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归侠 > 第十一章 五剑齐出

归侠 第十一章 五剑齐出

作者:韦国兰香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3 12:57:31

第十一章五剑齐出

姜志诚静静地推开叶循,从怀中麻利地掏出一个小布包,自言自语道:“我曾为参悟爷爷留下的《太始经》而遍阅万家法藏,不觉从一西陲化外之地处学到一种破解七杀血灵阵之法。可解被困之人,但七杀血灵阵一经引动,封住阵尾,便成死局。不仅是由自身之血引动,形成诅咒之力,限制阵内囚徒之力,使其能力降到破阵之临界点下,更是因为因为此阵暗合阴阳五行八卦,又成七七之数,其中变化不计其数,何止成千上万,要想在阵启后的一刻钟内,计算并验证出摆阵的方法,实在非人力所及。尽管此阵看起来破无可破,但是这种破阵之法可能会成功。因为,听说创造这破阵之法的人,好像是西陲化外的圣人——他叫‘阿胡拉’。”

叶循看着身体还在不停颤抖着的姜志诚一步又一步,向前走去,心中不仅对这个坚强睿智的古代少年的防备开始渐渐减轻,甚至还生出一丝丝钦佩和神往。

只见姜志诚那双灵巧的双手把小布包展开,往空中一抛,口中暗喝道:“金木水火土,五行齐出!!!”五撮细小的粉末从空中细细簌簌地落了下来,姜志诚左右双手的大拇指盖分别由小指向食指,轻轻一划,于是双手八指俱渗出血滴。而后他又赶紧将两只手的大拇指同时送入口中,牙关一紧,使拇指也流出鲜血。随后,左脚立定,身体一个飘逸潇洒的逆时针回旋转,张开十指,将五撮粉末一一接触。细看,只见五种粉末竟然刚好落在十指的伤口处。很快,粉末浸入血肉中。姜志诚的十指开始散发出与那十大光团类似的光芒。

姜志诚舞动着十指,那十个光团的居然开始随着他手指的抖动开始慢慢运转起来,心中不断地在揣测着:“一定要成功啊!!!不知道,这个七杀血灵阵的五行对应的七杀门摆放位置是怎样的?一旦出错,就会加速七杀阵开启后面几杀攻击的到来。如果不小心触动了最后一杀,第七杀,整个山谷就会在瞬时间毁灭!!!但是,这种方法有太大的风险,几乎是一场不可能赢的赌博。因为,对的机会只有一个,而错的机会却何止成千上万。一开始,我也根本不相信这个方法真的能救我们,也不想这个笨蛋再因为我而死得更快些。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会被那个笨蛋一样的家伙感染,冒出这种歇斯底里,以命搏命的想法。或许,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姜志诚一生以来没做过一件没有绝对把握的事,而自从遇到他以后,却变得越来越来狂热,越来越不冷静。一次又一次,不惜滥用自己的精血,做出种种危险的事。尽管,每一次好像都化险为夷,但其实我的心里并不踏实。一直以来,我都为修复经脉,踏入武道,重振姜氏而呕心沥血,视自己的生命高于一切。可是现在我真的,我真的彻底变了。”姜志诚开始自言自语着,仿佛是给自己留下遗言,给自己的家族留下交代一般絮絮叨叨着,“既然如此,我,姜志诚,就赌这一次了。因为,我相信,他,真的,真的是我生命中那个爷爷口中所谓的贵人。”

“金白,木青,水黑,火红,土黄,五行相生,五行相引,五行相继。”姜志诚的十指的颜色开始不停在白青黑红黄五色中变换,绚丽无比。忽然,他张开十指,往前猛力一送,只见十道颜色各异的幽光从指尖灌出,向那十个光团飞去。

“破!!!”姜志诚运足剩余的一点点内力,大声喝道。言毕,便仰面倒下。这时,叶循一个箭步,拦腰将姜志诚托住,又一个躬身,便向其余仍旧风平浪静的小室急速奔去。

只见那十个光团在触碰到姜志诚所发的十道幽光后,便渐渐扩大。

姜志诚轻轻一歪头,看见身后的光团触碰到幽光后,竟然渐渐扩大,向他们袭来。喉咙中发出沉闷安静的低语。叶循看见姜志诚的嘴唇抖动着,好像要说什么,便俯下身去,侧耳聆听。

“叶~~叶循,我失败了。我们都会,会死在这里。尽~~尽管你不是那个~贵人,但,我很开心能有你~~这个朋友。对~~对不起,我~害了你~”姜志诚气若游丝。

“你说什么!!!”叶循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开始涌了出来,“大橙子啊!叫你不要逞强,你偏不听!!!你千万别现在死啊!!!给我醒醒!!!你不是说过要帮我完成家族历练的!!!你答应过我的,,不能反悔!!!喂喂喂!!!”叶循用力地摇了摇姜志诚。可姜志诚仍旧缓缓闭上了双眼。

那些光团已经开始狂暴肆虐起来,将正对叶循的半个山谷覆盖得滴水不漏。不过数息之间,那些光团便向叶循奔来。

叶循将裤腰带解下,麻利地将姜志诚绑在身后,然后手倒持鱼肠剑,用力向左脚脚背掷去。隐约间只听到“簌”地一声,叶循便大叫了一声:“啊!”只见鱼肠剑已经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左脚脚背中,穿过脚背骨和皮肉,牢牢地钉在了地面上。一时间,鲜血暴涌而出,将附近的石地染红。

“这样,或许就不会被那股狂暴的劲风冲击到半空去了。他,也许会有救。”叶循脸色泛白,嘴唇不停地抖动着,豆大的汗珠早已透湿了背衫。

“好了。”叶循自言自语道,同时心中默念,“冯毅,我要再借贷积分,将实力提高的越多越好。”

“可怜的少年哟。”那恶心肉麻的声音再度出现了。“怎么了?又遇到麻烦了。鉴于你即将完成这个支线任务,根据系统的信用评估系统,可以再贷给你500积分,日利率为0.1 %,将实力提高到神话初阶境界,时限3分钟,无任何副作用。你可愿意?”

“我愿意!!!”叶循重重点了点头,吼道:“快点吧!!!”

只听“叮”地一声,叶循便感到一股热流涌进身体中,干涸的丹田又霎时间充盈了。叶循急忙运起记忆中的两段《太始经》法门,让丹田中的沉积的庞大内力自生不息,将不断自生的真气流入各处经脉之中。

一时间,叶循感到全身好像有使不完的气力一般。“万一拳!!!”叶循一声暴喝,收紧右拳,运足全身的内力,几乎尽收于右拳之上。他看着那离他只有十余米距离的光团,静静地等待着。

“嗖!”那光团离叶循只有三四步的距离了。叶循仍旧纹丝不动,收紧右拳,右脚前蹬地,蓄势待发。

“轰!”夹杂着巨大的破空声,那光团离叶循只有二三十公分了。叶循抿紧嘴唇,右拳握的更紧了。

就在那光团离他只有十余公分的时候,只听他大喝一声:“破!!!”。收紧的右拳便如离弦之箭,出膛之弹,骤然轰击到那光团之上。

一时间,两股空前的力量相向冲击,激起的飓风将周围的物事吹得飞散而开。而叶循也借此四处离散的拳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形防护气罩,将自己和姜志诚包裹了起来。

“啊!!!”叶循嘶吼着,忍受着右拳所受到两股巨大力量夹击的剧痛,仍旧用尽全力,催动着《太始经》,将内力集中到右拳之上。

一股又一股的光团开始汇合,撞击着那面防护气墙。而叶循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右拳之上,根本分不出其他精力来注意到防护气罩的其他部位。

“可恶!”叶循的右臂已经在气流的对抗中伤痕累累,血流不止。而右拳更是已经伤可见骨,甚是骇人。“不愧是七杀血灵阵!我这一拳下去,足够能终结神话圆满境界的高手,更何况在《太始经》的运转下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看来,这个阵法绝对超越了武侠境界所能理解的范围。”

“不行了!!!”叶循的右手开始发抖,苦苦支撑着。尽管他右脚已经在那排山倒海般的气流的压力下离地而起,而左脚在鱼肠剑的固定下来回摇摇摆摆着。

“系统!!!”叶循大叫道,“我要再借贷1000积分!!!将实力提高到武侠境界之上!!!”

“激动的少年哟!”冯毅肉麻的声音响起,“不要这么着急嘛!!!现在你借贷积分的数量已经超出系统规定的合理界限,不能再借贷积分了。”

“那,你叫我怎么办?!”叶循愤怒道,“你可以把姜志诚当成新的宿主吗?”

“很对不起!!!”冯毅温柔地拒绝道,“系统内部有规定,现在的你还不具备转移宿主权的资格。”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着姜志诚死。”叶循紧咬着牙齿,松开靠在腰间紧握的左拳,猛力向前一伸,嘶哑着喉咙大叫:“万一拳!!!”一时间,又一道拳劲送了出去,形成的冲击光罩,终于抵挡住了数道光团的合围之势。叶循摇晃的双脚终于再度站稳了。

就这样,七杀血灵阵和叶循双发的“万一拳”相向对抗了大约不到一刻钟后,终于渐渐偃旗息鼓。

待光团的冲击威势渐渐散去,叶循终于气力难支,丹田及经脉中贮存内力早已已经挥霍一空,身体一晃,侧身便倒了下去。

他在迷迷糊糊间,好像看到有五把剑影在前方不远处来回晃动。耳中也响起“叮”的一声,手中也好像多了一个圆形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姜志诚渐渐睁开了双眼,感到自己全身乏力,丹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后,便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次损耗了不少内力,经脉和丹田已经完全支离破碎了。”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好像和东西绑在一起了。于是,低头一看,只见叶循侧脸匍匐在地面上,仍旧昏迷不醒。一条浅蓝色的腰带将二人捆得死死的。姜志诚发现自己一直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压在叶循的身上,马上想要伸出双手将腰带解开,可是一当手指碰到腰带,便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姜志诚抬起发抖的右手,看了看自己的指尖,都是部分愈合的血淋林伤口。“真是麻烦!”姜志诚一咬牙,一动身体,脚好像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鱼肠剑!”姜志诚一惊,马上反应了过来,“好像插在叶循这个笨蛋的左脚上。难道说?!”

姜志诚将身体挪了挪,尽量减少自己压在叶循身体上的重量。休息了一回后,姜志诚感觉自己有了些体力,便忍着手指间的摩擦的剧痛,解开了腰带,慢慢爬了起来。

他将叶循翻了过来,将拖到小室中,急忙抽出鱼肠剑,又接了些清水过来,替他清洗手臂和和脚背上的伤口。

一切做罢。姜志诚两手枕着头,躺在叶循身旁,微闭双眼,暗运心法,恢复内力。

“没想到《断神功》竟然真的有修复经脉的奇效!”姜志诚欣喜道,“再结合《太始经》,我刚才破损的经脉已经修复的七七八八了。”

“可惜,只有前三层的心法,不够幸好《总要》和《总目》也在我手上,给我五年时间,将它推演完善出来,也并不困难。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姜志诚叹了一口气后,端坐而起,便将断断续续的真气输入叶循的体内。

不到一两分钟,叶循也迷迷糊糊地从昏迷中醒来。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姜志诚问道。

“哎哟,不错哦。”叶循笑着说道,挥舞了一下胳膊。发现自己手心里拽着一个圆球一样的东西,低头一看,发现一颗玄黑色的丸药躺在自己手心里。

“这不会就是能传说能加强人十年功力的‘大还丹’吧。”叶循难以置信。他急忙起身,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

“喂!”姜志诚也起身,在他后面叫道:“叶循!!!你伤还没好!!!”

一时,二人俱从小室中走出。

叶循见那原来石碑伫立的地方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坑中冒着丝丝的寒气。心中不免猜测道:“难道这深坑中有那传说的万年寒玉?”于是,又往四周看了看,只见不远处有四把剑躺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

叶循于是急忙赶了过去,只见四把剑竟整齐地摆在地上。

“难道是独孤求败的四把剑?可是紫薇软剑,不是已经被弃之深谷,而玄铁重剑被锻造成倚天屠龙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叶循情不自禁,便伸出右手,向那青光闪闪的利剑拿去。

当叶循将手碰到那剑后,只听见“噌”的一声,那利剑发出清烈的剑鸣,经久不息。剑脊陡然寒光闪闪,散发出无比的锐气。

叶循已是情难自禁,一把握起了那利剑。不觉间,他仿佛受到某种指引一般,纵情挥舞起来。

只见剑形由慢至快,渐渐无迹可寻。其中玄奥精妙,已非天下各剑法所及。

随着叶循的舞剑,一阵闷雷般的声音在这山谷中传来,庄严肃穆,让人敬畏。

“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叶循惊异,心中犹如翻江倒海:“难道这才是独孤遗藏的真正秘密?!!说话的人是独孤求败吗?”

他在诧异间,捡起了另一把通体暗紫,薄如金纸的剑。手入剑柄,感觉剑体无比轻盈灵动。不觉任意左右,舞动此剑。

只见剑尖上下游动,飘忽至极,加之剑身左右摇摆,更是令人难以琢磨。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有感独孤前辈,后过命人遍寻大川,终得此剑。”

“原来,这把剑是神雕侠杨过所留。那么这些要命的机关,十有八,九也是这位‘西狂’的杰作了。”叶循苦笑道。

叶循轻轻放下紫薇软剑,躬下身,伸出两手,向那第三把剑碰去。

“看来这就是杨过的成名利器,玄铁重剑了。”叶循心中暗喜道。

“不要乱动!”姜志诚站在不远处一旁,大声提醒道。

叶循登时手一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姜志诚。“这把剑材质非比寻常,恐怕以你的功力想要驾驭它,不是很简单。”姜志诚一脸沉重,“等我过去帮你。”

玄铁重剑前。

“太始造化!!!”叶循,姜志诚二人同时运气,伸出两只手,将玄铁重剑摇摇晃晃地举了起来。

“我靠!!!”叶循心里暗骂道:“这么重!!!当年杨过是怎么举起来的?!”

姜志诚向叶循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准备放下玄铁重剑。

只听见“砰”的一声,叶循和姜志诚终于放下了玄铁重剑。

“那这第四把剑,就是应该是木剑了。”叶循看了看玄铁重剑旁的一把沾满灰尘的剑,说道。

“如果真是神雕侠埋剑于此,那这木剑为什么仍旧百年不腐?”姜志诚疑道。

于是,他抽出鱼肠剑,将木剑从灰尘中挑出来,仔细端详了一番。

只见那木剑的剑脊上刻下了一团奔腾的云彩图案。

“叮!!!”姜志诚手中的鱼肠剑不觉滑落至地,传出清脆的声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