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刘小姐的穿越生活 > 144 如意(十三)

刘小姐的穿越生活 144 如意(十三)

作者:两手空空的客人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49:10

 刘小花点点头,她就知道国宗发生的事不可能是元辑做的。是姬六趁人之危也就合情合理。他本来就是这样的。

她走到草棚子里头。小孩子立刻就跑回来,警觉道:“你干什么?!”

刘小花试了试那人鼻息和脉搏,收回手对小孩说“你阿娘已经过世了,当入土为安。”

小孩一挥刀“不用你管!”眼眶红红的“我阿娘没死。呸。别以为你给我一点吃的,我就听你哄骗。”说着竟然狠狠把她给的饼丢到地上用力踩了几脚。瞪她的眼神跟小狼仔似的。

“难过的话,就哭一场。让你阿娘好好上路。”

“我阿娘又没死,我为甚要哭?!”

“你多大了?”刘小花问。

“十一了!”小孩恨恨地说。一副你要如何的模样。

“十一便是大人了。分得清是非了。你再耍赖再使小性子你阿娘就要臭了烂了。”刘小花说罢,也不理他,在路边树林子里头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开始刨坑。刨起坑来,花刺不好使,只能用扁石块加手。“你记好了地方,回头找到了亲戚再带人来移走。”

小孩想哭又没哭,紧紧抿着嘴。站在草棚子前头不动。盯着自己阿娘已经烂掉的一只脚。直觉得这个女的不是好人,没有哪个好人会这样跟一个孩子讲话的。要是自己奶娘在,肯定会说些让人心宽的话,不叫自己听了伤心。知道自己再生气再发火,也不会得到安慰。世上只有阿娘奶娘疼自己。可如今她们都不在。

刘小花刨好坑,便去把草棚子里的尸抱来。

小孩立刻冲上去,紧紧抓住那只半腐烂垂下来的手。用力推刘小花“不用你管!你放开我阿娘!不用你管!”一只手挥着刀企图把她吓走。

刘小花退开一步,看着他。孩子脸上脏得鼻子眼睛一摸糊。模样都看不出来。目光恶狠狠。她最后点点头,把人放回去转身便走。

小孩愣了一下,一手牵着自己阿娘,一手拿着刀,回头看她。才知道她是真的不管自己了。

小孩怔怔瞧着日光下头已经*的身躯,这张脸再也没有生气,不会再露出温柔的笑容,有的只是鼻孔里钻进钻出的蛆虫。他叫了一声“阿娘。”知道不会得到回应,却还是带着一丝期盼。

可最后,这点期盼也变得了绝望。

刘小花听到身后传来的哭声。起先只是小小的啜泣,后来变成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她停下来转过身,便看到那孩子边哭着,边企图把自己阿娘弄到坑里去。他力气小,抱不起来,只能搂着腰往前拖。刘小花走回来想帮帮他。

小孩哭着骂“不用你管!”独自一个人艰难地拖着自己阿娘的到了坑边,亲手把她推到坑里去,再一把把将土掩埋上。

这时候刘小花再过来,他便不理了。刘小花把坟面整得平平的,再拖了枯枝来掩盖新土。最后搬了几块大石头垒在离坟七步远的地方“这样便是有不怀好意的,也找不着。”

小孩默默听着不说话。

“你试试要走几步。”

他也再不置气,从石堆到埋着自己阿娘的地方走下来十一步。自己默默记好方向。

都安置好了,刘小花走回去将被他踩脏的饼捡起来,拍掉灰。仍拿油纸包好。塞给他“现在找口吃的太难。我也再没有别的。以后再置气也不能糟蹋吃的东西。”

小孩低头不看着,但饼是接到手里了。毕竟他也是饿过的。

刘小花嘱咐他:“城里到处都是抢粮食的疯子,再回去被吃了也不一定。你别再回城里去,这附近有许多村子,往南去有一个村子里有不少没事的人,你过去他们会照顾你的。这一路,你只管往人少的村子走。那里总会有吃的,或者还能碰到从城里逃出来的人。打听到了亲人,便跟亲人一处。若碰到心怀不轨的就跑,跑不掉也别老早就把刀亮出来让人知道,先假装听话,再偷偷找了机会,能杀就杀,能逃就逃。”

小孩只是低着头,也不知道听清楚没有。

刘小花叹了口气,大步往西边去。

一开始她从日河出来,与程正治厉天行作别之后,第一个去的是陈家。可惜陈家早就空无一人,也不知道是都疯了跑了,还是躲起来了。她想着,少帝当年知道的事不少,说不定国宗会有法子。便向国宗去。

没想到国宗在姬六手里死得干干净净。好在仓田家在哪里她之前早打听过了。

不过路途远得很,要走过去可要费些时间,而这一路来,所经过的小城,早被抢掠一空。马车到还是有的,可没有东西拉。想必前面路上也是一样,就再找不到别的法子,也只能硬靠腿。

其实走到了仓田,会是个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

走一步,看一步罢。

可走了一会儿,便觉出不对,扭头一看,小孩远远跟着。她一回头,他就转身蹲下,假装在路边上玩泥巴。

她走了一路,小孩就跟了一路。她若是走得太快,小孩便跟在后面跑得要断气似的,叫人看得于心不忍,可她发现的时候,已经走远了,附近再没有人烟,把他丢下被野兽吃了也不一定,便也只好脚程慢下来。以至于一天下来她也没走多远。

到了晚上,她停下来在路边扎营休息,那小孩就蹲在不远的草丛里头。半个脑袋露在外头,还以为她看不见自己。

刘小花无奈,走过去踢踢草丛“出来吧。”

草丛安静了一会儿,小孩才低着头走出来。嘴里还有没吃完的饼,鼓鼓的,用力闭着嘴。他一天跟着刘小花,也没时间找水喝,嘴巴枯得裂了缝,吃一回东西弄得全是血。

刘小花把水壶塞给他。

他一开始没接,只看着刘小花手上的伤。不知道是刨坟的时候弄的,还是以前弄的。可是他实在太渴,最后还是伸手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才想起来现在不比往常,连忙停下来还给刘小花。眼神流露出些小心翼翼,怕刘小花怪自己喝得太多。见刘小花并没有放在心上,才松了口气。

见刘小花把水壶放好,正想对她说话,突然感觉一阵疾风袭来,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整个人就腾空而起,被突然窜出来的人提起来就朝刘小花抡过去。

刘小花毕竟是历练过些时候的,哪怕灵力用不得反应也比寻常人快很多,把手就拿出花刺矮身避开了抡过来的孩子,朝着对方要害刺。

可那个人反应也不慢,侧身就避了过去,只被刺中了肚子。当场便是个对穿,花刺尖直接从他背后露出来了,可他不知道痛似的,不退反进,向前逼着刘小花去,刘小花的花刺抽不出来对小孩叫“刀!”

小孩被提着腿抡得天昏地暗,只听到她叫,连她人在哪边都看不清楚。从腰上解了刀就向外抛,刘小花松开花刺就地翻滚躲过了对方的攻击,捡起刀直接向他脖子砍过去。

小孩只觉得自己打了几个旋一下就会丢到地上了。惶惶然躺在地上,便瞧着那个没了头的人喷了一地的血,竟然还没有倒下去,手脚并用稳往了自己还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就要向掉在草丛里的头过去。他生怕头还能再装回去,手忙脚乱爬起来,冲过去就是一脚,把那颗还在眨眼睛的脑袋踢得老远。

那没头的人一把就抓住了他,可惜很快就失去力道,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小孩挣扎着从僵握的手里逃出来,跑到刘小花身边心我余悸“死了吗?”

“人死了。寄生之物还没有。它跑了。”刘小花过去踩在那俱尸体身上,把花刺□□在衣服上擦一擦。这些人,不知道痛不知道累也不知道饿,若不是明白饿久了人会死,肯定东西都不吃水也不喝的。

“大家会变成这样,是被什么邪物附身了吗?”小孩声音还在发抖。

“恩。”

小孩怔怔地,又问“那,不能把它们赶走吗?”

刘小花摇头。灵体入身的时候,人的魂魄就消散了。这一路以来刘小花发现,似乎它们主动附身时,跟修士身体里的灵有很大的差别。它们不知道因为什么,没再寄生于灵台,而直接跟人抢夺身体。再加类似于夺舍。

“我家里许多亲人都疯……都被附身了。但我跟阿娘没事。”

“有些人它们进不去。”刘小花把尸体拖远一点丢掉,防止引来附近的野兽。

“为什么进不去?”小孩有一肚子问题。

刘小花摇头“不知道。”有一些人似乎是对灵体免疫的。

“你也不知道?”小孩不能相信。好奇怪地盯着她的额头看“你有三只眼睛。你是不是仙家?”他家里也请过仙家做护卫,还有人后脑勺长着另一个张脸的。

刘小花摸摸额头。从日河出来之后,黑皮就跑回灵台去再不肯出来,随便她怎么叫,它就是不应。不过常常会偷偷摸摸地借着她的眼睛看看外头。她一摸过去,黑皮就闭上眼睛跑了。仿佛一个自觉做了天大错事的小孩,怕被家长抓到就赶出家门。

“眼睛又没了。”小孩万分新奇。之前原本对刘小花还有些防备与不满,此时就已经忘记了。

“帮我把头捡过来。”刘小花抹了把汗。吃了一天的路,又打了一架,她到底也还是*凡身。

小孩连忙就跑到头边上去,站住了脚犹豫了一下,应该是害怕,但最后还是伸出手揪着头发远远提着头丢给刘小花了。大声说“我不怕这些,我见过死人。”

刘小花笑笑,拿着头走远一点把它跟尸体丢到一处。然后回来把营地周围被弄乱的黑色石头全部重新摆好。这是她从日河出来之后,在附近的行馆弄到的。

“这些黑石头是干什么的?”小孩问。

刘小花说:“这是煞石。石头本来是白的,用明明草泡十年去腥邪。再用饕餮的口水泡十年。就成了这个颜色。走夜路的时候,用这个围着,可以吓走邪物。它们以为这里是饕餮的嘴巴,怕被吃掉不敢走近。”

“什么邪物?”小孩蹲到她旁边,伸手在石头上面戳了一下,又把那指头放在鼻子下头闻,然后又伸出舌头来要舔。

刘小花吓一跳,打开他的手“别什么都往嘴里送。知道神农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小孩看着她“神农是谁?”问着突然惊讶指着她“你眼睛又睁开了。它瞪着我。”

黑皮被他一指,立刻又不见了。

小孩被打了个岔便忘了自己刚才问的神农,又问“你是不是仙家?”

刘小花没回答。她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算是什么。不过心里打定主意,等到了下一个城镇,便找个地方托人照顾他。她要走的路太远,带个孩子走不快,太耽误事。再说也不安全。灵体认得的是黑皮,黑皮不出来有时候她自己可能都会危险,虽然死是不可能,可她根本照顾不到别人。

小孩见她不搭理自己,便默默不说话了。以前只有他不理别人,没有别人不理他的。

但刘小花叫他做什么,他也不敢发脾气使性子,他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不会像家里人那样纵容自己。他得尽快懂事起来。

布置好营地天也就要黑了。两个人窝在帐篷里,因为太疲惫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小孩被鬼嚎似的风声惊醒,紧张地在黑暗中瞪大眼睛。认真地听了一会儿,是鬼嚎没错。他害怕,但又不敢叫醒刘小花。小心翼翼往刘小花身边移,紧紧挨着她,抱着她的手臂。即不敢太紧怕她会醒,又因为害怕不敢太松。

到是刘小花额头上的眼睛猛地睁开瞪他,他吓了一跳。只以为刘小花已经醒了,一张小脸板得死死的,立刻辩解“我不是害怕。”他觉得那眼睛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狠狠地松开手,哼了一声,移到帐篷另一边去睡。他堂堂大丈夫,又不会怕鬼。

才睡下,却见到有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刘小花旁边,开始老高了,似乎是个大人,后来看看他,又看看自己,变成黑黑的小小一个,大约跟他差不多大。站在刘小花和他中间,叉腰瞪着他不放。

看着这么奇怪的东西,小孩可真是怕极了,但又觉得大约是仙家的神通,生生把惊叫声憋在喉咙里。不想让刘小花看不起自己——自己在她面前哭过,她本来就已经很看不起自己了。

那个黑小子回头看看刘小花,狠狠地对他说“是我阿娘!你走!”

小孩怔了一下,暂时忘却没了阿娘的难过又涌上心头。咬着嘴唇不肯再流眼泪。

黑皮被他吓一跳。它认得这个表情,是要哭的样子。连忙缩着脖子回头瞧瞧,刘小花并没有醒来发现自己弄哭了人,才松口气。

大步过去,琢磨了一下,昂首挺胸指着小孩小呵斥“不许哭!”

小孩不服气地说“我没哭!”

正说着,便听到外头有响动。

小孩一溜灰就爬起来,侧耳听着万分紧张。

听那声音,好像是有什么在动石头。他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把动石头的东西赶走,可刘小花嘱咐了外头怎么样都不许出去的。要不然把刘小花叫起来?可万一并不是什么大事,她一定会觉得自己没见识。

他还在想东想西,就看到黑皮一掀帘子就要出去了。他连忙冲出去一把抓住黑皮“不许出去的。你,你阿娘说的。”

黑皮一把就甩开他,走出去便看到是两个人衣服脏兮兮的人正在搬石头。

小孩从门帘缝里一瞧就知道,是那些附身人。正要把刘小花叫醒,便见到黑皮气呼呼指着远处冲他们喝斥“走!”

小孩想着,这个黑小子真是疯了。这些已经都不是人,怎么会听他的话呢。

可没想到,那些人竟然真的调头就跑了。

黑小子走进帐篷,瞧着小孩可神气的样子。这小孩一点用也没有,不如自己。但见刘小花皱皱眉在梦里呢喃了一句什么,似乎就要醒过来,立刻慌张起来,转身就不见了。怕她抓到自己,就要赶自己走。这一路,他见识了许多惨境,隐约知道这件事与自己似乎有什么关系。就更不敢出来了。

刘小花一天太累,半梦半醒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醒过来就见到小孩没睡觉,坐在那儿。再听到鬼嚎的呜呜声,便以为他是害怕了睡不着,含糊地说“这树林子里头有很高的树,那是风吹树梢的声音。睡吧,明天还要赶路。”翻了个身就重新睡着了。

小孩在鬼嚎身里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知道是什么声音是一回事,可不怕又是另一回事。又琢磨,会不会是她搞错了,可能真的是鬼呢?最后还是跑到刘小花身边躺下。也不管有没有眼睛瞪自己,闭上眼睛就睡。身边有人的体温,心渐渐安定,不一会儿就靠着刘小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又上了路。

小孩一路犹犹豫豫,眼见有一座小城已在眼前了,也知道到了这里,刘小花一定会嫌自己是累赘,不会带着自己上路,终于鼓起勇气拦住刘小花“我也想修道。我想拜你做师父。我想报仇。”

刘小花看着自己面前眼神坚定的小孩,一时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修道?

可道是什么?

天下修士都已经成了废人。 166阅读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