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谈婚论价 > 第832章 :我会找到回家路

谈婚论价 第832章 :我会找到回家路

作者:我是鱼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2 04:02:23

第一百七十二章我会找到回家路

话里似真似假,安景也不想去争辩,本来他们也就喜欢闹,谁是谁非都是过往云烟,而且安景现在也习惯了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如果两人见面没有互相怼一下的话,或许她还有些不习惯。

勾起唇角,平和的笑了笑。

两人在这里也没有带多长时间,只是过来打个照面而已,随后季宸东就携着安景离开了这边靡费之地。

季宸东虚抱着安景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揽着她的腰身,六七月的天,即便天气炎热,迎面而来的都是火风,但季宸东还是不舍怀中人,无时无刻都想拥她入怀。

安景侧头看了一眼身侧的人,说:“我热,你能不能不要把我捂得这么严实。”

闻言,季宸东该拥抱变成十指紧扣,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能,我不把你捂严实点,别人又来窥窃你啊,现在你都是已婚妇女呢,还有些不死心,不要脸的人,来肖想你。”

话音掷地,安景噗呲一声,不答反说:“那你出门我是不是也要把你捂严实点,免得那些色心不死的女人,继续猥|亵你。”

季宸东听闻,唇角勾起,划过一抹好看的弧度,笑着打趣说道:“以后我们两人出门的时候身上都贴一个我已婚,单身人士请勿靠近,如何。”

安景面色柔和,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说:“我现在可不用。”说罢,手腹在自己凸起的肚子上摸了摸,而后打趣的说道:“我身上现在可是有个实打实的标志在,走哪别人都会知道我是个孕妇,而你不一样啊,我们峂城的皇太子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那都是炙手可热的对象,多少女人想往你身上靠拢啊,多少人都惦记着我现在坐着位置。”

“要是哪天你看见比我更加貌美如好的女人,把我踹了怎么办,你说这样的你,我是不是要把你捂严实点,免得你在外面给我沾花惹草,好让别人乘机侵占我的位置,霸占我的老公。”

话毕,季宸东伸手捏了捏光滑的脸颊,轻笑道:“就这么怕你老公被人惦记。”

想也没想,安景径直的出声说道:“那是自然,你这个老公我可是花了多大劲才争取过来,自己都还没有踹热乎了,要是一不小心弄丢了,你说我找谁去?”

听闻,季宸东眸中满是宠溺之色,轻笑道:“丢了找你老公,你老公给你找回来。”

闻言,安景嘟囔着红唇,说:“你都丢了,我还去哪里找你,还不如在此之前先牢牢的抓住你在说。”

季宸东神色柔和,淡笑着应道:“老婆你就放心,不管你老公走丢在哪里,最后都会找到回家的路,你只要在家里等着老公回来就好,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你老公我都会自己找来你们俩。”

话毕,安景眸中噙着淡淡的,又幸福的笑意,滞顿片刻,伸手环住季宸东的窄腰,脸颊埋进他的强劲有力的胸膛里,听着他慷锵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属于他身上的温度,红唇轻启,轻声说道:“老公,你真好。”

千言万语只是这句,你真好。

曾经的纨绔,狂妄,变成现在的厮守,恬静,岁月一切安好。

如此甚好。

碍于安景现在的肚子,季宸东也不敢用力回抱住她的身子,两人之间隔着一西瓜一般大的肚子,这样拥抱的姿势也有些怪异,还有些累,少几分肌肤相近的贴切。

季宸东暗自叹口气,随即松开桎梏,垂帘睨着安景半大的肚子,垂气的说道:“这小东西真是碍事,抱的一点都不舒坦,稍稍用力还怕怼着她。”

闻言,安景顺着季宸东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肚子,手腹覆盖在上面,随后抬眸迎上他有片刻的嫌弃之色,然后说:“你说这话,小心你女儿到时候出来嫌弃你。”

听闻,季宸东手腹摩挲着,唇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笑着说道:“我这是对她喜爱的另一种方式。”

抬眸的瞬间,安景一脸嫌弃的剜了一眼满脸笑意的季宸东。

走出夜魅的大门,两人并肩而走,十指紧扣。

安景侧目睨着季宸东的俊美的侧颜:“我们走走吧。”

季宸东道:“好。”

岁月静好,霓虹闪耀,灯火迷离。

繁华的街景,曾经的落寞,无助,悲伤,现在以换来两人的厮守和幸福的相聚。

曾几何时,安景以为自己就会这样平凡的和唐绍元相处下去,无关爱情,无关友情,甚至无关情亲,两人的相处必定是一份没有感情可言旅途,原有的只是那份无何奈何,被逼无奈。

世事难料,不知何时,那高高在上的峂城皇太子就这样的闯进她的生活,硬生生的改变了她的命运,激发了她那份对爱情的渴望,对自己未来的争取。

让她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下去的决心。

对,安景的命运都是靠着季宸东一步步改变的,不管之后和顾锡骆的相遇,巴黎的发展,都是建立在季宸东给自己创造的好条件,让她又这么一个平台供自己发挥。

如果没有当初的季宸东,或许就没有现在的安景。

当初本来两人都在同一条船上,但船只遇难时,而安景首先选着的就是弃船而去,趴在浮萍上看着慢慢沉入海里的季宸东,狠心的遗忘自己在他眼眸看见的那抹伤心,无助,落寞,还有不舍。

适度回想当初,其实安景不止对自己过分,对季宸东也很过分,明知互相喜欢,可却要选着互相伤害彼此,狠心的让推开对方。

此时此刻,安景无比的庆幸季宸东对自己坚持下来的爱念,如果不是他的坚持,或许他们两人早已背道而驰,行驶在两条完全没有交集的到来上。

明明很熟悉,却又很陌生,那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

世事境迁,日子照样过,时间就这样流逝着。

安景让季宸东坐在车中,自己独自前往林婉的墓碑,抱着一束菊|花。

虽然口口声声的说不是自己的错,但其实事实上,林婉的死多多少少还是因为自己,如果但是就如安影所说那样,安志成找自己要钱的时候,她能毫无顾虑,没有顾左顾右,也不会把安志成逼上绝路。

那么后面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

归根到底,一切的祸源有一部分还是在安景身上。

多说无益,说的越多,安景只觉得自己对林婉的愧疚越多。

安景站在林婉的墓碑前,菊|花搁置下,看着墓碑上那安详,平和的样貌,心中的酸楚不禁无限蔓延。

安景轻轻拂掉墓碑上那少有的灰尘,席地而坐,脑袋抵在林婉的墓碑上,这姿势就像以前一样,安景也喜欢这样靠在林婉的怀中,对她撒娇。

唯一的不同,当初依靠在林婉身上还能感受到她来自她身上的体温,是那么温暖,暖心,而现在不是了,凉意,那种由心而出的凉意,距离这么进,可是安景依旧还是抓不住她……

指腹摩挲着林婉的照片,唇角微微上扬,明艳的眼眸凝聚着氤氲,是那般楚楚动人,惹人怜惜。

这时的水雾到倒不是说因为伤心,而更多的是因为遗憾。

红唇轻启,目光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安景微笑道:“妈,我来看你。”

安景指腹不停的摩挲着那冰冷的照片,似乎是想在上面感受到一丝温暖一样,可是依旧呈现的是那毫无生气的笑容。

“妈,你说我对小影那般她是不是很恨我,这世上她只剩下我这么唯一的一个亲姐姐,可是我还是赶她出国,让她永远都不许回国,妈你会不会觉得,我和小影说的一样,是个自私自利,自为自己。”

说话间,安景微微垂下脑袋,掩饰掉眼底的那抹伤心:“其实小影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你和他的局面,我也是主要原因,或许他找我要钱的时候,我随意的给他,现在我们可能还是好好的,但是我没有……”

“小影说的对,我其实就是不想让季家的人觉得我是宸东的累赘,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和宸东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可就是我这该死的自尊心,那不可一世的清冷,结果……”

“我当初明明答应您,会让您过上好日子,但我还是失信于您,我没有做到,我不禁没有做到,还让人一个独自生活在这里。”

安景指腹摩挲着冰凉的墓碑,林婉的体温此时就跟着墓碑一样,冰冷之心怀,那份凉意传至全身。

安景唇角勾起,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轻声说道:“妈,我怀孕了,你做姥姥了,医生说是女儿,您有孙女呢,我也当妈妈了,抱抱很听话,妈,等她出生后,我会带她过来见您,我会让她知道,她还有一个温柔贤惠,有漂亮的姥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