的人她都可带过去。”

曹氏听见三千两的数目,心里刚是一喜,随即就听见田地庄铺都不确定,便有些着急:“老爷,这——”她也知道须得有这些东西,才能一直有进项,若只有家具首饰,看起来丰厚,其实却是坐吃山空。

“京城不比无锡,你也该知道。”京城周边买一亩地的钱到了无锡少说能买一亩半,且还都是有主的,想买到合适的还得碰运气,铺子就更不必说了。

曹氏心里一盘算,顿时觉得三千两也置办不出什么东西来,只得吞吞吐吐地道:“老爷,刘家到底是翰林……”

蒋锡这几天为着蒋方回的事心情都极差,连从大内借回来的孤本都有些读不下去,自然更没有心情与曹氏纠缠什么嫁妆,不耐地道:“那也要看看刘家下多少聘礼。”

所谓有来才有往,如今的规矩差不多都是男家下聘之后,女家在原聘礼上再添一份价值基本相当的做为嫁妆。若从今日纳采礼来看,恐怕很难想像刘家能下三千两的聘礼,这么算来,蒋燕华的嫁妆已经是格外丰厚了,刘家根本无可挑剔。

曹氏被堵住了,对着桌上那一对空心银雁无话可说,只得眼睁睁看着蒋锡出去,这才露出一脸愁容来:“这可如何是好?”

茯苓忙安慰道:“太太别急,说不定刘家下的聘礼多,到时候……”说到这里自己也说不下去了,要说刘家的聘礼会高于三千两,这也实在有点欺心。

蒋燕华从里屋出来,低声道:“娘,三千两不少了。”她虽不管家,却也知道蒋家一年药堂庄子加起来进项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数,蒋锡肯拿出这笔钱来,已经着实不算少了。

曹氏愁道:“可这是在京城,你嫁的还是翰林,嫁妆少了,岂不叫人笑话?就是京城里东西都贵,这日子也不好过。”

蒋燕华苦笑了一下,随即又振作起来:“好女不穿嫁时衣,若是他自己挣出来,又何愁日子过得不好?”

关于嫁妆的问题,考虑的并不只是曹氏一个人。此刻,刘太太正在跟官媒在屋里说话,面前桌子上摆着蒋燕华的庚帖。

刘之敬不在,庚帖自是交到刘太太手中,只是她虽有个翰林儿子,自己却只略识得几个简单的字,拿着庚帖也看不明白。不过她自有精明之处,将先头小于氏给的那张写了八字的帖子拿来,一个字一个字地比着对照过,发现并无错漏,这才放下心来。

官媒倒也少见这等精细人,不禁笑道:“老太太难道还怕订错了亲不成?”

刘太太将庚帖收起来,笑道:“你别笑话,我不识几个字,儿子不在家,我也怕出什么差错不是?”

官媒笑道:“能出什么差错,我今日去蒋家,人家也都是欢欢喜喜的。这不是,庚帖都就便给了我,换了别人家,怕是不肯的。可见府上跟蒋家这亲事是天作之合,才能这般顺利呢。”

刘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官媒见状,便道:“待合过八字,府上就该下聘了,还是要早些准备起来的好。”

说到聘礼,刘太太就不太自然地干咳了一声:“如今京城里头这风气也不如以前了,红白事上铺张得很。我听儿子说,从前这礼就是礼,只为了表夫妇互敬之意,还是女娲娘娘定下的,用什么‘俪皮’,听说就是两张皮毛。到了如今,这样那样的,还不是都为了撑门面,反弄得糜费了。”

媒人今日只提一对银雁和四色礼品上门,其实也觉得有点寒酸,这会儿听刘太太这意思,聘礼怕也不会有多少东西,不由得暗自叫苦。虽说给翰林老爷做媒是件长脸面的事,但要是翰林家都不怎么顾全脸面,她这脸面又到哪里找去?

“如今风气是讲究丰厚些,也是太平盛世,厚礼聘嫁,看起来是个万象升平的模样不是?”媒人真是苦口婆心,“再说,这聘礼也确实是个脸面,时俗如此,少不得大家也都这么办了。”

刘太太一脸正气:“我家儿子读圣贤书,说圣人是不讲究这个的。那上古的贤王,尧舜什么的,天下都是他的,平日里也讲究个俭省。听说不到祭祀的时候,连丝绸的衣裳都不穿呢。就是死后都不肯厚葬,更没听说娶后纳妃的还用什么重礼。”

你老人家是怎么把厚葬跟厚聘扯到一起的?做媒人的都有一张巧嘴,这官媒虽在这行当里不是个特别出色的,却也素来觉得自己伶牙利齿,然而此刻遇了刘太太,也只能自愧不如,只得抛出了杀手锏:“老太太,如今这嫁妆可是时兴比着聘礼来的,你看——”

刘太太顿时便改了神色:“这聘礼是聘礼,嫁妆是嫁妆。照说我家也不讲究嫁妆,那都是媳妇自己的东西,难道我家还惦记不成?只是敬儿是翰林,无论谁家闺女,嫁过来就是翰林夫人,这嫁妆总该合了身份才是。”

这不就是空手套白狼么?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媒人心里暗骂,嘴上却也只得道:“蒋家自是不会亏待自己女儿。”

刘太太含笑点头。官媒觉得再无话可说,便起身告辞,临行还是忍不住要叮嘱道:“老太太不如还是跟翰林老爷商量一下。”翰林老爷总要个面子吧?

刘太太却笑道:“我的儿子我知道。素来清贫自守,又不指着媳妇嫁妆过活,要的只是这个礼罢了。下聘的东西我早都备下了,过几日还要麻烦你呢。”

礼个屁啦。真不指望媳妇的嫁妆,方才还说什么嫁妆要合身份!官媒心里骂着走出去,出门就叹晦气,早知道刘太太是这等样人,实不该接下这事儿才是。原想着两家八字都合过了,她只消做个现成的媒人,包拿谢媒钱即可。谁知道事情办起来才知道,果然这世上就没有白吃的饭哪……

合八字,即所谓的问名,在占卜得吉之后,便是纳吉,意即将卜得的吉兆通知女家,同时交予聘书,这亲事就算定下来了。

按规矩,因为要将女方的八字送入祖庙进行占卜,所以也得费些日子。但因为这合八字的事儿事前都已经做过了,所以问名之后第三天,官媒便又上了门。

桃华在屋里听桔梗儿说官媒来纳吉,不由得皱了皱眉:“明天就是小年了。”家家都忙着祭灶,准备除夕家宴,也不知有多少事要忙,刘家怎么到这时候还遣媒人上门?未免也太不知道礼数了吧?

薄荷正在给她新做的衣裳袖口再滚上一圈花纹,闻言便道:“姑娘管这事呢,横竖有太太张罗。”反正曹氏闲着也是闲着,东偏院里过年事宜大半有公中出,其余的都是桃华在张罗,曹氏就去忙蒋燕华的亲事好了。

桔梗儿笑嘻嘻道:“薄荷姐姐说的是。不过我瞧媒人今日拿的礼也不厚,跟纳采那日也差不多……”

桃华把蒋柏华抬起来的大脑袋轻轻按下去看书,用目光示意桔梗儿不要再谈这个话题,才道:“下聘才是重头,前头的遵了礼就好。”这门亲事曹氏和蒋燕华都相中了,连八字都提前悄悄给了人家,这时候再在礼物上挑剔,不是自找麻烦么?

曹氏的确是这么想的。看着纳吉的礼,她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但想想刘之敬是翰林,还有媒人讲的什么得了上司赏识特地带去疫区的话,那份不自在又被抛了开去。再看看桌上的大红聘书,就不由得眉开眼笑了:“可算是定下来了。”

虽然尚未过大礼,但有了这聘书,就等于订了亲,如无大事,这亲事也不会退,差不多就是板上钉钉了。

今日过聘书,蒋锡是必要在场的,因此也跟着进了曹氏的屋子,此刻听了曹氏的话便道:“既是定下来了,年后就开始置办嫁妆吧。这里有张单子,你自己瞧着,要些什么就勾出来。”

这张单子是托春华轩掌柜打听了京城里的物价列出来的,其中还包括了一个铺子,但田地却是没有合适的。蒋锡将单子给了曹氏,便转身走了。

今日是蒋燕华的好日子,她自是要回避,一早就躲在了屋里,这会儿蒋锡走了才出来,见曹氏拿着那单子发呆,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上前将单子抽了出来自己看了几眼,便道:“娘,这铺子盘下来吧。”

曹氏发愁道:“这单一个铺子,就要一千五百两呢。”一下子就去了一半的银子。

“那别的东西就少备些。”蒋燕华果断地道,“那些家具衣料的其实也不必太讲究——听说刘家房屋也不宽敞,备得多了也是无益的。”一样的木料,无锡那边只抵这边一半的价钱,实在太亏了。

“可这——不好看啊……”送嫁妆就讲究个排场,一抬抬的东西送出去,才见得这进门的媳妇底气足。家具这东西都是大件,就指着它们做脸面呢。

蒋燕华笑了一笑:“脸面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何苦来。”嘴里是这么说着,心里却觉得酸苦。统共就这么些银子,要得了面子要不了里子,曹氏又不是不知道,还在这里翻来覆去地说,除了叫人心里不痛快之外,又有什么用处呢?

曹氏向来是不会自己拿主意,蒋燕华既拿了主意,她也便听了,先拿起笔来将那铺子勾下来,又道:“只怕被别人盘了去,先将这事儿定下来才好。”说着倒又欣喜,“你爹爹嘴上说着不管,其实还是关心的,不然哪会去打听得这么清楚呢。”

蒋燕华将那单子又看了看,道:“只怕这单子不是爹爹列的。这上头许多琐碎东西,爹爹哪里有时间去一一打听。多半是托了什么人。”蒋锡一家子进京才多久,上下人等出门都是有数的,别说没见着叫下人出去打听,就算去了,也不会弄得这般清楚。

曹氏笑道:“管是谁打听的呢,就是托了人,也是你爹爹一片心。”

蒋燕华道:“我自然是感激爹爹的,只是不知爹爹托了什么人,别被人哄了就好。”

这么一说,曹氏也想了想:“倒是也没见你爹爹在京城结交了什么人——或许是你伯祖父写来的也说不定。”

蒋燕华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知道绝不可能。蒋家长房里头也就是小于氏为了这桩亲事热心些,却是绝不肯费心至此的。至于蒋老太爷,怕是从来也没有真拿她当孙女过,又怎会做这些呢?

曹氏专心去单子上勾画了,蒋燕华便招手叫了茯苓出去,低声道:“你去打听打听,这单子是什么人在外头打听来的?”

茯苓心里正有事,随口应了,又堆着笑容道:“姑娘盘那个铺子,可也得有人去张罗才是……”

蒋燕华瞧了她一眼,淡淡一笑:“你说得不错,是得有个靠得住的人去,我才放心。”

茯苓眼巴巴地看着她,道:“奴婢的爹从前在药堂里管过好些年的账,只是因着后头病了才回家养着的,这些年其实也都好了……”她爹那年得了重伤寒,转为肺病,去庄子上养了两年才好,原来的差事自然是丢掉了。不过他一家子都是蒋家旧仆,又忠心,病好之后蒋锡便叫他们在庄子上看药田,只是在茯苓看来,自是远不如跟去翰林老爷家里当差的好,更何况若是能当上铺子里的掌柜,可不比在乡下种田强得多?

茯苓打的主意蒋燕华如何不知道,不过她也确实需要有人跟着嫁过去帮手,蒋家这些旧仆未必肯跟她,能有个茯苓,还带了一家子,倒也是求之不得的事,遂微微点了点头:“你办事妥当,你爹娘想来也是一样的。”

茯苓顿时就要眉飞色舞起来:“奴婢一定把事情打听清楚。”说到这时候才将注意力转到蒋燕华方才吩咐的事情上来,“只是姑娘打听这个做什么?”

蒋燕华略一犹豫,道:“没什么,只是想知道罢了。”这一段时间,先有人送了好些纸笔来,后头又有上好的皮毛,现在又是这张单子,她总疑心这都是桃华的缘故,实在是很想知道,桃华是不是在外头又认识了什么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