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无敌王妃傻王爷 > 第401章 大结局

无敌王妃傻王爷 第401章 大结局

作者:步惊寒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3:51:43

慕容襄派人连夜把白眉翁下葬了,他中了那么重的毒还能给他传消息,让慕容襄心里很是感激,但是现在这种形势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把白眉翁风光安葬。

只能等这件事先过去了。

众人一早就离开了,伊灵儿根本就没睡醒,在马车又睡了一路。

不是她不担心,而是她担心也没用,她腹中的孩子已经近五个月了,伊灵儿也时常觉得疲惫。

当他们赶到边境的时候,正好停战,因为两军都要整顿,估计再打上最后一仗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虽然月白国的兵力多,但军心并没有灵冥国的军队心齐。

三场战争下来,月白国败了两战。

灵冥**营。

“九弟你们怎么突然来了?”

慕容襄一行人这一路倒也平安,怕是慕容离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毕竟慕容襄手里的兵符给他了,碧玉麒麟和血玉也没有什么用处。

“一言难尽,当务之急是先把战争停下来……”

“怎么停?”慕容端虽然不知道慕容襄为什么这样说,但是他知道慕容襄的每一个决定都是让人信服的。

“我已经让容安拿着其格格给的兵符去边塞了,不出五日,边塞的游牧民族一定会派人来的,到时候一定要一举把月白国拿下。”

“你的兵符呢?那可是你这么多年……”

“不用提了。”慕容襄打断了他。

“好吧,那就好好休息几天,等兵一到我们就反攻。”慕容端自然能看懂慕容襄眼里的那一抹沉痛,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第五天的时候容安就回来了,慕容襄安排所有人好好修养了一天。

到第六天的时候,天气阴沉,乌云密布,随时感觉大雨都能下下来。

两军在两城门前对峙,黑压压的一片。

很闷热,而且天空昏暗给人一种很闷的窒息感。

慕容襄在一方的城墙之上,一身黑色的盔甲,血红色的盔缨,原本就高大的身材,此刻更是被衬得犹如天神一般。

仿佛他就是所有人的主宰,浑身散发着凌冽磅礴的气势,让人忍不住俯首臣服。

城墙的防御墙很高,足足到了慕容襄的下巴,墙的里面还站着一个瘦弱且臃肿的小守卫兵。

那个小守卫兵就是伊灵儿,她一定要随着慕容襄才放心,就算只能在旁边守着他什么都不做。

慕容襄也允了,实在是禁不住她的缠。

两方都已经击鼓,击鼓棒打在鼓皮上发出一声声闷响,有节奏的响声,带动着城下的士兵都心血翻涌,恨不得立马就扑过去厮杀个痛快。

鼓声一停,慕容襄一个飞身从城墙上跃下,伊灵儿只觉得一道黑影闪过,再定睛时慕容襄已经到了城墙下面,立定在两军之间。

伊灵儿深呼了一口气,这个人,都不知道给她说一声吗,还好没事!

慕容襄又是起身一个动作,众人还没看到他怎么过去的,敌方的一个将军的头领的头颅就已经在他手里了。

这一下子,慕容襄这边的士气是顿时大涨,而伊清扬那边的士兵都有些胆怯,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

伊清扬看到下面的情形的时候气猛一跺脚,提手拿起一只箭就开始瞄准慕容襄往下射,只是被慕容襄轻易地给躲开了。

慕容襄身后的士兵都发出了几声大笑,明显是在嘲笑伊清扬那边的无能。

见时候到了,慕容襄对领头的将军使了一个眼神,那将军会意,一声令下:“将士们,冲啊!”

两军顿时混乱了起来,刀剑的碰撞声,惨烈的叫声……

慕容襄又一个纵身回到了城墙之上,伊灵儿正用带着担忧带着崇拜的目光看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行动忘记给她说了。

我错了!

好吧,原谅你了。

两人不能拥抱,只能用眼神无声的交流,城墙下早就厮杀成了一片。

天空中不时闪过几道闪电,有时夹杂着几声闷雷,雷声几乎都被下面的嘶吼声给掩盖了。

慢慢地下面的胜负已经分出来了,月白国的人死伤已经过了大半了,而灵冥国的士兵气势依旧很足。

对面城墙上的伊清扬终于奈不住性子了,他杀不死慕容襄,杀死几个守卫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伊清扬从身后的一个守卫手里拿一只箭就朝离慕容襄最近的一个守卫射了过去,这一箭可是拉满了弓。

“王妃,小心!”容安看到了那只箭朝着伊灵儿射了过来,想都没想一把就将她推开了,而那之箭正好射到了容安的后心。

慕容襄应声从城下的战乱中收回了视线,就看到了白袍被染红的容安,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的伊灵儿。

“快来人,给我带他走……”

“啊!”对面又射过来一支箭,这次是朝着慕容襄来的,伊灵儿看到后立马扑到了慕容襄的身上,替他挡了一箭。

慕容襄眼睛血红,一连拿起了三支箭,朝伊清扬射了过去,一支中在了他的胸口,一支中在了他的眉心,另一支中在了他的喉咙处,伊清扬死死睁大了眼睛,他刚才好像听见了灵儿的声音……

“皇上驾崩了,皇上驾崩了……”伊清扬这边的人立马乱作了一团,城下的士兵也都疯狂地想要逃跑,最后这一战,无疑是灵冥国胜了。

只是慕容襄这边也乱成了一团,即使是胜利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感受到胜利的喜悦,能感到就是压迫,让人窒息的压迫。

伊灵儿此时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箭插到了她的肚子处,而她下体的衣裤已经被鲜血浸染到往下滴血,慕容襄抱着她,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

慕容襄把她放到了床上,一旁的大夫早就候在这里了。

“无论如何你给我保住大人,那个孩子能保就保,大人一定要给我保住……”慕容襄激烈地怒吼着,握着大夫的手不自觉地用了很大的力,大夫疼的脸色苍白。

“王爷,属下一定会……一定会尽力的……”

床上的伊灵儿意识渐渐地薄弱了,不过她还是听见了慕容襄那句“孩子能保就保,一定要保大人……”。

这是他们第一个孩子啊!

伊灵儿再没了力气,只是最后看了慕容襄一眼便闭上了。

慕容襄坐在一旁使劲地揉搓着伊灵儿的手,嘴里不停地喃喃道:“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王爷,王妃失血过多,怕是……”那大夫颤颤巍巍地说着,生怕被慕容襄一巴掌打死。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慕容襄嗖地从床上站起来,抓住了大夫的衣领,“你在说什么,你快给她治啊,什么失血过多,用什么药都不在乎,你快给她治啊……”

“王……王……爷,小的也尽力了……”

“让我来试试吧!”从军帐门口传来一句女声,瞬间就把慕容襄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你能治吗?你快给她治……”

慕容襄此刻就像是一个崩溃了的人,他已经快疯了,拉着女人的就往床边带。

“是你……”

女人只是说了一句话便收回了视线然后落到了伊灵儿的身上,下体流血应该是小产了,只是再加上箭伤,确实是失血过多。

不过,女子从腰间掏出来一个荷包,把里面的参片塞了好几片到伊灵儿的嘴里,然后就开始用银针给她止血。

经过了快半个时辰女子才回过头问了慕容襄一句:“这孩子多久了?”

“快六个月了……”

慕容襄失魂落魄地回了她一句。

“这就难办了,孩子已经成型了,现在胎死腹中只能用堕胎药,让她把孩子彻底流出来,可是……”

“你是说孩子死了?!”慕容襄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又变得越发煞白,感觉连呼吸都是那样的沉重。

“多亏了这个孩子,不然大人就保不住了,只是我身上没有堕胎药,你必须马上派人去买,时间久了大人也救不回了……”

慕容襄沉浸在孩子死去的悲痛之中没缓过来,还是一旁的大夫想起来最近的一个药铺,立马出去派人带他去了。

本来说一定要保大人的,可是当孩子没了的时候慕容襄还是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他还记得他知道有这个孩子的时候他是如何的开心,虽然没在伊灵儿面前表现出来,但是他恨不得所有人都分享他的喜悦。

只是现在,孩子没了……

“快快,堕胎药。”那大夫急急忙忙从帐篷外进来,手里拿着一包药。

“煎好放凉再拿回来!”女子用袖子擦了一把汗,可算是可以休息一会了,她感觉都快虚脱了。

不过这个箭该怎么拔出来呢?

女子盯了一会,始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一不小心就会让她再也怀不了孕的。

“哎,如果你的女人再也生不了孩子了,你还会不会要她?”

慕容襄这才回过来神,她说灵儿再也生不了孩子了?!

“要,她变成什么样我都要,只要你能把她救过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慕容襄低声开口,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慕容襄的话音刚落,女子还没开口,门口就进来一个侍卫,低着头对慕容襄说道:“王爷,容安他……”

看到他这个反应,慕容襄就心底了然了,挥了下手示意他先下去吧!

刚退下一个人,就进来一个士兵,像是很急的样子,“王爷,皇城派兵过来了……”

慕容襄深呼了一口气,“多少?”

“五十万大军。”

慕容襄心底冷笑一声,五十万,还真看得起他!

“我知道了,下去吧!”

女子看慕容襄挺可怜的,什么要求也不敢提了。

一会那大夫就端着一碗药进来了,喂灵儿喝下去以后,那女子便让慕容襄先出去,毕竟在里面她不自在。

本来慕容襄还想留下,可是又想到可能会对灵儿不好,便出来了,既然决定用她,就不能怀疑,为了灵儿,他只能试试了。

只是慕容襄一出帐门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墨玉,他怎么在这?!

都没有士兵把他扔出去吗?

“你怎么在这?”

“灵儿,她……”墨玉也是很担心里面的人,他已经得到消息摄政王监国了,就一定不会放过灵儿她们,而且他听说灵儿在战场,就更加不放心了。

墨玉本来是想找霍云君给那个女人治腿,半路就忍不住到这里来了,一来就得到灵儿受伤的消息。

“她怎么样都有我呢?你对她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慕容襄想到墨玉做的那些事就一恨不得杀了他,现在倒好,他自己跑来了。

“本来我还恨你,现在看来,你我不过如此,怎么样,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样一个人了吗?”墨玉说完还不忘冷笑两声。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慕容襄自然知道墨玉嘴里的那个男人是谁,而且他感觉到墨玉和他极有可能是……

“我和他什么关系?”墨玉反问一句,然后冷冷地又说道:“我和他要说有关系吗?也就是主人和奴隶,操纵者和傀儡,还有什么呢?让我想想……”

“只是你为什么那么恨我?”

“他对你那么好,明明你是别人的儿子,而他对我,就是无比地凶残,我是活在黑暗里的那个,你就是天堂,我就是地狱啊!你懂吗?”

这些年的对慕容襄的恨还不如说是对慕容离的恨,他恨慕容离无情无义,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不过现在我还有点同情你,毕竟我一直在地狱,而你是从天堂掉到地狱,这样的反差,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地住的吧?!”

确实被墨玉说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襄和墨玉在这里站了一整夜,一直没下下来的雨半夜就下了起来,两人都一直站在雨中被冲刷。

等到第二日太阳出来的时候,霍云君才掀开帐门,伸了一个懒腰,悠悠开口道:“还好,只是孩子没了,大人没什么事,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慕容襄一根紧绷的弦一瞬间就松开了,踉跄了几步就进帐篷里去了。

墨玉转头轻咳了两声,开口说道:“医术确实不错,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那是,你不看我是谁的徒弟!”她可是鼎鼎大名白眉翁唯一收的徒弟!不对,她要趁机大劫: “反正我不管,你把我从家里掠就要……”对我负责!

霍云君的话还没说完,墨玉就大步从她身边跨过去了,然后进了帐篷。

霍云君轻叹了口气,头耷拉了下来。

最后墨玉和慕容襄商定先把剩下的兵马带回龙门的地盘,毕竟现在有共同的敌人就必须要联合起来。

那么久了,慕容襄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等伊灵儿的身体好转了一点才开始上路,到达龙门地盘的时候已经是十日以后了。

伊灵儿在七天前就已经醒了,只是从来没说过话,慕容襄知道她肯定是太伤心了,一直就在旁边陪着她,给她说着话。

“玉儿,这位是?”

被墨玉救走的女人名叫墨青,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已经慢慢地恢复了,只是双腿还是不能走几步路。

看到慕容襄的时候她明显很激动,想从座位上站起来,及时被一旁的丫鬟给扶住了。

“慕容襄。”墨玉也没准备瞒她,便开口告诉她了。

“你真的是主人的儿子……”墨青的声音有些颤抖。

“主人?我母后当年发生了什么?”

“当年……”

慕容襄的母后雪隐其实也是域国的公主,只是和域国的皇后同为一母同胞的双生女,可是灵冥国根本就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终还是雪隐的母后不忍心就把她杀了,就一直暗中养着,当成一个杀手养着,墨青就是和雪隐一起的,只是她一直把雪隐当成主子。

雪隐接到任务,要嫁给灵冥国新的君王,因为灵冥国是最大的国,必须要插入人手,便开始谋划怎么接近慕容离,墨青就一直在暗中。

毕竟他是最有可能当上皇上的人,雪隐却喜欢上了慕容凌,刚好,慕容离也不想当皇上。

只是还没过多久,灵冥国和月白国就开始想要攻打域国,雪隐一时犹豫了,她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域国?

最后为了慕容凌她放弃了域国,却让域国变成了一片血海,当时她愧疚地快要崩溃了。

她能做什么来弥补?

暗中把血玉藏了起来,还保留了域国皇室的最后的血脉,也就是郑檀。

原本以为这件事会过去,雪隐却因为良心难安整日整夜地饱受折磨,她为了一个男人害死了那么多的人。

她根本就不配得到幸福。

便把与人私通的罪名认了,又把当初隐瞒身份一步步接近慕容凌的事告诉了慕容凌,还说这只是一场阴谋,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结果就是彻底地把慕容凌激怒了,他还是舍不得杀了她,只是把她逐出了宫外。

真正造成雪隐自杀的是杭家的灭门,她知道了慕容离所做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雪隐再也承受不住了她自尽了。

她本来就亏欠慕容离的,夺了他的皇位,还让他受了那么多的折磨。

她死了,或许慕容离就可以放下了。

因为她吃的毒药是有色有味的,别人不可能轻易下到她的吃食里,只能她自己吃,白眉翁发现了后就去找慕容离了,却听到了他和慕容琪的谋划,被慕容离喂了一种毒药,还说这是送给他白眉翁的最后一件礼物。

而墨青却喜欢上了慕容离,看他有时整日的喝酒她就越发地心疼他。

她为他生了墨玉,本来以为慕容离能接受他,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没想到……

墨青说到这就哽咽住了,她对不起自己的儿子,对不起墨玉。

让他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那你知不知道当年我母后替换的域国公主的那个孩子的身份?”慕容襄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或许墨青有可能知道灵儿的身份!

“让我见见那个孩子……”

“好。”

墨玉见慕容襄同意,便让人用轮椅把她带到了伊灵儿休息的地方,当见到伊灵儿的时候墨青明显地有些发愣。

“玲珑血……她是当年的那个女孩……”

当年为了保留公主,便从宫外抱进来一个女婴,皇后和皇上用尽内力和蛊术,把公主身上的玲珑血注到了女婴的身上,并把公主手腕用刀子划了一圈将手镯剔了下来。

“你知道她的身份?”慕容襄有些激动,调查了那么久终于有结果了。

“我只知道她是从宫外抱进来的,至于哪个大臣家的我就不知道了……”

慕容襄先失落了一下,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有没有一家姓郑的?”

“有,是当时的御史。”

伊灵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将头转了过来。

原来她是有身份的啊!

真好。

三日之后。

“灵儿,我想把容安好好安葬了,你要不要起来走走?”

慕容襄看着面前的人儿,脸蛋洁白无瑕,眸若星辰,可谓真是绝世的容颜。

这才是她本来的面貌吧!

昨日,墨青用墨玉手中的母蛊,把伊灵儿体内的玲珑血取了出来,只是一瞬,伊灵儿的容貌就让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

慕容襄也同样被惊讶到了。

听到容安死了,伊灵儿的泪就没止住过,他为了救自己死的,他竟是为了自己而死,伊灵儿又不是铁丝心肠,怎么可能会不感动。

“我一定要送他一程,扶我起来吧。”

虽然慕容襄知道伊灵儿的身子弱,但是如果不让她去,怕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地。

容安被风光大葬了,规模不比王爷的差。

处理好一切的事情也该解决眼前的危机了,慕容离派来的五十万大军已经到了。

慕容襄把从上次战场上带来的兵都留给了墨玉和慕容端,让他们两人留在这里,这次慕容襄离开没带伊灵儿,最重要的就是她的安危。

一个月后,慕容襄带了七十万大军直逼皇城,这七十万人直接就把灵冥国皇城给围地水泄不通。

原本胜利的慕容离正想准备即位的事呢,现在这突然的一幕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慕容襄手里突然有了那么多的兵力,他的兵符可是在自己手里的!

慕容襄带着人进了皇宫,看到慕容离的时候总觉得这一切都恍如梦中,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和他记忆中的人根本就重合不起来。

“你怎么可能会突然有那么多兵马?”慕容离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他不能让自己失败地不明不白的。

“多亏了你给的碧玉麒麟。”

“什么?!不可能!明明缺了一块!”

听到慕容离承认,慕容襄还是心被扎了一下,此时看着正坐在皇位上的慕容离,那副嘴脸是如此地丑陋。

最后一块在伊灵儿的吊坠里,那对夫妇留给她的吊坠里。

无意间碎掉了,露出了里面的很小一块碧玉麒麟。

而且还有长门窟里的宝藏,足足有几百箱的金子,怕是域国所有的积蓄吧!

招兵买马了半月和碧玉麒麟统领的兵,凑够了七十多万,很明显皇城已经兵力不足了。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我想听你说……”慕容襄并不打算告诉他,只是看看他有没有悔意。

“我那么爱你的母后,也那么爱你,为什么……”

“你够了!你口口声声说爱我的母后,你知不知道是你害死了她,伤她最深的人是你,你逼得她自尽了!”慕容襄吼地撕心裂肺,他确实痛彻心扉,打着爱的幌子,做出泯灭人性的事,是不可能被允许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只是灭了域国,灭了桀家,灭了陈家,杀了……”

“你!”慕容襄握紧了手中的剑,这个人确实该死!

慕容襄身后的杭粱率先冲了过去,不过被慕容离一掌给打到了地上,吐了一口血。

“哈哈,你们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的,皇位是我的,天下是我的,雪隐也只能是我的……”

慕容离有些疯狂,伸着手臂大笑着,慕容襄向前攻击他,不过十几招就被慕容离打败了,用剑撑着地才勉强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

“来人,把他给我围住!”慕容襄对着殿外面的侍卫喊了一声,这个皇宫,已经没有慕容离的人了。

“我看谁敢!”慕容离从朝帘后面拉出了已经奄奄一息的慕容凌,一只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不想要你的好父皇了你就让人过来啊!你……噗……”慕容离的话还没说完,一只剑就从他的心口穿了出来,让他的眼睛一瞬间就睁大了。

还没转过头看清楚身后的人是谁,就倒下了。

“哈哈……桀家的仇终于报了!”桀骜看着倒下去的人之后一阵乱舞,他暗中跟墨玉了那么久,终于让他手刃了仇人。

其实在慕容离承认是他灭了桀家的时候他就想动手了,但是他忍住了。

众人见慕容离死了都吐了口气,只有慕容襄整个人闷闷地,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个月后。

三国彻底合并,成为一国,慕容襄把国事整理好以后把皇位交给了十三皇子慕容复,这个人慕容襄观察过,虽说外表不羁却比慕容琪能成大事。

慕容凌退位居太上皇。

所有人都恢复了以前的生活,报完仇的人都远走了,人也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活在仇恨里。

当慕容襄再回去找伊灵儿的时候,墨青告诉他伊灵儿已经离开了。

“她为什么要走?”慕容襄不相信,灵儿说过永远不会离开他的!

“她只是说她累了,玉儿也走了。”

“墨玉和灵儿一起走的?!”

“他……”被霍云君那个丫头追跑的!

墨青越这样欲言又止慕容襄越不放心,“你快说啊!”

“没有,只是灵儿那姑娘去哪了我不知道,郑檀也离开了,估计是回原来的家了。”

只要不和墨玉一块走就好!

又是一个月以后。

已经是冬天了,昨夜下了一场大雪,伊灵儿能感受到丝丝的凉意。

她离开慕容襄也很不舍得,只是把碧玉麒麟给他的时候她就知道慕容襄一定会赢,而且还有可能成为唯一的皇。

她不想去皇宫里过日子,也不想成为慕容襄的累赘,如果慕容襄真的放不下她,应该会放弃皇位吧!

只是这都好几个月过去了,她一直在雪隐和慕容襄生活的那个木屋里等他,他终究还是没出现。

伊灵儿有些冷,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便起身去开门。

想去看一看雪白的景象。

四周是那样的静,开门的“吱呀”声都是那么的清晰。

和伊灵儿预料地不同,入目地并不是满目的雪白。

她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男子,脚被雪埋住,身上还有一层厚厚的积雪,男子手中捧着一株绿梅,是刚开的,连花瓣都打着卷。

男子的后面还有一匹白马,许是太冷了,不停地抖动着身上的不断落下的雪。

雪人一样的男子突然动了,将手里的绿梅放下,晃了晃头,露出令人惊艳的容颜,看着一直在门口看着的他的女子,然后缓缓地张开了双臂:“我的灵儿,我有一匹马,还差一个人,跟不跟我走?”

伊灵儿甜美一笑,朝男子跑了过去,鞋子踩在雪上发出了一串音符,加上女子动听的声音:“跟你走!”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