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漫漫爱情路 > 第0013章 人生哪有不散的宴席(今天就先更新到这章,我实在是太累了!明天继续吧)

和思函回到公司后,我就直接去了我的宿舍,宿舍挺有档次,里面装饰的很漂亮,窗户虽然只有一个,但是很大,可以看见深圳的大街和部分小区,也可以看见思函住的那栋楼。

写字台也挺不错,床够大,被子够厚。冬天不开电热毯也不会被冷感冒。厕所和洗澡间混为一体。

欣赏了一番后,我就倒在床上,鞋也不脱,直接睡觉了。这一夜,我睡得很沉,很沉,以前我每到到深夜都会起来抽上一支烟,听着冷漠的《伤心城市》,边听边唱。唱完后又继续睡觉。我喜欢听冷漠的歌曲,是因为冷漠是一个经过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的人。他对音乐的那种执着,确实令我从心眼里佩服。

清晨,我在一阵喧闹声中醒过来,一律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照在我的身上,暖暖的。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糟了,睡过头了,已经九点钟了,迟到一个小时了,完蛋了!这个月的工资又少了一百块。我赶忙从床上跳起来,冲进洗澡间洗了一下脸,脸牙齿都没有来得及刷刷,就带上手机匆匆忙忙的走了。

这个手机是王欣然送给我的,也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更是寄托了我对她的爱。

我来到后勤部后,后勤部除了那个管理员在办公室里以外,我没有看见其他的同事,这个管理员,生性泼辣、为人霸道,骂人也嘴不软——她手下的员工常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被她骂得狗头淋血。还经常摆着一副领导的样子,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除了看着黄色小说外,就是看三级片,喝着鸡尾酒,抽着二五。我没有亲眼看到过,只是昨天一个同事在上班是悄悄告诉我的。

我心存一丝侥幸:我不去报到,这家伙不就不知道我没有迟到了噻,对对对,就这样办,反正又没有看到。心里暗自庆幸着走进房间里去拿清洁工具。

我进房一看,TMD,我昨天用的那些清洁工具全部不知去向,只留下一些破败不堪,又脏又臭的。顿时我火冒三丈,一个人在房间里大骂起来。

这一骂,可不得了了,竟然惊动了办公室里面的管理员,她走出办公室,冲进房间里来,张口就给我一顿臭骂:“你发什么神经啊,来得那么晚,不去向我报到也就算了,还在这里大声说话,影响我看黄色小说,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这家伙果然像那个同事所说的一样,是个性狂。

没等她说完我就忍不住笑起来,你说这世界上还有这样逗的人,连自己看黄色小说都要给别人透露。

为了不让她生气,我极力忍住自己的笑声,对她回道:我想干,我怎么会不想干呢?

她用一种挑逗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又把我从头到脚大量了一遍,突然就淫荡地笑起来“你真的想干?”

我点点头:我真的想干,我不但想干,我非常想干!

她一下子靠着我,就像是耐不住了一样,在我耳边说道:“那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我 我想干清洁工啊。

“你真的只是想干清洁工?”

是的。我语气肯定。

“难道你就不想干点其他的吗?”她说着对我抛了个媚眼。

干其他的,谁知道她说的干其他的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单纯的做做,那当然没什么可怕,但如果是一个阴谋呢?

自从我被陆志成陷害了一次后,我不得不对别人有所警戒。我一下将她推开,理也没理,提着那些破烂,就去做清洁卫生了。

二楼的过道上已经被踩得很脏了,脚印压这脚印,灰尘压着灰尘。

我把那些破烂拿去清洗干净了以后,又机械式的开始打扫卫生,今天的工具确实够烂,一把拖把是断的,几块擦布也是破的,连打水的盆也是娄底的。

真他妈的见鬼,真他妈的见鬼,我小声的骂道。要不是为了钱,咱早就不想干了,好歹咱也是硕士生啊,要是在咱村里,谁见了我不是点头哈腰的。可是在这里,谁不是冷言冷语的。啊,天不降大任于我,照样苦我心志,伤我筋骨。搞到最后我是皮包骨。恨啊,怨啊!

我来到后勤部后,所有的人除了后期部的管理人以外,其他的人都已经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了,我用手擦了一下额头冒出的汗。急忙跑进房间里去拿清洁工具。

拿好清洁工具以后,我就马不停蹄的向公司的二楼跑去。

二楼的过道上已经被人踩得很脏,除了脚印还是脚印。我又依照昨天的方式,去接来几盆水,冲在地上,可是没想到的是,有一人在我冲水的时候,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我到的水刚好漫过他的鞋子。

我假装没有看见似的继续去节水。突然一声:“小杂种,你瞎了你的狗眼了?你敢倒水放我。你是不是皮子痒痒了?”从身后传来来。

咱刚刚是低着头的,也没有看清楚他长的什么样,听到他这一句‘小杂种,’后,我的心里可火了。我用力把盆一扔,转过身,抬起头,一副怒火中烧样子对他回道:小小杂种,你没有看到我在打扫吗?你明明看见我在到扫,你还要想我这边走,下楼的通道那么多,你为什么就没长眼睛,要走这边呢?难道我瞎了,你就没瞎吗?

这家伙哪里忍受的了我这样侮辱他呢?看他的那一身穿着,全身上下被名牌包着,手里还提着一台爱疯的电脑,带着一块很是耀眼的手表。犹如一头穿着像样的猪。

他在墙上狠狠的打了一下,对我大吼道:“你这个下等货,竟然敢和上司顶嘴,你不想干了是不是?”他的这一拳打下去,似乎连墙壁都颤抖起来了,不过可吓不着咱,咱又不是被吓大的,怕他做什么,怕他又没有钱赚,怕他作甚?

看着他那种不可一世的样子,我故意把声音放大,火气也放大,对他叫道:我就是不想干了,怎么样?你这个哈比,一天只有欺压下属的本事,你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躯壳,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连大街上扫垃圾的都比你强,你以为你有两个臭钱就可以肆意妄为,目中无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我告诉你,你真的是一个既没有素养,也没有品德的社会败类,人渣、垃圾。我双管齐下,看你还不爆发?

听了咱这番话,那家伙是真的爆发了,就像一头发怒的斗牛,朝我冲过来,还说了句“八嘎”要知道咱这口才,当时在咱们班,可没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还记得读大一那年,因为一点小事和班干吵架,一分钟就吵吐了一个,两分钟就吵哭了两个,最后吓跑了两个,吓傻了一个。事后惊动班主任,班主任上报学校,学校还给我发了最具实力口才奖。一时间咱的‘光荣事迹’还传遍了学校呢。你别以为咱这是泼妇的行为,咱只是说话语气重,伤人而已。不过这事从头到位咱没有说一句脏话。要不然你还以为咱的口才是吹出来的?

我原本还以为他是中国人,打算给他点教训就行了,没想到他妈的还是一日货,看来不打,也太对不起咱了。我就委屈委屈自己,浪费浪费力气吧。

我握紧拳头,迎上去,抓住他的衣领,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你都不知道那感觉有多爽,在几十年前他敢欺负咱,在几十年后,咱怕他作甚?

我出手很快,出脚也不赖,我手打脚踢,一下子就把那家伙摆平了,如果他少吃点,瘦一点,可能还能够和我过上两招,可是他太肥了,就他那身材:大象腿,水桶腰,啤酒肚,短脖子,大嘴巴,小眼睛,如果要是你在的话,你也会觉的他不像个人。咱车为了给他留点面子,刚刚都忘了说这些了。

看着那家伙倒在地上,我又怎门肯便宜他呢?我不打白不打,我打了继续打,我打断你的脊梁骨,打歪你的下巴骨,打折你的手指头,打麻你的脚指头。

咱又把那家伙从地上像踢足球似的,又踢起来,直到他的口逼流血了,我才发发慈悲,弘扬我佛精神,学雷锋做好事不图回报。停止了对他的殴打。

听到我和这家打斗的声音后,公司里的员工领导陆续聚集到这里来,当然,惠子和思函都来了,还有那天故意踩脏过道的那几个家伙。日本人看见有人来了,就指着我说:“你们给我打死这个该死的清洁工,他居然连我这样的领导也敢打。”

他们看到被我打得鼻口流血的日本人,又听到日本人说的那番话后,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我,当然,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讨好上司。

惠子从人群中走过来,急忙把那家伙扶起来,然后又对其他的人说:“叫救护车。”说完后惠子又叫几个人把那个日本猪抬下楼去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

她的脸上充满了怒气,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又要完蛋了,就悄悄的绕过人群,开溜,溜之大吉。

可是我的脚才开始动,她就瞪着我叫道:“陈栎星,你自己弄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来,你居然还想跑?”她又瞪了其他的人一眼,怒道:“还不回去工作,难道等着我一个一个来请你们回去啊?”她的声音坚韧有力,虽说他是一个女人,可是就他这气势,抵得上是个男人了。没有人敢违抗她的命令,包括我也一样。

在她的愤怒声中,所有的职工就像被狼追赶的兔子,没几分钟就逃得精光了。

也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以前都是女人怕男人,可如今男人怕女人,女人也怕女人了。

我看着惠子仍在发怒的表情,不敢说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反正解释就是掩饰,解释浪费口水,我也不想解释,误会就误会,也不是第一次被她误会了,想想自己可能在这里也呆不下去了。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她要瞪就给他瞪,让她把眼珠都瞪出来也吓不死我。

惠子看这面目木然的我,大声对我说道:“你说你才来几天啊,你就给我捅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你活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我在心里低估道:他是谁管我屁事,我做事情,从来不管他是谁,惹毛了我,即使日本天皇来了,我也不怕。做人就是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嘛。

她停了一下,缓和了一点语气说道:“你知不知道她是上海总公司派来视察我们公司的,如果要是这家伙回去在哪里桶我一下,你说我还混不混了?”

其实惠子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如果这家伙真的回到上海去告她一下,那么她的这个总经理就怕是没得混了。

我看了一下惠子,说道:他不是要把我打死吗?那你就把我打死给他泄恨算了。反正,祸是我闯出来的,我不会逃避责任,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不开除你,我没办法向他交代,我只能开除你了,你的工资我现在就给你。你赶紧收拾你的包袱,滚蛋吧!”她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扎钱,扔给了我,就走了。

看她走远了,我接过钱。转过身数了数,然后又转过身来对着惠子走去的方向叫道:你以为有钱了不起啊?

说完我就赶紧遛了,若是不赶紧遛得话,谁知道这个女人又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来。她刚才没骂我就已经是万幸了!

就这样,我离开了深圳中兴公司。

离开深圳中兴公司以后,我把惠子给我的那些钱寄了一部分回家给爸妈和妹妹,一部分自然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