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血剑天下 > 二十五 伤愈

血剑天下 二十五 伤愈

作者:万世天怜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3 12:56:46

.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孙世杰听到安依云叫他,不管坐在地上的曾忆琳,直接走到安依云面前,抱拳说道:“血族亲王抬爱,天怜感激不尽。”

安依云长叹了口气:“要是这么快就让你喜欢上我,那你也不是我喜欢的孙世杰了。”她看着孙世杰还在流血的腹部说:“你受伤很重,我来帮你。”

“不用了。”孙世杰闭上眼睛摇摇头:“我这伤・・・・・・”

安依云不等他说完,抓住他的右手一转,让孙世杰背对着自己,双手往前一推按到孙世杰背上。

孙世杰已经准备好体内的法力互相冲撞,但是却没有。孙世杰心中的惊讶并没有表示出来,;他闭着眼睛,慢慢的感受着安依云输给他的法力。“这种法力・・・・・・・好温暖。”孙世杰心说。

大约十分钟后。

安依云收回法力,温柔地说:“看看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在进一步治疗?”

孙世杰睁开眼睛,伸出右手仔细端,一道淡淡的金黄色光芒闪过。“我的伤口、筋脉全部愈合。就连元神也修复完毕,法力全部回来了。”他又转过身看着安依云:“但是,你的法力为什么不会在我的体内与我的法力相互冲撞?”

安依云妩媚一笑:“天怜,你的纯金血统不是可以调和世间各种法力吗?能调和我的法力也不足为奇。”

孙世杰默然。虽然按理论说这也没错,但是・・・・・・我体内的法力时有不和;我也没能掌握纯金血统的核心,不可能如此迅速的调和一种完全不相干的法力。孙世杰心里想着,但是知道自己也有着不能说的秘密,就不再多问。

“天怜,我先走了。”安依云一脸不舍的说道。

“恕不送。”孙世杰点点头。

安依云从鼻孔‘哼’了一声,跺跺脚,踩着高跟鞋走了。

孙世杰目不转睛地看着安依云的背影。X飞过来说:“怎么,金甲又看上了?”

孙世杰笑笑:“是啊。我还要请你去说媒呢。”

这会轮到X瞪眼了:“开什么玩笑?”

孙世杰喝口茶,淡淡说:“我没开玩笑。你想啊,万一成功了,以后就有免费的元神期的保镖了。”

X吞了口吐沫,没说话。他心想:成功了你回来找我麻烦;不成功我直接死了・・・・・・好狠!

A不动声色地走上来:“金甲,她的法力在你的体内是不是可以流畅地运行?”

“没错。”孙世杰放下茶杯,一脸凝重地说:“她的法力和我的纯金血统极为相似!恐怕・・・・・・”

“金甲,此事千万不要外泄。我回去去查阅一下古籍,再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

“不急。”孙世杰举起右手,示意A:“安依云毕竟是元神期修士,知道的太多恐怕反而不好。”顿了顿,他又交代:“这件事不要告诉萧点。”

X嘻嘻哈哈地说:“我知道,知道,哈哈・・・・・・”

孙世杰无奈的摇摇头,他只是不想让点儿担心而已。但是安依云税的那份情感,“哼,只不过是无病呻吟罢了。”

孙世杰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转过头看着泪痕已久的曾忆琳,淡淡说:“曾琳小姐,你不用对我抱有任何的感激之情,我只不过是完成任务,仅此而已。”

曾忆琳欲言又止,终于是低着头说:“你可不可以别这么拼命啊。”

孙世杰站起身来,稍微有些摇晃,看来刚才那一击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他严肃地说:“血族入侵,我等身为金国男儿,当然要以命相搏。”

“可是・・・・・・”曾忆琳扭过头,小声说:“战场还需要你。”

孙世杰皱皱眉头,这女孩怎么也和那些军人一种思路?当下沉声说:“曾琳小姐,我只是・・・・・・”

短暂的话别

天怜首先要在这里说声抱歉了。

大学开学时日已近,《血剑沙场》是时候告一段落了。天怜虽然不会让此书成为太监,但是确实要有一段时间因为入学时间而断更。十分感谢诸位对天怜、对《血剑沙场》的拥护与支持,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了。

当初写这本书的时候,天怜本来是想把高中时代的胡思乱想写入此书,但是由于是第一本书吧,破绽很多,又受到高中语文八百字作文的影响,导致文章节奏十分混乱,需要大改。所以可能会改书名而在别的网站上发(起点好难混!)。

说起天怜这个名字,是因为我自诩为“天之怜将”简称天怜,万世吗,是觉得短时间内我对社会的期望与想象不会在短时间内实现,所以说“万世”,隐约含有哀叹的意味。

如果您对天怜、对《血剑沙场》还心存怀念的话,请加天怜qq:2598525796。感谢!

我去啊,起点还需要一些字数才能发・・・・・・・・

《述志令(一作让县自明本志令)》

孤始举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岩穴知名之士,恐为海内人之所见凡愚,欲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济南,始除残去秽,平心选举,违迕诸常侍,以为强豪所忿,恐致家祸,故以病还。去官之后,年纪尚少,顾视同岁中,年有五十,未名为老,内自图之,从此却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与同岁中始举者等耳。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绝宾客往来之望。然不能得如意。后征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盲“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难,兴举义兵。是时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损,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兵多意盛,与强敌争,倘更为祸始。故汴水之战数千,后还到扬州更募,亦复不过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后领兖州,破降黄巾三十万众。又袁术僭号于九江,下皆称臣,名门曰建号门,衣被皆为天子之制,两妇预争为皇后。志计已定,人有劝术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后孤讨禽其四将,获其人众,遂使术穷亡解沮,发病而死。及至袁绍据河北,兵势强盛。弧自度势,实不敌之;但计投死为国,以义灭身,足垂于后。幸而破绍,枭其二子。又刘表自以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却,以观世事,据有当州,孤复定之,遂平天下。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意望已过矣。今孤言此,若为自大,欲人言尽,故无讳耳。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齐桓、晋文所以垂称至今日者,以其兵势广大,犹能奉事周室也。《论语》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谓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乐毅走赵,赵王欲与之图燕。乐毅伏而垂泣。对曰:“臣事昭王,犹事大王;臣若获戾,放在他国,没世然后已,不忍谋赵之徒隶,况燕后嗣乎!”胡亥之杀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余万,其势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读此二人书,未尝不怆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当亲重之任,可谓见信者矣,以及子桓兄弟,过于三世矣。孤非徒对诸君说此也,常以语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谓之言:“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欲令传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恳恳叙心腹者,见周公有《金滕》之书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尔委捐所典兵众以还执事,归就武平侯国,实不可也。何者?诚恐已离兵为人所祸也。既为子孙计,又己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此所不得为也。前朝思封三子为侯,固辞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复以为荣,欲以为外援为万安计。孤闻介推之避晋封,申胥之逃楚赏,未尝不舍书而叹,有以自省也。奉国威灵,仗钺征伐,推弱以克强,处小而禽大。意之所图,动无违事;心之所虑,何向不济,遂荡平天下,不愿主命,可谓天助汉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县,食户三万,何德堪之!江湖未静,不可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今上还阳夏、柘、苦三县户二万,但食武平万户,且以分损谤议,少减孤之责也。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